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透視 > 正文
港深謀劃共建大宗商品現貨交易平台
Hong Kong & Shenzhen jointly plan to establish a spot trading platform for bulk commodities
劉曉博 [第3393期 2017-05-22發表]
2017年,是個充滿了變動的年份。中國金融中心的格局、中國頂級城市競爭的格局,都將在今年發生微妙的變化。

4月1日,雄安新區橫空出世。這個新區會是金融中心嗎?新三板會不會遷到雄安新區?如果新三板逐步實施了“大宗交易+集合競價”的交易方式,它會不會變身“北京證券交易所”,或者是“雄安證券交易所”?

當這個懸念還沒有破解的時候,5月11日,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帶着一幫亞洲金融巨頭們,在深圳前海“遊蕩”。他們參觀的是“前海聯合交易中心”,而這個中心隱藏着香港、深圳和倫敦三個金融中心的萬丈雄心。

換句話說,香港和深圳正在“密謀”一件大事:拉着倫敦,在前海建立一個面向中國內地乃至全亞洲的,以有色金屬為核心的大宗商品現貨交易中心。

很多人可能還不知道,香港手裏有一張非常厲害的牌:倫敦金屬交易所(LME)。

提起倫敦金屬交易所,在金融圈無人不知。它是全球最大的金屬交易所,成立於1876年,交易品種有銅、鋁、鉛、鋅、鎳和鋁合金,交易所的價格和庫存對世界範圍的有色金屬生產和銷售有着重要的影響。

可以說,倫敦之所以能在金融中心地位上跟紐約比肩,甚至略有超過,LME具有重要作用。


▲前海蛇口自貿新城。(集團資料圖片)


2012年6月,倫敦金屬交易所被香港交易所收購,價格是13.9億英鎊(折合約166.73億港元)。2012年12月,這宗交易最終被監管部門批准。

把LME拿到手之後,香港交易所雄心勃勃:希望成為全球金融的“超級交易連接器”,不僅把亞洲跟歐洲打通,還把中國跟世界打通。深港通、滬港通是股票交易的聯通,而建立依託LME的“前海聯合交易中心”(QME),則可以把中國的實體經濟跟國際現貨市場打通。用李小加的話說,可以加快中國大宗商品市場國際化的進程,真正實現國際大宗商品定價權的東移。

港交所之所以看中前海,是因為“作為國家經濟發展主要引擎之一的華南地區,尚無一家全國性的商品交易市場”。此外,國家對前海的定位就是“依託香港、服務內地、面向世界”的金融實驗區。

為了不跟上海、大連、鄭州的大宗商品交易所形成正面競爭,港交所提出的思路是:LME本身就偏重現貨交易,所以前海的交易平台也是偏重現貨的。按照李小加的表述,前海聯合交易中心定位是:立足現貨,服務實體,與內地期貨交易所形成互補。

李小加還描述了未來“前海聯合交易中心”(QME)的模樣:

首先,我們要打造可靠的倉儲和便利的物流,建立LME式的交割倉庫網絡和行業信用;

第二,將圍繞企業需求,為大宗商品使用者、貿易商、物流商和金融中介等各方提供安全、高效的大宗商品現貨交易、融資、倉儲物流及供應鏈管理等一系列綜合服務;

第三,將創新服務模式,最大限度降低企業的資金成本和交易成本,尤其要降低中小產業企業套期保值的成本,為他們提供更加個性化的服務。

對於香港和深圳的這個構想,國家也非常支持。2016年10月12日,李克強總理曾親臨香港交易所前海聯合交易中心展廳,聽取了港交所總裁李小加的匯報。

隨後,港交所在前海招兵買馬,已經把員工人數從六七十人,增加到了將近兩百人。根據港交所今年3月披露的季報,港交所已經把深圳前海聯合交易中心9.99%股權轉讓給了深圳市前海金融控股,代價2,500萬元人民幣。這樣,深圳已經開始深度參與港交所的這個交易平台了。

我們有理由相信,“深圳前海聯合交易中心”作為內地金融市場改革開放的重要項目、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核心項目,一定會在適當的時候啟動。

如果項目按照規劃落實,則深圳將在中國乃至亞洲的大宗商品現貨交易中,佔據重要的位置。“深港”作為中國金融中心的重要一極,地位將更加穩固。

(劉曉博,1990年畢業於南開大學,高級編輯,財經評論員,“天天說錢”財經新媒體創始人)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