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透視 > 正文
搶房大戰之後 中國人將會搶什麼
What will Chinese people snap up after the property?
劉曉博 [第3390期 2017-04-11發表]
不斷走高的房價,讓中國人變得“哲學”起來。朋友圈裏,打頭碰臉的,經常看到探討“階層固化”、“階級競爭”、“中產困惑”的文章。 
 
今天也來湊個熱鬧,讓我們站在稍高的層面,推演一下“搶房”的本質是什麼,下一步中國人將會搶什麼。
 

搶房的本質

 
“搶房”、“搶學位”、“搶好工作”、“搶升遷”,這一系列的“搶”的背後,是人類最原始的本能:在競爭中獲得生存的機會,並儘量幸福。
 
幸福有兩種,一種是“求諸人的幸福”,也就是不斷驗證自己過得比別人好,比如房子比別人大、汽車比別人貴、老婆比別人的年輕漂亮。這可以稱作世俗的幸福,或者是“征服式的幸福”。這種幸福的性質決定了,能獲得的永遠是少數。或者說,如果不稀缺,就不是幸福。
 
另一種幸福是“求諸己的幸福”,也是佛教式的幸福,是通過調節自己的心性、放棄欲望和競爭來獲得幸福,也可以看做是“宗教式的幸福”。
 
人類進步的主動力,顯然是追求第一種幸福的力量。“宗教式的幸福”也很重要,它能給人類帶來反思,或者精神庇護的機會。
 
人之所以從動物變成了人,並形成了複雜的社會,產生了璀璨的文化,除了有“求諸人的幸福”為原始動力之外,還是因為有了“剩餘產品”。
 
不要忽視“剩餘產品”這個“馬列式”的概念,它的確非常深刻。原始社會的數十萬年,人類是很少有剩餘產品的,吃了上頓沒下頓,因此不存在儲存財富、交換財富的可能。當剩餘產品出現,並成為常態之後,人類開始進入文明時代,或者是階級時代。
 
為了儲存財富,人類先是發明了糧倉、糧窖、文字、數字,然後發明了貨幣。早期的貨幣非常幼稚,內地人很少看到貝殼,以為這東西很稀缺,就當成貨幣。但一場海邊的大販運,就足以摧毀、劫掠走一個部族多年的積蓄。
 
於是,圍繞着剩餘產品的儲存、分配、使用,產生了階級、城市、貨幣、算術、文字,人類開始出現分工,文明開始起源。
 

統治和反抗都與財富有關

 
所有的統治和反抗,都與財富有關。
 
人類先有了剩餘產品,然後開始研究如何保存、交換這些剩餘產品。第三步是:如何讓剩餘產品升值,成為收割、奴役他人、給自己換來幸福感和閒暇時間的工具。
 
當人類演進到這一步的時候,就出現了政策、法律、稅收、國家,而這些政策、法律和稅收制度,可以保證統治者永遠站在最有利地位,獲得“收割他人”的權力。比如一部分人更容易獲得低息貸款,比如某些可以獲取暴利的行業只讓少數人進入等等。
 
對“財富壓迫”的反抗,有暴力與和平兩種方式。一個國家內部,常常有農民、奴隸起義;國家之間,則會有爭奪財富控制權的戰爭。人類歷史上兩次世界大戰,都跟財富的分配有關。中國歷史上的所有改朝換代,也跟財富分配有關。
 
和平的“反抗財富壓迫”主要有以下幾種方式:第一,辛苦地工作,為社會提供更好的服務,從而獲得財富;第二,沿着官方提供的階層上升通道,比如科舉考試,實現階層晉升;第三,通過創業或者科研,實現商業模式和產品的迭代,讓自己完成階層晉升;第四,通過投機活動獲得財富。
 
所謂“矽谷”、高科技、風險投資和上市,就是當今最主流的反抗財富壓迫、實現財富重新分配和階層流動的方式。微軟、谷歌、Facebook、亞馬遜、阿里巴巴、騰訊,都是非常精采的案例。
 
和平的反抗財富壓迫的方式,最終能帶來人類進步和社會繁榮。而暴力的方式(國與國之間的戰爭,國家內部的“起義”),則帶來毀滅和“鬼打牆”式的社會停滯。
 

 新中國財富簡史

 
1949年至今,接近70年。在這70年裏,中國人先後追逐了哪些“足以改變命運的財富載體”呢?
 
在很多年份裏,比如1960年到1962年,食物是最重要的;在其他的計劃經濟時段裏,脂肪一度非常稀缺,一個家庭一年只能吃到幾次肉。當然,那個時代“城市戶口”、“幹部身份”是中國人最嚮往、最眼紅的稀缺商品。
 
再後來,冰箱、電視機、電話、外匯券等,都成為過稀缺的商品。那時候,土地是國家的、集體的,房子也是,大家可以擁有的私有財產只剩下了食物、衣服、家具、家電等。所以,當改革開放初期“闖物價關”的時候,中國的CPI敏感異常,隨時一觸即發。老百姓甚至連醋、醬油都搶購回家,用洗澡盆裝着。
 
有了商品房之後,中國終於有了一個巨大的資金池。1997年以後,貨幣再怎麼超發,都比較難引起CPI的飆升。大量的資金,開始追逐不動產。
 
過去30年,中國人搶購過股票和房子,但由於這個社會缺乏金融信用,所以炒股票(虛擬資產)的大多血淚斑斑;而搶房子(實物資產)的,獲得了“城鎮化+貨幣超發”帶來的雙重紅利,成為最大的贏家。
 

誰來終結房子

 
房子會永生嗎?它會永遠不敗,成為中國人財富的終極寄託物嗎?
 

當然不會。事實上,經過20來年“大幹快上”之後,中國大大小小兩千多個城市(算上縣城),目前房產仍然有投資價值的肯定不超過10%。2016年末,中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為57.35%,每年新增城鎮化率速度是1.25個百分點。如果把70%的城鎮化率作為上限,中國樓市的“白銀時代”大約還有10年。
 
這10年裏,國家啟動了“中心城市建設”,也就是計劃建設10到15個“國家中心城市”。這些入選的城市,跟大約十五六個未入選的省會城市,將形成15個大城市圈、15個小城市圈。這30個城市圈,將形成巨大的抽水機,把人口和錢裝入其中。不能“入圈”的城市,樓市、財富將被“收割”。
 
10年之後,瘋狂的、史無前例的中國城鎮化將進入尾聲。到那時,樓市將進入“黑鐵時代”。
 
▲杭州樓市調控升級:認房又認貸 單身限購1套。圖為3月29日拍攝的杭州濱江區的樓房。    
(新華社圖片)  

如果說,未來10年是“高鐵+地鐵”攪局中國樓市,建立15個大城市圈和15個小城市圈的時代,那麼房地產的“黑鐵時代”(2027年以後),科技的進一步變革可能會帶來房地產價值新的重估。
 
想想看,如果“無人駕駛+智能交通”普及,交通擁堵將大大減輕;如果個人飛行器成熟、普及,大家遠距離上班就更不是問題;如果VR(虛擬現實)技術成熟、普及,遠程辦公、上學、醫療都成為可能。到那時,學位房還重要嗎?地鐵房還重要嗎?城市還有明顯的中心嗎?
 
不要以為你在北上深有兩三套學位房就可以高枕無憂,就可以永遠收割年輕人、遲來者。他們正在通過創業、研發等方式,掀翻現有的財富格局,這就是和平時代的財富戰爭!
 
所以,至少有三種方式可以終結房子的財富神話:城鎮化達到頂點(大城市沒有那麼多增量人口了);中國經濟發展模式完美轉型(不需要貨幣超發了);科技進步(新一代交通+VR,將摧毀城市中心的價值)。
 

中國人下一步搶什麼

 
當下,絕大多數中產階層最大的焦慮就是:我怎麼才能守住自己的財富,不被別人收割,而成為能收割別人的人。
 
而環伺周圍,正對你虎視眈眈的有:醞釀中的房地產稅、遺產稅,國家通過貨幣超發徵收的“鑄幣稅”,以及陰晴不定的貨幣政策,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問題,子女的教育問題,中年危機問題。
 
這是中國歷史上空前的一代中產階層:他們表面上擁有巨大的財富,即便全球排行,也足以進入人類最有錢的那5%甚至1%。但他們過着屌絲的生活,晚上做着財富縮水和失業的噩夢。
 
有人說,房子只是階層戰爭的初級階段,接下來是教育和壽命之爭。中國人會把搶房子式的驚天巨浪,帶到教育資源和醫療資源的爭奪上嗎?我覺得沒有那麼誇張,看看美國和歐洲就知道了。在歐美,沒有出現教育資源和醫療資源的泡沫問題。
 
如果我們能實現增長模式的轉型,成功進入市場經濟,那麼就不用太擔心“搶”的問題;如果我們不能成功轉型,那麼必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中國人面對的仍然是低層次的問題:生存、安全、通脹。教育和壽命,那時候是奢侈品,輪不上你搶。
 
也就是說,要麼沒有了搶的問題。如果還要搶,仍然是搶糧食、搶水、搶免於饑餓、搶房子、搶移民機會,搶一切抗通脹的東西,比如美元、黃金。
 
如果不那麼悲觀,也不那麼樂觀,中性的預測是:未來10年,普通中國人仍然會搶中心城市(及其城市圈)的優質住宅,並階段性地搶美元和黃金。
 
(劉曉博,1990年畢業於南開大學,高級編輯,財經評論員,“天天說錢”財經新媒體創始人。)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2017寶安產業發展博覽會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3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