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05外媒速覽
No.3405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第3405期 2017-11-13發表]

美國新減稅法案喜憂參半

 
美國共和黨11月2日公佈了長達429頁的稅法改革方案(草案),定名為“減稅與就業法案”,這被熱議為“美國史上最大規模減稅方案”。有專業人士稱,如若實行,此稅改方案預計在未來10年新增1.51萬億美元的聯邦赤字。但也有分析認為,這項立法提案意在通過大幅削減逐項扣稅和所得稅的稅額來簡化稅法,而這將帶來美國經濟階層的分化,使贏家和輸家立現。
 
美國智囊團兩黨政策中心高級副總裁比爾·霍格蘭(Bill Hoagland)說:“稅收改革將會有贏家和輸家,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我擔心,給中等收入家庭所帶來的好處不會實現。”分析認為在不發生重大變化的情況下,稅收情況的變化將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因提高的個人所得稅起徵點,有孩子的低收入者成為輸家,中低收入家庭成為贏家。根據提案,個稅起徵點將提高到2.4萬美元,而已婚的納稅人則可以共同申請,單身者則可享1.2萬美元的扣除。這將使已婚夫婦扣除12,700美元、單身者為6,350美元。
 
但提案廢除了依賴豁免,這將對大家庭不利。此前它為每個符合條件的人減免了4,050美元。共和黨人提議將兒童稅收抵免從1,000美元提高到1,600美元。他們還呼籲為每位父母和無子女家庭提供300美元的新增減免。
 
根據提案,個人所得稅率從7檔(10%,15%,25%,28%,33%,35%和39.6%)合併為4檔(12%、25%、35%和39.6%)。在此標準起徵點的輸家為慈善機構,學生貸款借款人和有大量醫療費用的申請人。同時,提案將新購房者的購屋貸款利息扣除額從100萬美元降至50萬美元。而這將使置業動機下降,高房價區受到衝擊。根據提案,州和地方的家庭房產稅起徵將下降到1萬美元,這將使擁有全國最高房地產稅的美國東北部家庭的負擔加重。
 
共和黨人還在尋求將聯邦企業稅稅率從目前最高的35%降至20%。有分析認為,減稅將一次完成,為永久立法。業內預計,僅這一項,就意味着未來10年,美國國債將增加超過10萬億美元。根據提案,實體經濟收入的最高稅率下降到25%,但企業所有者的個人徵稅率最高達到了39.6%。這將使包括醫療實踐、會計公司、律師事務所、房地產合作夥伴和對沖基金在內的成功實體企業獲益,但對大多數小型企業意義不大。
 
遺產稅的基本廢除,贏家是富有的家庭和他們的繼承人,尤其是那些沒有制定遺產計劃的人。當前遺產稅稅率為40%,適用於自2024年起超過549萬美元的個人收入,或接近1,100萬美元的夫妻共同收入。稅收政策中心估計,廢除後,今年將有5460處房產欠繳“遺產稅”。雖然遺產稅在聯邦收入中所佔比例不到1%。
 
―《CNBC》 2017/11/2
 
 

領導人年輕化,歐洲人焦慮下的選擇

 
31歲的奧地利現外長庫爾茨,近日贏得國民議會選舉的勝利,將組閣成為歐洲最年輕的政府首腦。此前,法國39歲的馬克龍戰勝了極右翼的馬麗娜·勒龐,使法國避免了一場民粹主義的政治危機。從馬克龍到庫爾茨,也包括意大利等國的領導人,歐洲國家領導人正呈現年輕化趨勢。但與此相對應的,則是多事之秋中的歐洲,或者說是衰老的歐洲。
 
分析認為,主權債務危機的爆發使聯合的歐洲和統一的歐元背後的硬傷凸顯。這表現在:
 
一、歐盟引以為豪的高福利制度成為主權債務危機的導火索,貪圖安逸的歐洲人,特別是經濟基礎薄弱的南歐(希臘、葡萄牙等)人,習慣了享受高福利生活,但是卻導致國家財政赤字的不堪重負。而政府一旦推動減少赤字的改革,其成熟的民主制度將成為民眾走上街頭的憑證。高福利制度不僅讓民眾缺乏創業創新動力,而且成了制度改革的阻力,還異化為秩序紊亂的底層動因。
 
二、歐盟為自我倨傲的意識形態和政治道德所累,導致難民政策的輕率。當然,其中也蘊含着大國的權謀,譬如歐盟的領頭羊德國,在老齡化嚴重的情勢下,急需引進年輕的難民勞動力,為本國了無生氣的勞動力市場注入新動力。這不僅引發歐盟內部的撕裂,也帶來嚴重的恐怖襲擊災難,更加劇了脫歐浪潮的風起雲湧。歐盟“三劍客”之一的英國,已經公投脫離歐盟,目前正在和歐盟進行艱難的脫歐談判。希臘以脫離歐元區要脅歐盟提供更多援助,但是依然未走出經濟困境。
 
英國選擇脫歐、法國選擇馬克龍、奧利地選擇庫爾茨、德國選擇默克爾、其他國家還在焦慮地進行着自己的選擇,這實際上是歐洲亂象的政治產物,歐洲的光榮和歐盟的夢想似乎迎來了最艱難的拐點。
 
但庫爾茨和馬克龍現象—領導人年輕化,未必是真正改革,不過是歐洲人焦慮下的選擇。歐洲需要的是創新動力,歐盟急需的是創造活力,而非極端左和右兩種思潮的氾濫,以及由此所帶來的政治博弈。展現歐洲的凝聚力,現行體制機制要更新。除了加強財政約束,構建獨立的安保力量,還要有全方位監管的覆蓋。高福利的制度必須改革,而且要重振迷失的製造業。相比美國高科技產業主導,以及中國領先的互聯網經濟,歐洲還有什麼?年輕的領導人面孔和煽情的言論無濟於事。歐洲要革新的是內涵,而不是換一個更年輕的領導人。
 
―《聯合早報》 2017/10/30
 

 

鮑威爾執掌美聯儲或利空美元

 
美國總統特朗普11月2日宣佈,提名鮑威爾出任下一屆聯儲主席,打破先例沒有讓葉倫連任。
 
分析認為,鮑威爾繼任有兩個劣勢。他一直主張放鬆金融管制,撤銷全球金融危機後對冒險行為的一些打壓。加上美聯儲負責金融監管的副主席蘭德爾·誇爾斯(Randal Quarles)也提倡為銀行鬆綁,美聯儲似乎可能轉向支持為金融機構制定更寬鬆的規則。
 
然而,在這個問題上,鮑威爾的看法相對微妙而溫和。有投資者認為,鮑威爾在貨幣政策上的立場較葉倫稍偏鷹派,但此前9月時鮑威爾投票支持開始縮減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他在2月時也表示,“只有在特別的情況下”才應將新一輪資產購買作為考慮選項。他在金融市場上經驗豐富,並被認為是個務實派,而不是一位空想的放鬆監管支持者。
 
其次,這位美聯儲新主席是一名律師而不是一位經濟學家,因此他對經濟狀況的判斷總會受到質疑。上一位非經濟學家出身的美聯儲主席是威廉·米勒(G.William Miller),但他僅當了一年多美聯儲主席,那是一場災難,面對高通脹他拒絕收緊貨幣政策。所以,鮑威爾強行推行自己想法的可能性不大。
 
因此,長期來講,鮑威爾繼任不利於美元。繼任消息公佈後,美元應聲下跌。
 
不過,特朗普對鮑威爾的提名確保了美聯儲貨幣政策的連續性。這意味着美聯儲仍處於多次加息軌道上,縮表計劃也將繼續推進。
 
加息將提高美元資產收益率,增強其對投資者的吸引力。同樣,美聯儲不再將已購買債券的到期收益進行再投資,這種縮表舉措也利好美元,因為這意味着美聯儲減少債券購買。
 
分析認為,這將是美元的一個亮點。特朗普政府之前在兌現重大稅改和財政刺激承諾方面遭遇挫折,因此今年大部分時間美元走勢艱難。今年以來美元指數跌幅達7.3%,但過去兩個月上漲了1.7%,受助於經濟數據較佳,而且共和黨稅改計劃近期取得進展,應能提升美元前景。此外,歐洲央行縮減刺激規模但延長購債計劃,令歐元遇挫,並提振了美元。
 
分析認為,總體而言,只要美聯儲繼續當前的貨幣政策,美元應能保持良好表現。
 
―《路透社》、《金融時報》 2017/11/2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