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觀察時評 > 正文
神秘暴富梟雄終結時代已降臨
The era when the Mysterious wealth & Billionaire appeared is terminated.
緯恩 [第3393期 2017-05-22發表]

這段文字嚴格意義上不是金融評論,而僅是一種感慨。從2016年第二季度以來,中國經濟緩中趨穩,穩中向好的勢頭日益明顯;與此同時,治理金融亂象,抑制地產泡沫的各種釋放風險,宣洩泡沫的舉措頻頻出台。宏觀向好、股市疲弱、樓市禁炒三者並存。越來越多的迹象顯示,承受陣痛、付出代價,終結神秘暴富梟雄的時代已降臨。

當下這些梟雄之惶恐和掙扎,用《桃花扇.離亭宴》來描繪也許很恰當:“俺曾見,金陵玉樹鶯聲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過風流覺,把五十年興亡看飽。”

也許三個詞可以概括改革開放以來形成的國民財富,通過種種眼花繚亂的手段巧取豪奪,儼然一代商業钜子們的特徵,神秘,暴富,梟雄。

所謂神秘,在於一些名不見經傳的企業,突然平地起了萬丈高樓。這些企業股東背景或者顯赫,或者蒙着面紗;這些企業沒有創業史或成長史,沒有第一桶金的來源;這些企業通常也與實體經濟無關,慣常通過兼併重組、資本運作、金融機構或市場,不可阻擋地迅捷地巨型化。這些企業的實際控制人,其籍貫學歷、社會關係網、創業從業履歷,甚至國籍都顯得神秘,他們通常也遠離公共媒體的聚光燈之外。這些神秘的企業和人物無處不在,卻又無迹可尋。

所謂暴富,在於這些神秘企業極其神秘實際控制人族群,往往在數十年內迅速斂財,資產暴增至千億甚至萬億級。這些集中在中國大陸暴富的企業,不依賴產品不依賴科技不依賴尋常路徑,其暴富斂財魔法之迅捷,令人歎為觀止。其財不潔,禍及子孫。

所謂梟雄,在於這些企業的控制人行蹤不明,派系複雜,似乎和權貴、和財團有種種關係,但此類關係從未被清晰闡述,但其業其人作風之彪悍、正常規制對其緘默和迴避,則已讓許多循規蹈矩、老老實實的企業側目。

當這些神秘暴富梟雄不斷崛起時,一定意味着權力被用於鯨吞他人財富。這種族群之與中國經濟,猶如癌細胞之於人體。化療放療都是十分痛苦的,同樣,在宏觀向好時,對積弊病已久的金融亂象動手,代價和痛苦是必然的。神秘暴富梟雄們不作未必不死,繼作無非必死。歷史之進退和亂象之生死,並沒有可比性。這些神秘暴富梟雄現象及其終結,折射了一段中國歷史的轉折。

烏衣巷尚在,王謝燕何曾。說不清錢財如何聚斂而來,那就必然說不清錢財如何隨水隨罪而去,這些神秘族群甚至可能說不清自己的歸宿是在紅牆還是高牆。對它們,避而遠之為好,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過程是曲折的,結局是註定的,《紅樓夢》中已描繪得真切:為官的,家業凋零;富貴的,金銀散盡;有恩的,死裏逃生;無情的,分明報應。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已盡。冤冤相報實非輕,分離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問前生,老來富貴也真僥倖。看破的,遁入空門;癡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