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393外媒速覽
No.3393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第3393期 2017-05-22發表]

韓國新面孔與新機會

 
文在寅(Moon Jae-in)在韓國總統大選中獲勝,是在外界意料之中的,但這個結果帶來的令人由衷欣喜的一面卻並不因此而減損。他有機會止住韓國的政治潰爛—這個國家的民主進程有時難以跟上其令人矚目的經濟增長。
 
大選之前的那段時期,是韓國的政治長處克服了其政治短處的證明。政商關係中根深蒂固的腐敗在一樁賄賂醜聞中暴露無遺,這樁醜聞最終吞噬韓國首位女總統朴槿惠(Park Geun-hye)。然而在這件事中,該體制被證明有能力應對這個問題。韓國政治體制的立法和司法分支成功追究了腐敗行政分支的責任。朴槿惠在韓國國會遭到彈劾,韓國憲法法院做出支持這一決定的裁決。
 
後來文在寅在大選中獲勝,為可能的改變帶來了希望,這種改變不僅僅體現在選舉出一位新的政客,然後繼續現有治理模式。文在寅來自韓國反對黨共同民主黨,曾是一位人權律師。他有機會整頓韓國渾濁的政治文化、加強公司治理標準、提升表現不佳的韓國經濟的生產率潛力,甚至確立一種外交政策立場,使韓國在應對朝鮮問題方面發揮其應有的作用。
 
或許最大的不確定性和最大的風險在於最後一個問題。韓國被夾在亞洲外交政策兩個霸主之間:一個是美國,它的影響力在滑坡,但仍扮演着戰略角色;另一個是中國,中國在亞洲正變得越來越強硬。
 
國內方面,文在寅要着手整治政商兩界裙帶關係盛行的渾濁體制,鑒於該體制根深蒂固,這項任務可謂艱巨。但他可以採取一些切實措施,包括停止例行赦免被判貪腐的高管。三星(Samsung)集團實際負責人李在鎔(Lee Jae-yong)因被控行賄正在受審。如果他經公正、公開的審判被判有罪,文在寅不應插手讓他或其他高管免受法律制裁。
 
作為政治改革進程的一部分,文在寅還必須扭轉朴槿惠執政期間漸漸蔓延的威權主義和神神秘秘的方式。他可以廢除一些反民主做法,比如朴槿惠將那些被認為對當局不滿的藝術家列入黑名單,以及她神神秘秘的行事方式和對新聞界的敵意。韓國是一個民主國家,但韓國的民主並不完美:新總統有機會去鞏固開放和法治的價值觀。
 
―《金融時報》 2017/5/11
 
 
 

歐洲新常態:既不左也不右

 
政治變革的浪潮正席捲歐洲,其中法國總統選舉的結果就是最好的例子,歐洲政治需要新面孔和新勢力。依託戰後政治力量劃分構建的歐洲大陸政治體系正逐漸薄弱、鬆散。歐洲大陸在開始適應科技、經濟的新思維後,還必須解決政治亟待轉型的現狀。
 
馬克龍的勝利標誌着一個全新的力量在法國的政治舞台出現。歐洲其他地區,也出現了類似共鳴的前奏。一個新的常態出現,由此過去根深蒂固的信念和清晰的左右界限開始瓦解。選民們需要能夠打破舊體制、失敗模式的新力量,而能夠回應這一需求的不僅僅只有極端分子。
 
馬克龍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其個人能力,他讓德國相信,如果法國能接受他設想的結構性改革,那麼通過一項共同預算和財政部長的任命實現歐元區的治理是可能的。早期迹象顯示這在柏林是可能實現的,但仍需非常謹慎;直到9月的德國大選之前,沒有任何事件是可以作為明確的應答。
 
有趣的是,馬克龍自認是雅尼斯·瓦魯法克斯的盟友,但這位希臘前財政部長對德國的強硬方式持反感態度。瓦魯法克斯稱,馬克龍是傑出的,他對“歐元區財政部長們和三駕馬車對政府、對人民的作用的理解,不利於法國和歐盟的利益”。
 
西班牙有左翼的新興黨Podemos和中立的公民黨Ciudadanos,二者都在挑戰既定的社會黨和右翼主流力量。在希臘,激進派的崛起導致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黨Pasok在與右翼黨派輪流執政數十年後被邊緣化。在荷蘭,今年綠黨和中間黨D66取得了驚人的成績。在德國,極端右翼黨派AfD正因為社會民主黨的重煥生機而失去活力。
 
在關於歐洲出現不可阻擋的極右勢力的擔心變現後,現在已經到了採取創新方法的時刻了。這一方法已經被特朗普使用,甚至某種程度上,這種方法成功反擊了排外的煽動勢力。我們需要知道,未能解決歐元區危機一直是戰後歐洲一個可怕的錯誤,這直接刺激了民粹主義的興起。
 
歐洲的政治大爆炸當前還只是處於初期階段。但對進步人士而言,相較於初期所見,現在擁有了更多的發展機會。
 
―《衛報》 2017/5/11
 
 
 
 

西方參與提升“一帶一路”認受性

 
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召開, 29個國家的領導人出席。美英德法日韓等主要發達國家的領導人雖未親往捧場,但還是派出了高級別代表出席論壇。
 
分析認為,西方國家對“一帶一路”倡議仍有疑慮,但同時也不願錯過這趟車,它們的參與將大大提升中國該倡議的國際認受性,“一帶一路”可成為21世紀佈雷頓森林體系的一部分。
 
儘管中國不斷強調“一帶一路”倡議的開放性和包容性,但以美國為首的世界主要發達國家仍持保留態度,擔心這是中國改變國際秩序、爭取霸權的工具。
 
不過,美日韓過去一週相繼宣佈將參加論壇。分析指出,這些國家意識到,隨着越來越多國家參與“一帶一路”,如果不趕上這條大船,可能就會失去改造全球經濟和金融體系的話語權。
 
研究“一帶一路”課題的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教授王義桅表示:“美國一開始也看不上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說中國另起爐灶、挑戰美國主導的秩序。後來美國的盟友紛紛加入了,把美國落在後面。所以他們汲取了教訓,這次來參加‘一帶一路’峰會,也是想影響‘一帶一路’規則的制訂和未來的走向。”
 
―《聯合早報》 2017/5/13
 
 

 

特朗普主義不能使美國再次偉大?

 
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管理下的華盛頓猶如其自己的王國,而白宮也好似自家的廳堂。他對主導地位的渴求、他對萬眾矚目的需要、他的魯莽衝動,這些表現頗有些亨利八世的味道。他試圖證明議會、政府機構、媒體的平庸,並以此鋪就他的非凡之路,所以他反對任何阻礙他道路的人和想法。
 
他解僱了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聯邦調查局(FBI)第二任局長,讓我們再次領會到了他將造成的大麻煩。科米犯了錯誤,特朗普所為在他的職權範圍內。但是,總統先生的成功只是在於他吸引了大眾對涉及與俄羅斯關係問題的關注,和他對既有規則的蔑視。
 
美國人普遍認為,特朗普的經濟計劃是危險的。它具備傳統、精確、一致的特點,猶如他們僅僅只是在進行一系列驚天動地的交易談判。雖然特朗普主義可以帶來短期繁榮,但它也對美國和全世界構成了威脅。在接受《經濟學人》採訪時,總統先生盡其所能地向我們展示了他的經濟構想。他的目標是確保通過提高經濟增長率讓更多的美國人能獲得高收益的工作。他的顧問認為今年的GDP增長率為3%,比大多數經濟學家認定的今年穩健發展的步伐高出了整整1個百分點。
 
特朗普認為實現更好工作和更快發展的重要途徑就是更加公平的外貿交易。雖然他聲稱他是一個自由貿易者,提供的規則是公平的,他的願景是正當的民族經濟主義。但真正的問題在於特朗普主義(不同於雷根主義),根本不能稱為一套經濟學說,它只能被視為是由商人們為他們的王國提出的系列倡議。特朗普聽取了執行者們的講解,但是在白宮中幾乎沒有正統的經濟學家。他的經濟發展思想源於一種心態,交易有輸贏,精明的談判者掌握抽象的規則。我們稱之為董事會的資本主義。
 
―《經濟學人》 2017/5/10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