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財經透視 > 正文
收入持續增長為消費提供有力支撐
Growing revenue provides strong support for consumption
梁達 [第3409期 2017-12-29發表]
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要堅持在經濟增長的同時實現居民收入同步增長、在勞動生產率提高的同時實現勞動報酬同步提高。拓寬居民勞動收入和財產性收入渠道。履行好政府再分配調節職能,加快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縮小收入分配差距。
 
收入是消費的函數。收入水平直接關係居民生活水平的高低和消費質量的好壞。只有收入水平不斷提高,居民才有充足的能力進行消費,才能拓寬消費領域,優化消費結構。因此,消費是促進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消費能力作為消費質量的具體體現,對經濟發展起着關鍵性作用。
 

▲堅持在經濟增長的同時實現居民收入同步增長、在勞動生產率提高的同時實現勞動報酬同步提高。圖為在山東省沂源縣魯村鎮一家塑編企業,兩名返鄉農民工在車間內工作。(新華社圖片) 
 
近年來,居民收入的增加、結構的優化,對消費的支撐作用明顯增強,為經濟平穩發展提供了良好的條件,更為重要的是,居民穩步增長使得經濟發展及經濟結構優化更有可持續性。收入穩步增長打開了消費的空間,收入分配結構的進一步優化,促使區域和城鄉結構差異進一步縮小。隨着中低收入階層邁入小康社會,生活必需品消費比重下降,中高端消費和服務支出增多,消費需求從基本需求型為主轉向發展型和享受型為主。
 
今後一個時期,隨着國家更加重視居民收入的提高和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居民收入仍有增長潛力,消費支出結構將更趨合理,將出現明顯梯度追趕型特徵。從趨勢上判斷,未來居民收支結構仍具有較大的優化升級空間。
 
下一步,政府和有關部門要加快構建擴大內需長效機制,加速推進收入分配改革,大力增收減負,把握公平主線,努力縮小收入差距,並進一步拓寬投資渠道,提高居民財產性收入比重。
 

居民收入水平穩步提升 收入結構趨於優化

 
1.居民收入穩定增長,增速快於GDP
 
據國家統計局統計,2016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821元,比2012年增加7,311元,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33.3%,年均實際增長7.4%,快於同期GDP年均增速0.2個百分點,更快於同期人均GDP年均增速0.8個百分點。2017年上半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實際增長7.3%,超過國內生產總值增速0.4個百分點,超過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增速0.9個百分點。
 
2.轉移淨收入和財產淨收入佔比提高
 
2012年以來,各級政府多措並舉,從增加居民財產性收入、轉移性收入着手,全力為居民增收注入新動力。2016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人均轉移淨收入4,259元,比2012年增長56.2%,年均增長11.8%,佔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由2012年的16.5%提高到2016年的17.9%,提高1.4個百分點。人均財產淨收入1,889元,比2012年增長53.5%,年均增長11.3%,佔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由2012年的7.5%提高到2016年的7.9%,提高0.4個百分點。人均工資性收入13,455元,比2012年增長43.5%,年均增長9.4%。人均經營淨收入4,218元,比2012年增長33.0%,年均增長7.4%。
 
3.農村居民收入增長繼續快於城鎮居民
 
據國家統計局統計,2016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3,616元,比上年名義增長7.8%,實際增長5.6%;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363元,名義增長8.2%,實際增長6.2%。農村居民人均收入名義增速和實際增速分別高於城鎮居民0.4和0.6個百分點。城鄉居民收入比由上年同期的2.73下降為2.72,城鄉居民的收入差距繼續縮小。
 

收入持續增長有力增強消費能力

 
近年來,居民收入穩步增長為實現翻番目標打下一個良好基礎。2010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2,520元,2016年為23,821元,2011~2016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義增長11,301元,扣除物價水平,累計實際增長62.6%,為到2020年實現居民收入比2010年翻番的目標又打下一個好基礎。據此測算,在未來四年內,只要居民收入年均實際增速在5.33%以上,到2020年居民收入比2010年翻番的目標就可實現。收入的持續增長有力地推動了消費增長和生活質量的提高。
 
1.消費水平持續提高
 
據國家統計局統計,2016年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17,111元,比2012年增長33.1%,年均增長7.4%。分城鄉看,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23,079元,比2012年增長26.2%,年均增長6.0%;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支出10,130元,比2012年增長43.4%,年均增長9.4%。
 
恩格爾系數持續下降。2016年全國居民人均食品煙酒支出5,151元,比2012年增長21.2%,年均增長4.9%。食品煙酒支出佔消費支出的比重(恩格爾系數)從2012年的33.0%下降至2016年的30.1%,下降2.9個百分點。分城鄉看,城鎮居民人均食品煙酒支出6,762元,比2012年增長17.6%,年均增長4.1%;城鎮居民恩格爾系數從2012年的31.4%下降至2016年的29.3%,下降2.1個百分點。農村居民人均食品煙酒支出3,266元,比2012年增長23.3%,年均增長5.4%;農村居民恩格爾系數從2012年的37.5%下降至2016年的32.2%,下降5.3個百分點。居民恩格爾系數的下降,標誌着居民生活水平的進一步提高。
 
2.服務消費保持快速增長
 
據國家統計局統計,2016年全國居民人均交通通信支出2,338元,比2012年增長55.7%,年均增長11.7%,快於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年均增速4.3個百分點,佔人均消費支出的比重為13.7%,比2012年上升了2.0個百分點。2016年全國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娛樂支出1,915元,比2012年增長41.7%,年均增長9.1%,快於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年均增速1.7個百分點,佔人均消費支出的比重為11.2%,比2012年上升了0.7個百分點。2016年全國居民人均醫療保健支出1,307元,比2012年增長60.6%,年均增長12.6%,快於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年均增速5.2個百分點,佔人均消費支出的比重為7.6%,比2012年上升了1.3個百分點。
 
3.消費質量不斷優化
 
消費更趨營養型高品質。2016年城鎮居民的人均食用植物油消費10.6公斤,比2012年增加1.4公斤,增長15.8%;人均牛羊肉消費4.3公斤,比2012年增加0.6公斤,增長15.3%;人均鮮奶消費16.5公斤,比2012年增加2.6公斤,增長18.6%。與2012年相比,農村居民食品消費質量全面改善,肉、蛋、奶、水產品等較高質量的食品消費數量顯著增加。2016年農村居民人均豬肉消費18.7公斤,比2012年增加4.3公斤,增長29.8%;人均蛋及製品消費8.5公斤,增加2.6公斤,增長44.6%;人均奶及製品消費6.6公斤,增加1.3公斤,增長25.4%;人均水產品消費7.5公斤,增加2.1公斤,增長39.7%。
 
4.消費不斷升級換代
 
城鄉居民主要耐用消費品擁有量不斷增多,農村居民升級換代趨勢更為明顯。2016年農村居民平均每百戶汽車擁有量為17輛,比2012年增加11輛,增長164.1%,在農村居民耐用消費品擁有量中增長速度最快;2016年農村居民平均每百戶空調擁有量為48台,比2012年增加22台,增長87.6%;熱水器擁有量為60台,比2012年增加19台,增長46.3%;電冰箱擁有量為90台,比2012年增加22台,增長33.0%;計算機擁有量為28台,比2012年增加6.6台,增長30.8%;洗衣機擁有量為84台,比2012年增加17台,增長25.0%;移動電話擁有量為241部,比2012年增加43部,增長21.7%。
 
5.收入水平的提高推動升級類商品銷售加快增長
 
收入水平的持續提高以及消費觀念的轉變,消費結構不斷改善,居民消費從注重量的滿足向追求質的提升、從有形物質商品向更多服務消費轉變。通訊器材、汽車、居住相關商品、文化用品等品質升級類商品銷售旺盛,大眾餐飲、文化娛樂、休閒旅遊、教育培訓、醫療衛生、健康養生等服務性消費成為新的消費熱點,個性化、多樣化消費漸成主流。
 
從市場銷售的商品種類看,結構升級趨勢明顯。據國家統計局統計,2013~2016年,限額以上單位耐用品類和非耐用品類零售額年均增速分別為10.4%和9%,耐用品類增速高於非耐用品類1.4個百分點。具體的消費熱點主要集中在以下幾大商品類別:
 
一是伴隨信息時代的飛速發展,信息消費高速增長。據工信部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移動互聯網流量消費93.6億G,比2012年增長10.6倍,2013~2016年年均增速為80.6%。同時,隨着移動互聯網應用普及的加快,通訊類商品銷售持續較快增長。2013~2016年,限額以上單位通訊器材類商品銷售年均增速為23.3%,高於同期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11.7個百分點,是各類商品中增長最快的。
 
二是居民住房及其相關商品消費快速增長。2013~2016年,限額以上單位建築裝潢類、家具類和家電類商品銷售年均增速分別為17.1%、15.9%和10.9%。
 
三是文化相關類商品增長較快。2013~2016年,限額以上單位文化辦公用品類零售額年均增速為12.4%。
 
四是中國已進入大眾消費新時代,汽車等耐用消費品越來越多進入到普通家庭,升級型和環保型汽車成為市場銷售的亮點。2013~2016年,限額以上單位汽車類零售額年均增速為8.4%。其中,升級型汽車SUV(運動型多用途乘用車)和環保型新能源汽車銷售高速增長,據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數據,2016年SUV銷量增長43.6%,遠高於普通轎車增速;新能源汽車銷售32萬輛,增長84%;其中純電動汽車銷售24萬輛,增長1.2倍。
 

制約收入增長與消費擴張的主要因素

  
1.居民收入份額偏低,收入難以支撐消費持續升級
 
多年來,中國城鄉居民可支配收入在GDP中所佔比重仍然不高,中央和地方政府預算內財政收入增速高於GDP增速,居民所得收入在GDP中所佔比重偏小,導致消費率較低。支出預期較高,導致居民收入未能轉化為即期消費而被儲蓄起來,消費的拉動作用有所弱化。加之投資和消費之間存在結構性失衡,導致了許多產品和服務不能獲得價值實現,投資效應弱化,收入受到一定影響,進而阻礙居民消費的增長和升級的加快。
 
2.中低消費群體消費不足,未能充分發揮對消費的引領作用
 
在發達的市場經濟國家,中等收入群體在總人口中的比重通常在60%以上。目前,中國中等收入群體在總人口中的比重低於20%,中等收入群體在總人口中的比重偏小、收入水平仍然偏低。對大多數中等收入消費者來說,經濟實用的基本生活用品仍是消費主流,千元級、萬元級的消費已基本滿足,更高層次的消費需求潛力仍需經過時間積蓄,表明充分發揮中等收入群體的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除了擴大其在總人口中的比重外,還需進一步提高其收入水平。
 
3.消費環境差制約農村消費需求
 
一是農村基礎設施建設仍跟不上消費需求的變化。與城市相比,目前一些農村基礎設施仍不完善,影響了農民的生活質量,阻礙了農村消費品市場的發展。不少鄉村路況差,造成工業品下鄉、農產品進城的困難;有的地方缺電缺水,阻礙了家電商品在農村的普及;有的地方電視網絡、通信網絡不暢,影響農民看電視和打電話,農民的消費需求被落後的基礎設施所牽制。二是農村消費安全問題仍較突出,弱化了農民的消費欲望。隨着城市打假力度的不斷加強,假冒偽劣商品向農村轉移的迹象更加嚴重,坑農、害農事件時有發生,消費安全依然制約着農村商品市場的正常發展。三是農村商務服務業發展滯後,售後服務無法保證,特別是家電產品的安裝、維修等,仍難以解除農村居民的後顧之憂。
 
4.供給端低質化現象普遍存在
 
目前居民反映消費市場存在的突出問題主要集中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食品安全問題,如大型超市、電商銷售過期、偽劣商品,特價、捆綁銷售商品質量無法保證,在外餐飲使用的食材、原料隱患重重,街區小型餐飲店、夜間大排檔衛生環境髒亂等。二是網購消費權益問題,如電商平台充斥大量假貨、次貨、二手貨,商品質量、功能誇大,商品銷量、評價造假等。三是生活服務問題,如旅遊消費中的餐飲、交通、住宿檔次往往低於宣傳標準,會員制消費資金風險大、權益無保障,小型理發、美容、保健類服務網點無資質、無許可經營,針對老年人的私人養生理療服務存在推銷詐騙現象等。四是國產商品問題,無論在質量、功能方面,還是智能化、個性化方面,國產商品的總體認可度較低。可見,低質化、虛假化的商品和服務嚴重透支着消費意願,阻礙着市場消費信心的培育和消費升級的進程。
 
5.消費品生產升級創新滯後,消費市場有效供給不足
 
在中國消費品市場上,大量處於生命週期衰退期、技術含量低、附加值低的消費品供給過剩,同時假冒偽劣現象也較嚴重。市場十分缺乏處於生命週期導入期或增長期的、高技術含量、高附加值、符合居民消費結構升級方向的新產品、新供給,產品升級創新不足,市場商品價位與消費者收入層次出現錯位,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消費新需求的釋放。特別是在部分消費品細分市場上,供給創新升級速度放慢直接導致消費需求增長放緩。
 
對於每個收入階層的消費者來說,他們都不能很好地找到自己的消費均衡點,購買力在多種因素制約下均難以徹底釋放。特別是隨着社會高收入階層不斷成長,掌握巨大購買力的群體對國內低端商品需求已相對飽和,符合這一群體需求特點的高層次消費市場尚未建立,從而導致消費外流。
 
6.金融市場發展水平低,制約居民潛在購買力的有效釋放  
 
總體來看,中國金融市場的發展程度還是相對滯後於中國整體經濟發展水平的。一方面,金融市場規模相對較小,對外開放水平低,在國際金融市場的佔比低,影響力較小。另一方面,金融市場發展不均衡,市場結構不合理,分割較多,缺乏聯動,特別是金融衍生品市場發展嚴重滯後。對於國內消費需求來說,金融市場的發展,特別是消費信貸市場的發展已經成為制約潛力釋放的重要因素。在小康型邁向富裕型消費的進程中,先儲蓄後消費的個人積累過程已經無法滿足需要,強大的信用消費體系成為需求釋放的有力支撐。
 
自1999年以來,中國消費信貸總額實現了快速增長,消費信貸品種從單純的住房貸款擴充到現在的10多個品種,主要包括個人住房抵押貸款、個人汽車貸款、助學貸款、醫療貸款、旅遊貸款等。但中國消費信貸發展仍然處於較低水平,總體規模偏小,結構也不合理。中國消費信貸總額佔當年GDP的比重太低,其中住房消費信貸在消費信貸總額中佔比超過80%,其餘品種之和所佔的比重還不足20%,非住房消費貸款總額佔GDP的比重低於2%。而近5年美國居民每年非住房消費貸款總額佔GDP的比重均超過20%。這些因素在某種程度上制約居民潛在購買力的有效釋放。  
 

三建議促收入增長提升居民購買力

  
1.完善收入分配和社會保障制度,激發消費升級動力
 
收入分配政策制定應更多地考慮基層勞動者利益,充分發揮稅收的再分配調節機能。在提高居民總體收入水平的基礎上,著力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數量;要通過改善創新、創業環境,鼓勵誠實勞動與合法經營,拓寬居民收入來源,增加經營性收入佔比,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居民收入在國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同時,通過加大稅收調節、財政轉移支付等手段,提升城市低收入群體和農民收入,擴大中等收入群體規模,縮小貧富差距。同時,要繼續加大社會保障力度,在做好一系列托底扶持政策的前提下,考慮如何緩解基層勞動者、普通白領等非托底階層生活負擔過重問題,從而激發消費升級動力。
 
2.推動產業技術化和高端化發展,催化消費升級新格局
 
要抓住先機,重塑產業分工格局,形成從“中國製造”向“中國創造”轉變的創新驅動發展態勢,推進產業轉型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並與居民消費升級協調發展。應當繼續推進信息技術及配套設施建設,充分發揮互聯網信息技術在本輪產業轉型升級中的牽引作用,積極利用新興科技催生新產業和新產品,注重產品和服務的便捷化、智能化、個性化;繼續加強對綠色經濟、文化經濟、共享經濟等新興產業扶持力度,充分發揮娛樂、體育、旅遊、保健等發展型、享受型消費模式對產業轉型的積極推動作用;同時,不可忽視傳統產業對實現消費升級的基礎作用,要把新興技術充分融合到傳統產業中,加快其技術改造,提升國產商品的性能和質量。
 
3.拓寬投資渠道,提高居民財產性收入比重
 
一是要積極創造外部條件,激發居民創業熱情,拓寬群眾財富增長渠道。在硬件上,要創造暢通的物流、信息、能源、交通條件,方便群眾創業;在軟件上,充分利用稅收等經濟槓桿,鼓勵更多人投入創業之中。積極創新金融管理體系,開發適宜普通群眾的投資品種,為居民財富增長提供多元化途徑;二是深化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加快農村承包地、林地、草原、“四荒地”、宅基地、農房、集體建設用地等確權登記頒證,實行農村土地所有權、承包權、經營權分置並行,繼續推進農村土地徵收、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試點,有序推進農村經營性資產股份合作制改革,有效維護進城落戶農民的土地承包權、宅基地使用權、集體收益分配權。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