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392外媒速覽
No.3392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第3392期 2017-05-08發表]

法總統大選與民族主義

 
法國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確認了國際政治中的一種新趨勢。
 
在一個又一個國家,最重要的政治分界不再處於左翼與右翼之間,而是處於民族主義者與國際主義者之間。
 
對民族主義者而言,2016年是突破性的一年—英國公投決定退出歐盟,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贏得美國總統大選。但法國大選表明,法國以及歐洲大陸大部分國家將繼續留在國際主義那一邊。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與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在5月7日大選最後一輪投票中的角逐,將是一位民族主義者與一位國際主義者之間的經典對決。勒龐希望法國退出歐洲單一貨幣,她想提高關稅,加強邊境管制,打擊移民。馬克龍則是歐盟的熱情支持者,他信奉開放貿易,對難民持開明態度。
 
如今,準確預測出馬克龍將在首輪投票中以微弱優勢領先勒龐的民調顯示,馬克龍將在5月7日大選最後一輪投票中贏得決定性勝利,獲得超過60%的選票。
 
當然,未來兩週也可能出現很多變數。勒龐是一名經驗豐富的電視辯論者。馬克龍曾是一名富有的金融家,還擔任過內閣部長—他容易被描繪成脫離群眾的精英的一員。他仍有可能因一起醜聞或一次失言而栽跟頭。但很大可能是:民調是準確的,信奉國際主義的候選人馬克龍將大獲全勝。
 
鑒於馬克龍與勒龐之間的對決已成為國際意識形態鬥爭的一部分,世界其他地區將懷着強烈興趣密切關注此次法國大選的投票結果。如果馬克龍獲勝,布魯塞爾和柏林將感到歡欣鼓舞,而克里姆林宮和白宮將感到失望—倫敦則是喜憂參半。
 
勒龐的競選綱領與特朗普類似—儘管她的言辭比這位美國總統要溫和得多。例如,這位國民陣線候選人從未提議特朗普式的、禁止所有穆斯林進入本國的“禁穆令”。勒龐家族積極支持特朗普擔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則在Twitter上發出強烈暗示:他支持勒龐,希望她贏得大選。但是,雖然特朗普本人會因馬克龍勝選感到失望,但他的國家安全顧問們可能會鬆一口氣。
 
俄羅斯對馬克龍可能勝選的失望將更直截了當。馬克龍是首輪投票中唯一支持對普京(Putin)治下的俄羅斯實施強硬路線的領先候選人。俄羅斯一家銀行還大舉放貸給勒龐的國民陣線—可能是作為克里姆林宮投資歐盟亂局的一部分。
 
英國對馬克龍勝選的反應將是喜憂參半。特里莎·梅(Theresa May)政府反對將英國退歐比作一次民族主義發作,強調英國將繼續支持自由貿易以及強有力的歐盟。但英國面臨的問題是,歐盟自身顯然已將英國退歐視為歐洲內部民族主義的一次體現,需要以非常堅決的態度加以應對。
 
在這個意義上,馬克龍獲勝(目前看來可能性很大)對英國來說既是好消息也是壞消息。馬克龍代表了強大和統一的歐盟,一個梅政府聲稱想要的歐盟。從倫敦的角度來看,難處在於這種強大和統一很可能表現為對英國退歐持非常強硬的立場,要求英國支付高額“分手費”,抵制為英國安排的任何特殊協議,無論是關於人員自由流動還是金融服務的。相反,勒龐若獲勝,將讓歐洲轉向新的危險方向,但可以幫助緩解英國退歐的小問題—因為歐盟本身可能將不復存在。
 
―《金融時報》 2017/4/26
 
 
 

歐銀料今年黃金價達1250美元

 
儘管今年第一季黃金表現強勁,但銀行界對於今年金價前景仍立場謹慎,因為如果央行加息將會使黃金黯然失色。
 
路透4月對35位貴金屬分析師的調查顯示,分析師們平均預測2017年黃金均價為每盎司1,254美元,與1月進行的類似調查變動不大,而且僅僅略高於去年金價均值。
 
而第一季金價已經上漲8%,主要受到對歐元區選舉勢均力敵的擔憂、美國與朝鮮的緊張局勢,以及對美聯儲今年將謹慎對待加息的揣測等因素影響。
 
 
分析師們稱,這些因素仍在支撐金價,但已經失去了推高金價的動能。
 
“我們認為市場對美國貨幣政策前景的預期過於溫和,”英國知名資本運營公司Capital Economics分析師西蒙娜·甘巴里尼(Simona Gambarini)表示。“我們預期美聯儲2017年將加息四次。”
 
“此外,荷蘭首相呂特(Mark Rutte)贏得3月選舉,以及馬克龍可能在即將進行的法國總統決勝選舉中獲勝,應當讓歐元區即將分崩離析的風險減退,”她並稱。
 
調查預計,金價接近年底時將上漲,第四季均價料為每盎司1,275美元,明年均價料升至每盎司1,300美元。
 
若預估準確,這將是2013年以來的最佳年度表現。預計銀價也將全年上漲,第四季時料平均為每盎司18.42美元,2018年料平均為18.97美元,創三年最佳年度表現。新的對2017年的白銀預估價格為每盎司17.98美元,較1月調查預估高出1.5%。
 
“隨着目前美國經濟步伐更為穩健,美聯儲準備走上退出寬鬆貨幣政策之路,我們預計白銀表現會超過黃金,”加拿大皇家資本銀行投資銀行業務分析師斯蒂芬·沃克(Stephen Walker)說。
 
“我們預計黃金/白銀價格比將恢復到正常歷史水平60:1。”    
 
―《路透社》 2017/4/28
 
 
 

特朗普執政百日毀譽參半

 
美國去年的總統選舉撕裂了社會,勝選的特朗普在一片抗議聲中出任美國第45任總統。他4月29日執政滿100天,經歷了坎坷不平和充滿挑戰的100天。
 
過去三個多月,特朗普政府在外交上開始站穩陣腳,而且外交政策有回歸美國政府一貫外交傳統的迹象。新政府對亞洲的重視體現了這一點。特朗普已多次重申對亞洲盟友的安全承諾,並確認他將在今年底訪問亞洲多國。他的副手彭斯近期訪問韓國、日本、印度尼西亞和澳大利亞,還到朝韓非軍事地區視察。特朗普也一改之前對中國強硬的態度,除跟中國最高領導人會面,繼續承認“一個中國”政策,也不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以換取中國加大對朝鮮的核問題施壓。這都紓緩了中美之前的緊張態勢。
 
在外交與安全方面,特朗普政府展現了傳統上共和黨主政時的果斷,例如他在敍利亞化武襲擊事件後,下令對敘實施導彈打擊,儘管這有違他競選時所主張的不對外國進行軍事干預。
 
特朗普的國內政策則是處處碰壁。比照他去年10月底在競選末期公佈的執政百日工作計劃,他至今真正落實的承諾並不多,其中較為突出的是成功委任保守派法官尼爾·戈薩奇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讓美國保守派勢力在未來幾十年掌控最高法院。此外,他通過行政命令,讓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也在環保政策方面大迴轉,並成功降低墨西哥非法移民的入境人數。
 
他未能落實的計劃和承諾也不少,特別是未能成功推翻奧巴馬醫改、限制外國穆斯林入境、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提高中國商品的關稅等;其中,移民政策還多番遭到司法阻撓。此外,他承諾的眾多法案都未提呈國會。儘管特朗普日前揶揄,以執政百日作為衡量表現的這一傳統是“可笑的標準”,但愛面子的他還是在這幾天做最後的努力,設法刷新自己的成績單,包括公佈稅務改革計劃。
 
裙帶問題及俄羅斯影響美國總統選舉,是特朗普必須謹慎處理的挑戰。特朗普任命女婿為白宮資深顧問,被認為沒有做好應有的利益迴避。平心而論,任何一個國家領導人都會任用和重用自己的親信,但特朗普把經營家族企業的模式帶入白宮還是引起非議。他今後還需要確保家族不會與政治產生利益衝突。特朗普及其團隊同俄國的關係有多深,可能成為他接下來任期的絆腳石,甚至是定時炸彈。他的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因為與俄羅斯的可疑交易在2月辭職。眾議院最近的調查發現,弗林甚至可能拿了俄國的錢,違反了美國法律。
 
上任首100天是多數美國總統最受歡迎的蜜月期,但特朗普沒有蜜月期,他在這期間的支持率為近代美國總統中最低。美國多家媒體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不認可特朗普執政表現的人,比認可者高出10到14個百分點。
 
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意味着特朗普的支持率有很大的上升空間,而這並非不可能。美國當前經濟情況得利於前朝政府的政策,處於良好態勢,如果特朗普政府的稅務改革計劃能刺激經濟活動,將有助於推動美國經濟保持增長勢頭,就業市場繼續蓬勃發展。
 
特朗普是一個交易型總統,沒有明確的意識形態,一切皆可談判交易,底線是美國人民的利益。有觀察家認為,他到目前為止的國內事務表現不佳,與個人經驗和能力不足有關。他似乎以為通過行政命令或總統決策,就能解決問題;他沒有料到,很多政策或改革要長久落實下去,須要國會立法。因此,他接下來必須搞好與國會兩黨的關係。美國總統上任首100天,甚至是第一年,仍處在學習階段,若他能摸清總統與國會、與司法的關係,以他的從商經驗,還是有可能有好的表現。
 
―《聯合早報》 2017/4/27

 

提前選舉對英退歐是良機

 
對一個原本應該一勞永逸解決的重大政治問題,去年關於英國作為歐盟一員的去留公投被證實產生了驚人的破壞性。首先,對原首相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政府而言,是希望繼續留歐的。而另一方面,這卻激起了蘇格蘭和北愛爾蘭要求脫離英國的聲音,因為他們反對英國退歐。現在,去年夏天才剛剛入駐唐寧街的特蕾莎·梅(Theresa May)卻提出要在6月8日提前選舉。雖然,此前她對這種“閃電選舉”的態度堅決,稱這會導致“不穩定”狀況加劇。英國人不得不面臨他們兩年內的第三次全國投票。
 
梅表示,這場選舉對保護退歐進程是必要的,因為“淘氣的”的反對派們正計劃破化它。這是無稽之談:雖然大部分議員,包括她自己,在公投中投下留歐票,但他們在議會中還是會忠實地支持公投的結果。當然更重要的是,在總理的計算中,民意調查顯示,目前她所在的保守黨領先反對黨共黨20%,因受其無能的領導人傑里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的影響。
 
選舉本身具有不可預測性,因為選民的民意調查包括鐵路基礎設施建設到國家健康服務等所有方面。但是,科爾賓仍堅持,同時英國經濟受退歐結果的影響有限,梅得以有機會擴大其黨派在內閣中的席位,從17到超過100。
 
對這48%的選民,像《經濟學人》一樣反對英國脫歐,這也許看起來不是個好預兆。梅的目標是“硬”脫歐,沒必要把英國從統一的歐盟市場中脫離出來,如此她可以對移民施壓,雖然這樣仍然會有較大的傷害。這場選舉看起來會使她的地位更加穩固。但事實上,它對那些主張“一個更加開放、自由的英國”的人而言也是機會。更多的人將會給予梅更大的自由來與歐盟達成明智的妥協。同時,這場選舉給所有政黨一個自由辯論的機會,而其中那個更為強大的聲音將會主導英國未來的兩年。而這一結果可能使英國退歐的損害降低。
 
對一個在9個月任期中製造了多次轉折的總理來說,這也是戲劇性的。但是,上個月她的官方發言人還在堅稱:“不會有大選。”這個逆轉也許意味着未來不會太多的轉折。梅可能會親自攥寫她的宣言,而不是繼承她前任的承諾當一個“半精裝本”。
 
3月份預算中提議的稅改所造成的混亂,以及隨後的大轉變,是卡梅倫政治遺產的一個不受歡迎的提示。如果民意調查準確,她將獲得足夠的議員支持來推行那些不受歡迎但必要解決的問題,如住房短缺和社會保障中的資金危機等,這些目前她有涉獵但不敢大膽推動的問題。伴隨適當的個人民意授權和議會中的相當影響力,這位首相得以有機會擺脫我們早些時候給她取的“梅可能”綽號。
 
現在沒有比退歐更重要的事情了。三月已經觸發了《第五十條》,英國與歐盟不得不在未來兩年達成協議。幾乎沒有人認為還有足夠的時間。2019年3月後,除非雙方能達成某種形式的妥協,否則英國將會以崩潰毀滅的態勢脫離歐盟。直到多年後一個新政權產生,英國將只得在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下開展市場貿易。
 
選舉讓這一可能性變得更小了。雖然梅有時威脅要在沒達成協議的情況下強制離開,稱“沒有協議總好過一項糟糕的協議”。但她最近接受了脫歐需要一個過渡期的安排。當擁有了一個更加龐大的支持力量時,她將更容易在持極端歐洲懷疑論的後座議員中站穩腳跟,而那些人似乎對讓英國崩潰更加積極。這也就解釋了近期英鎊為什麼大幅上漲。
 
這場選舉也為梅帶來了足夠的時間。今年舉行投票選舉意味着她不需要再次面臨民調直到2022年,也就是英國正式退出歐盟的三年後。避免一場國內即將到來的辯論壓力將會進一步增強她對抗黨內邊緣勢力和右翼媒體的力量。
 
―《經濟學人》 2017/4/22
 
 
 

中國成北海原油第二大消費國

 
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減產行動令亞洲對歐洲石油的需求創下紀錄,並使中國成為了北海原油第二大消費國,因中東產油國對中國的石油供應減少。
 
亞洲國家對北海原油的需求增長,主要源於北海原油較中東石油價格升水在下降,如果這種有利的價格環境持續下去,對北海原油的需求或將保持到OPEC減產協議到期以後。
 
湯森路透Eikon數據顯示,今年初至4月底,中國進口北海原油近3,800萬桶,上年同期僅為800萬桶左右。目前,中國的北海原油消費量僅次於英國;英國是北海原油的第一大消費國,今年初到4月底已買入4,970萬桶。2016年1月至4月,中國的北海原油進口量在全球排名第七位。
 
OPEC、俄羅斯及其他非OPEC產油國同意在今年上半年減產180萬桶/日,以拉抬油價並降低全球庫存。但在庫存仍居高不下的情況下,海灣及其他產油國紛紛表示,減產行動可能延長至12月,令亞洲買家又多了個尋找新供應商的誘因。
 
“在蘇伊士東部,原油供需狀況看來將較上年同期更加吃緊,這種情況將一路持續到2017年底,”FGE全球能源諮詢公司分析師詹姆斯·戴維斯(James Davis)指出。“從供應面的角度看來,我們猜想將出現把北海原油運往亞洲的需求。”
 
OPEC成員國不願將市場份額拱手讓給美國葉岩油業者,因而持續將官方售價維持在低檔,且動用原油庫存供應客戶所需。
 
但他們傾向於削減含硫量更高、價格更便宜的中質原油的產量,同時保持含硫較低的輕質原油的產量。輕質油的售價通常更高。隨着市場上的中質原油減少,這種原油的價格已上漲,導致北海原油與中東原油的升水收窄至2010年以來最低。
 
―《路透社》 2017/4/28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2017兩會速遞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393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