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399外媒速覽
No.3399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第3399期 2017-08-14發表]

企業如何在美國夢和中國夢之間生存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執政打破了兩國原有的國家治理理念和對外關係,相互衝突的理想與被現實激起的湍流,讓跨國公司和金融機構陷入了全新的困惑之中:企業如何在美國夢和中國夢之間獲得成功發展呢?
 
毫無疑問,這個世界正在見證兩個同時發生的模式轉變。這兩個大國代表着兩種截然不同的文明國家和兩種截然不同的“夢想”:特朗普的最新版美國夢是“美國優先”和美國活力與繁榮的恢復。習近平宣揚的最新版中國夢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分析認為,這兩種“夢想”暗示了兩國在全球化中的態度:美國,或者更準確地說是特朗普政府,顯然正試圖卸下在世界舞台上的部分責任,而習近平正致力於推行以“一帶一路”為代表的史無前例的全球擴張計劃。
 
伴隨新版美國夢的試行,中國夢的影響力擴大,菲律賓、新加坡和韓國等國從經濟角度考慮,必然要重新聚焦日益擴張的中國,而不是日益回縮的美國。這對跨國企業亦然:一方面不想燒斷與美國(仍然是全世界最大的商品和服務市場)之間的橋樑,另一方面,又想融入中國國內市場獲得更多的發展機遇。
 
如何尋得在兩個夢想中都能存活並蓬勃發展的方式,對跨國企業高管是必須考慮的問題了!
 
有先見之明的CEO需要制定一個策略,作為夥伴(而非對手)參與中國的全球擴張—這需要完全不同的策略。強大的西方跨國企業試圖把產品強加給中國國內市場的時代已經結束:如今需要採取更微妙而靈活的方式抓住中國海外擴張帶來的機遇和金融支援。而其中關鍵是確定並培養潛在的中國政治和商業夥伴。而在“一帶一路”倡議和跨境併購項目上尋求合作,現在無疑是最好的時機,畢竟沒有哪個跨國集團CEO可以忽視這個進入60多個國家有增長潛力的發展中世界市場、以及成熟的發達世界市場(中國已經成為其重要利益攸關方)的機遇。
 
―《金融時報》 2017/7/27
 
 
 

馬克龍主義能否成功?

 
法國總統馬克龍邀請俄羅斯總統普京訪問巴黎,作為他的第一個外國客人;而美國總統特朗普也出席今年的法國國慶慶典。邀請這兩位毫不掩飾不希望他入主愛麗舍宮的世界領導人,馬克龍為法國外交政策制定了一個雄心勃勃的新計劃。
 
馬克龍所釋放的信號,表明他對妥協的新機會保持開放態度,他會和任何願意談判的人談判,但不會掩蓋分歧。他的外交政策尋求重塑法國在世界舞台的中心地位,同時維持對歐洲堅定不移的承諾。
 
馬克龍外交政策的有效性,將取決於他是否能夠扭轉國內經濟形勢,這是其前任奧朗德給他的教訓。除了軍事干預馬里的伊斯蘭軍閥,奧朗德在國際舞台上幾乎無所作為,而因為法國經濟萎靡導致他在國內缺少信譽。
 
馬克龍是否能夠在奧朗德失敗的地方取得成功還遠未可知。已經清楚的是,馬克龍具備一些他的前任所欠缺的有用的技能和態度:不可否認的魅力、與外國領導人進行溝通的能力(部分要歸功於他流暢的英語)、對全球問題要領的牢固掌握,以及對實施經濟改革的推動。
 
外部因素也有利於馬克龍。首先,法國乃至整個歐洲的經濟狀況已經有了重大改善。此外,法國和德國在大量國際問題上表現出趨同。英國走向自我孤立,特朗普高舉反覆無常的“美國優先”政策,所以馬克龍有很大的機會將自己包裝為多邊主義的重要旗手。
 
當然,即便馬克龍成功地領導經濟復甦,法國也沒有資源和企圖取代美國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但馬克龍確實希望法國對國際體系施加更大的影響,這點從他對俄法關係、美法關係的處理中可以看出來。
 
―《聯合早報》 2017/8/2
 
 

特朗普支持移民法案的負面影響

 
經濟學家表示,如果支持將合法移民減半的法案成為法律,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可能會限制他自己的美國經濟增長計劃。
 
特朗普8月2日接受了兩名參議員提出的一項立法,該法案提議在10年內令美國合法移民數量減少一半,並在對美國發展有利的教育、語言能力和就業技能方面加大投入。
 
移民與美國近一半的人口增長有關,而這也意味着他們在美國勞動力的增長中佔有相當大的比例。DS經濟學首席經濟學家Diane Swonk認為,移民是當下美國勞動力增長一半的助力。伴隨嬰兒潮一代還未達到退休年齡,社會勞動力極有可能出現短缺。
 
宏觀經濟顧問公司的聯合創始人Joel Prakken稱,根據人口普查局資料,明年美國經濟增長率在2%左右,但如果移民速度放緩,它可能會有所下降,因勞動力增長和生產率增長的關係假設。如果按照法案所言削減了一半的勞動力增長,那麼在未來10年裏,每年的GDP增長可能會減少2到0.3個百分點。
 
移民是保持勞動力增長的重要原因,因為美國人口正在老齡化,移民通常更年輕,很多人來到美國工作,主要在農業、休閒、酒店業和建築業等領域。而法案推行,勞動力出現短缺,一些行業公司如果找不到足夠的工人,可能會把業務轉移到美國以外的地區,這將與特朗普政府吸引更多就業崗位的努力背道而馳。雖然,特朗普對這一立法的支持,符合他的競選承諾,為美國工人增加就業機會。但隨着美國人口的自然增長下降,人口老齡化加劇,生育率下降,給美國經濟帶來的風險加大。“好像正在關閉另一扇門,以抵銷人口老齡化帶來的拖累。”
 
―《CNBC》 2017/8/2
 
 

歐洲多國訂下時間表淘汰燃油車

 
為實現《巴黎協定》目標,歐洲多國先後表態宣佈將在不久的將來全面禁售燃油車,並為淘汰燃油車訂下明確時間表。荷蘭是全球第一個提出禁售燃油車計劃的國家,挪威是第二個,傳統汽車工業強國德國出人意料之外也站了出來,法國接着成為第四個表態會禁售燃油車的歐洲國家。緊隨荷挪德法四國之後,英國近日也宣佈將從2040年起全面禁售燃油車,以應對倫敦等城市日益惡化的空氣污染問題。
 
彭博新能源財經估計, 到2040年,電動汽車銷量將佔輕型機動車新車銷量的54%,2030年伴隨電池價格下跌,電能源技術價格競爭力凸顯,在全球範圍內以每天800萬桶的數量降低市場對燃油的需求,而對車用電能的需求將提升5%。
 
遠離老式的引擎(如果它不是太早使用這個詞)將需要承諾更大的能源責任:生成乾淨的電力能源將是一個挑戰,在十年或二十年的時間裏,一個全新的電動的充電基礎設施將會產生。一旦純電動動力系統的成本與內燃機的成本相當,那麼買家就沒有理由不購買電動汽車,而購買燃油汽車。政府也必須盡力解決因中斷石化燃料的汽車產生的不可避免的危機。
 
另一個風險可能是因新聞禁令滋生的自滿。英國計劃投資價值2.55億英鎊(3.34億美元)的基金來幫助清理被污染的城市是個令人鼓舞的消息,但細節仍不清楚。二氧化氮的含量在英國的許多地區,尤其是倫敦,是如此之高,以至於人們不能等到2040年,早在幾年前,電動汽車的時代開始。煙霧,包括天然氣和柴油動力車輛,仍然在歐洲造成每年近一百萬的過早死亡。
 
碳稅仍是解決化石燃料造成的環境破壞最簡單的方法,而英國的減排水平被公認為是令人印象深刻的。這也意味着,禁令在英國和法國已經產生了積極影響,政府已經開始認真對待這種威脅。行業的反應也表明,純電動力汽車的市場已經到來。
 
―《彭博社》 2017/8/4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