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借力“一帶一路” 共創“國際標準”共建全球市場
Leveraging the “B&R” to create an “International Standard” to build a global market
戴肇洋 [第3412期 2018-02-12發表]
戴肇洋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學博士修畢。歷任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顧問,台灣綜合研究院副所長、所長兼財經諮詢委員會委員暨執行秘書,台灣經濟研究院組長,台灣競爭力論壇學會國際經濟組召集人,中華勞動與就業關係協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員等職。
 
 
眾所周知,中國大陸實施經濟改革政策之後,隨着市場開放幅度不斷擴大,其經濟體快速增長,在短暫不及30年內超“德”越“日”,全球僅次於美國的經濟體,甚至預估2025年可能超越美國。尤其近年以來,隨着中國大陸經濟實力的快速崛起,加上產業基礎之不斷茁壯,不但在主導國際標準的影響力和話語權日益增加,而且在訂定國際標準之數量或層次更是逐年提高,因其所主導訂定的“中國標準”受到越來越多國家採用成為“國際標準”,而從過去的“跟隨者”逐漸轉型為未來之“引領者”。
 
回顧中國大陸致力主導訂定國際標準過程,並非一朝一夕,而是溯自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後,配合承諾擴大市場開放,為能接軌國際、佈局全球,在致力經濟升級、促進產業轉型的同時,採取之前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於出國訪問時所宣示的“區域經濟合作”,將過去以來“引進來”策略調整為“走出去”思維。不過,最為受到國際社會矚目的是,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於2013年訪問哈薩克共和國納扎爾巴耶夫大學演講時所提出的“一帶一路”構想。雖其目的旨在透過“一帶一路”計劃推動中國大陸鐵路、公路、港口等公共建設的“硬實力”輸出,但更加重要的是,在輸出公共建設之同時,進行其高鐵動車、5G、數位電視等國際標準之“軟實力”構築。
 

▲阿根廷部分貨運鐵路系統設備陳舊,列車平均時速只有30多公里,且事故頻發。阿根廷雄心勃勃的“鐵路振興計劃”要改造升級國內龐大的運輸體系,在“一帶一路”倡議推動下,中國鐵路裝備製造和基礎設施建設企業加快進入阿根廷市場,完美結合當地需求。自從中國列車投入使用以來,聖馬丁線的運輸成本降低了40%,曾經失去的客戶又重新選擇了鐵路運輸。圖為由中國機械設備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國中車集團聯合研發的貨運列車抵達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港。(新華社圖片)  
 
 

“引領”者主導市場交易

 
在學理上,每個產業在發展過程中可能產生一家或少數幾家“引領”廠商,這些廠商所扮演的角色旨在,針對該項產品主導訂定國內市場交易秩序,作為其他廠商產品“跟隨”標準,甚至認證其“跟隨”廠商產品在國內市場上可以被評定為什麼等級或被接受為什麼價格。亦即在上述“引領”廠商主導訂定國內市場交易秩序下,若“跟隨”廠商產品無法通過基本認證標準,則恐將難以直接進入國內市場交易。
 
同樣道理,每個世紀在變遷過程中也將衍生一個或少數幾個“引領”國家,這個國家所肩負的任務乃是,針對重要產業主導訂定國際市場交易秩序,作為其他國家產業“跟隨”標準,進而認證其“跟隨”國家產業所製造出來的產品符合標準,可以在國際市場上交易。亦即在上述“引領”國家主導訂定國際市場交易秩序下,若“跟隨”國家產業所製造出來的產品無法通過基本認證標準,則勢必不易直接參與國際市場交易。
 
事實而言,近代世紀以來,由於歐、美先進國家產業發展較早、技術領先,使得後進國家在不知不覺中被美國和歐洲為主的產業標準加以規範,例如:國際標準組織認證(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ISO)所發展出來的各式各樣體系標準,從最早僅是對生產製造的標準認證,至現在無所不包。儘管,並非僅有ISO訂定標準,而是很多國際認證單位均在訂定標準;但是,無論哪種標準,若能取得標準認證,則將可以直接進入市場參與交易。
 
由於在主導訂定這些標準過程中,必須進行各式各樣事情以符合認證機構的要求,若我們沒有這些機構所給予的認證,則在市場上難以取得較具有優勢的地位,所以主導訂定標準是掌控分配市場的“最高權力者”與“最終利益者”。也就是說,具有主導訂定這些標準的最高權力者,乃為掌控分配此一市場之最終利益者,真正成為產業標準的先導者、市場價格之評定者。一般而言,產業標準是經濟霸權國家的權力,例如:美國、德國、英國、日本等先進國家始能具有主宰產業標準的資格,成為市場價格之引領者,相對新興國家亞洲通常難以具有主宰產業標準的條件,成為市場價格之跟隨者。
 

借“一帶一路”

創“國際標準”

 
雖有些產業具有各自標準的影響力,以及分享各自標準之話語權,例如食品產業在市場上可以同時存在數個標準體系,在競爭優勢考量下,任何廠商可以憑藉任何一種標準進入市場參與交易;但有些產業則是無法具有多套標準,僅能存在一套標準,例如鐵路產業乃是屬於單一標準體系,在成本效益考量下,任何國家通常僅有選擇一套較適合的標準進行設計投資興建。因此,如果某個國家鐵路建設採取一個國家標準,此時其採購並非一次性的市場,而是長期性的市場。此乃鐵路建設在設計興建上,或是在材料技術上,不但是具有高度單一排他的特性,而且是存在長期難以調整之特性。
 
亦即在中國大陸“一帶一路”計劃輸出項目中為投資核心的鐵路建設,若該國鐵路建設採取中國標準,則該國後續鐵路建設,勢必難以再行採取日本標準或歐洲標準。尤其在鐵路標準所涵蓋的各式各樣項目中,從引擎、機電等材料至車輛、維護等技術,涉及相關產業群聚,甚至延伸為龐大的市場。雖過去中國大陸在鐵路建設上,一直學習跟隨國際鐵路標準,但2015年中國大陸公佈鐵路標準之後,特別是高鐵動車的規劃及製造開始按照其所發表的鐵路標準作為設計規範依據。然而,更加重要的是,中國大陸幅員遼闊、地形複雜、氣候多變,從極寒、霧霾、風沙“淬煉”出來的“中國標準”,不但超越以往“歐標”或“日標”,而且逐漸被越來越多的國家採用,尤其是中國標準的比重逐年提高,甚至佔其中254項重要標準的84%。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大陸在“一帶一路”計劃輸出項目中,除透過投資興建鐵路植入中國大陸鐵路標準外,藉此帶動夥伴國家相關產業發展。依據中國大陸“一帶一路”建設工作領導小組所公佈的行動計劃顯示,其將推動“一帶一路”夥伴國家的項目,包括:電力、鐵路、海洋、航空、航天等基礎建設領域,以及節能環保、信息技術、智能交通、高端裝備製造、生物、新能源、新材料等新興產業領域,中藥、紡織、製鞋等傳統產業領域,甚至希望主導能與這些國家共同推動訂定“國際標準”。其中,包括已完成翻譯500項急需的中國大陸國家、行業標準,同時將“一帶一路”沿線重點國家大宗進、出口商品之類別,進行標準比對分析。
 
另一方面,則是利用“一帶一路”計劃,針對沿線國家或區域重點領域推動標準化,例如:與東盟國家合作展開水稻、甘蔗、茶葉和果蔬等農業相關產品農業標準化示範區域建設,以及與阿拉伯、中西亞、蒙俄、東盟、歐洲區域合作進行電力電子設備、防火防爆設備、家用電器設備、數字電視廣播、半導體照明、中醫藥、海洋技術、TD-LTE信息通信等信息互聯互通相關產品標準化研究,藉此建立“標準化智庫”體系。
 
這些中國大陸致力推動“國際標準”所呈現的成果,包括:之前在葡萄牙里斯本所召開的5G國際標準會議上,首次正式宣佈完成5G國際標準;其中,中國大陸企業中國移動因領導完成5G需求研究等項目而具有發言權,成為之後全球技術標準化準繩。再者,在數位電視領域上,中國大陸數位電視(DTMB)標準已成為國際電信聯盟的國際標準之一,與歐美日本之標準同等地位,目前全球共有14個國家採用,覆蓋全球接近20億人口。
 

▲2月1日,湖北首個室外5G試驗基站在武漢開通,這意味着5G技術在湖北的規模組網規模試驗已進入攻堅階段。按工信部規劃,中國將在2018年年底完成5G規模組網測試,2020年啟動5G商用。湖北移動計劃2018年在武漢城區建設100多個5G基站實現5G連續覆蓋,開展相關技術驗證和測試,並和武漢本地的垂直行業龍頭合作進行5G業務示範。圖為工作人員介紹基於5G網絡下的車聯網前景。(新華社圖片)  
 
由此可見,近年以來隨着中國大陸在政治、經濟、社會、科技等層面上綜合實力的快速上升、發展基礎之不斷茁壯,在其所主導訂定的標準被越來越多的國家接受下,不論是製造規格之掌握、服務模式之創新,抑或是貿易制度之規範、金融匯兌之管理,中國大陸藉此“一帶一路”計劃輸出機會,更進一步推動將其重新形塑為國際標準,無形之中已經從過去國際標準的跟隨者升級為未來之引領者。亦即中國大陸透過“一帶一路”作為先導開路,逐漸推動主導國際產業秩序,進而整合訂定其與亞歐非國家或區域之間的製造、服務、貿易、金融等交易國際標準,使得“中國標準”或將成為“國際標準”。
 
很顯然地,“一帶一路”計劃乃是透過量變產生質變。儘管,從表層的目的來看,中國大陸需要透過“一帶一路”持續延伸其投資、貿易和市場版圖,拓展新的經濟路線;但是,如果從更加深層的意義而言,中國大陸卻是藉此構築打造“國際標準”,進而建立新的產業秩序。亦即過去中國大陸雖曾經一直學習跟隨國際產業規則,但未來其所構想的則是從競爭中主導訂定國際產業規則。換句話說,中國大陸之前希望接軌國際,是國際標準的跟隨者,未來是期待成為國際標準之引領者。
 

兩岸應合作共享成果

 
在此同時,隨着兩岸民間投資互動、貿易往來日益密切,兩岸產業在交流合作上,已經從早期的垂直關係升級轉型為近年之水平關係。雖目前兩岸關係因“九二共識”政治糾葛,而陷入暫時中止僵局;但兩岸民間產業各界從2005年起,透過“兩岸標準”論壇推動兩岸產業,針對包括:雲端計算、移動通訊、汽車電子、平板顯示、太陽光電、服務應用、半導體照明、鋰離子電池等八個領域公佈49項兩岸共通標準文本,以及共同推動太陽光電、平板顯示等領域國際標準合作。其中,許多項目已經成為中國大陸行業標準,或是國家標準,甚至讓台灣業者掌握標準訂定的先機。
 
坦然言之,面對中國大陸透過“一帶一路”如火如荼推動各項“區域經濟合作”之下,雖台灣或許並不需要擔心其“一帶一路”或“區域經濟合作”推動期程是否順利,但值得台灣思考重視的是,在中國大陸經濟實力快速崛起、產業基礎不斷茁壯,加上主導訂定國際標準影響力和話語權日益增加下,未來台灣經濟升級方向的挑戰為何、產業轉型定位之選擇為何?
 
因此,與其沉溺意識形態作祟,導致兩岸關係陷入僵局,不如憑藉台灣既有優勢,在中國大陸正在形塑過去歐美先進國家所共同主導訂定的國際產業秩序遊戲規則之同時,與時俱進落實兩岸交流合作,藉此共創“國際標準”,進而在“巨人肩膀”上共建全球市場,甚至更進一步創造兩岸所共享的國際品牌。此對台灣解決經濟升級困境、產業轉型遲緩,進而促進內部投資、拓展國際貿易而言,其實是無法迴避的挑戰與選擇。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