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透視 > 正文
金融工作會議 為未來金融業發展確立方向
Financial Work Conference sets the future development direction of financial industry
易憲容 [第3400期 2017-08-28發表]
 
▲7月14日至15日,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出席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新華社圖片)
 
五年一次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於7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召開。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出席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儘管習近平講話的內容基本上沒有超出市場預期,但是他對金融業的重要性的強調是前所未有的。他認為,金融是國家重要的核心競爭力,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經濟社會發展中重要的基礎性制度。因此,緊緊圍繞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是今年金融工作的主要任務。習近平還強調,金融是實體經濟的血脈,為實體經濟服務是金融的天職,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範金融風險的根本舉措。而這些思想正是現代金融的核心與實質所在。

所以政府要做好金融工作的第一原則,就是讓金融回歸到本源,服務於經濟社會發展。金融要把為實體經濟服務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全面提升服務效率和水準,把更多金融資源配置到經濟社會發展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更好滿足人民群眾和實體經濟多樣化的金融需求。可以說,這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中金融組織的設置或創立,金融改革的深化,金融風險的防控,金融業的改革與開放等,其核心就是圍繞着如何讓金融回到它的本源,回到金融為實體經濟的服務出發點和落腳點上,回到金融業的本源上來。所以,這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的最為主要的精神就是讓金融回歸本源,就是要求通過新的金融組織結構完善及創立、市場制度及法律的完善和建立、金融監管的強化,來保證通過市場化的方式讓金融資源有效地服務於實體經濟,以此來提升整個中國金融業的競爭力及國家的核心競爭力。這也是對中國金融業重新定位,讓中國金融業重新納入到新的軌迹。就此來說,這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對於未來中國金融業的發展與繁榮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保障信用良好


一般來說 ,金融交易的實質就是信用創造,金融就是對信用的風險定價。而信用創造既是現代經濟發展與繁榮的三大動力之一(三大動力分別為工業革命、技術創新及金融創新),同樣信用創造也可能是金融風險或危機的根源。因為,金融交易的信用創造往往需要用合約方式來連接,而合約作為一種信用,它是一種承諾。當信用作為企業、個人、機構及政府的一種承諾時,它是一種精神狀態或非實質性產品。也就是說,儘管信用是一種非實質性產品,但它能夠通過市場的不同方式轉變為交換價值和增加財富的工具。這時信用能夠為實體經濟發展創造各種條件(比如讓企業解決融資的約束、整合社會資源等),並能讓非實質性產品轉化為實質性產品,及為經濟發展與繁榮提供巨大的動力。

比如,信用創造可以化解企業及個人在生產和消費過程中的融資約束問題,讓企業、個人及政府的資源跨時空的有效配置;信用創造也能夠把過去、現在及未來資源整合起來為當前經濟服務,從而實現整個社會經濟效率全面提升。在這樣的情況下,好的信用創造能夠促進社會經濟發展與繁榮。比如,現代住房按揭貸款的金融創新成了現代房地產市場得以快速發展與繁榮最為重要的主要工具。同樣,由於信用創造是一種由非實質性產品轉化為實質性產品的工具,如果信用創造是過度的擴張,或金融交易不能服務於實體經濟,而僅是在金融體系內迴圈,那麼這種金融交易或是其價格遠遠偏離實質產品的價值,或是其運作機制會出現嚴重扭曲、甚至於中斷,金融資源嚴重錯配等,而金融風險及金融危機就可能在這過程中孕育及產生。所以,在今年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要求把金融服務回歸到實體經濟作為金融工作的第一原則,這是金融市場的內在邏輯和基本法則,也是發展金融業及提升國家的核心競爭力關鍵所在。

在計劃經濟體制下,一切經濟活動都是通過計劃方式在分配,根本就不存在信用創造或信用過度擴張問題。在這種情況下,金融既不能夠推動經濟發展也不會引發危機。在中國改革開放之後,整個經濟體制開始逐漸地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在這種轉型的初期,信用擴張的程度也是有限的,同樣不存在信用的過度擴張。在這樣的條件下,金融市場落後成了經濟發展的瓶頸,這時同樣不會有信用擴張過度及引發金融危機。

不過,在中國房地產市場商品化、貨幣化全面之後,中國金融市場的信用創造或信用過度擴張進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時代。比如,2000年到2016年GDP及M2增長分別7.5倍及12倍,即貨幣的增長遠高大於實質性產值的增長。還有,2000年到2016年中國住房銷售總金額及銷售總面積分別增長29.89倍和8.49倍。也就是說,房價上漲遠高於住房銷售面積地增長,房地產市場的繁榮主要是通過信用的過度擴張來推動價格上漲來帶動。但是,住房作為一種兩栖產品,既可是消費性實質性產品,也可是用於投資賺錢的工具。如果住房市場僅是投機炒作為主導賺錢的投資市場,那麼這時的住房市場已經不是實體經濟了。這時的金融服務於房地產市場也不是金融服務於實體經濟了。所以,中央政府早就明確指出,“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作的”。這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要求金融回歸到實體經濟,也就是要讓房地產市場回歸到居民居住消費的市場而不是投機炒作的住房市場。所以,金融回歸本源或金融要服務於實體經濟,該精神對當前的房地產市場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前幾年,也正因為金融不能夠回歸到它的本源,不能夠服務於實體經濟,導致了中國金融市場的亂象叢生,比如大量的資金在金融體系內迴圈,以錢生錢,從而讓金融槓桿不斷提高,信用過度擴張不斷放大,融資成本全面上升及弱勢企業融資困難,影子銀行氾濫,資管通道不斷擴張等,致使中國金融風險全面上升。所以,要防控中國金融風險,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就得讓金融服務回歸到服務實體經濟的本源上來。

可以說,要求金融服務於實體經濟,回歸到本源,並作為中國金融工作的第一原則,就要對中國的金融市場重新定位,並以此來確定未來中國金融市場的發展方向,並以此來提升中國金融市場資源配置的效率及國家的核心競爭力。這是中國金融業發展與繁榮的實質與核心。不過,這裏最為關鍵的問題就在於如何來界定什麼實體經濟,特別是現代經濟生活越來越金融化、貨幣化及期貨化的今天,如何用法律制度及市場規則清楚地界定什麼是實體經濟,則是如何實現金融服務於實體經濟關鍵所在。

 
 

防控金融風險


這次金融工作會議的第二大任務就是如何防控金融風險。習近平指出,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永恆主題。因為,從金融本性來看,它具有嚴重的記憶體不穩定性。正如上面所指出的那樣,信用創造既是經濟增長及經濟繁榮的源泉,但過度的信用擴張又可能成為金融風險或金融危機的根源。這就要求設立什麼樣的制度確立什麼樣的市場原則來引導金融為實體經濟服務及防控金融市場的風險。強化監管就是要不斷地通過好的制度安排,讓信用創造真正來服務於實體經濟,而不是成少數人謀利賺錢的工具。這裏既有法律制度安排,以便對當事人形成有效的激勵約束機制,也有政府監管職能部門的宏觀審慎管理和監管組織的重構,及金融風險源頭的預測和治理等方面的要求。

更為重要的是,要防控中國金融市場的風險,守住中國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不僅在於如何引導金融為實體經濟服務,這是防控金融風險的本源,而且還得有預防、識別、防控金融風險的能力。因為,既然金融是對信用的風險定價,而信用又因時間、環境、社會條件及文化等有很大關連。因為,信用過度擴張所導致的金融風險會很大的不同。如果僅是照搬發達國家現有的風險控制及識別模型,如果僅利用現有的理論,是無法知道中國的金融風險是什麼?又在哪裏?特別面臨着日新月異新經濟及新業態,面對着瞬息萬變的國際市場,要把握到中國金融風險的實質及核心更是不容易的事情。所以,要守住中國不發生系統風險的底線,就得逐漸降低中國金融市場槓桿率或去槓桿的基礎上,根據中國的國情遏制資產泡沫,特別是要擠出當前中國房地產市場的巨大泡沫,讓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價格回歸理性,回歸到居住功能。這是守住當前中國不發生系統性風險底線的核心與實質所在。

 

深化金融改革


這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提出的第三大任務就是深化金融改革。可以說,中國金融業是計劃經濟的最後一個堡壘,計劃經濟觀念在中國金融市場無所不在。而這些需求不斷地深化金融改革來完善。比如在這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就指出,中國金融業要強調市場導向,發揮市場在金融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這是十八屆三中全會所強調的一個基本原則。這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再一次把這種精神具體落實,這對未來中國金融市場發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因為,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政府權力對金融市場的影響與干預仍然是無屆弗遠,中國金融業的市場化程度還有待改進。而逐漸地減弱政府對市場參與與干預,完善市場價格機制,這是中國金融市場逐漸成熟起來的關鍵所在。這些都需要靠金融市場深化改革來實現。

還有,這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要求優化結構,完善金融市場、金融機構、金融產品體系。要堅持品質優先,引導金融業發展同經濟社會發展相協調,促進融資便利化、降低實體經濟成本、提高資源配置效率、保障風險可控。而這個要求的核心就是在現有的市場基礎上如何提高整個金融市場的資源配置效率。而金融資源配置效率的提高根本就在於如何服務實體經濟,增加融資的便利性及普及性,降低融資成本,以此來滿足整個社會及廣大民眾對金融的需求。特別是現代科學技術快速發展,更是為金融更好地為實體經濟服務創造了條件。比如金融科技的發展就是如此。不過,優化金融市場結構,鼓勵金融創新,並非是早幾年那種為“創新”而創新。或如早幾年那樣的金融創新,中國的P2P市場的發展,量化金融衍生工具的盛行、資管通道的氾濫、影子銀行的大行其道等樣的金融創新,因為這些所謂的金融創新多在增加金融交易的複雜性和不透明度,以便達到短期牟取暴利的目的。這些所謂的金融創新不僅不能服務實體經濟,反之在增加中國金融市場風險。所以,要發展中國的金融市場,優化現有的金融市場結構,鼓勵金融創新是一條必由之路。但是中國金融市場創新,一是要建立在中國現實的市場條件上,以中國信用條件為基礎;二是金融創新必須根植於實體經濟、服務於實體經濟;三是不是盲目地把國外金融市場的產品及工具拿來就用,而看是否有利於服務中國的實體經濟展。只有在此原則基礎上,才能走出一條中國金融市場發展之路。而要做到這點,就需要通過一系列的金融改革深化來現實。

總之,這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的主要精神,就是對中國金融市場重新定位,從而使中國金融回歸本源,服務於實體經濟,並通過嚴格的金融監管及金融改革的深化,讓中國金融服務回歸到實體經濟上來,這既能夠守住中國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也是發展和繁榮中國金融業,提高國家競爭力的必由之路。從這種意義上來說,這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為未來中國金融的發展與繁榮指出了明確的方向與路徑。

 
 

易憲容

  1958年10月生於江西上高。曾在華東師範大學、中國社科院學習,分別獲得學士、碩士、博士學位。曾在中國人民大學做博士後。為國際新制度經濟學學會會員。曾在湖南師範大學、香港大學、中國社科院金融所工作。2016年起為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專長為制度經濟學、現代金融理論和中國金融、房地產理論等,並為國內多所名牌大學EMBA課程的教授。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