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觀察時評 > 正文
6平米的房子,讀出溫馨滋味
劉曉博 [2016年20期 2016-10-03發表]

深圳樓市又出大新聞:一個樓盤推出了6平米的住宅,每套均價大約88萬元,被一搶而空。

值得補充一句的是,房子有“相當大的”贈送面積,實際得房率據說有200%,也就是說每套面積是12平方米。

於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在自媒體上、朋友圈裏,我看到的絕大多數是負面的評價和解釋。觀點不外乎以下幾點:1、這種房子非常不人道;2、這種房子的出現,意味着深圳對年輕人關上了大門;3、這加深了大家的印象:房吃人!

然而,整個深圳的面積只有2000平方公里,其中一半是不能建房子的山和湖泊。即便整個深圳都可以建房子,深圳的總面積也沒有北京六環以內的面積大。改革開放初期,上面給深圳做出的規劃是:一座未來不超過40萬人口的加工工業城市。而到了2015年末,深圳小學生就達到了80萬人,每年新生兒超過20萬!事實上,深圳目前的小學生人數和幼稚園兒童數量,都已經超過了北京。但深圳每年的住宅建設用地供應量,只有北京的十分之一。

既然商品房這麼少,深圳是怎樣容納下這麼多人口的?其實,這就是深圳跟絕大多數城市不同的地方。

根據官方統計數據,到目前為止深圳的總住宅面積為4.04億平方米,不比北京、上海少很多。但結構完全不同,深圳最大的住宅類型是違法建築、城中村,大概有1.76億平方米;其次是各種政策性住房(其中很多最終轉化成了商品房),大約1.28億平方米。從建設的時候就是“根紅苗正”的商品住宅,全部存量只有1億平方米。

換句話說,深圳“天然的廉租房”(農民房、違法建築)和“政府建設的政策性住房”都遠遠超過了商品住宅。這是深圳崛起的秘密,也是這個城市具有競爭力的地方。也就是說,高房價的遊戲,只直接影響深圳住宅存量的一半左右。

但這不能掩蓋深圳面臨的困境:土地越來越少,人口越來越多,房價越來越高,競爭力受到了威脅。在這種情況下,最好的解決辦法有兩個:第一,在深圳範圍內儘量多地增加住宅用地,而且儘量建設小戶型;第二,推動軌道交通全面連接東莞、惠州,讓深圳居住東莞、惠州生活成為可能。

前一段,有“道德學派”評論者諷刺深圳,把深圳的口號“來了,就是深圳人”改成了“來了深圳,就是惠州人”(只能買得起惠州或者東莞的房子)。

以深圳面積之小,你住在東莞或者惠州,其實不比住在北京六環外更遠多少。而且我還認為,北上深這類城市都應該大量建設小戶型住宅,但面積不一定是6平米,12平米。可以讓市場自己來檢驗,官方不給出限制。這些小戶型當然沒有90平米、200平米的房子住着舒服,但畢竟能給年輕人一個私密的空間,而且通勤成本不高。這對於年輕人來說絕對是人道的,而不是不人道的。

在北上深這些大城市,有限的住宅用地上不斷出現300平米、400平米的住宅,才是這個時代的恥辱。多建設小戶型的住宅,迷你戶型的住宅,不僅是開發商的責任,也是政府的責任。

(作者為“天天說錢”財經新媒體創始人,高級編輯)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