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觀察時評 > 正文
IP經濟氾濫扼殺商業創造力?
Will booming IP economy kill the business creativity?
蔡恩澤 [第3419期 2018-06-04發表]
這幾天,騰訊耗資3,000萬元投資公眾號“差評”的信息激起網上軒然大波。且不論差評公眾號中洗稿大V們的創作手段是否變相抄襲,單就原創性而言,顯然洗稿大V改頭換面的洗稿行為缺失商業創造力,這正是眼下泛濫的IP經濟的要害。
 
所謂IP經濟,是指知識產權中可以被改編為電影、動漫、影視劇的“文學財產”,通過一系列商業運作後產生新的市場價值。其中龐大的粉絲量,是IP經濟走俏的關鍵因素。
 
2015年可謂IP經濟元年。一部根據同名小說改編的電視連續劇《花千骨》帶來持續走高的收視率,也帶動小骨手機、同名遊戲等相關衍生產品的興起,讓業界見識了憑借IP撬動商業變現的巨大可能性。
 
其實IP經濟可追溯到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古典文學四大名著相繼改編為電視連續劇,神脫乎紙上,形現於影像,憑借少長咸集的粉絲群,電視台靠四大名著播發廣告賺得盆滿缽盈。
 
IP經濟發展至今,是內容的長期累積性生產,是內容的價值孵化性增值,是內容的衍生效果,也是粉絲集結帶來的商業規模。
 
這種商業模式確實能帶來一時市場火爆。回溯這幾年,無論是人頭攢動的上海迪士尼主題公園,還是帥氣又霸氣的“美國隊長”,抑或風靡世界幾十年的《星球大戰》系列電影,每一次“重出江湖”,都能激起粉絲如潮,人們或帶情懷,或帶獵奇,狂熱地消費一把,並帶動周邊商業。在中國市場,僅2017年的 IP 改編電視劇就達到數百部之多,其中以玄幻電視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為代表,IP衍生品遍地開花。2018年,IP大劇仍將形成霸屏之勢,成為熒幕作品的主流。
 
但IP經濟的一大軟肋,就是原創性不足,缺失核心競爭力。於是就有關於撞題和洗稿的沸沸揚揚的議論。
 
5月24日,差評公眾號發了一篇文章《有一個互聯網墓地,埋葬着1059個“死掉”的產品》,這與數字文化內容平台 PingWest品玩去年的一篇文章《這裏有個互聯網墳場,收錄了1000多個你可能曾天天用的產品》正好撞題。包括原文作者在內的幾名 PingWest品玩在職和前員工,在朋友圈發佈截圖,並配以文字表示對差評抄襲的不滿。但差評又反唇相譏,指責 PingWest品玩是賊喊捉賊,在5月24日晚差評推送的《大家好,我就是差評那名變本加厲的洗稿作者!》一文中,該作者表示,其實品玩也洗了稿,並附上截圖,指出西方科技媒體 Engadget 首先報道了這個網站,時間比品玩早。這真是“天下文章一大抄”!
 
雖說“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各執一詞,但有一點是事實,無論是差評公眾號,還是 PingWest品玩,其文章都缺失原創性功底,不管是撞題,還是洗稿,都少了點創造力。這就是IP經濟不值得推崇的地方。
 
首先,IP經濟模糊原創和抄襲的邊界。這其中,“改編”是一種比較中性的說法,規避抄襲但又缺失原創性。儘管在情節上有所改動,具體製作上又運用了現代聲光傳播手段,比如電視劇《西遊記》有多個版本,鮮有能勝出最初1986年央視版本的,浪費了粉絲資源。
 
其次,IP經濟扼殺了創造力。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電影工業和移動遊戲業面臨同樣的瓶頸,老的經典IP正在主導新的市場環境,這幾年市場沒有明顯的原創性腳本推進,而是停留在挖掘和優化老產品,在吃“祖宗飯”。
 
再次,IP經濟因缺失新動能支撐不可能持續。在創新型國家建設中,最關鍵的是培育新動能。而IP經濟只是改頭換面“抄來抄去”,缺失創造力,稍有不慎,還會掉入侵犯知識產權的深淵。IP經濟眼下紅火的景象並不值得讚美,因為它缺失商業創造力。
 
商業的創造力在於尊重產品的原創性,無論通過什麼手段促銷,產品本身要有原創性,這是商業創造力的源頭活水。
 
就IP經濟而言,在內容上傾注功夫,加大投入,增加原創性,在此基礎上培育粉絲量,這樣的產品才能經得住市場誠信的檢驗。
 
回過頭來再看騰訊投資頗有爭議的公眾號“差評”,騰訊此次投資的邏輯和價值觀被不少人直呼看不懂。由於爭議較大,騰訊隨後不久緊急發佈了一則“聲明”,表示會重新調查,如與騰訊保護知識產權的原則不符,將協商退股。畢竟騰訊這樣的BAT大佬十分看中自己的名聲,大概不會蹚IP經濟這淌渾水,也不會因蠅頭小利而毀掉一世英名。
 
(作者為財經媒體專欄作家,晶蘇傳媒首席分析師)

(責編:沈雨青)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