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香港優勢弱化與發展選擇
The weakening advantages and development choice of Hong Kong
魏達志 [第3390期 2017-04-11發表]
 
魏達志
  魏達志,廣東省人民政府參事,深圳大學經濟學教授二級。曾任復旦大學校長顧問蔡尚思教授學術助手;1993年獲享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2014年獲國務院全國團結模範獎;研究方向為產業經濟、科技經濟、藝術經濟、城市與區域經濟。出版各類學術著作26部。

 

香港歷史性優勢有弱化跡象

 
首先想說的內容,就是盤點一下香港這個城市擁有的歷史性優勢到底有些什麼樣的變化?
 
一是資本主義的開放優勢。資本生存與發展的條件就是開放,這是由資本的本質屬性所決定的。大家知道,如果要對資本的屬性進行評價,如果用人類的品格來評價資本的屬性,那資本就是人渣。因為它不僅貪婪,而且狡詐,資本是最嫌貧愛富、嫌醜愛美、嫌弱愛強的這麼一個東西,它的希望就是用最自由的方式、最快的速度、最大的規模來增長自己的價值,資本要求增值是一個最具本質意義的特徵與屬性,它要求的速度也好、規模也好,一定要有一個非常開放的環境和體制,才能充分施展它的才華、孕育它的發展。
 
因此我們國家的改革開放,從某種意義上講,既是對資本主義的再認識,也是對資本屬性的再釋放。所以,一般來說,世界上資本主義國家都是開放的,並且人類越是文明,就越開放,賦予資本的屬性也就越鮮明,因為資本競爭是全球競爭的一個重要領域。目前香港的開放優勢是相對的,現在內地哪個城市不開放?當大家都開放的時候,香港的開放就不存在絕對的優勢。
 
二是市場經濟的自由優勢。市場生存與發展的基本條件是自由,沒有自由就沒有市場的活力,當然是法治前提下的自由。香港這個城市已經二十三次被評為全世界最自由的市場經濟主體,我想香港作為一個城市經濟體,在這一點上是非常值得驕傲的。她的自由度引發了全球跨國公司的關注,我記得特別是2004到2008年間,2004年香港的跨國公司總部達到1098家,到2008年達到1298家,每年遞增50家國際跨國公司母公司的總部或地區總部在香港聚集,這一條上海都比不了,所以香港的自由市場體制和環境是全世界第一流的。
 
但是大家知道,中央提出發揮市場經濟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這比過去提的基礎性作用要先進得多。這個決定性作用,說明我們的目標是要建設並實現全球最高級別的、法治最完善的市場經濟體制,因為,只有在寬鬆的環境之下,市場經濟才能茁壯地成長。那麼,當內地也開始進一步的市場化了,香港的自由市場優勢也就並非是一家獨有了。
 
三是現代城市的法治優勢。大家知道,香港是個法治非常健全的地方,而且她的法治思想深入人心,普及大眾,香港的廉潔政府也好,香港的市場信用也好,都是值得人們稱讚的,至於行賄受賄這些事,開後門這些事,香港曾經是完全杜絕的,這一點我想我們內地城市還相差甚遠,應該向香港認真學習。
 
但與此同時,一方面要防止香港法治生態內地化的現象出現,千萬不能退步,更何況祖國內地正在實施全面的依法治國,法治面貌正在煥然一新;另外一方面,要制止某些香港極端分子對香港法治社會的挑戰和對香港法治精神的踐踏。
 
四是香港產業的競爭優勢。自1840年以來,香港經過百餘年來的發展培育了一批非常好的企業,具有非常強勁的、全球性的競爭力,這些企業非常的活躍,也非常會做生意,而且具有強大的資本實力。但是我們看到,香港的產業結構比較陳舊,幾乎沒有變化,幾乎沒有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安排,幾乎沒有能夠適應工業文明向科技文明的轉型的產業;與此同時,香港的產業在家族財團的壟斷下,不利於香港的創業與創新,不僅容易造成貧富兩極分化,而且難以迎接未來時代對香港的挑戰;以香港在內地投資的企業為例,在轉型發展的過程當中,香港企業的轉型能力、創新能力相對內地的民營企業差距十分巨大。
 
所以,在看到香港產業競爭力的時候,我們千萬不要忽略這些正在弱化的競爭優勢。而且,這些優勢一旦形成劣勢與痼疾,則將毫無疑問地增加未來調整的難度。
 
五是國際化的環境優勢。香港是中國的香港,也是世界的香港,香港不僅居住了大量的外國人,而且香港人的外語水準普遍較好,加上她的人才優勢、國際化的運作優勢,對國際慣例、國際法律、國際市場的熟悉程度,都是內地一下子追不上的。
 
但是一下子追不上,並不意味着永遠追不上,中國的崛起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而且這種崛起是全方位的,香港國際化人才再多,也總比不了內地國際化的人才總量。而且香港的國際化優勢,在為中國崛起的過程中,承載的歷史使命與擔當,實在是不盡人意。與此同時,我還深切地感受到,香港的國際化,主要是表像行為的國際化,而缺乏大國思維與大國戰略的國際化,某種意義上講,香港的國際化依然浮於表面,而缺乏戰略、思想、精神與文化層面等更加具有本質意義及高度上的國際化。
 
六是科學合理的規劃優勢。大家知道香港已經發展了一百多年、將近兩百年的歷史,但香港的城市規劃,是以每年百分之零點幾的速度向前推進,形成高度集約的發展模式,而不像內地城市,一下子就把它規劃及開發完了。像深圳可用於開發的土地就非常緊缺。實際上,全面規劃快速開發這個理念並不正確,可是在內地,這一粗放型的發展理念與發展方式卻是非常盛行。
 
香港規劃了一百多年,發展了一百多年,它居然還留有大片的土地可供規劃,可供發展,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但是香港畢竟太小,無論如何都不如內地那樣地大物博,發展空間總是非常有限,因此傳播先進理念,依託國家發展依然並且永遠都是香港的正確選擇。那種“香港還需要向內地學習嗎?”的話題,不僅沒有價值,而且毫無道理。香港與內地,互相學習、互促進步永遠都是正確的。
 
七是一口通商的壟斷優勢。我可以這樣講,過去香港一口通商的壟斷優勢形成的特殊繁榮,一方面是香港順應了全球化在60~70年代的產業轉移,與亞洲四小龍得到一併崛起,這是香港發展的外部條件;另外一方面,是在內地封閉環境下形成的,由於內地長時期的動亂才使得香港具有形成這種特殊繁榮的內部條件。由於一口通商的獨特優勢和壟斷地位,導致國家相當部分的貿易與物品都要通過香港進出,使得香港具有實現特殊繁榮的內外部條件。
 
那麼,現在中國哪個城市不能做遠洋貿易?不能做轉口貿易,不能做電商貿易,都可以。所以,香港的這個壟斷地位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特別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香港對外貿易的地位與總量已經大幅度下滑。香港人有必要分析並充分認識整個資本主義世界以及香港經濟下滑的原因,同時積極尋找科學的發展方式與發展道路,而不要將香港的經濟下滑簡單歸結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
 
八是深水良港的地理優勢。香港具有非常好的深水良港和地理優勢,而且它能夠承上啟下,對內地而言,她連接了由北到南的整個海岸線,它可以到達全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港口。但是大家知道,一方面在科技文明興起之後,這種大規模傳統的物流運輸將會大幅度壓縮並轉移;另外一方面就是中國任何港口都可以對香港進行分流,特別是深圳的出口貿易額,已經連續多年在內地大中城市排名第一,所以,香港的這個優勢正在地被內地大量的港口城市分流。
 
九是自由選擇的民主優勢。香港人是幸福的,因為民主、福利、法治、低稅,這些人類期望的好東西,香港都有。大家知道,所謂民主,就是在法治的前提下享受最大的自由。但是香港現在的情況有些不妙,在我看來就是民主搞過頭了,導致政治生態的惡化。這種政治生態,這種所謂的自由選擇,是使親者痛仇者快、坑害香港的自由選擇。
 
十是名列前茅的富裕優勢。從經濟總量上講,香港過去一直是一枝獨秀,現在不僅上海、北京已經超過了香港,而且廣州、深圳、天津、蘇州也將超過香港,深圳2013年上半年的集裝箱總量就超過了香港,經濟總量超過香港也為期不遠。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了,內地2013年的人均GDP才不過6,600多元,僅僅是香港人均GDP3.8萬美元的六分之一到五分之一。所以,我們的平均富裕程度離香港整體上相去甚遠,香港人在全世界都算是富人。
 
但另外一方面,據媒體公開報導,香港竟然有10%的窮人,70萬人左右,這個窮人的標準是用什麼來界定的呢?就是他每個月的收入只是港幣3,000元左右,換成人民幣不過是2,500元左右。如果按這樣的收入,在深圳只是打工的收入,在香港生活就更加有困難了。而且,一位香港學者還告訴我,他說還不止這個數字,他說香港有15%的窮人,大約100萬人處於貧窮線上。
 
我們心目中世界級東方明珠的這樣一個城市,竟然一下子會遇到這麼多的困難和問題,問題到底出在哪裏?是壟斷?還是保守? 是心態扭曲?還是不思進取? 是故意搗亂?還是受外人指使?難道不值得我們與港人共同反思一下嗎? 
 
▲隨着粵港澳經濟聯繫愈來愈緊密,中央通盤謀劃粵港澳協同發展,推動三地優勢互補,合作共贏。粵港澳大橋建設,讓粵港兩地更為便利;深港高鐵建設,將使中國內地、香港和東南亞連成一線;深圳前海自貿區設立,助力香港建設人民幣離岸中心。這些做法無疑放大了香港的發展空間,擴大香港經濟的迴旋餘地,使經濟發展的韌性增強,利及長遠。圖為中環銀行區。
 

香港漠視了世界性潮流

 
香港有沒有漠視世界性的潮流,我們先要看看世界上到底有些什麼樣的潮流? 
 
一是經濟全球化的潮流。經濟全球化是什麼意思呢?經濟全球化是企業行為,企業行為的行為方式一定是市場的、自由的、自發的,它的全球化目標一定是利益的最大化、利潤的最大化。因此,這種企業行為往往是雙刃劍,它在全世界的要素配置當中,在市場競爭當中,在科技爭奪當中,是一場大的博弈、大的競爭,如果你不能跟隨這個潮流,肯定會衰落。對發展中國家來說,不加入經濟全球化時就會封閉,就會落後,加入經濟全球化就有可能發展,也有可能被傷害。
 
對於香港這個先行發展起來的市場經濟體,擁有多樣化優勢和空前的財富力量,如果它在全球化的過程中表現得不夠敏捷、不夠進取,甚至反應遲鈍、萎縮不前,她不僅體現不了先行優勢,而且必然喪失很多良機,特別是香港沒有關注全球化進程中的產業結構變動,沒有對自身的結構進行有效的提升,無論是作為一個城市,還是作為單個的巨型財團,同時存在相同的問題,形成不進則退的尷尬局面。
 
二是區域經濟一體化的潮流。區域經濟一體化在理論上講是政府行為,政府行為都是有協定的、有規範的、有組織的、有制度安排的,所以它的一個基本目標就是讓成本最小化。因此,一體化的成本最小化和全球化的利益最大化形成了一個互相的、非常好的補充,這個互補將會導致經濟的良性發展。一體化潮流導致了一個重大的思維變化,就是謀求在經濟合作與競爭當中的雙贏或者多贏,單贏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香港在與內地的合作過程中,除了發展“三來一補”加工製造這個階段把握得比較好,此後的階段總是貽誤發展戰機,因為香港不明白城市群與都市圈等經濟一體化的發展規律與發展方向,不明白科技文明的曙光已經開始照耀世界上的先行民族,而總是擔心內地沾了香港的光,抵制一體化的結果就是孤立自己,使得香港沒有及時地融入這個世界性的重要發展潮流。
 
與此同時,我們認為香港總是留戀過去的單贏時代,當內地在封閉的時候,香港是單贏的,失去了單贏時代而造成了心態扭曲,所以現在才會做出許多對內地,對國家發展不利的事情來。但是這種單贏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所以我們應該摒棄那種單向的思維,我們應該與時俱進回到現實當中來,我們應該擁有戰略的、雙向的、多維的、開放的、現代的思維,去認識這個時代,去擁抱這個世界,當然更要熱愛自己的國家。
 
三是科技全球化的潮流。科技全球化的基本概念就是不同的科技要素在跨國界的、大規模的流動、大規模的配置,在全球形成的一個科技的競爭,這種競爭是不同于工業文明的。科技競爭是剿滅式的、角逐式的、驅趕式的,就是“有你沒我”、“有我沒你”的一個競爭。我們知道,任何新文明的興起,都可能崛起一批城市,也可能衰落一批城市,這是不同文明競爭的殘酷結果,比如美國底特律的城市破產就是不同文明殘酷競爭的典型標誌。
 
香港在發展科技方面,在創新進步方面,已經出現短板了,如果不能夠和內地城市一道,力爭成為全球科技文明的一個高地,一個中心,香港的衰落是難以避免的。因為21世紀主要是科技文明對工業文明的淘汰,同時也是科技文明間新的競爭。香港不能僅僅成為一個做貿易與金融的城市,不能僅僅成為一個為工業文明服務的城市,如果這樣,香港未來的城市功能不僅太單薄,而且太滯後。
 
四是中國崛起引發的世界性潮流。美國為什麼要重返亞太?為什麼要實現戰略再平衡?日本為什麼對中國的崛起耿耿於懷?就是因為中國開始強大了,這些國家都開始關注這個新的世界性潮流了。中國的崛起意味着什麼?意味着中國正在由一個農業國家走向工業國家,正在由一個招商引資大國變為對外投資大國,正在由過去一個注重硬實力變成現在軟硬兼顧的國家,中國正在由一個經濟大國向經濟強國邁進。這個潮流已經攪動了世界,世界將為這個潮流而重新佈局,對這個潮流如何認識是非常重要的問題。
 
我在表達這個觀點的時候,其實我們非常肯定香港對於國家改革開放所作出的巨大貢獻,特別是深圳,就是在不斷學習香港的過程中發展起來的,現在批評香港,絲毫沒有否定香港歷史性貢獻的意思;但是現在的香港對於上述這些潮流確實缺乏戰略敏感,試想如果香港不依託國家、不依託內地,而是單打獨鬥、獨立專行,可能會喪失更多的機遇,比如中國的發展動力正在轉換,產業結構正在提升,發展模式正在優化,要從粗放投入型轉向集約發展型,從出口貿易型轉向消費拉動型,從招商引資型轉向資本輸出型,從需求側拉動轉向供應側改革,從製造型大國轉向創新型強國,這裏面的機會太多,這些機會對於香港而言,與以前會有很大的不同,為什麼就不能主動關注一下,主動調整一下,主動跟進一下,主動貢獻一下呢?
 
上述這些,都是對世界性潮流的的基本判斷,我覺得香港在這些方面不是一點的不夠,而是非常的不夠。
 
▲香港在發展科技方面,在創新進步方面,如果不能夠和內地城市一道,力爭成為全球科技文明的一個高地,一個中心,香港的衰落是非常難以避免的。圖為香港立法會議員參觀香港科學園的機械人創作坊期間觀看機械人示範。
 

九項建議振香港雄風

 
那麼,香港面對自己未來成長競爭力的下滑,應該怎麼辦呢? 
 
第一,重新樹立全球性的現代思維。香港一定要有一個全球性的思維,應當積極關注經濟全球化, 區域經濟一體化,科技全球化的發展動態、發展趨勢和發展機遇。香港應該摒棄過去那種對於內地單贏的思維,它一定要在合作共贏當中尋找自己的商機與位置,無論是對外還是對內,都應該有戰略性眼光和超前的判斷,千萬不能再貽誤時機,香港人的西化或者說國際化,不要僅僅會穿洋裝、說洋語、喝洋酒,而最不會的就是西方的大國思維、西方大國的戰略性考量與戰略性佈局,所謂學到了現象、沒有學到本質;學到了皮毛,而沒有學到內涵。千萬不要因為思維的技術性特徵,交織對資本主義經濟衰落的情緒性,而喪失戰略性思維的戰略性作用,甚至成為極少部分人破壞香港發展的思維基礎和思想基礎。
 
第二,不要藐視眼前的戰略性機遇。舉個例子,說深圳的前海,前海的優勢在哪裏?深圳的前海不過十五平方公里,但它卻寫進了國家的“十二五”規劃,特別是習近平總書記2012年12月7日親自考察深圳前海,為前海的發展指明了方向。香港面對這麼好的政策與指引不能無動於衷,深圳和香港一樣,雖然它的土地面積只有1952.8平方公里,但這是個寸土寸金的地方。但是我可以說,只要資本進入深圳的任何一個角落,都能生根發芽、都能長成參天大樹,何況前海有這麼好的條件,所以我們呼籲,香港千萬不要忽略眼前的戰略性機遇,要從雙贏中尋找自己發展的良機。
 
第三,儘快認識城市群的經濟作用。大家知道經濟全球化帶來的一個直接後果就是全球經濟競爭與合作的基本單位發生了變化,這個基本單位不是企業、不是國家,而是中心城市與城市群。所以,很多戰略家都呼籲,城市的領導者一定要有城市群的戰略思維。香港一定要融入到珠三角城市群的建設與發展中來。香港無論是經濟總量,還是城市資產品質,都是當之無愧的珠三角龍頭城市,但在這一點上,無論是主觀願望,還是客觀實際,香港都做得非常的不到位,非常的令人失望。香港重新融入珠三角,融入城市群,應當是當前最積極的發展選擇。
 
第四,共同打造全球性的競爭高地。香港要和內地的城市一道,共同成為全球性中心城市的競爭高地。國務院早在2009年批復廣東省政府發佈的《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2008—2020年)》中就提出要“形成粵港澳三地分工合作、優勢互補、全球最具核心競爭力的大都市圈之一。”同年獲國務院批准的《深圳市綜合配套改革總體方案》,提出深圳要“與香港功能互補,錯位發展,推動形成全球性的物流中心、貿易中心、創新中心和國際文化創意中心。”而當前的前海,實際上要打造的是全球性的金融中心。香港對這些重大的戰略性問題基本上是不聞不問的,基本上是沒有反應的,他們不知道這是國家發展的戰略需要,不知道這是要替代日本東京這個正在衰落的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不知道中國崛起需要建設與紐約和倫敦那樣頂尖級的全球性城市、全球性金融中心並與他們鼎足而立,從而重構世界經濟發展的新格局。
 
第五,探索引導高端產業的適度回歸。香港製造業的輝煌似乎已經一去不復返,但是香港完全可以實行高端產業的適度回歸。大家都知道,香港的低端產業主要轉移到了內地,香港的城市化水準幾乎是100%,香港的工業化水準超過95%以上,它的現代服務業非常發達,和它擁有的製造業形成了極大的反差。我不是說要香港回歸低端製造業,而是要適度回歸高端製造業的微笑曲線的兩頭,就是她的工業服務和高端設計,並且需要不斷提升高端製造業與現代服務業的水準,這樣才可以更好地與珠三角創新型製造業和不斷提升的現代服務業進行銜接。
 
第六,推動建立跨城市的創新體系。香港應該重視科技全球化時代的區域創新體系建設,注重與深圳一起建立跨城市的創新體系。比如說香港的高等院校和深圳的高新技術產業群形成一個知識創新體系和技術創新體系的有機的、體系上的構建和融合,加上其他的創新子體系,它將會產生一個科技文明時代全社會、成建制、成體系的科技創新格局這樣一個優勢,從而能夠繼續屹立於新的科技文明時代。但是目前兩城在創新體系的建設與融合方面還相差甚遠,還有非常大的潛力與優勢沒有發揮出來。
 
第七,積極當好國際化的龍頭引導。無論是中國企業走出去,還是中國企業對外投資,香港在這方面基本上沒有起到多少正面的引導作用。香港對國家成為對外資本淨輸出國,並謀求資本輸出更高水準與更大效益方面,特別是在國家“一帶一路”戰略發佈之後能否起到積極的、超常的、高效的引導作用,恐怕做的還是非常不夠。另外就是香港已經擁有的內外優勢要發揮好,把自己做大做強,不但總量要做大,而且品質要提高,更有必要在國家實施國際化的進程中帶動內地一併發展。
 
第八,高度重視優化社會的政治生態。香港1104平方公里、730萬人口,過去的經濟成就讓全世界刮目相看,但是再好的城市,再好的經濟也經不起折騰,香港不能再折騰了。我們內地折騰的苦已經夠多了,動亂的苦已經夠多了,香港人應該看清形勢、把握大局、團結一心、順勢而為,為了香港的美好未來,為了香港整體的利益,團結奮鬥、努力前行才是。
 
第九,承載中國邁向強國的歷史使命。香港一定要承載中國由大國向強國崛起過程中應當承載的歷史使命和責任擔當,這個歷史使命和責任擔當非常重要,香港能夠承載的這個戰略性使命越多、發揮作用越大,自己就將發展的越好。
 
我們誠摯地呼籲內地的所有城市、香港的所有同胞,都為香港,這個東方明珠的繁榮和發展盡心盡力,希望香港伴隨着中國由經濟大國走向經濟強國的進程,一併發展、一併繁榮。深港都市圈應當成為支撐祖國崛起的新能極!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7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