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透視 > 正文
人民幣能夠強勢多久?
How long will CNY stand strong against USD?
本刊記者 張亢 [第3401期 2017-09-11發表]

自今年年初以來,人民幣的穩健走勢大大超乎了市場預期,而近期人民幣兌美元更是持續保持升勢。截至9月4日,在岸人民幣最高見6.5563,即期收報6.52,創逾15個月新高,較上一交易日大漲479個點。
 
▲市場開始對特朗普的經濟增長政策感到失望,導致美元偏弱,加上中國經濟成長穩健,也支撐人民幣。(新華社圖片)
 

美國因素不可忽略


人民幣自今年年初開始的強勢反彈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其中美國因素不可忽視。2016年11月特朗普競選總統獲勝之後,美元指數一路飆升,到今年年初最高達到104。美元指數的上漲,成為去年人民幣貶值的最大推手。

2016年下半年美元強勢原因的一大關鍵詞就是特朗普。當時市場對特朗普上任之後的大規模經濟復興計劃抱有普遍樂觀的觀點,認為特朗普這將不可避免地帶來美國通脹指數上升,進而推動美元走強。

但是進入今年年初,特朗普實際執政之後,特朗普新政的刺激措施如減稅和監管等遲遲無法落實、棘手的債務上限問題、特朗普捉摸不定的政治風格,皆令市場發現之前樂觀的邏輯並不成立,加之特朗普自身也多次強調反對強勢美元,認為強勢美元不符合美國利益,因此,在今年年初美元指數達到104的高點之後就逐漸走低。而近期東北亞地緣政治風險再起,市場避險情緒高漲,黃金上漲,美元指數則一度跌破92,最低至91.57,創30個月新低。美元的走勢開始由強轉弱,人民幣貶值的最大壓力隨之消除。

 


經濟形勢向好   支撐人民幣穩健利器


而決定了人民幣強勢的另一大因素是中國經濟整體走勢穩中向好。從中國最近公佈的經濟數據來看,經濟增長比原先預計的相對要樂觀。

據國家統計局公佈數據顯示,中國2017年二季度GDP同比增長6.9%,6月工業增加值同比上升7.6%,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11%,均超預期。同期,CPI上升1.4%、PPI增長6.6%,通貨膨脹風險依然較低。固定資產投資累計同比持平於8.6%。此前公佈的出口同比增長8.7%。綜合看,需求端出口和消費支撐經濟,生產端工業生產強勢企穩,經濟韌性超乎預期。

同時,經濟走勢的整體向好也使得外界紛紛調高了對中國經濟增速的預期。評級機構穆迪近日將中國2017年的經濟增速預測從6.6%上調至了6.8%,2018年的預測則從6.3%上調至6.4%。穆迪表示,中國一季度和二季度經濟已經“穩健”擴張。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今年則已三次上調中國經濟增長預期,最近一次將今明兩年增速預期分別上調到了6.7%和6.4%。

除此之外,央行、商務部等有關部門加強外匯管制行之有效。加強對資本外流的管制,尤其是對企業的對外投資嚴加管控,加強了對外投資的真實性審查。管控的目的,主要是為了防止系統性的風險。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中國境內投資者對全球145個國家和地區的非金融類直接投資同比下降45.8%,其中房地產業對外投資同比下降82.1%,文化、體育和娛樂業對外投資同比下降82.5%。大量虛假境外投資被遏制,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資金外流,穩定了人民幣貶值預期。

此外,央行在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中引入了“逆週期”因子,對平抑單邊貶值預期能夠起到更有效的作用,實現外匯供求平衡。今年5月份以來,外匯管理中心要求在人民幣匯率中間價模式中加入逆週期因子,原有的人民幣中間價模型是“收盤價+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現在變為“收盤匯率+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逆週期因子”,逆週期因子的引入,使得監管部門對於匯率中間價具有更大的主動權,而不是完全聽任市場決定。

 

人民幣是中長期升值貨幣


在穩健的經濟形勢支撐下,行業內普遍看好人民幣未來走勢。

渣打中國財富管理部投資策略總監王昕傑等業內人士表示,從中期來看,人民幣並不會進入單邊上漲的行情,人民幣對美元未來將會呈現雙向浮動的特徵,且彈性會有所提高。

花旗經濟學家劉利剛、余向榮認為,今年下半年,基建和製造業投資有望保持穩健,同時預期消費仍將保持強勢。而政策環境有望更加平穩。在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之後,所有監管機構都表態要在新成立的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下加強監管協調。這有利於避免無序去槓桿帶來金融不穩定以及風險溢價抬升的情況。這些都將有利於人民幣。

鄧普頓新興市場團隊行政主席麥樸思表示,相信人民幣匯率不會有太大波動,未來亦有上調空間,但升幅不會太快。

星展銀行投資總監辦公室研究團隊預計,人民幣對美元在外圍因素及經濟數據推動下,有望進一步上漲,但要謹慎面對縮減資產負債表和美聯儲加息所帶來的影響,尤其要關注歐美市場的影響。

有觀點認為,一些外部影響或對人民幣市場形成干擾。譬如中美關於鋼鐵貿易的分歧使得雙邊經貿對話陷入停滯,給雙邊貿易形勢蒙上了陰影。此外,朝鮮半島形勢緊張,為中美關係帶來了不確定性。

基於匯率的穩定也得利於對資本外流的管制,而管制的延續也跟資本流動的平衡有關。花旗銀行經濟學家曾表示:如資本淨流入轉正,外匯儲備持續上升,人民幣升值壓力加大,資本流出的管制也會逐漸放鬆。這樣一來,人民幣在明年也會增加波動,短期震蕩貶值不可避免。

分析人士同樣認為,未來中國經濟改革的政治意願加強,改革路徑變得更加清晰,再加上中國資本市場更加開放,人民幣中長期依然是個升值貨幣。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