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掌握台灣社會民意 重塑兩岸和平發展
To grasp the public opinion of Taiwan & reconstruct the peaceful development of two sides of Taiwan Strait
戴肇洋 [第3390期 2017-04-11發表]
 
戴肇洋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學博士修畢。歷任台灣競爭力論壇學會國際經濟組召集人,中華勞動與就業關係協會顧問,台灣綜合研究院副所長、所長,台灣綜合研究院財經諮詢委員會委員暨執行秘書,台灣經濟研究院組長,日本關西大學經濟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員等職。
 
最近,兩岸關係隨着雙方主政部門隔海喊話,不論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公開提及的“台獨之路走到盡頭就是統一”論述,或是有兩會代表所論及的“並不排除以武力來解放台灣”倡議,其情勢產生變化,似乎已經從冷和平的對立僵局逐漸發展至熱對抗之衝突現象。如此一來,令人擔憂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是否因對立而破局,甚至導致兩岸火車對撞?是否已意味着,台灣民眾對兩岸關係相關問題的觀感呈現較明顯的變化?
 

台灣民眾認為兩岸關係變差

 
首先,先從政治立場較偏綠色彩的美麗島電子報於2017年3月時,針對台灣民眾所實施的民意調查進行分析。依據其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在促進兩岸關係發展表現上,整體受訪台灣民眾認為,蔡當局執政之後比較馬當局時期變好者比例僅有3.7%,相對變差者比例高達51.2%,變化不大者36.8%,沒有意見者8.3%。
 
面對此一狀況之下,應該由誰負起較大責任民意調查,在變差的民眾認為,應該責由台灣者比例49.1%,應該責由大陸者比例24.6%,兩岸均有責任者15.1%,沒有意見者11.2%。但是,若從其政治立場分析,泛藍支持者接近七成比例認為,應該責由台灣負起較大責任,相對泛綠支持者則是六成以上比例認為,應該由大陸負起較大責任,形成頗大反差結果。此一現象說明,目前台灣藍綠陣營在對兩岸關係相關議題的立場上,仍存在着政治壁壘分明現象。
 
若以受訪的台灣民眾之政黨傾向與政治立場的交叉分析結果來看,支持民進黨與時代力量黨的民眾認為蔡當局在兩岸關係發展表現上比較馬當局時期變好者,其比例分別為9.5%及11.4%,高於平均的3.7%;相對認為變差者,其比例則是分別為32.2%與39.8%,低於平均的51.2%。若以政治立場屬於泛綠者而言,認為變好者比例8.8%,相對認為變差者比例33.0%。
 
很顯然地,台灣民眾不論是支持泛藍者或支持泛綠者,均都認為目前兩岸關係發展變得較差是存在無法否認的事實,至於應該由誰負起較大責任,則是呈現藍綠頗分岐的政治認知差異。
 
▲台灣特色農產品首次亮相北京農業嘉年華,兩岸共建安全農業。第五屆北京農業嘉年華展覽4月3日舉辦台灣主題日活動,來自台北、台中、宜蘭等台灣10餘個縣市、近30家農會、20餘個單位的200多種精緻特色農副產品亮相。圖為嘉年華“台灣農特精品展”展區現場。(中新社圖片)  
 

“大陸因素”將成為台灣政治發展重要因素

 
其次,再就台灣中央研究院社會研究所於2016年1月大選的前夕,針對兩岸統獨議題所公佈的長期研究調查加以觀察。依據其研究調查結果顯示,台灣社會在“面對兩岸統獨”議題選擇時,高達46.4%民眾選擇“獨立”;但是,在“預期未來兩岸統獨動向”時 ,卻又高達49.7%民眾認為“統一”,相對僅有35.9%民眾則是認為“獨立”,說明主觀期待與客觀認知之間的明顯落差。此意味着“大陸因素”已成為未來影響台灣政治發展的重要因素,社會主流民意似乎認為“統一”是台灣的終極命運。
 
雖台灣社會主流民意大致認為兩岸“統一”是未來終極命運的選擇,但在2008~2016國民黨執政期間,台灣的領導菁英卻又視“統”為洪水猛獸,避“統”議題唯恐不及,2016年民進黨再度取得執政之後,讓部分投機的政客藉以激化兩岸對立。
 
▲台北春季旅展大陸線路受關注。3月19日,台北世貿一館內,推出大陸旅遊線路的展位前人頭攢動。(中新社圖片)  
 

“懼大”心理要去除

 
台灣社會懼怕大陸?1980年代之後,隨着大陸推動改革開放快速崛起,台灣從經濟競爭延伸至產業結構、社會價值、文化素養等層面領先逐漸遭到大陸超越,甚至陷入邊緣化困境,無形之中讓台灣的民眾在心理上產生相對失落感;再者,在淪為失落的同時摻揉懼怕,讓台灣的民眾陷入因懼怕,而更進一步衍生畏縮,形成惡性循環,進而加重失落感與邊緣化。
 
在此同時,我們嘗試將前揭兩份不同時間的調查結果更進一步詮釋。其中,前者從民意調查的結果顯示,泛綠民眾在兩岸關係政策上並未提高對蔡當局的支持,僅有鞏固泛綠政治基本盤,以及將中間的民眾推向反方向,其對未來兩岸關係的發展並未獲致實質效益。再者,雖綠營多數認為,大陸應該負起兩岸關係變差較大的責任,但在大陸堅持一中原則的核心意涵之狀況下,令人擔憂的是,兩岸關係發展恐將變得更僵,難以解困,甚至可能造成與大陸因素相互連結的“政治經濟”問題,屆時台灣究竟還有多少政治實力與經濟籌碼,以作為抗衡大陸逐步漸近的進逼及圍堵?
 
換句話說,面對兩岸關係發展陷入瓶頸與僵局,個人認為兩岸均有其所應該負起的責任,以及必須誠實面對問題找出可行方法。其最重要的是並非故意製造更多矛盾,而是在於積極解決複雜問題,以創造整體歷史之定位價值。亦即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關鍵是,在於有無真正建立互諒共生的同理心,以及有無真正尋求互利雙贏。如果未來兩岸無法以更加理性、務實的態度面對問題與解決僵局,最後恐將因陷入嚴重對立而淪為兩敗俱傷,這些政治可能的現象與挑戰,正在考驗着兩岸領導智慧與格局!
 
至於後者,其癥結乃是在於,人類天生所存在的“懼大”心理,並非僅有台灣患“懼大”症,近年以來隨着大陸快速崛起,其周邊國家也是患程度不同“懼大”症。如何讓台灣的民眾消弭“懼大”?個人認為,其在具體行動策略上必須採取,包括:
 
其一,在與“中華民國”的相處態度上,必須存在“有容乃大”思維。眾所周知,從推翻滿清建立民國、完成北伐瓦解軍閥至領導抗日收復台灣、廢除列強割據領土的是全體中華民族的共同奮鬥結果;再者,台灣曾經創造舉世所欽羨的經濟發展奇跡,更加是國際社會公認的事實。也就是說,如何在國際舞台上提供台灣生存空間,甚至包括保護海外台灣民眾既有權益,讓台灣的朝野政黨體會大陸所呈現的善意,進而讓台灣的台灣民眾信任,藉以深化兩岸互動交流關係。
 
其二,在兩岸關係發展經營上,必須採取溫和、長期佈局。因為比較其他地區,台灣與大陸存在主權與治權的糾葛,相對極易受到大陸的“巨大”之影響。如何讓台灣的民眾先建立安全感、再構築信任感,大陸必須以具體的行動證明,例如:“亞洲基礎設施開發投資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AIIB)”和“一帶一路”所採取的宏觀規劃,在對鄰國與國際社會釋放“中國的強是世界的正能量”善意之同時,讓台灣參與融入,發揮“雨露均霑”效益。畢竟,目前兩岸民間有逐漸對立、甚至仇視之現象,大陸更加需要“以大事小”緩和對立或衝突。此乃在政權交迭輪替下,兩岸官方之間的互信不足是短暫的,相對兩岸民間之間的裂痕一旦呈現,若要破鏡重圓,則是萬般困難。
 
其三,在與台灣泛綠黨派的往來模式上,必須與泛藍黨派之態度相同。台灣在解嚴後,隨着民主政治擴散與延伸,在各種政治團體有如雨後春筍蓬勃發展之同時,台灣未來何去何從,也衍生了許多各自不同論述或意見。如何在各式公開場合中,透過與各種政治團體的對話與溝通了解,至為重要。其實,真正的“台獨”力量是非常有限,甚至逐漸式微。亦即台灣民眾,尤其生長於台灣的年輕世代族群之真正心理是,以堅持“當家做主”為前提,若大陸對台灣的政治制度與社會結構愈是尊重,則兩岸心靈契合速度愈快。
 
其四,則是在對前往大陸從事各種活動的台灣民眾待遇上,必須與大陸公民取得相似條件之待遇。亦即在陸台灣民眾所期待的,這些包括:投資、就業、執行業務、求學、生活、社會福利等項目,均是大陸可以操之在我積極管控與着力之處。此一策略,在消極面上的意義是,照顧在大陸的台商、台胞,讓他們的權益不致因兩岸關係波折而受到傷害;在積極面上的意義是,透過落實“國民待遇”,讓在陸的台商、台胞可以分享大陸崛起所帶來的紅利,將有助於消弭目前兩岸政治糾葛所衍生的歧見。
 
儘管目前兩岸關係僵局似乎還看不到盡頭,尤其2014年從“懼中”至“抗中”所引發的三一八反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學運,不但兩岸關係發展遭到重挫,而且導致2016年大選翻盤結果;此外,加上蔡當局執政之後因執着意識形態,而並未延伸之前馬當局時期所規劃建立的兩岸互動交流模式,造成2016年5月之後兩岸官方溝通管道幾近斷絕。
 
但是,如果深入分析台灣長期民意結構趨勢可以發現,不論主觀期待為何,其實台灣半數以上民眾非常清楚了解,台灣客觀現實所面對的環境。這種“理想我”與“現實我”的現象,可以說是主觀期待與客觀現實之差異,或者詮釋台灣社會的許多論述矛盾、政策反覆之理由。坦然言之,台灣絕大多數民眾具有理性思辨、客觀判斷現實能力,所以之前兩岸相互政治喊話或對嗆,並未激起或拉抬台灣民眾反中對立情緒,顯示兩岸朝向和平穩定發展,仍然是目前台灣社會主流的期待,政黨輪替所帶來的一時陰霾並不一定成為永遠烏雲。
 
 
 
 
 
 
 
 
 
 
 
 
 
 
 



2017兩會速遞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391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