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03外媒速覽
No.3403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第3403期 2017-10-16發表]

歐盟自由貿易陣線告急

 
英國脫離歐盟的時刻即將到來,但這不管對於離開者還是留下者,都將造成許多不利後果。首當其衝的便是歐盟自由貿易陣線。伴隨着主張自由貿易的英國脫離歐盟,歐盟內部現在亟需一股能與法國、義大利等老牌貿易保護主義者相抗衡的力量。
 
分析指出,雖然歐盟正在與南美關稅同盟—南方共同市場等組織以及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國進行一系列的雙邊貿易協定談判,但它也顯示出將外國商品、服務和資本拒之門外等令人不安的意圖。
 
以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宣導的提議為例,他主張建立一個適用於全歐盟範圍的機制,用於篩查,如有必要還可以阻止來自歐盟以外的收購。其理由是國家安全,但該機制令法國等較強大的國家可以通過阻止有競爭力的生產商在小國開展業務來保護本國公司。值得慶幸的是,主張自由貿易的北歐國家集團其成員芬蘭正確地反駁了上述提議,稱這將不必要地帶來引發國際貿易衝突的風險。而目前,包括葡萄牙和希臘在內的一批周邊國家都需要外資來提高其生產能力,它們正與北歐國家和荷蘭聯合起來,以求削弱上述提議。
 
但分析認為,未來想組成這樣的聯盟可能更加困難。首先,一般來說,地中海國家(它們的製造業企業缺乏競爭力來應對外來競爭)屬於歐盟成員國中的保護主義陣營。其次,最為關鍵的是,近年來在貿易問題上歷來立場不定的德國開始倒向了保護主義陣營。如,柏林支持改革歐盟的貿易防禦措施,如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這些改革將讓歐盟有關部門在他們認為合適的範圍內,自由加大對進口商品徵稅的力度。最後,近來意在阻止資料跨境流動的措施在整個歐盟激增,討論涉及領域還超出以往主要涉及鋼鐵等處境艱難的製造業行業,向圍繞太陽能電池技術等更新興的貿易戰場蔓延。
 
由此,歐盟迫切需要一個重量級的成員國挺身而出,為爭取資料、商品、資本和人員的自由流動而鬥爭。倘若如果沒有這樣的國家,歐盟委員會就必須非常謹慎地對待自己的角色了。此前,在關於投資的爭論中,由於渴望集中權力,歐盟委員會過於迅速地轉向了支持建立一種全歐盟適用的投資篩查機制,分析認為其偏向保護主義的風險將會增加。
 
雖然在貿易和投資上發表了樂觀的論調,但不可忽視的是歐盟最近推行的舉措更多的意圖在於限制而非擴大貿易。如何推動歐盟內部保持邊界開放,追尋自由市場的方向,才是其更應關注的問題。
 
―《金融時報》 2017/9/19
 
 
 

下一場經濟危機或在矽谷爆發

 
自上次金融危機爆發已經過去了10年,有專家預測下一場經濟危機已經臨近。但這次將不是在華爾街爆發,而是在矽谷。
 
世界金融看起來與10年前已截然不同。2007年,我們最關心的是“大到不能倒閉”。華爾街銀行的規模已發展到驚人的地步,並逐漸成為健康金融體系的核心,因此任何有理性的政府都不可能坐視其失敗。意識到自己受保護的地位,銀行更加大膽地在房地產市場進行投資冒險,並衍生更多的金融產品。其結果就是爆發了自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金融危機。
 
自2007年以來,一場巨大的創新浪潮席捲整個金融行業。新型智慧投顧初創公司如Betterment和Wealthfront,在沒有人工輸入的情況下,基於演算法計算,已經開始分發財務建議。眾籌公司,如Kickstarter和Lending Club,已經為公司和個人創造了新的方法來從分散的個體網絡籌集資金。比特幣和乙太坊等新型虛擬貨幣已經徹底改變了我們對錢的用途的理解。
 
這類金融科技市場深受小型創業公司追捧,並站在了大型企業的對立面,將長期主導金融市場走向的華爾街銀行集中了起來。它們給投資者和消費者帶來了極大的好處。通過自動化決策,減少交易成本,金融科技推動了金融業發展的齒輪,使它更快更有效地運轉。它同時擴大了新生和服務水準低下的組織獲得資金的管道,使金融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民主。
 
但革命往往以破壞而告終。金融科技革命創造了一個動盪且混亂的環境。它通過三種方式實現了這一目的。首先,金融科技公司比典型的華爾街銀行更容易遭受迅猛、不利衝擊的負面影響。因為它們規模小、結構單一,當市場出現短暫問題時,它們極易出現破產危機。以東京的門頭溝(Mt . Gox)為例,它曾是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幣交易商,但2014年一個明顯的安全性漏洞就給它帶來了今天市值超過35億美元的損失。
 
其次,金融科技公司比傳統金融公司更難以監控。因為他們依靠複雜的電腦演算法來處理許多重要功能,外人很難得到一個明確的風險和回報示意圖。因為許多技術創新,老舊、過時的監管結構可能無法對它們進行管控。例如,最近流行的“首次硬幣發行”就使得世界各地的監管機構絞盡腦汁尋找回應辦法。
 
第三,金融科技沒有形成不成文的規範和指導,來引導更多傳統金融機構的建立。2008年,當雷曼兄弟都掙扎在破產的邊緣時,最大的華爾街投資銀行的首腦聚集在紐約協調他們的行動,防止進一步的恐慌。很難想像這樣的事發生在金融科技界。這個行業很新,參與者是如此的多樣化,以至於企業沒有更多的動力來尋求利益最大化的合作。相反,他們會首先考慮積極的成長率和不計後果的行為。
 
所以,如何使金融科技更安全呢?這個問題並沒有簡單的答案,但先於美國的企業型政府,阿布扎比和新加坡已經推出了新的“監管沙箱”,金融科技公司可以配合監管機構,來確保企業的安全與穩健。倫敦的金融市場行為監管局也創建了一個類似的項目。這些安排包含许多重大的承诺。華爾街将不再是金融業的未來。矽谷才是。
 
―《彭博社》 2017/9/18
 
 
 

默克爾四連任後需防極右民粹主義

 
德國有望在默克爾領導下繼續發揮歐洲“定海神針”的作用,民調一致看好她帶領基民黨贏得國會大選,展開第四個總理任期。她在位十二年,至今民調支持度超過六成,但和美國一樣仍需防範極右民粹主義冒起。華爾街日報指出,默克爾屹立政壇的秘密,就是善於適時演出“戰略髮夾彎”。
 
最近的一個例子在今年六月。默克爾的主要對手、社民黨黨魁舒茲在黨代表大會上宣示,要將推動“婚姻平權”做為競選主軸之一。隔天默克爾立刻改變多年來反對同性婚姻法案的態度,同意在國會表決該法案並允許黨籍議員自主投票。舒茲馬上喪失一個可以攻擊默克爾的題材。
 
默克爾多次在重大議題上大轉髮夾彎,她一旦察覺主流民意有變,就會跟着調整立場,不惜和黨內唱反調。除了同性婚姻,她在徵兵、核能和難民等議題上也都曾演出急轉彎。政敵不免批評她善變,但她自有一套說詞,表示政策必須因應時代和社會變遷以及國家需要而調整。
 
同時,默克爾的觀念彈性、決策冷靜、個性端莊和諷刺的幽默感,廣泛地滿足了德國人。她的務實策略與願意採納自由派對手想法的意願,讓她獲得許多保守派領袖的推崇與肯定。
 
儘管選舉結果將使默克爾繼續置身於歐洲事務的核心地位,但她的勝利被蒙上陰影—她所在政黨的票數大幅下降,而民族主義對手、反對移民的德國新選擇黨取得大於預期的成功。德國新選擇黨利用該國的難民危機異軍突起,將一躍成為自納粹以來首個佔據聯邦議院可觀席位的右翼政黨。
 
有分析認為,這與默克爾在2015~16年期間決定開放邊界,讓100多萬尋求庇護者湧入德國有關。同時,資料顯示,這次選擇黨的勝利,很大程度上是來自東德地區的支援,有些選區五分之一的選民投給了選擇黨。
 
這次選舉意味着德國政治方向已經悄然轉變,接下來,政府如何組閣,將極右翼的思想從政治制度和政治體系中排除出去將成為關注的焦點。
 
―《聯合早報》 2017/9/24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