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內地市場經濟體制的基礎仍待完善
The foundation of mainland’s market economic system needs to be perfected
易憲容 [第3411期 2018-01-29發表]

易憲容
 
  1958年10月生於江西上高。曾在華東師範大學、中國社科院學習,分別獲得學士、碩士、博士學位。曾在中國人民大學做博士後。為國際新制度經濟學學會會員。曾在湖南師範大學、香港大學、中國社科院金融所工作。2016年起為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專長為制度經濟學、現代金融理論和中國金融、房地產理論等,並為國內多所名牌大學EMBA課程的教授。
 
 
十九大報告指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不斷提高人民生活水準。堅持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推動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因此,中國的經濟增長就得由以往的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品質高效率的增長,就得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經濟增長動力,進而得以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而要實現這個目標,就要著力構建市場機制有效、微觀主體有活力、宏觀調控有度的經濟體制,不斷增強我國經濟創新力和競爭力。
 
所以說,要建設中國現代化的經濟體系,就得以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度為手段和工具,就得以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為整個經濟資源配置的基礎。這是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來經濟成功的經驗,十八屆三中全會對此進行認真總結,並形成十八屆三中全會重要決議。所以,十九大報告中以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作為整個資源配置的基礎也是特別加以強調的。因為中國經濟增長的動力,企業及個人創新的動力,新產業、新動能的出現等,基本上都是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基礎上被激發出來的成果。
 

市場經濟機制至關重要

 
縱觀歷史,一個國家的繁榮與否就得看是否能夠走上市場經濟之路,14~15世紀的英國與西班牙的對照;20世紀亞洲四小龍的崛起;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歷史經驗,都證明了走上市場經濟之路是一個國家經濟繁榮的關鍵。美國經濟學家奧爾森指出,一個國家的繁榮在於是否建立起了擴展型的政府。擴展型的政府能夠保護私有產權,能夠有效保證合同的有效履行,能夠保護弱勢者的利益不受到侵害等。這些都是市場經濟的基本法則。所以,在十九大報告中就明確指出,經濟體制改革必須以完善產權制度和要素市場化配置為重點,實現產權有效激勵、要素自由流動、價格反應靈活、競爭公平有序、企業優勝劣汰。也就是說,有效的產權制度、有效的市場經濟機制、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等,是社會生產及經濟活動最好的激勵約束機制。在社會主義新時代,這些法則同樣十分重要。
 
那麼為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是最有效的配置資源的工具與方式呢?這在於市場經濟的核心是分散化決策,就是讓每一個市場當事人,無論是企業,還是個人或政府,都能夠根據自己的約束條件及市場價格機制做出最優的選擇及決策。因為在市場經濟體制中存在着嚴重的信息不完全、不對稱,尤其當現在海量的信息湧現而來時更是如此。由於當事人的理性選擇,政府無法完全獲得市場的全部信息,也無法完全了解個人的消費行為,而據此計劃社會商品供求關係。對於每一個市場當事人來說,他們儘管同樣不可能獲得完全的市場信息,但是能夠得知自己的約束條件,比如資金多少、生產能力如何、技術條件如何、個人消費偏好在各方面等,知道了這些約束條件,當事人就能夠根據市場的價格機制所反映出的供求關係進行好的決策。這樣既可全面調動與激勵每一個市場當事人的積極性,也能夠使那些判斷與決策失誤的當事人被市場淘汰。所以,有效的市場機制能夠對市場當事人起到有效的激勵與約束的作用,起到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的作用,起到激發全社會創造力和發展活力的作用。可以說,這也是在新時代建設成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經濟體系及社會主義強國的核心所在。
 

▲1月14日,在美國底特律,北美國際汽車展執行董事羅德·艾伯特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艾伯特表示,當前中國一些汽車公司在新能源、網際網絡和自動駕駛方面具有明顯的後發優勢。(新華社圖片)  
 
可以說,目前中國經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一些突出問題,比如發展品質和效益還不高,創新能力不夠強,實體經濟水準有待提高,生態環境保護任重道遠,民生領域裏短板不少等,很大程度上都與市場經濟機制發展不完善不充分有關。比如目前中國所存在的巨大金融及債務風險,龐大的高耗能、高污染及過度競爭導致的產能過剩等問題,無不是計劃經濟觀念影響的結果。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中國這30多年來改革開發所取得的成就,哪些行業及產業中的市場機制發展得充分,這些產業及行業就能夠快速發展繁榮。哪些產業及行業中的市場機制發展得不充分,這些產業及行業就面臨着一系列的困境與問題,甚至於危機重重。
 
比如,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家電行業、建築材料、汽車、互聯網行業等類似的行業能夠很快地發展繁榮起來,以及這些行業能夠很快地在產量及品質上領先世界,很大程度上就與全面引入市場經濟機制有關。最為明顯的例子,就是中國汽車製造,由於早期一直強調發展中國民族工業的重要性,生怕汽車業的開放衝擊中國的民族汽車業,所以一直沒有引入市場機制,那個時候中國汽車業發展是十分緩慢的,總是成長不起來,但是當中國汽車業引入市場機制後,對外全面開放時,中國的汽車業在很短時間內就發展繁榮起來,其產量立即領先世界。但目前中國仍然有許多行業及產業面臨着一系列的發展困境與問題,或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存在嚴重的短板,就在於這些行業及產業,市場機制並沒有起到真正的作用,甚至於仍然處於政府的行政主導下。
 
比如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它看上去像是市場,是以市場的價格機制在運行,但是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到目前為止仍然是產出的商品(即住房)市場化,可以以市場價格自由交易,部分要素市場化(比如房地產業的勞動力市場),但主要的要素則是非市場化。比如土地市場的信貸市場仍是一個十分非市場的市場。政府不僅控制信貸市場的利率,直接給商業銀行風險定價,也控制信貸規模及政策。當政府要把房地產市場作為推GDP增長工具時,就推出各種優惠的信貸政策鼓勵投資者湧入市場;當房價過高,甚至於泡沫時,政府又對信貸政策進行一定程度的限制。尤其是土地市場,由於所謂的《城市土地管理法》的限制,農民集體土地不可在市場自由交易,這樣房地產市場的所需要的城市土地完全控制在地方政府手上,政府不是按照市場供求關係而按照其土地財政需要來控制土地供求及價格。
 
可以說,在一個商品市場化,而要素非市場化的市場,政府要通過行政性方式而不是市場的方式來左右房地產市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特別是住房這種特殊的商品(其價格可以由賣方主導性定價)更是如此。所以從2003年開始,儘管看上去政府是出台了一系列的房地產市場調控政策來遏制房價的政策,但是房地產市場的價格只能是越調越高。即使到現在,政府的這種房地產市場調控方式更是變本加厲,政府對房地產市場的行政性調控無所不用其極,從而使市場的價格機制根本就無法起到多少作用(比如房地產調控後,銷售量可急劇下降,但房價則可不下來甚至上漲,它與市場機制下的消費性產品供求有關係完全背離)。可以說,儘管十九大報告確定了房地產市場基本定位,認為房子是住的,而不是用來炒作的,但是由於地方政府行政性的房地產市場調控仍然起到主導的作用,這就使得中國房地產市場要真正回到這個市場定位並非易事,中國房地產市場面臨的許多問題也難以得到解決。所以,對中國的房地產市場來說,市場機制發展不充分已經成了中國房地產市場發展與繁榮的一個毒瘤或一種癌症,如果中國的房地產市場不回到市場機制的法則上來,用市場法則對房地產業進行調控,那麼達到中國住房市場以居住為主導的定位是不可能的,中國房地產市場也很難走出當前的困境。所以,要提高中國房地產市場增長的品質及效率就得真正回到市場機制上來,回到以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上來。
 

金融市场信用過度擴張

 
中國的金融市場看起來市場化程度頗高,比如現代金融市場的產品、工具、機構、組織等紛紛被引進中國。但實際上中國的金融市場與歐美發達的金融市場有本質上的差別。一是信用過度擴張成了中國的一種常態。金融市場是對信用的風險定價,交易的就是信用。但歐美發達市場的信用是由市場長期演進而成,並形成一套相應的法律及司法體系,但中國金融市場的信用仍然是政府擔保或隱性擔保的。在這種情況下,不僅政府會過多地參與及干預市場,從而使得中國金融市場有其市場之名而無市場之實,而且金融市場的當事人更具有過度投機的本性,因為其行為的成本可轉移整個社會而其行為的收益歸自己。在這種情況下,政府、企業及個人金融市場過度擴張就會成為一種常態。比如,中國這幾年為了實現經濟增長的計劃目標,基本靠過度信用擴張拉動。比如,從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的數據來看,由2008年的6.98萬億元增加2009年的13.91萬億元;人民幣貸款則由2008年的4.90萬億元上升到2009年的9.59萬億元。兩者一年內幾乎是翻倍的增長。也正是從2009年開始到2016年,社會融資規模增量年均增長達到15.4萬億以上,其平均增長速度也達到21%以上,而GDP的增長速度及CPI增長速度年均10%左右。也就是說,過度信用擴張速度要快於GDP增長一倍以上。
 
特別是2016~2017年,社會融資規模增量及人民幣貸款增長更是在加快。表面上看,這兩年政府一直在強調金融市場去槓桿,要通過直接融資的方式來降低企業及地方政府的債務負擔問題,但這兩年無論是社會融資規模增量還是人民幣貸款都在創歷史最高水準。2016年社會融資規模增量達到17.8萬億元,今年前三季度達到15.67萬億元,估計今年全年20萬億元以上;2016年的人民幣貸款增加12.65萬億元,今年前三季度為11.16萬億元,估計全年超過16萬億元以上。兩者的增長速度都在兩位數以上,但GDP增長只有6.9%。可見,中國的過度信用增長基本上是為實現經濟增長計劃目標的結果。
 
還有,個人信用過度也是常態。比如,國內一般都會認為,信用過度擴張基本出現在政府及企業,而中國家庭及信用擴張程度較小。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統計,中國非金融體系總債務占GDP的比重已從2008年底的141.4% 攀升至2016年底的257%,更有學者指出,此一比重已高達328%,遠高於一般認知的250%。但是,中國家庭的信用擴張則比發達國家低,只有50%左右。也就是說,對於中國居民信用擴張程度,如果從發達國家的相關統計標準來看並非很高。因為,中國是一個人口數量龐大的經濟體。如果從總量來說,任何一個數據都會變得非常明顯。任何一個數位乘以中國人口單位豈能不大?這是為何中國很快就躍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關鍵所在。同樣,任何一個數除了中國人口數,肯定都是非常非常微小的。所以,當前中國的一些部門對中國的居民信用擴張程度往往會以人口基數來除,這樣得出的結果肯定是很小的。
 
但實際上,國內只是部分城市居民進入這種信用過度擴張狀態,而且他們同樣也無所不用其極。因為就目前中國金融市場的發展程度來說,金融服務主要發生在城市,特別是集中在經濟發達的城市,農村及邊遠地方能獲得的金融服務還是十分有限的。如果減去農村居民人口及邊遠地區的人口,那麼國內居民的負債率立即會成倍的增長。比如,2016年和2017年前三季度僅是國內居民住戶的中長期貸款及短期貸款就增長了分別為9.88萬億元和2.80萬億元,如果加上住房公積金貸款,這兩年國內居民債務增量估計會達到15萬億元以上。這樣一個規模的信貸增長,對13億國人來說,當前不算多高。但是,居民部門強勁貸款增勢的背後是槓桿率的快速攀升。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NIFD)發佈的最新資料顯示,居民部門槓桿率依然延續上升趨勢,從一季度的 46.1%上升到二季度的 47.4%,上升了1.3個百分點,整個上半年上升了2.6個百分點。居民部門在全部實體經濟中加槓桿的速度依然較快。更為重要的是,國內居民槓桿率快速增長並是均等化的。而是存在嚴重的分佈失衡,那些一線二線城市中被迫以各種形式舉債購房的中產階級年輕人,很可能是中國社會中槓桿率最高的群體,他們的信用擴張程度最快。而今年消費貸的快速過度增長同樣與居民這種信用過度有關。而國內居民的信用過度擴張既是政府刻意的政策的結果,也是目前房地產市場泡沫越吹越大的根源。
二是中國金融市場的價格機制看上去市場化程度不低,無論是利率還是匯率都在調整市場化改革,但是實際上與歐美發達市場相比則差距很大。比如中國金融市場的基準利率是商業銀行的一年期存貸款利率,而歐美發達國家的基準利率基本上都是貨幣市場的利率。中國央行直接給商業銀行信用風險定價,歐美市場基準利率則通過從市場傳導才能反映在到商業銀行信貸利率上去。也正是這種價格機制不同,中國的金融市場與歐美金融市場的運作機制相去甚遠。可以說,由於中國金融市場仍然處於政府過度參與干預下,讓整個市場的價格機制無法形成,金融市場價格扭曲,而且在這種情況下要形成市場化的信用關係根本就不可能。這也是當前中國金融市場的亂象或影子銀行盛行的根源。
 
 
三是由於政府對金融市場信用的顯性與隱性擔保,這就使得政府對金融市場過度主導、過度參與。這不僅容易造成尋租設租的條件,也讓中國金融市場成了計劃經濟最後的一個重要堡壘。這就使得中國金融市場發展戰略、金融市場的准入、金融政策的推出、金融市場法律制度制定等處處打上政府的烙印。比如2015年人為推進中國股市繁榮,最後則以股市泡沫破滅收場;股市的審批制遲遲無法退出市場;對匯率價格過度參與;對國有企業信貸過度優惠等,都成了中國金融市場資源無法有效配置關鍵所在。所以,要提高金融市場資源配置效率,及更有效地服務於實體經濟,就得強調市場機制對金融資源配置的基礎性作用,逐漸地減弱政府對市場參與和干預。
 

“現代金融”促進市場機制發展

 
“現代金融”就是一種新產業、新業態。在十九大報告中,“現代金融”是與實體經濟、科技創新、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等產業體系並列的。這說明對於未來中國的經濟發展來說,現代金融已被放在極其重要的位置上。它是未來中國經濟發展的新動能。
 
正如今年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所提出的,金融不僅是一個國家的核心競爭力,也是一個國家推動經濟發展的基礎性制度。這就意味着未來中國金融業發展如何,不僅決定了現代金融支援實體經濟的力度,更決定了現代金融代表了一種國家競爭力。如果中國金融業不能很好的發展,不能由不成熟市場發展為成熟的市場,那麼這種金融業肯定會削弱國家核心競爭力。所以,在未來幾年,政府會推出一系列的新政策與制度來促進及保證它的健康持續穩定的發展。
 
 
所以,十九大報告中之所以提到“現代金融”的概念,就是希望用現代金融產業來改變目前中國金融業發展不平衡及不充分的問題,讓市場機制發揮重要的作用。而這裏所講的現代金融,不僅包括傳統金融,更重要的是指大數據時代的金融科技。因為,就金融科技的範式變革而言,金融科技不僅會對傳統金融產生重大的顛覆性影響,而且也會全面提升金融服務於實體經濟的能力,降低金融市場風險,並讓全體人民能夠更好的分享現代金融的服務。所以,對於剛剛發展起來的金融科技,現代金融產業體系的建設就意味着金融科技是未來幾年中國金融業發展的重點,也是未來推動中國現代金融發展的動力。在此,我們完全不能小視這種發展趨勢。
 
還有,現代金融的核心不僅在於全面利用現代科學技術發展全面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降低金融市場交易費用,提高金融資源配置效率,防範與控制金融風險,更在於能夠全面提升廣泛服務於全體人民的能力。因為,對於傳統金融來說,由於受工具、市場、產品及風險控制的限制,其金融服務的廣泛性受到嚴格的限制,這對中小企業、弱勢行業及群體來說,是非常大的影響,也是他們難以走出貧困的一個重要原因。而現代金融或金融科技,能夠通過現代科學技術全面提升金融服務於弱勢群體的能力,讓金融服務具有廣泛性。比如支付寶的出現,就讓金融服務深入到了廣大農村。十九大報告指出,人的全面發展,人民追求過上幸福美好生活,是他們的一種基本權利。所以,把“現代金融”被放在如此重要的位置,就是要讓全體人民都能夠更好地獲得現代金融服務,就要通過金融服務來讓全體人民來分享社會主義的經濟成果,從而讓全體人民能夠過上美好幸福的生活及成就自身。正是在這種意義上,中國金融市場將會全面加快市場化的進程。市場機制將成為中國金融市場最重要的資源配置機制。
 
總之,就目前中國實際情況來看,許多行業及部門市場化的機制仍然處於發展不充分不完善,而且這樣的情況是到處可見的,因此要想建立起中國社會主義的現代化經濟體系,提高中國經濟增長的品質與效率,就要加快經濟體制改革,真正讓市場機制成為整個社會資源配置的基礎及核心。這是實現中國強國富民的經濟發展藍圖的關鍵所在。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