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08外媒速覽
No.3408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第3408期 2017-12-22發表]

美國經濟優勢面臨挑戰

 
創業精神、世界級教育機構以及金融資本市場的深度,這三個優勢是市場看好美國長期經濟前景的關鍵。但越來越多的迹象表明,在以上領域,美國的領導地位面臨着挑戰。
 
以企業和創業為例,日益強大的中國企業給美國企業的全球主導地位帶來了競爭和壓力。中國工商銀行與中國建設銀行如今佔據着《福布斯》全球2000強榜單的前兩名,這一年度排名不僅體現着企業的市值,還反映其銷售、利潤及資產情況。2017年該榜單的前10名中,中國企業佔了4家。
 
另一方面,創業精神的長期衰退也令人擔憂。據智庫“新美國”數據,1977年至2010年間,美國新僱主創建的企業數量由每萬人創辦35家下降至17家;1991年至2010年間,美國自僱人士所占比例下降了20%。美國勞工統計局數據也顯示,2010年至2015年間,雖然創業趨勢有所回溫,但企業提供的就業崗位卻減少了100萬個。
 
此外,據2016年“泰晤士報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行榜”,第一名12年來首次花落美國以外的大學:牛津大學。同時,中國大學也異軍突起,特別是在工程技術領域:目前,在全球100所頂級工程技術院校中,有35家中國高校,而2016年還只有7家。
 
雖然如今在美國高校就讀的外國學生達到了100多萬,但新增申請和入學的數量都有所放緩,根據美國國際教育協會數據,2016~2017學年入學的國際學生人數比上一年下降了3%。與此同時,申請F1學生簽證的人數也在下降,尤其是攻讀科學、技術、工程與數學專業(STEM)的學生有很多在畢業後選擇回國,使美國經濟不能受益於他們獲得的技能與知識。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因於簽證數量上限及外國畢業生獲得綠卡難度提升。
 
此外,美國股市在廣度上也不及以往了。道瓊斯指數納入的美國上市股票在1998年達到7562支的峰頂。截至2016年底只剩下3600支,降幅超過50%。這在某種程度上表明,隨着企業領導層對股市波動性和反覆無常和應對日益短視的投資者的能力變得不那麼有信心,越來越多公司走上收歸私有和股票回購的道路。
 
雖然樂觀主義者們仍認為,美國不必過分擔心這幾個趨勢,但越來越明顯的是,如果忽視上述因素,將導致長期的經濟衰退。
 
―《金融時報》 2017/12/15
 
 

特朗普稅改需時間驗證

 
美國作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以及最重要的國家,其最新的特朗普稅不僅具有經濟意義,也具有政治意義。鑒於美國國會參議院日前投票通過稅改方案,坊間更為關注的是,稅改將會怎樣改變世界的經濟格局乃至地緣政治格局。
 
目前關於稅改是否能達到特朗普預期的“使美國再次偉大”的效果,市場出現了兩種觀點。支持者認為稅改方案可以和上世紀80年代的雷根稅改媲美。反對者則認為,特朗普的稅改出台倉促,預期效果不明顯,會給美國帶來包括債務危機在內的負作用。但更多的觀察者認為,要評估特朗普稅改的長期效應,眼下還很困難。
 
該稅改方案的最大亮點,是將企業所得稅大幅下降至20%左右,以及簡化個人所得稅稅制。理論上說,企業所得稅一次性的大幅削減,有利於提振企業盈利,特別是對於那些“高有效稅率”的公司更為顯著,它將刺激美國企業海外資金回流美國,也使得想開拓美國市場的其他國家企業更想投資美國,從而帶動其國內的企業投資和就業,以及最終居民收入的增長。而個人稅收的減免,也將增加中產階層的收入,並促進消費的開支,刺激經濟增長、扭轉美國預算赤字。
 
但另一方面,不可忽視,特朗普稅改被認為主要是給富人減稅,這將進一步導致美國貧富差距加大。此外,減稅也將迫使美聯儲不得不加息,而這又會增加美國企業的出口成本,使得美國製造業外流。而因減稅,政府稅入將減少,導致公共財政能力下降,打擊美國投資國民和社群的能力。綜合考慮總需求、勞動力供應、儲蓄和投資等因素,長期看,稅改法案對美國經濟增長的影響微乎其微。
 
一般說來,這次稅改被認為是里根“供給側經濟學”的應用,意在通過大規模的減稅來有效促進企業的投資,刺激經濟增長,在創造就業的同時擴大稅基,使得稅收收入大幅度增加,最終實現收支平衡。但必須注意到,不同於1981年雷根提出稅改時美國經濟大蕭條的背景同時,特朗普將在2019年實施稅改,此時美國經濟已連續11年擴張,背景的不同可能會制約特朗普稅改的效果。
 
然而,不管特朗普稅改的長期效應如何,都將會對世界格局產生影響,這從英、法、德、印等國已採取或正在制定減稅措施可見一斑。中國因已深度參與世界經濟以及中美貿易,更應早做準備,制定應對之策。
 
―《聯合早報》 2017/12/12
 
 

為何脫歐支持者如此沉默?

 
12月11日,英國首相特蕾莎·梅和歐盟達成脫歐協議,促使談判進入第二階段。但13日,她提出的脫歐草案卻在國會遭遇挫折,執政的11名保守黨議員倒戈,促使下議院通過修正法案,規定政府與歐洲聯盟談判達成最終脫歐協定後,必須經經國會通過才可簽署。
 
脫歐支持者認為梅在推進《里斯本條約》第50條進程方面所做的貢獻是值得讚揚的。《經濟學人》認為,這與梅模糊了他們的許多紅線概念有關:她接受了一筆高於預期的“分手費”;對於歐盟公民未來在英國的權利,約定給歐洲法院(ECJ)一個八年的緩衝期;該協議避開了愛爾蘭的“硬邊界”問題,意味着完全接受單一市場規則,和歐盟堅持的接受歐盟所有法律包括ECJ。
 
分析認為,首先,脫歐支持者的目標就是讓脫歐日期確定在2019年3月29日,避免因經濟低迷或國會拒絕導致變化。
 
其次,則是因為相信如果脫歐發生,那麼一切皆有可能。英國脫歐大臣大衛·戴維斯甚至建議,如果未來的貿易協定不令人滿意,那麼《里斯本條約》第50條協議也可以撕毀,因為“如果沒有完全達到一致,等於一項協定也沒有達成”。這一背景下歐盟要求談判的前提是要堅持維持《里斯本條約》第50條協議的法律效力。
 
脫歐支持者們似乎仍然相信,預先設定貿易關係和投資架構將會使談判更容易進行。大衛斯希望能與歐盟談成一個“包羅萬象的零關稅的”英歐自由貿易協定,而且這一協定要比前不久達成的“歐盟-加拿大自由貿易協定”更優惠,應該是一個“加拿大+++”協議的新架構。對此,他們是自欺欺人的。歐盟談判代表非常清楚,一旦英國離開了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它就不能指望得到比加拿大自由貿易協定更好的條件。要知道,服務業佔到了英國經濟比重的70%和出口貿易額的40%。
 
至於愛爾蘭邊境的問題,大衛斯稱,如果沒有更廣泛的自由貿易協定,那麼與單一市場規則達成完全一致只會導致倒退,因為它將只關注那些與北愛和平協議、各島經濟有關的條約;而只要他們能互相認可,英國就有條件決定自己的規則。但愛爾蘭和歐盟則堅持單一市場規則,歐盟委員會還進一步稱,如果英國不在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內,則它很難看到“硬邊界”問題解決的可能性。對此,一些脫歐支持者也表示認同。
 
可以預見,如果英國堅持與單一市場緊密關聯,那麼只能實行軟脫歐,而這意味着最後的結果將與挪威相近,而不是加拿大。
 
―《經濟學人》 2017/12/14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