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2008金融危機後的全球金融格局變遷
《經濟導報》總編輯 顔安生 [ 2018-05-09發表]
 
雖然當今世界的金融體系仍然由美國主導,但是,傳統的國際金融體制已經不是鐵板一塊。一方面,中國已經突破了美國主導的傳統國際貨幣體制的限制,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佔有一席之地;另一方面,建立起了一個以亞投行爲龍頭的美國沒有否決權也沒有主導權的新型國際金融體系
 
 
自2008年7月美國次貸危機爆發, 到2008年9 月15 日有著158年歷史的美國第四大投行雷曼兄弟申請破産,引發的金融危機不僅令華爾街崩潰,重創美國經濟,而且對國際金融和國際經濟所產生的破壞和震撼,更堪稱史無前例。
 
彈指一揮間,十年過去,金融危機的陰影再次重現。2018 年2月2 日,美股道瓊斯指數大跌666點,引發全球金融市場動盪,數千億財富灰飛煙滅,華爾街股債雙殺的恐懼不斷蔓延。2 月5 日,美股暴跌出現高臺跳水行情,道瓊斯指數暴跌4.60%,盤中暴跌約1600 點,一度創下美股歷史上最大點位跌幅。美股的慘跌迅速傳染到全球金融市場,亞太股市和歐洲各大股市受美股拖累無一幸免,紛紛下跌。從目前的勢頭來看,似乎又一場發端於美國的新的金融危機山雨欲來。
 
然而,2008金融危機發生後,美國以及西方主要國家都有總結爆發金融危機的教訓,並且嚐試進行金融改革,加強金融監管,通過一系列量化寬鬆政策刺激經濟,産生了一定效果。與此同時,新興市場國家經濟實力大增,新興貨幣和新興金融崛起,全球金融市場格局今非昔比,已經出現了很大的變遷。世界金融體系以及國際金融市場的抗衝擊能力也已大大提高,今次以美股爲首的全球股市出現的新一波動盪,未必會像十年前那樣形成大的金融危機,給全球經濟帶來災難性後果。
 

全球進入金融監管新時代

 
2010年7月21日,以前任美國總統奧巴馬簽署《金融監管改革法案》為標誌,不僅意味歷時近兩年的美國金融監管改革立法完成,更大的意義在於以華爾街為中心的全球金融市場正式進入一個新的金融監管時代。
 
眾所週知,2008年美國爆發金融危機的根源在於金融監管缺位。面對日新月異的金融創新以及商業金融機構瘋狂追逐利潤,美國的金融監管制度嚴重滯後,監管思維老套,監管體制和手段一成不變,無法準確及時捕捉金融市場千變萬化的信息,以至於金融監管機構形同虛設,後知後覺,防火牆功能盡失,從而導致金融衍生產品泛濫,待到出現嚴重危機時才醒悟過來。
 
金融監管者主要職責就是維護金融市場秩序、防範金融風險,其主要監管手段就是研究金融市場變化,檢視金融市場主體遵章守法的情況,發現業界問題,制定和修改金融管理制度,適時出臺新的金融法規等等。美國新金融監管法案的最終出臺,不僅僅帶來了美國金融監管的重大變革,而且也為全球其他國家和地區的金融監管作出示範並給予重要啟示。事實上,在經濟全球化發展逐漸深化的背景下,各國金融市場的情況都大同小異,金融衍生產品和營銷手法層出不窮,金融風險有增無減。從2010 年開始,美國的金融監管變革陸續在全球其他國家和地區上演,各國和地區的金融監管者積極適應新變化,使金融監管制度和監管手段不斷更新完善,從而保證了金融市場沿著健康軌道發展。
 

美元地位動搖 人民幣崛起

 
自2017年至2018年2月,美元兌一籃子六種貨幣的ICE 美元指數跌幅近14%,美元指數跌跌不休,不斷創出三年多來的新低,美元的疲弱表現令國際投資者對美元望而生畏。
 
曾幾何時,美元獨霸世界,沒有挑戰者。1944 年二戰結束之際,美國通過布雷頓森林會議確立了美元在世界金融體系中的霸主地位。美國當時承諾,將按35 美元一盎司的官價向全世界兌換黃金。一時間,全世界對美元趨之若鶩。然而,當美國政府看到美元地位已經穏如泰山,並且在可預期的未來無其他貨幣可以匹敵的時候,1971 年卻宣佈黃金與美元比價實行自由浮動。儘管此後美國政府的印鈔機從未歇過,美元也從未停止貶值,但美國不斷通過經濟、軍事等手段打擊競爭對手,維護美元始終處於其他貨幣無法挑戰的霸權地位。
 
美國這種損人利己的做法看在全世界投資者的眼裡,記在各國政府的心上。也正因爲如此,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國際投資者都期盼能有一種新型的國際貨幣,打破美元的霸權和壟斷地位。
 
近兩年來,隨著金磚國家銀行的成立,人民幣被納入IMF 特別提款權一籃子貨幣體系,人民幣在國際金融體系和國際貿易體系的表現,特別是亞投行的成立與運作,使美元這一全球貨幣霸主的地位,似乎正在受到越來越多的挑戰。
 
進入2017 年,隨著石油人民幣的風聲鵲起,石油美元迎來了史無前例的大挑戰,有分析指,美元霸權時代已經出現了終結者。事實上,石油人民幣已經成爲現實。早前,俄羅斯、伊朗等國因反制以美國爲首的西方國家的制裁正在逐漸放棄美元結算,轉而用人民幣或本幣結算;一些海灣產油國也正不斷使用人民幣或者黃金結算替代美元;2017 年9 月7 日,南美産油大國委內瑞拉宣佈,委內瑞拉將在國際支付機制中使用以人民幣為首的一籃子貨幣,取代美元在委內瑞拉國際支付體系中的主導地位。爲了順應石油人民幣的國際需求,2017 年8 月,上海期貨交易所及其下屬的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完成了人民幣原油合約交易環境測試,並計劃不久後正式推出。這意味著俄羅斯、伊朗、委內瑞拉等幾個世界主要産油大國出口原油到中國後,可以獲得人民幣作為支付貨幣,這些人民幣又可以被以人民幣計價黃金合約換成黃金。這對人民幣、原油和黃金而言,是三方通贏的結果。無論原油出口國是選擇拿到黃金還是人民幣,關鍵的問題在於,美元被徹底繞過了。
 
隨著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不斷加快,人民幣在國際上的能見度和流通範圍不斷擴大,已經崛起爲國際貨幣體制當中一支不可忽視的重要金融力量。2016 年是人民幣國際化最具里程碑意義的一年,取得了兩大實質性突破:一是2016 年9月20 日,中國人民銀行發佈公告,授權中國銀行紐約分行擔任美國人民幣業務清算行。至此,包括中行、建行、交行、工商行在內的幾大中資控股銀行已在幾十個國家和地區擔任人民幣清算行,提供全球人民幣清算服務,實現五大洲清算網絡全覆蓋。二是2016 年10 月1 日,人民幣納入SDR(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正式生效。根據IMF 測算,特別提款權籃子中各貨幣的權重分別是:美元41.73%,歐元30.93%,人民幣10.92%,日元8.33%,英鎊8.09%。僅從權重角度看,人民幣與歐元特別與美元的差距較大,但人民幣能夠躋身SDR 貨幣籃子已經是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一個巨大突破,具有重大的標誌性意義。
 
2017年6月13日,歐洲央行發表聲明稱,歐洲央行已完成規模相當於5 億歐元的人民幣外匯儲備投資。這是歐洲央行有史以來的第一次,也是人民幣崛起的又一個重要信號。
 
 
 

亞投行橫空出世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是一個不以美國爲主導的政府間性質的亞洲區域多邊開發機構。2013 年10 月2 日,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雅加達同印尼總統蘇西洛舉行會談時表示,為促進本地區互聯互通建設和經濟一體化進程,中方倡議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願向包括東盟國家在內的本地區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支持。2014 年10 月24 日,包括中國、印度、新加坡等在內21個首批意向創始成員國的財長和授權代表在北京簽約,共同決定成立亞投行,重點支援基礎設施建設,總部設在北京。截至目前,亞投行成員國已增至84 個。
 
雖然亞投行的面世引來世界一片叫好之聲,但最不樂見亞投行的還是美國,因爲美國是當今世界金融體系的主導者,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國際金融組織都由美國直接或間接主宰,亞投行的出現無疑挑戰了美國主宰的國際金融秩序。因此,美國不僅公開批評亞投行將削弱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的作用,而且對中國主導的這一地區金融合作平臺未來的作用和走向抱有極大疑心,直接質疑其在環境標準、公平競爭及貸款規則方面的透明度與有效性。
 
儘管美國從中作梗,但亞投行的影響力卻與日俱增,這不僅因爲亞投行以造福發展中國家、爲不發達國家基礎設施提供支援爲宗旨,更重要的還在於中國金融的強大後盾,能夠爲所有的亞投行成員國帶來商機。
 
雖然當今世界的金融體系仍然由美國主導,但是傳統的國際金融體制已經不是鐵板一塊。一方面,中國已經突破了美國主導的傳統國際貨幣體制的限制,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佔有一席之地;另一方面,建立起了一個以亞投行爲龍頭的美國沒有否決權也沒有主導權的新型國際金融體系。可以預計,亞投行對傳統國際貨幣體制的衝擊衹是一個開始,後續影響會更加深遠。
 
(來源:轉自《東方財經》雜誌2018年5月刊)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18全國兩會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走進新時代的蘄春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0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