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02外媒速覽
No.3402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第3402期 2017-09-25發表]

影響2017年國際貿易的7件大事

 
1.特朗普與中國的貿易戰
 
這是懸在全球經濟頭頂的最大問題,也是最大風險。針對外界認為在主張對華強硬的史蒂夫·班農出局後,特朗普政府的經濟民族主義已死的論斷,《金融時報》認為這是不可取的。因為唐納德·特朗普是一個本能的保護主義者,對於中國,他更想要的是“關稅”而不是交易。他認為打擊中國是向其基礎選民履行他的“美國優先”承諾的關鍵。雖然目前他要實現這一承諾,面臨着下屬、國會裏的共和黨人以及總統行政權限度的阻礙,使得特朗普對中國貨物徵收45%關稅的競選承諾,變成對中國知識產權做法的調查。分析認為,短期內,特朗普仍會受到這些因素的影響,但不可忽視國內叫囂要在貿易上懲罰中國的聲音。
 
2.英國脫歐帶來的貿易不確定性
 
分析指出,鑒於脫歐產生影響的不確定性,目前英國態度產生分歧:特蕾莎·梅依然面臨着黨內阻力,自由民主黨的智者兼領導人文斯·凱布爾依然認為脫歐可能不會真的發生。預計2017年餘下時間會出現更多噪音、甚少進展,將繼續對貿易和英國經濟造成破壞。
 
3.中國力爭達成自己的亞太區協議
 
中國正努力在年底前完成《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以應對特朗普讓美國退出TPP後的各種風險,同時宣告中國在世界貿易主張的話語權。與此同時,TPP剩下的11國在美國退出後,能否在日本的帶領下得到新生,決定着亞太區域的平衡。
 
4.《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大戲
 
在第二輪(重新)談判不久前結束後,貿易談判進入技術官僚階段,特朗普總統通過威脅退出談判為談判增添一些戲劇性的緊張感。分析預測,真正的大戲將在2018年初展開,但唐納德·特朗普的態度仍是決定因素。
 
5.WTO的新秩序
 
今年伊始,關於特朗普準備退出世貿組織的傳言被打破,且短時間內亦不可能發生。但今年12月WTO成員國兩年一度的部長級會議,將上演一場世界新秩序的角逐:WTO有史以來第一次不由美國牽頭討論,中國或歐盟會取而代之嗎?印度會像過去一樣一心阻撓任何協議嗎?
 
6.歐盟的美洲佈局
 
歐盟正明確表現出,它希望利用美國在貿易上領導力的空缺來敲定新的貿易協議。雖然,歐盟與拉丁美洲、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的談判進展緩慢,但歐盟和阿根廷等南方共同市場的關鍵成員國正推動在今年年底前達成一項協議,顯然這將對美國產生直接影響。此外,歐盟完成與墨西哥現有貿易協議的(重新)談判也將達到類似效果。
 
7.美國總統vs韓美自由貿易協定
 
特朗普在朝鮮再次進行核試驗的節骨眼上,突然宣佈計劃退出韓美貿易協定,雖然國內特朗普安全團隊和美國企業都不支持退出使得短期內結果不會明朗。同時,因韓國國內政治局勢不穩定的影響,韓國是否自行退出協定亦未可知。
 
―《金融時報》 2017/9/13
 
 

人民幣走強 維穩政策仍應續航

 
近兩個月,人民幣對美元快速升值,並一度擊破6.5關口。從遠期匯價來推算,外匯市場中人民幣貶值預期已降到2014年來的最低水準。可以說,2015年“八一一匯改”後,人民幣持續面臨的貶值壓力已褪去。
 
年初至今,美元指數下跌超過10%。這段時間,歐元相兌美元升值約15%,升幅高於同期人民幣兌美元6%的升幅。這反映發達經濟體從之前的美國一枝獨秀,到現在歐洲明顯改善的轉變。而美國總統特朗普推行的弱美元政策,也發揮重要作用。
 
從內部來看,中國經濟最近幾個季度的穩定表現,是人民幣走強的基礎。更關鍵的是,隨着政策引導力增強,人民幣匯率預期的穩定性將大大增強。
 
今年5月,人民幣匯率“逆週期調節因子”問世。通過這帶有一定靈活性的調節因子,決策者可抑制外匯市場中的“羊群行為”,打破貶值預期與貶值走勢相互加強的惡性循環。自此,人民幣兌美元升值速率明顯加快。
 
在人民幣貶值壓力減輕下,有理由在擇機退出之前採取臨時性措施。近期人行將遠期售匯風險保證金率調回到零,便是一個具體步驟。不過,減少政策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不意味應放棄政策對匯率的影響力。
 
“八一一匯改”後中國對匯率政策的摸索及期間付出的代價都表明,人民幣匯率現在還不應完全自由浮動。很明顯,外匯市場中的非基本面衝擊不少,時常出現自我實現的預期。一旦形成匯率預期與匯率走勢相互加強的惡性循環,要打破就需付出高昂代價。
 
隨着人民幣走強,市場可能再次出現要求自由浮動的聲音。但匯率政策設計應更為周全和穩妥,在好不容易重回穩定軌道的當下,匯率政策應穩中求進,保持已被證明行之有效的安排。
 
―《聯合早報》 2017/9/1
 
 
 

美聯儲考慮收縮資產負債表

 
九年前,2008年秋,美聯儲打了一場金融敗仗。為避免金融災難,它積極向銀行、貨幣市場基金,甚至其他國家的中央銀行放貸,導致資產負債表膨脹。
 
市場預計,美聯儲將宣佈量化寬鬆政策(QE)逆轉。它並不打算出售其資產。相反,隨着其證券的成熟,它將停止再投資。每月允許“流失”將逐漸增加,直到達到300億美元國債,以及200億美元的抵押貸款支持證券(MBS)和住房管理局債務。這個過程不可能完全預測。國債成熟是一項已知事項。但MBS組合收縮速度將取決於有多少美國人搬家或再融資抵押貸款(而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銀行利率)。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9月20日宣佈,將從今年10月開始縮減總額高達4.5萬億美元的資產負債表,以逐步收緊貨幣政策。圖為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耶倫準備出席新聞發佈會。
 
因此,當資產負債表收縮,可能帶來經濟形式逆轉和利率上升。但仍有三點疑慮。
 
首先,經濟學家們推測,部分甚至全部量化寬鬆政策的效力來自對交易員預期短期利率的影響。但這次有小範圍的市場對利率的路徑改變了假設。美聯儲已經清楚地表明自己的意圖。美聯儲現任主席耶倫表示,一旦資產負債表已經開始下降,它將轉向後台運行。目前市場認為利率上升和減少資產負債表都不是替代品而是補充。
 
第二,市場相對穩定,正如美聯儲暗示其資產負債表的策略。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是2.1%,幾乎低至2017年的任何時候。減稅和新的基礎設施支出的前景似乎已經超出市場對美聯儲的預言。或許早些時候量化寬鬆政策公告有非常大的影響,因為市場當時功能失調;相比之下,如今的交易員已經可以擺脫資產負債表政策的影響了。
 
最後,過程將是循序漸進的。即使美聯儲每月達到峰值,它仍需8年來出售抵押貸款支持證券。這是很重要的,正如許多交易員認為的一樣,央行的流動交易超過其股票的資產決定了其市場價格。
 
美聯儲幾乎肯定會最終擺脫整個抵押貸款投資組合。幾乎沒有經濟學家認為,從長遠來看,它應該干涉房地產市場。但有多少美國國債出售,將取決於美聯儲最終希望其資產負債表的額度。而這一問題可能將在新一屆的美聯儲主席和董事會得到解決。
 
在瓦爾許的帶領下,美聯儲可能會剝離資產,特別是MBSs將是第一個受到影響的。令人擔憂的是,它可能還會再次啟用量化寬鬆政策,如果這一擔憂成為現實,那麼未來利率將再次觸底,尤其是特朗普任命其他QE懷疑論者上位,如卡內基梅隆大學教授古德佛蘭德。耶倫女士,除去她現在努力縮小資產負債表的作為,她將是合格的災難消防員。
 
―《經濟學人》 2017/9/14
 
 
 

通俄案調查聚焦特朗普總統任內行為

 
《紐約時報》9月21日消息指,據白宮官員稱,特別檢察官羅伯特·S·穆勒三世(Robert S. Mueller III)要求白宮提供特朗普上任總統後最受關注的一些行動有關的文件,其中包括解僱國家安全顧問和聯邦調查局局長的相關資料。
 
穆勒對特朗普同俄羅斯官員在橢圓形辦公室(美國總統正式辦公室)舉行的會面也很感興趣。在那次會面中,特朗普稱解僱FBI局長緩解了他的“巨大壓力”。
 
出示文件的要求提出了迄今為止有關穆勒調查範圍的最詳盡細節,並且表明調查的多個方面直接集中在特朗普在白宮的行為上。
 
最近幾週,穆勒的辦公室給白宮發送了一份文件,詳細列出了調查人員正在尋求信息的13個領域。之後,行政律師一直在查詢白宮的電子郵件,並詢問官員是否有其他可能和穆勒的要求有關的文件或記錄。穆勒還要求提供與解僱特朗普的第一任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有關的文件。
 
特朗普請來為特別檢察官和國會提供與通俄調查有關材料的律師泰·柯布(Ty Cobb)對穆勒的辦公室表示,他將於本週移交很多文件。
 
“我們不能評論任何具體的要求或我們與特別檢察官的溝通,”柯布表示。
 
根據向白宮提出的文件出示要求,沒有迹象表明穆勒要求調查特朗普的個人財務或商業交易。特朗普曾稱,這些領域應免受調查。時報表示,尚不清楚穆勒是否為了調查這些領域而向其他地方提出了單獨的文件出示要求。
 
穆勒還要求提供和很多前競選官員,包括現正接受聯邦調查的前競選主席保羅·J·馬納福特(Paul J. Manafort)有關的所有白宮內部聯絡信息。這個要求還涉及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外交政策團隊。
 
在穆勒的文件出示要求涉及的13個人中,4人和弗林有關。今年2月,在被曝出去年12月與時任俄駐美大使基斯利亞克通電話一事上誤導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後,這位退役中將被解僱。
 
―《紐約時報》 2017/9/21
 
 

特朗普簽署對朝新制裁令

 
特朗普當地時間9月21日簽署行政命令,開始對朝鮮實施新一輪制裁。這也意味着,美國財政部將被授權對與朝鮮從事貿易的公司和金融機構採取行動。
 
美國財長姆努欽在當天下午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新令擴大了財政部的制裁權限,任何在知情情況下與朝鮮進行相關貿易交易或協助此類交易的外國銀行,其相應美國賬戶的一切交易都將被叫停。
 
姆努欽説,新令也讓財政部有權制裁任何與朝鮮進行貨物、服務或技術貿易的個人或實體,禁止他們與美國金融體系有任何互動。美方還會凍結任何向朝鮮紡織業、漁業、IT業和製造業提供支持的相關方資産。
 
分析人士稱,雖然這一舉措究竟會對朝鮮有多大影響目前尚難預估,但至少會讓平壤當局感到融資困難。兩週前,聯合國通過了對朝鮮新一輪制裁。
 
9月21日,特朗普還分別與韓國及日本領導人會面。此前,這兩個美國的亞洲盟國對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中的發言表示歡迎。
 
而朝鮮方面,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21日晚就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發表有關“徹底摧毀朝鮮”言論發表聲明,表示將堅决採取行動予以回擊。
 
―《BBC》 2017/9/21
 
   (編譯:李萌﹑張亢)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7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