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惠台31條”與大陸對台政策的轉型
31 “Hui Tai” measures push the transformation of Mainland China's policy to Taiwan
戴肇洋 [第3415期 2018-04-09發表]
戴肇洋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學博士修畢。歷任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顧問,台灣綜合研究院副所長、所長兼財經諮詢委員會委員暨執行秘書,台灣經濟研究院組長,台灣競爭力論壇學會國際經濟組召集人,中華勞動與就業關係協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員等職。
 
 
2018年2月28日,台灣社會及朝野政黨再度為“228事件”是非歷史真相陷入糾葛之同時,大陸國台辦與國家發改委等29個部門聯合公佈了《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簡稱“惠台31條”),涉及加快給予台資企業與大陸企業同等待遇,逐步為台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待遇。其開放力度之大、涉及部門之多、適用範圍之廣、實施層面之深,前所未有,目前除了在台灣社會中造成相當震撼之外,其對未來兩岸關係發展的可能影響,更加值得我們加以探索。
 

▲為了葉落歸根的承諾,台灣老人高秉涵開始了他特殊的兩岸之旅。從1991年開始,高秉涵陸續將老鄉的骨灰送回大陸故鄉。20多年來他已經送回約150個老兵的骨灰,讓離鄉的孤魂葉落歸根。如今高秉涵已經子孫滿堂,退休多年的他仍然奔走於兩岸之間,繼續從事幫亡故的老兵送骨灰等公益事業。他說自己此生最大的心願,就是在有生之年見到台灣問題和平解決。(新華社圖片)  
 

兩岸關係歷史探因

 
事實而言,兩岸關係發展何去何從?是1987年開放兩岸探親政策以來,關心兩岸前途的人士所苦思尋求解決之議題。歷經30餘年以來互動交流,雖彼此均已了解及體會兩岸互補互利的重要性與迫切性,但在兩岸“和則兩利、鬥則俱傷”逐漸成為兩岸基本認知與共識的同時,由於兩岸分離70年,加上政治模式、經濟制度、社會結構差異,此一期間雙方關係是面對劍拔弩張的情勢,抑或是呈現和平互動之狀況。然而,兩岸對立格局,迄今為止並未產生實質變化,是顯而易見的事實,使得兩岸關係陷入更複雜之糾葛。
 
探究原因,除了大陸始終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是兩岸和平發展的基礎之外,其實從近年台灣許多民間單位所進行的民意調查結果中發現,隨着兩岸互動往來的密切、交流合作之深化,讓台灣絕大多數的民眾認同“中華民族”的民意比例持續不斷上升,以及並不反對未來“統一”之民意比例也是佔有相當比例。不過,在上述民意調查結果的背後卻又隱含,台灣相當民眾因對現行大陸體制仍存在着頗高的疑慮,而對其管理模式產生無法認同之心態。或許在此一矛盾思維作用下,導致目前台灣多數民意極為排斥“急統”,相對則是長期居高不下的民意主張“維持現狀”,甚至成為社會主流,使得台灣支持兩岸未來朝向“終極統一”的民意板塊,承受日益沉重之社會壓力。
 
畢竟,台灣社會從19世紀末起在殖民體制下,接受日本長達半個世紀的高壓統治,接着1949年之後又是在戒嚴制度下,歷經國民黨40年威權管理,1987年7月15日解除戒嚴,讓台灣社會因解除戒嚴而凝聚自主的意願,迄今30餘年發展建立民主制度。雖台灣民主制度存在許多缺失,但不可否認的是,台灣社會在公民自由和個人權利上已經取得相當程度發展,如果拋開政府與政黨因素,這些既得好處對一般民眾的自主而言,沒有理由放棄。
 
儘管,1980年代之後大陸在對台政策上,歷經“和平統一”、“反國家分裂”、“和平發展”、“兩岸命運共同體”、“心靈契合”、“兩岸一家親”等不同階段,以及完成三通、簽署《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等重要使命。但是,從近年以來台灣社會針對大陸主導統一進程所反映出來的實際狀況中似乎說明,其對台政策迄今為止,其實並未完全與台灣社會接軌。大陸現在充分意識與掌握其過去的對台政策,已達到迫切改革之地步。亦即未來在對台政策選擇上,必須從之前的“量”,轉型為之後的“質”;至於對台工作重點方面,更加需要從過去以“政黨”為主軸,調整為未來以“台灣民眾”為對象。
 

▲又到了每年大學畢業生找工作的時節,台灣的校園裏“徵才博覽會”“就業博覽會”之類的活動陸續登場。台灣學子對就業有怎樣的預期?調查發現台灣年輕人對起薪普遍要求不高,更看重工作經歷和發展前景,不少人把目光投向大陸,願意西進工作,開拓視野、接受挑戰。圖為台灣一家會計師事務所工作人員向學生介紹公司情況。(新華社圖片)  
 

“惠台31條”促融合

 
也就是說,大陸在對台政策方向上,已呈現強力主導兩岸發展的自信,從過去惠台的“讓利”轉型為未來之“融合”;同時,配合對台政策調整,加快給予台資企業與大陸企業同等待遇,逐步為台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待遇。由此顯示,大陸在對台政策方向上,將採取前所未有的轉型,不但領先兩岸既有《ECFA》的優惠,而且超過已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之待遇,甚至開放部分涉及意識型態敏感事項。茲依據最近大陸所公佈的惠台31條措施,將未來對台灣可能產生的外溢效果大致匯整歸納如下: 
 
先從逐步給予前往大陸投資的台灣企業12條優惠措施來看,其內容包括:鼓勵參與“中國製造2025”,設置生產、研發中心將享有稅收與投資科研補貼的支持政策;以特許之模式參與大陸政府採購,取得“一帶一路”、基礎建設計劃等龐大公共市場;參與市政建設、農業開發等投資,享受與大陸企業同等之待遇;開放透過合資合作、併購重組模式,參與國企混合所有制度改革;開放“行業准入”範圍,擴大參與大陸教育、文化、影視、公益、醫療等領域;擴大台灣金融機構參與更多大陸金融業務;適用與大陸企業同樣優惠的用地政策;設置兩岸產業合作專區等,除協助台灣企業取得前所未有的商機之外,將有利於其未來在大陸生根、佈局之發展。
 
再就逐步為台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待遇的措施而言,其內容包括:允許參與53項專業技術人員職業資格考試及81項技能人員職業資格考試,取得與大陸民眾就業同等的待遇;申請參與科學、藝術文化各項國家層級項目計劃,將享有相關基金之支持協助;開放文化、影視等領域,促進兩岸人士攜手創作拍製產品;同意建立綠色通道,簡化台灣圖書進口業務審批流程;開放醫療、教育等專業證照,經認定甚至不必認定後即可直接執業及深造等,除提供台灣一般民眾、青年族群、專家人才開闢多元生涯空間外,將有利於其未來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及生活發展。
 
從前揭“惠台31條”措施的開放範圍或優惠程度分析,雖其內容涉及29個單位,以及涵蓋產業、財稅、用地、金融等領域,許多繁瑣細節需要透過中央政府相關部門橫向協調及與地方政府之縱向溝通;但卻又很顯然地可以發現,未來兩岸在互動交流上,已無可避免地可能轉型以大陸為主場,加速朝向大陸傾斜發展。回顧三十餘年之前,大陸以極低的租稅優惠待遇,吸引台灣企業前往大陸投資、製造,台灣在對大陸政策上,實施“戒急用忍”政策圍堵企業西進;檢視三十餘年之後,大陸則是以同等之待遇,更進一步吸引台灣專家人才前往大陸生根、生活,此時此刻在台灣對陸政策上,恐將再也不易採取“維持現狀”政策阻止專家人才西進了。
 
亦即在此項“惠台31條”措施磁吸下所呈現的西進狀況,並非僅有企業,而是已延伸至台灣最寶貴的專家人才,企業外移易堵、專家人才出走則是難防。此對台灣企業、專家人才來看,將因大陸提供利多及友善因素,而享有更多、更好的西進機會;相對而言,台灣卻也將因資金、技術、人才、智慧的大量西進,而可能淪為被“空洞化”、“邊緣化”的命運。不過,無法否認的是,這些措施卻又讓台灣的企業藉此經營佈局進入新領域、新市場,甚至與在地台灣廠商之聯盟合作、共享商機,以及讓台灣的民眾藉此培養新專業、新技術,進而重新規劃生涯、創造新局。
 
很顯然地,此項“惠台31條”措施乃是大陸在面對兩岸實力已經對比轉換下,一項積極主動、單邊片面、不求對等的市場開放,一個人口達到13億、國內生產毛額超過12兆美元GDP、經濟持續中度成長的市場開放,其幅度已超過兩岸歷經折衷諮商談判的ECFA、服貿、貨貿等協議條件。然而,其未來對兩岸關係之發展更加重要的意義是,將目前暫時無法實施於台灣地區的惠台政策核心所在之優惠待遇,先在大陸逐步實施,希望能夠促進兩岸社會融合,加速兩岸和平發展,藉以象徵達到兩岸統一進程。
 

應凝聚共識實現發展

 
在此同時,縱觀21世紀未來全球經濟與產業競爭趨勢,自然資源的多寡及人才資本之良莠,是任何國家謀求生存、發展基礎。同理,兩岸歷經多年以來的博弈,若台灣企業、高階專業人才持續外流,則根本不必奢談經濟成長、產業升級。亦即面對歷史洪流不停向前,兩岸均迎接着關鍵時刻,與其因意識形態仇恨而在之後歷史紀錄上被鑲崁着恥辱,不如凝聚台灣民眾共識,秉持兩岸和平發展理念,嚴肅與大陸研商最佳之融合模式。
 
因此,面對大陸實施“惠台31條”措施之下,筆者認為台灣切忌再度自欺重蹈過去陷入“反中”口號,而是應該妥善利用既有政治、社會、歷史、文化等特殊地位與條件,與大陸之未來發展方向相向而行,利用優勢爭取最有利的生存條件。如此一來,不但能夠借乘東風而起、找到定位,讓台灣經濟走出陰霾,而且更可憑藉所累積的軟實力與巧實力,讓台灣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過程之中,扮演重要角色及發揮關鍵貢獻。
 
 
 
 
 
 



2018全國兩會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1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