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觀察時評 > 正文
時下青年對未來特首的期望
Hong Kong youngsters' expectation for the coming Chief Executive
何宇磯 盧麟智 [第3387期 2017-02-28發表]
 
若論蘇港青年對未來特首的期望,首要關注的當然是青年政策了。不論是內地或香港的年輕人,從10歲至30歲期間,由學業、升學、就業、升職、結婚、置業等,每一環都處於高度壓力中,但唯獨在大學過程中了解到自由和自主的味道,這是造成年輕人反叛的其中一個原因。長時間處於高壓狀態中,不是人人能承受得住,更何況精細化的社會文化讓新世代變得越來越敏感,壓力的應付就變得更加困難。這是為何香港人週末最喜歡去行山,長假就喜歡去旅行的重要原因。當長時間面對壓力,變成疲於應付高壓,而不是樂於挑戰難關時,其實會讓很多青中老年產生大大小小的人際關係問題,甚至是情緒病。更不用說傳統價值觀中,責任和認真工作等文化的推廣。

▲香港中文大學畢業生
 
關注人才資源問題
 
香港一直奉行大市場小政府,結果有很多社會問題都要逼到極端狀態時才會引起社會注意,然後由民間組織牽頭解決。除了一些傳統問題外,面對一些新型社會問題時,往往在問題發生前的事前預防、及早處理、核心問題調研、跨組織協作等都產生嚴重的落後和問題。因此,政府有責任牽頭及調動資源,處理這些積少成多的問題和惡疾,否則只會使社會問題變成萬劫不復的絕症。
 
這些問題可分為兩大類:一是世界產業急速發展,而教育和產業體系缺乏指引機制和資源來跟上世界的步伐;二是現有生活和產業體制的內部人力和資源調配失衡及激勵機制錯配。
 
第一個問題是直接造成出現大量教育和職業錯配,造成很多有工無人做,有人無工做的現象,個人興趣和教育及社會不接軌,新興產業不是教育跟不上,就是市場無支援。由於沒有統一的調研,低階工作的產業埋怨無人用,高階工作的產業也埋怨人才能力不足,幾乎所有新人需從頭培訓。而作為僱員的年輕人,更是低階的工作不願做,高階的工作又不夠多,而且多年學習的能力也匹配不上。
 
而第二個問題也是低階工作無青年人想做的原因之一。據統計,香港人工時較日本更長,冠絕全球。香港多個產業,包括教育、醫療、零售、餐飲、人力資源、展覽業等,中層經理級以下的職位,工作量和加班程度都非常驚人,而這情況在部分產業更已經向中層主管蔓延。這問題的主因在於,對企業來說,人力主管只看重金錢和資源的運用、行業的慣例和老闆的意願,能令到下屬在有限資源的情況下(包括時間、金錢和人手)做到最多的工作,就是人力主管的考核指標。而當整個人力資源行業都將這個行為變成資本主義的必然現象時,更會形成行業慣例,迫使所有企業看齊。結果所有生活體制和產業中的中下階層,包括基層教師、醫護人員、前線銷售等,集體以市場化的名義向私人時間開刀。而這大規模的現象,就是名副其實的市場化失衡現象,需要政府出手才能重新調節。
 
教育、產業與時俱進
 
因此,作為香港的年輕人,希望未來的特首,能在第一步,從學業、升學、就業、升職、結婚、置業等10~30歲年輕人的人生階梯中,建立不同的調研項目,查找不同環節的人力結構和供需關係中的不足,讓年輕人從已失衡的高壓中釋放出來,從而解決第二個問題。然後,作為了解蘇港兩地的青年身份,希望未來的特首能在第二步調動資源,從教育到產業結構,認識真實的社會和世界的趨勢正在如何發展,讓年輕人知道如何一步步參與其中,來處理第一個問題。在互聯網時代下的年輕人,不再是吴下阿蒙,他們能從不同渠道對社會產生認知。過去有個不好的習慣,就是認為孩童不應過早接觸社會。但殊不知在互聯網的時代,孩童有大量渠道來接觸社會。若果不能從教育體制上,給年輕人對社會發展一個完整的認知,就像一個錯誤的態度面對性教育一樣,反而會產生更多問題。
 
而在產業方面則需要更具體,如何讓現有產業參與到更高階的生產之中,如何讓本港企業與海外最先進的企業進行資源整合,一步步地推動本港的產業升級和多元化。這些從總體調控中,把現有青年問題的壓力釋放,騰出空間和時間,從教育和產業上重建追上時代步伐的引擎,就是我們蘇港青年對未來特首的期望。
 
(作者何宇磯為蘇港青年交流促進會會長;作者盧麟智為蘇港青年交流促進會秘書長)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