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觀察時評 > 正文
港人要安居還是置業?
Do Hong Kong people want to settle down or to have the real estate?
慧心 [第3393期 2017-05-22發表]
香港土地少,樓價居高不下,市民對住屋有需求,但要安居是否置業不可嗎?現時社會大部分人將置業變成人生目標,有樓才是王道,港人的價值觀被嚴重扭曲了。

安居不一定要置業,亦不等於置業,人們卻將問題對等,一直傾斜助市民置業,令更多人想上車,令住宅供求更見緊張,希望新一屆政府,能正視香港樓市的問題,先解決香港人的居住問題。

港人為何要置業?因為認定樓價不斷上升,今天不買,明天更難上車,相信有意入市的市民,應該聽過這幾句話不下數百次,洗腦再洗腦下,誰不動容。再加上傳媒的鼓吹上車“靠父幹”,“有樓有高潮”等說話,這都引導社會走向極端,加深社會對置業的執意。

年輕人對現實不滿,加上樓價高不可攀,安居與樂業在他們看來更是遙不可及,亦成為他們轉向激進的主因,政府要深思,設法解決問題。

市民為了上車,可以“去到幾盡”,不少人節衣縮食,日夜兼職,這已叫正常;不然,又再來個炒賣手機及其他可炒賣的物件,造成全民皆炒的怪現象。

當中產人士也要省吃儉用才有望購入心儀單位,對於入世未深的年輕人,或一些低下階層的打工一族,其窮一輩子積蓄也未必能儲到置業首期,誰不心灰。

看看近年新盤推售,為破解“辣招”,發展商回贈辣招稅款,又與財務機構合作,為買家提供高成數按揭,又有投資者以“首置客”身份入市,又會利用“一契多伙”以避稅,到近日“借人頭”買樓,市場花招百出,不也是與政府調控樓市措施“對着幹”,試想,為何又不直接減樓價?

政府在增加供應的同時,如何糾正市民的價值觀,教育下一代,也是刻不容緩。只要樓宇不再是投資工具,是人們生活的必需品。其實衣食住行應是對等的,故政府干預樓市不應被指干預自由市場;再者,就算成功上車,也不代表可安居嗎?

年輕人有否想過,父母支付首期後,仍要供樓,供樓有壓力,加上連串的管理費、差餉及生活雜費等,排山倒海的支出,若手頭資金不充裕,或有借貸二按,在樓市逆轉,隨時供不起,一樣被收樓。

大家有否想過,樓宇的質素,新樓問題不比舊樓少,舊樓要大維修,但有部分新樓都有質素問題,過往有業主在入伙後,發現單位內有漏水,更有大廈的食水長期流出黃色食水,不能飲用等問題,問題一樣多蘿蘿,只是傳媒少有報道。

再者居住的面積愈見細少,發展商推出的單位越來越細,已不知如何形容,過往上車盤有實用面積300至400平方呎的兩房戶,因應樓價攀升,縮細至一房,甚至開放式,單位的面積直迫一個“車位”的大小,卻要有客飯廳、廚房及浴室,這些真的連劏房/板間房也不如的單位,動輒也要逾400萬元,港人的居住環境還要倒退多少年,生活情何以堪。

安居不等於置業,原本租樓也可以開開心心居住,卻又換來“供平過租”、“幫人供樓”等的社會輿論壓力,非有樓不可;加上租金持續攀升,當中部分“天價”租金涉及“全包”,即包差餉及家具等支出,而政府拒絕重推租管,亦是推高租金的元兇;在租金上升下,亦助長了通賬。值得留意,政府鼓勵舊樓大維修,卻未有全面監管,令舊樓維修後較維修前問題更多,修修補補根本未有治標。

時至今日,市民要安居談何容易,政府要想方設法解決市民的居住問題,不是置業問題,現時連大學生在讀書時已開始輪候公屋,叫公屋輪候冊的人數如何能不激增?故長遠而言,政府仍需要增加土地供應,既然不可以改動郊野公園用地,可從填海入手,同時大規模重建舊區,在供應增加下,才會減輕供需的比例。

今天,大部分香港人不快樂,經濟發展停滯不前,失業率表面低企,但實際多少人開工不足,或只取最低工資,薪金不加,百物高漲,工人薪金遠遠追不上通賬,港人如何快樂得起,加上年輕人上流無望,社會的發展愈見扭曲,寄望新一屆政府的官員,多想多行一步。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