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00外媒速覽
No.3400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第3400期 2017-08-28發表]

 

美聯儲下任主席將遇大挑戰

 
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的美聯儲(Fed)主席任期將於明年2月結束,未來數月美國總統將不得不提名、參議院也將不得不確認一位新主席。
 
美國前財長勞倫斯·薩默斯(Lawrence H. Summers)認為,未來幾年美聯儲的工作將困難得多,包括經濟、金融和政治等各個方面,而這需要新主席創造性的、靈活的應對方法。
 
他預估,在下一任美聯儲主席的四年任期內,經濟很可能將陷入衰退。一方面,如今復甦正處於第九年,由於人口和技術原因、失業率極低而資產價格較高,潛在增長率相對較低。另一方面,他預測未來經濟至少有20%左右的可能在一年內面臨衰退。因此下一任美聯儲主席不得不面對衰退問題的概率大概為2/3。
 
分析表明,歷史上美聯儲應對衰退的主要措施是大幅降息。過去五十年,每當經濟衰退時,基準的聯邦基金利率會下調400個基點或更多。但考慮到市場預測,他認為,當下一次衰退降臨時,美聯儲幾乎不可能有這種降息空間。因此美聯儲將不得不臨場發揮,利用言論和直接干預市場來影響長期利率。鑒於目前10年期國債的收益率低於2.2%,並且會隨着衰退來臨或任何下調聯邦基金利率的舉動而急劇下滑,這將是一項棘手的任務。
 
因此,在目前通脹目標的框架內,美國經濟可能相當脆弱。因而,美聯儲新主席將不得不慎重考慮改變當前的貨幣政策框架,比如更加強調名義國內生產總值增長、關注物價水準而非通脹或上調通脹目標。在當前環境下,這些舉措都不輕鬆,但一旦衰退來臨,政策效果將減弱。
 
他指出,過去四年沒有出現嚴重的金融不穩定或外國金融危機。這種好運不太可能會繼續。現在存在真正的風險:從中國,到迹象顯示的美國股市部分個股被高估,從長時間的低利率和市場平穩期後槓桿攀升,到地緣政治高度失序、美國信譽大幅下滑。雖然,此前美聯儲斷言,即使股市市值損失一半、失業率達到10%、且住宅和房地產價格下跌與上一次危機一樣的幅度,大型銀行在不增加資本的情況下依然會安然無恙。
 
―《金融時報》 2017/8/18
 
 

印度經濟無法超越中國 

 
日媒稱,一直備受關注的亞洲大國印度正在發愁。印度從7月開始徵收商品服務稅,莫迪總理的改革實質上已經拉開帷幕,但完善基礎設施和振興工業的進程仍處於停滯狀態。不僅與中國的差距越拉越大,後面還有東南亞和南亞新興國家緊追不捨。
 
據日本《選擇》月刊8月號文章,商品服務稅是否會像國大黨副主席拉胡爾·甘地(Rahul Gandhi)所說“以鬧劇收場”還需要時間的檢驗。但稅制改革再次向世界暴露了印度經濟的問題所在。國內生產成本居高不下,外資流入遲緩,工業基礎尚未成形。
 
印度一直被稱為“大國”,這是因為其競爭對手中國正面臨巨大的老齡化、少子化壓力,而印度的人口結構正處於“即將進入黃金時代”的理想模式。
 
當然,養活勞動年齡人口的前提是需要有充足的就業崗位。2014年就任的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以“印度製造”為口號,承諾將讓脆弱的印度工業煥然一新。他提出的頗具野心的目標是,“到2022年,將工業在國內生產總值中所佔份額提高到25%(截至去年是16%),新增1億個就業崗位”。
 
但是正如稅制改革滯後一樣,出台振興工業和吸引外資的具體政策也頗費時間,一些在印度的美國外交人士認為,莫迪政府的目標已經“不可能完成”。
 
就在莫迪政府磨磨蹭蹭之際,世界經濟版圖已經發生劇烈變化。“迅猛發展的不是印度,而是東南亞和南亞各國。”
 
最新統計數據顯示,印度的工業產出今年5月僅增長1.7%,這與中國今年6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7.6%相比差距很大。越南1月的增幅是7.1%,孟加拉去年12月的增幅是7.4%,印度的亞洲鄰國們呈現出一片快速增長之勢。
 
即使從長期看,中國1990年到2017年的工業平均增長率為12.37%,而印度1994年到2017年的這一數據是6.61%,根本沒辦法競爭。
 
拿中國和印度作比較,總會提到這句話,“中國是世界工廠,印度是世界的後勤辦公室”。相對於以製造業出口為重點的中國,印度擅長的是呼叫中心服務、IT和軟體發展。但IT部門的僱員人數,包括關聯行業在內也才將近1000萬。要想支撐印度13億人口的就業,還是要靠大量生產和大量僱人的製造業。
 
工業的缺位讓印度的品牌力量也難有增長。根據調查,全球排名靠前的工業產品無一來自印度品牌。
 
也有觀點指出,莫迪政府和其周圍的財閥、經濟界人士對印度工業的疲弱負有重大責任。對印投資居首的是印度洋上的避稅天堂毛里求斯,佔到了全部投資的20%。原因在於印度財閥將公司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從而產生了這種規模巨大的迂迴投資。
 
即便是在頗讓印度人自豪的IT行業也出現了“擺脫印度”的徵兆。在靠給全球IT行業做外包發展起來的班加羅爾,今年以來由於IT企業紛紛將基地遷至海外,據說有近10萬人將失去工作。
 
進軍印度的日本企業雖然在去年終於超過了1300家,但是與在中國的3.2萬家根本沒有可比性。在世界銀行發佈的營商環境排行榜上,印度只排在第130位。如果這一排名沒有上升,將坐實“莫迪總理的改革虛有其表”的批評言論。
 
―《聯合早報》 2017/8/17
 

 

全球貿易面臨崩潰危機

 
全球貿易從去年年底開始激增推動了亞洲的經濟增長,但目前還不清楚該地區能否繼續保持這種增長勢頭。
 
最近的貿易增長相當可觀:據報道,韓國7月份的出口額比去年同期增長了20%左右。自2016年第四季度以來,全球貿易回暖尤為引人注目,因為它在過去5年裏一直處於低迷態勢。
 
但市場分析認為,這一盛況不會持續太長時間。
 
荷蘭國際集團亞洲首席經濟學家羅布·卡內爾(Rob Carnell)指出,受到包括朝鮮導彈計劃引發的緊張局勢等因素的影響,全球貿易的危機將會加劇。他分析稱,過去幾個月的貿易增長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早期的經濟疲軟,而現在寬鬆的經濟增長已經結束,未來貿易出口增長將更加艱難。同時他還指出,在美元疲軟的情況下,一些國家的貨幣走勢突然變得更強,這種情況可能不會持續太久。
 
萬神殿宏觀經濟學首席經濟學家貝米施(Freya Beamish)也預計亞洲貿易不會繼續增長,而經濟放緩很可能在第四季度的數據中顯現出來。她分析稱,目前美國和歐洲的需求強勁。但在中國,這一增速正在迅速放緩。預計發達市場將在明年年底前降溫。
 
一些經濟學家表示,他們預計未來經濟增長將會有所放緩,但不會出現大幅的上升或下降。
 
牛津經濟學院亞洲經濟學主任高路易(Louis Kuijs)表示,他預計全球貿易增長將在第一季度達到峰值,並將在今年剩餘時間內保持平穩態勢。他認為,這與中國啟動全球貿易復甦有關。當下,中國的進口非常強勁,但中國的進口正在降溫。同時,他還預測歐洲和美國的經濟增長不會加速,以抵銷中國經濟放緩的影響。
 
法國興業銀行亞太首席經濟學家克勞斯·巴德爾(Klaus Baader)說,這不是“一場以中國為中心的“小秀”。他預測,儘管貿易增長將放緩,但受科技週期甦的影響,“電子化”的擴大,包括“物聯網”和自動駕駛汽車的發展,未來2年內貿易增長可能更加強勁。
 
―《CNBC》 2017/8/17
 
 

美國不信任危機將致經濟衰退

 
芝加哥大學的一項調查顯示,相信“大多數人都可以信任”的美國人從1976年的44%下降到了2016年的32%。在《西方自由主義的撤退》一書中,華盛頓金融時報的評論員艾德華.盧斯(Edward Luce)稱,不再信任將導致美國的衰落,甚至最終帶來獨裁統治。
 
問題在於如何調節這種不信任與商業前景之間的矛盾。標準普爾500指數接近歷史高點,儘管許多經濟學家表示,不信任對經濟繁榮有害,因為交易更加昂貴和風險更加高企。一項經合組織對30個經濟體的研究表明,那些信任度較低的國家,如土耳其和墨西哥,要窮得多。而兩國(如英國和法國)的人口相互不信任,將導致雙邊貿易和投資的減少。
 
美國的不信任危機爆發可以分為兩部分:消費者的想法和公司的意圖。根據蓋洛普數據,在大企業持“很少或沒有信心”的人員比例從1976年的26%上升到了今年6月的39%。而在銀行,數字從1979年的10%上升到了今天的28%。
 
在過去的幾十年裏,大公司已經打破了對員工的隱性承諾,比如為員工提供終身職位和支付豐厚的養老金。這可能加劇了公眾的不信任觀點。2007~08年的金融危機給大企業和金融界的聲譽帶來了巨大的影響。
 
然而,儘管不為客戶所喜,大公司還是創造了巨大的利潤。一種解釋是過去20年的競爭日益激烈。如果單純依靠市場運作,那些被認為會表現糟糕的公司會失去市場份額。但在大眾高度關注的行業中,這一原則卻並不存在。
 
最近發生的兩起經濟領域的醜聞,說明了這一點。富國銀行創造了數百萬個虛假賬戶,但在截至6月的3個月裏,其同比利潤卻增長了5%。4月,一名美聯航的乘客遭到襲擊,引起了強烈抗議,但它的潛在利潤也增長了5%。在這樣的行業中,美國人習慣於受到不公平對待。
 
公司之間、公司和投資者之間的信任更有彈性,但它們更加謹慎。銀行向企業借款人收取的費用比聯邦基金利率高出2.6個百分點,而危機前的20年則為2.0個百分點。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的阿斯沃斯·達摩達蘭(Aswath Damodaran)指出,股票風險溢價,即投資者要求持有股票而非債券的年回報率是5.03個百分點,而危機前的平均水準為3.45個點。
 
從長遠來看,企業有可能像消費者一樣變得不再信任。儘管個別公司可以從任人唯親中獲益,但如果在法庭和監管體系中存在持續的政治干預,總體信心還是會下降。公司和人們都只能無奈與那些無能或狡猾的壟斷企業做生意。在2016年,Facebook表示,過去兩年裏,它誇大了使用者觀看視頻的時間,但廣告主別無選擇,只能繼續與這家社交媒體公司合作,其利潤在最近一個季度增長了71%。
 
如果悲觀的預測成真,美國公司將如何調整? 科斯(Ronald Coase),一名經濟學家,在其著作中指出,公司信任邊界設定的根據是判斷一種活動最好由內部承擔,還是外包給市場。如果交易對手不那麼可靠,並且合同價格昂貴,那麼公司將會“垂直整合”,將供應鏈引入內部。
 
如果美國的法律體系有更深層次的衰退和更嚴重的政治腐敗,那麼企業就會走得更遠,走向“橫向”擴張,涉足到新的行業。在那裏,他們的政治人脈,以及獲得支援和資本的管道都可以被利用。這就是新興世界的商業運作方式。
 
當然,美國還遠未到達這一地步,至少目前還沒有。儘管如此,在消費者和企業之間,以及企業之間,仍需共同努力帶來健康有序的市場。技術可以填補這個空白,製造之前沒有的相互信任:優步的評分系統和乘客可以讓陌生人對彼此有信心;eBay和阿里巴巴這樣的電子商務網站也是通過建立商家和客戶之間的信任網絡來運作的。
 
但最終,政府仍扮演着重要角色。通過執行競爭規則,它可以確保不良行為受到懲罰。通過監督法院和監管機構的獨立性,它可以證明合同是神聖的,公司在一個公平的遊戲環境中運作。
 
―《經濟學人》 2017/8/10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