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優進優出打造貿易增長新動力
“Quality imports & exports” create the new power for trade growth
梁達 [第3392期 2017-05-08發表]
 
2016年在不穩定、不確定因素明顯增多的嚴峻形勢下,中國進出口呈現出前低後高、逐季回穩向好的態勢。從發展趨勢看,中國外貿發展面臨的形勢依然嚴峻複雜,國內宏觀經濟仍有下行壓力,進出口形勢仍難有大幅改善。但中國經濟韌性好、潛力足、迴旋餘力大,外貿發展的內外部仍存在諸多有利條件和良好機遇。要積極培育外貿競爭新優勢和發展新動能,推動外貿向優質優價、優進優出轉變。
 
▲2016年中國進出口總值下降0.9% 。圖為在山東青島港外貿集裝箱碼頭,一艘外籍貨輪停靠岸邊卸載集裝箱。(新華社圖片)  
 

2016年外貿:進出口呈現前低後高、逐季回穩向好態勢

 
據海關統計,2016年,中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24.33萬億元人民幣,比2015年(下同)下降0.9%。其中,出口13.84萬億元,下降2%;進口10.49萬億元,增長0.6%;貿易順差3.35萬億元,收窄9.1%。具體情況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1.進出口逐季回穩,第四季度進、出口均實現正增長
 
2016年,全球經濟仍處於國際金融危機後的深度調整期,經濟復甦乏力,國際市場需求疲弱,中國對外貿易發展面臨的不穩定、不確定的因素明顯增多,下行壓力加大,總體形勢複雜嚴峻。隨着促進外貿回穩向好政策措施效果的逐步顯現,2016年,中國進出口呈現前低後高、逐季回穩向好態勢。其中,第一季度,中國進出口、出口和進口值分別下降8.2% 、7.9%和8.6%;第二季度,進出口、出口、進口值分別下降1.1%、0.8%和1.5%;第三季度,進出口和進口值分別增長0.8%和2.3%,出口值下降0.3%;第四季度,進出口、出口、進口值分別增長3.8%、0.3%和8.7%。第四季度中國外貿小幅增長,首先得益於一系列促進外貿回穩向好政策措施的逐步落實。2014年以來,中國國務院陸續出台了10多個外貿穩增長的文件,相關部門也持續完善了相關配套措施,這些都為中國外貿穩定發展、優質發展提供了良好的政策環境。
 
2.機電產品、傳統勞動密集型產品仍為出口主力
 
中國作為世界製造業第一大國,伴隨“走出去”戰略實施與“一帶一路”戰略推進,在企業大規模對外投資、建設海外工程、實施國際產能合作過程中,有力推進了裝備製造和高附加值產品出口。2016年,國內產業、消費升級勢頭明顯,帶動了高技術產品、高檔消費品與日用品進口需求增長,據海關統計,2016年,中國機電產品出口7.98萬億元,同比下降1.9%,佔中國出口總值的57.7%。其中,醫療儀器及器械出口增長6.1%,蓄電池出口增長4%。電子技術、計算機集成製造技術、生命科學技術等高新技術產品進口同比均有所增長。同期,傳統勞動密集型產品合計出口2.88萬億元,下降1.7%,佔出口總值的20.8%。其中,紡織品、玩具和塑料製品出口增長。這顯示出在國際需求全面放緩的背景下,中國作為負責任的全球貿易大國,積極擴大國內市場,為穩定國際商品市場作出了貢獻。
 
3.能源產品進口較快
 
2016年,國內經濟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適度擴大總需求等政策作用下,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呈現穩中有進、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帶動了部分大宗商品進口量增加。同時由於國際大宗商品價格超跌反彈,中國進口價格指數略有好轉,導致能源主要品種進口較快增長。2016年,中國進口鐵礦石10.24億噸,增長7.5%;原油3.81億噸,增長13.6%; 煤2.56億噸,增長25.2%;鋼材1321萬噸,增長3.4%;銅495萬噸,增長2.9%;成品油2784萬噸,下降6.5%。同期,中國進口價格總體下跌2.1%。其中,鐵礦石進口均價同比下跌 0.5%,原油下跌18.6%,成品油下跌10.8%,煤下跌0.1%,銅下跌6%,鋼材下跌5.5%,跌幅較上半年、前三季度收窄。
 
▲印度光伏項目的“中國製造”。這是在印度南部城市海德拉巴附近拍攝的一處光伏電站。中國企業為該電站提供了部分太陽能面板組件和全套的自動日照追蹤支架系統。(新華社圖片)
 
4.一般貿易進出口增長,比重提升
 
2016年,中國一般貿易進出口13.39萬億元,增長0.9%,佔中國進出口總值的55%,比2015年提升1個百分點,貿易方式結構有所優化。從貿易方式看,民營企業出口以一般貿易為主,根植性強,較為穩定。特別是近年來,市場採購、跨境電商、綜合服務企業等新的商業模式蓬勃興起,成為外貿出口的重要增長點。
 
5.對部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出口增長
 
“一帶一路”建設加快對接,項目合作穩步擴展,自貿試驗區加快建設,貿易便利化水平提升,資本輸出與商品出口並重,對外經貿關係出現新氣象。重點國別、重點領域國際產能合作紮實推進,與東盟各國建立多雙邊產能合作框架機制,2016年,中國對巴基斯坦、俄羅斯、波蘭、孟加拉國和印度等國出口分別增長11%、14.1%、11.8%、9%和6.5%。同期,中國對歐盟出口 增長1.2%、對美國出口微增0.1%、對東盟出口下降2%,三者合計佔中國出口總值的46.7%。自2013年“一帶一路”提出以來,得到了沿線國家的積極響應,到目前為止已有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參與了“一帶一路”建設,進步和成果超過了預期。目前中國企業已在“一帶一路”沿線20多個國家建設了50多個境外經貿合作區。2016年前11個月中國與沿線國家的貿易額達到了8,489億美元,佔同期貿易總額的25.7%,超過四分之一;中國企業對沿線國家累計投資超過180億美元,為沿線國家創造了超過10億美元的稅收和超過16萬個就業崗位。
 
6.民營企業出口佔比繼續保持首位
 
近年來,民營企業進出口特別是出口一直保持很好的態勢,無論是出口增速還是佔比都在提升。民營企業已成為中國進出口的重要支撐力量,而且是越來越重要的力量。2016年,中國民營企業進出口9.28萬億元,增長2.2%,佔外貿總值的38.1%。其中,出口6.35萬億元,下降0.2%,佔出口總值的45.9% ,繼續保持出口份額居首的地位;進口增長8.1%。
 
從出口市場看,民營企業出口的增量主要集中在新興市場。近年來,新興市場快速崛起,發達國家遭遇金融危機,市場需求復甦乏力,民營企業趁勢而上,大力開拓市場特別是新興市場,收到了很好的成效。
 
從產品結構看,民營企業主要出口產品是通信、家電、汽車、照明器材及日用消費品,與其他行業橫向比較,上述行業的市場需求增長總體較好,且日用消費品多為剛需,受市場波動影響較小。
 
民營企業出口增速之所以明顯高於整體水平,主要得益於民營企業經營機制靈活,市場開拓和創新能力不斷增強。隨着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的構建和完善,民營企業出口仍將保持活力。
 
7.外貿出口先導指數繼續回升
 
2016年四季度,中國外貿出口先導指數連續三個月環比回升,到12月份為37.4,回升0.5,表明2017年一季度中國出口壓力有望緩解。其中,根據網絡問卷調查數據顯示,當月,中國出口經理人指數回落0.6至39.4;新增出口訂單指數回升0.6至41.9,經理人信心指數回落2至43.5,企業綜合成本指數回落1.6至 23.9。
 
8.服務貿易加速發展
 
據商務部統計,2016年以來,中國服務貿易保持快速增長,1~10月,進出口總額同比增長16%,佔貿易比達18%,較上年全年佔比提高2.6個百分點。分類看,高附加值服務出口加快,技術服務增長14%,廣告服務增長63.4%,維修和維修服務增長67.5%。出口結構進一步優化;服務貿易創新試點地區服務進出口增勢良好,上半年國務院批覆同意開展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的15個省、市、地區服務貿易進出口佔全國的比重為47.5%,比上年提升0.8個百分點。
 

2017年外貿:挑戰與機遇並存 壓力與動力同在

 
從影響外貿未來發展的內外因素看,2017年外貿形勢依然複雜嚴峻,外需低迷,貿易保護主義加劇,不確定、不穩定因素增多,外貿下行壓力加大。國內經濟下行壓力也仍然較大,影響中國外貿發展的不確定因素仍然很多,支撐外貿持續向好的基礎尚不牢固。但經過30多年的積累,中國外貿發展的國際環境和國內發展條件已經發生深刻變化,經濟以及外貿韌性好、潛力足、迴旋餘力大,無論外部市場如何波動,外貿發展的內外部仍存在諸多有利條件和良好機遇。
 
▲圖為工人在江蘇連雲港港口碼頭裝載出口貨物。 (新華社圖片)  
 
1.外貿未來發展的機遇與動力
 
一是外貿扶持政策繼續發力,有利於促進未來中國外貿增長。十八大以來,國務院出台了多個促進外貿穩增長的政策文件,旨在穩定貿易增長,調節貿易結構,轉變貿易方式,培育貿易競爭新優勢。政策涉及的主要方面包括完善出口退稅分擔機制、加大支持力度、支持保險機構按照商業化原則擴大保險覆蓋面、減輕企業負擔、提高貿易便利化水平、加快外貿新業態發展、探索建立“六體系、兩平台”為核心的跨境電商政策體系等方面。隨着外貿穩增長、調結構各項舉措的落實見效,中國外貿發展的政策環境將進一步優化,進出口企業的信心增強,外貿發展的積極因素不斷積聚。
 
二是外貿新優勢正在加快培育。中國外貿企業自主開拓國際市場能力進一步增強。“一帶一路”和國際產能合作帶動裝備製造業出口不斷增長,出口產品技術含量、附加值不斷提高。民營企業加快轉型升級步伐,以技術、品牌、質量、服務為核心的外貿競爭新優勢正在形成。跨境電商、市場採購貿易、外貿綜合服務企業等外貿新業態保持快速增長。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佈的數據顯示,2016 年上半年,中國跨境電商交易規模達2.6萬億元,同比增長30%,佔中國進出口總值的23.4%。前11個月,杭州跨境電商出口354.5億人民幣,增長1.9倍,佔全市出口總額的12.7%,為當地外貿回穩向好作出重要貢獻。
 
三是綜合國力和國際競爭力不斷增強,將成為外貿發展的堅實基礎。經歷改革開放近40年發展,中國綜合國力不斷提升,目前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貿易國、製造業第一大國。世界經濟論壇《2016~2017年全球競爭力報告》顯示,中國在全部138個經濟體中排名第28位,再次成為全球新興經濟體中最具競爭力的經濟體。這表明中國在經濟實力、人力資源、產業成熟度、營商環境、基礎設施、國際吸引力等方面的綜合競爭力處於世界前列、新興國家之首(其他主要新興經濟體中,印度排名第39位,俄羅斯排名第43位,南非排名第47位,巴西排名第81位。
 
四是外貿發展環境將不斷優化。新一輪高水平對外開放深入推進,中國將進一步擴大開放領域,推動遼寧等7個新自由貿易試驗區建設,在全國範圍內實行以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為核心的外商投資管理模式,不斷提高貿易投資便利化、自由化水平。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國際產能和裝備製造合作已取得初步成效,一批重大合作項目建設取得積極進展。對外貿易與跨境雙向投資相互促進的局面正在形成。中國多雙邊經貿合作取得新進展,成功主辦20國集團杭州峰會,推動《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中日韓自貿區、中國—海合會、中國—以色列、中國—斯里蘭卡等自貿區談判取得新進展,為中國外貿發展營造了良好的制度環境。
 
 
 
2.外貿穩定發展的挑戰和壓力
 
一是世界經濟面臨諸多新挑戰。2017年,世界經濟仍處於國際金融危機以來的深度調整階段。IMF預計,2017 年全球經濟增長3.4%,比2016年略有提高。其中,發達國家增長1.8%,新興經濟體增長4.6%,均較2016 年略有提高,全球經濟仍將低位運行,成為共識。世界貿易組織最新貿易展望報告中將2017年全球貨物貿易增長預期下調到1.8%~3.1%之間。這些機構的預測數據,意味着2017年全球貿易仍將難以回暖,不確定因素增大。在這樣的大環境下,中國外貿也難以獨善其身。
 
二是國際貿易格局仍將繼續發展深刻變化。隨着主要經濟體結構調整的進行,全球價值鏈進入重構期,“消費國—生產國—資源國”為核心鏈條的全球貿易大循環發生重大調整,經濟全球化路徑深刻變化。傳統的消費大國尤其是美國正大力推進“再工業化”,部分進口商品和生產環節被國內生產替代。部分發達國家的跨國公司出於貼近市場、降低成本等方面的考慮,從離岸生產轉向近岸、在岸生產,縮短全球供應鏈,將一些高附加值生產環節重新轉移回去。在經貿規則領域,多邊貿易體制舉步維艱,自由貿易區迅猛發展,全球貿易碎片化風險將會有所上升。
 
三是全球化進程遇阻,貿易保護主義對中國出口擴大形成制約。在經濟增長乏力背景下,實施貿易保護、設置貿易壁壘,用反傾銷手段干預正常貿易成為有關國家搶佔國際市場份額的重要手段。逆全球化趨勢日益明顯,中國成為這一趨勢的最大受害者,根據商務部最新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共遭遇27個國家和地區發起的119起貿易救濟調查案件,涉案金額143.4億美元。案件數量和涉案金額同比分別上升了36.8%和76%。2017年全球政局正在發生巨大變化,比如英國脫歐,歐洲主要國家大選,美國新總統上任,韓國總統選舉等大事件都會給現有政策走向帶來變數,或加劇全球範圍內貿易保護主義態勢。
 
四是中國自身改革進入深水區,外貿結構轉型壓力大。2017年是中國實施“十三五”規劃的重要一年,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化之年,諸多的結構調整進入了攻堅期。中國區域發展不平衡問題也尚未解決,中西部地區產業鏈配套仍不完善,物流成本偏高,承接東部要素成本型的產業和訂單轉移的力度不強。數據顯示,2016年前10個月,中國勞動密集型產品在歐盟市場份額比2015年同期下滑1.8個百分點,在美國份額下滑1.2個百分點,在日本份額下滑2.1個百分點,而同期部分東南亞國家同類產品在歐美日的市場份額均有所提升。此外,當前中國正在積極培育外貿競爭新優勢,發達經濟體大力推進製造業回流,對中國引進高質量外資形成挑戰,更高質量的外貿對創新發展、自主形成技術新優勢提出更加迫切的需求。
 
五是傳統外貿競爭優勢有可能持續減弱。隨着中國勞動力、土地、資源等生產要素成本的上升,環境承載能力已經達到或接近上限,低成本製造的傳統優勢明顯弱化,尤其是中國勞動力成本上升將對出口帶來一定的不利影響。改革開放之初,中國出口競爭優勢主要體現為低成本優勢,勞動力成本較低。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勞動力成本不斷提升,傳統的低成本優勢逐步削弱,而以創新為代表的新的競爭優勢正在形成。競爭優勢轉換階段,必然會對出口帶來一定的影響。
 
從總體上判斷,中國外貿傳統競爭優勢正在減弱,新的競爭優勢尚未形成,正處於“青黃不接”階段,產業發展面臨發達國家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雙頭擠壓”。一方面,中國與發展中國家在勞動密集型產業方面的競爭更加激烈;另一方面,中國與發達國家資本、技術密集型領域以互補為主的關係將發展為互補與競爭並存關係,尤其新興產業發展將面臨發達國家更嚴苛的遏制。
 
2017年,中國外貿發展面臨的形勢依然嚴峻複雜。世界經濟增長動力不足,外部需求改善程度有限;國內宏觀經濟仍有下行壓力,中國進出口形勢仍難有大幅改善。但也正處在結構調整步伐加快、新舊動能接續轉換的關鍵階段,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變。隨着外貿穩增長調結構相關政策持續落地生效,進出口企業轉型升級進程加快,2017 年中國外貿佔全球市場份額有望保持基本穩定,貨物進出口大國地位繼續得以鞏固,質量效益繼續提升,貿易結構繼續優化。
 
 

對策建議

 
對當前世界貿易的低迷形勢以及中國外貿存在的主要困難,建議進一步加強培育外貿新增長點,加快落實“一帶一路”戰略,以對外投資帶動貿易發展。
 
1.培育貨物貿易新的增長點
 
一是適應國際互聯網、大數據、智能製造快速發展的潮流,選擇智能家電、智能手機等產品作為未來中國貨物貿易出口的重點產品,通過政策引導、財稅支持、創新補貼等措施進行大力扶植。
 
二是鼓勵企業積極實施“走出去”戰略,建設國際營銷網絡,加大政府資金扶持,發揮廣交會等平台作用,加強經貿交往、產業合作,開展園區建設交流,推動對外貿易從數量擴張轉向質量提升,鞏固貿易大國地位。
 
2.創新和完善相關監管政策,培育外貿新的增長點              
 
外貿回穩最重要的是要靠轉型升級,要靠打造外貿新優勢,要靠夯實外貿發展的產業基礎,要靠在供給側上提高水平與在需求側上填補空白來實現。政府和企業要積極支持跨境電子商務等新型業態發展,創新和完善相關監管政策,培育外貿新的增長點。要鼓勵企業培育自主品牌和營銷網絡,提高出口產品的質量、檔次和附加值,走優質優價之路。還要繼續推動加工貿易轉型升級,引導加工貿易向中西部地區轉移、向產業鏈兩端延伸。要擴大現代服務業對外開放,大力發展服務貿易,培育一批有競爭力的服務出口產業。要加大政策落實力度,加強督促檢查,為外貿企業克服困難松綁減負。
 
3.借助“一帶一路”戰略帶動相關商品和服務出口
 
一是促進各類資源和要素有序流動與合理配置,激發各類企業的活力和潛力,支持高鐵、核電等重點領域重大工程項目合作,帶動相關裝備製造等商品出口。
 
二是結合中國企業發展需求,進一步加大政策創新、服務創新和監管創新的力度,加強企業提升產品質量、品牌、技術服務水平意識,積極打造新的外貿增長點,提高產品附加值,以新的競爭優勢和商業模式,提高開拓國際市場的能力。
 
 
 
 
 
 
 
 
 
 
 
 
 
  
 
 
 



喜迎十九大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2017寶安產業發展博覽會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1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