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09外媒速覽
No.3409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李萌 [第3409期 2017-12-29發表]

世界仍需世貿組織

 
近來大家對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興趣愈加銳減,在多年來數輪談判毫無進展的同時,世貿組織的權威性似乎也受到了挑戰。2017年12月13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賽勒斯召開的第11屆WTO部長級會議上也因美國方面的態度陷入僵局。
 
對於WTO目前的尷尬地位,分析認為與多邊貿易體制有關。多邊貿易體制談判僵局難破,主要受到世界經濟力量對比呈現歷史性變化,全球貿易格局深度調整,貿易不平衡問題依然突出;美國作為全球最重要的貿易大國,突出強調“美國優先”,對世貿組織這一多邊貿易體制態度消極;世貿組織本身改革尚需與時俱進的因素有直接關係。
 
WTO及其前身關稅及貿易總協定(GATT)的核心原則,是互惠互利。簡而言之,即使多邊貿易在政治方面獲得認可、可行,A國通過單方面降低進口關稅將獲得更大的利潤,但這只是理論上的規律,現實中它將受到許多阻礙,如B國也降低關稅,所以需要統一國際社會認可的原則來指導。
 
該原則在關貿總協定的頭幾十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美國渴望在貿易方面引領世界是主要原因。但近年來,美國方面的貿易成績,讓更多的聲音對多邊貿易產生了質疑。以美國為代表,越來越多的國家正回歸重商主義、區域保護主義,追求貿易順差。這是謬論,一旦GATT和WTO成功降低關稅,將多邊貿易複雜化、政治化,那麼在設置監管障礙將比在邊境收稅更繁瑣。
 
多邊貿易體制的政治支持已降至近年來的最低點。以美國為首的政府力量正走向錯誤的方向:出口好,進口壞。由此,特朗普政府質疑WTO體系已經無法維護美國的貿易權益、並認為WTO體系不受美國控制,且透明度存疑,進而在會議最終公報中拒絕使用“多邊貿易體制的中心地位”和“支持發展必要性”等字眼。而世界其他國家,越來越專注推進雙邊和地區協定,而不是可以促進WTO發展的全球交易協定。
 
歷史經驗表明,堅持有效的多邊貿易體制對維護世界經濟繁榮至關重要。自由貿易有助於推動世界經濟增長,讓更多國家人民分享到經濟全球化的好處。經濟全球化是不可逆轉的歷史潮流。不要責怪世貿組織本身的癱瘓,它仍然是相信國際競爭國家發展壯大的強大工具。
 
―《彭博社》 2017/12/18
 

普京權力模式衝擊西方世界

 
2017年12月6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再次宣佈自己將參與總統競選。若成功贏得大選,普京則有望成為俄羅斯政壇任職時間最長的總統。根據當前的民調,普京的民意支持度頗高,這成為俄羅斯政壇值得思考的現象。
 
▲圖為2017年12月14日,在俄羅斯首都莫斯科,俄總統普京在年度大型記者會上講話。(新華社圖片)  
 
客觀而言,普京在任期間,俄羅斯經濟不僅未見起色,而且陷入危機邊緣。危機時代的大環境,石油經濟的不景氣,以及西方世界的連番制裁,俄羅斯的財政陷入困境,盧布大幅貶值。要不是出口武器勉強支撐,俄羅斯的經濟幾乎難以為繼。分析認為,這與西方施壓、普京對抗施壓的強硬魅力激起俄羅斯民眾久違的大國自豪感有關。
 
但普京的存在,已經成為西方世界的痛。如果他再次當選,將成為西方世界永久的痛。
以美國為例,在普京穩坐權力寶座的過程中,美國政府三任總統與俄羅斯的關係逐步僵化、至顏面盡失,哪怕特朗普希望和普京修復美俄關係,但是卻陷入了“通俄門”困境之中,特朗普不得不屈服。美俄博弈重新開始,互不相讓,要想修復兩國關係已經很難了。
 
歐洲方面,英國脫歐談判正在進行,脫離歐元區的民粹主義也未徹底消弭。烏克蘭地緣政治危機、土耳其結盟俄羅斯、難民潮,歐洲已深感不安。更不用說被普京“熬下去”的歐洲各國領導人已經有很多了。面對普京領導下的俄羅斯一貫的硬碰硬態度,西方世界更加焦慮不安。
 
分析認為,世界原本不必那麼緊張,無論美國、歐盟還是俄羅斯,抑或其他國家和地區。但是只要存在利益之爭,只要有意識形態偏見,或者難以化解的文明衝突,世界就不太平。同屬基督教文明的俄羅斯和西方世界的衝突,又是為了什麼呢?這可是值得思索的問題,答案恐怕還是得由當事方才能解答。但肯定的是,普京的權力模式和西方世界格格不入,雙方的衝突也將是結構性的。
 
―《聯合早報》 2017/12/19
 

收入不平等壓力繼續上升

 
近期發佈的《世界不平均報告2018》顯示,1980年至2016年間,一方面,收入不平等問題在各國之間呈現趨同:收入前1%的人掌握了國家實際收入增長總量的28%,而收入後50%的人只得到了其中的9%。另一方面,各國收入不平等的程度差異又有不同。如在西歐,收入前1%的人掌握的收入增量“只”與收入後51%的人相當;而在北美,收入前1%的人掌握的收入增量卻與收入後88%的人相當。同時,收入不平等程度在北美洲和亞洲迅速攀升,在歐洲適度上升,在中東、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巴西穩定在極高水準。
 
關於未來收入不平等問題是否會加劇,經濟學界呈現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
 
一部分人認為,不平等加劇是可以預見的。精英階層在獲取經濟創造的全部盈餘上極其成功。權力造就了財富,財富帶來了權力。掠奪行為的極限由讓生產者能夠生存的必要性決定。這一現狀,除非戰爭、革命、瘟疫和饑荒等災害發生,不會改變。兩次世界大戰就是最好的證明。
 
另一部分人則持相對樂觀態度,認為不平等問題將會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不會導致大的動盪。因為當前社會並不如我們預期的那麼不平等,窮人是相對貧窮,而並非難以度日;並非所有高收入國家都存在不平等程度高和加劇的趨勢;政府推出的一系列政策工具,可以用以改善收入和財富不平等。這一點在重要高收入國家市場分配和可支配收入的對比中可以看出來,當然前提是政府願意。
 
分析認為,不平等壓力繼續上升已成定勢,高收入國家相對不具備技能的勞動者,其工作的市場價值似乎不太可能上升,決定他們改變現狀的生產資料受限。另一方面,消除壓力的意願普遍下降,就現階段而言並不現實。指望富人願意分享他們的財富,共用現代經濟某種程度的社會和諧和物質豐富的平均主義思想早已消失,帶來的是個人主義日益盛行,精英階層可能變得更堅定地為自己謀取利益。
 
而伴隨收入不平等問題的加劇及改善意願的不認同,帶來的將是“富豪民粹主義”,這將不僅帶來社會和平方面的摧毀,甚至可能使穩定的普選民主制度消亡,不論是穩定的富豪統治,還是獨裁者的出現,對民主制度而言都是毀滅性的打擊。
 
―《金融時報》 2017/12/21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2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