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13外媒速覽
No.3413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李萌 [第3413期 2018-03-12發表]

中國的硬實力﹑軟實力和“銳實力”

 
最近在美英一些重要機構和重要雜誌上推出了一個新概念—“銳實力”,引起廣泛關注。分析認為,“銳實力”是對“軟實力”標準的背離,是對中國“軟實力”評估的過度否定。它的提出是西方國家對華政策的反思、對中國發展方式的重新認識、對中國崛起實力的擔心下的産物。 
 
“銳實力”是批評中國的大帽,客觀而全面地看待,這頂大帽戴在中國的頭上並不合適,因為中國的進步的、正確的方向早已確立,即通過可持續的“改革開放”,通過可持續的發展,在世界上見賢思齊,追求中國真正的“軟實力”。但另一方面,“銳實力”這一概念也在提醒中國要注意 “軟實力” 陷阱,不要圖一時之快、一時之效,過度重視“硬實力”。
 
如何避免“銳實力”陷阱?分析認為,中國社會要擺脫“財大氣粗”的思維定勢,科學評估過去20多年中國在哪些方面取得了“軟實力”的進步,在哪些方面可能正好是為了“軟實力”却不幸背棄了“軟實力”的初衷?
 
首先,看中國發起的亞投行和倡議的“一帶一路”。他們首先都代表着中國不斷增長的“硬實力”;同時,他們也代表着中國的“軟實力”(中國與世界分享、共生“新發展”)。但坦率地承認,這裏也應該有“銳實力”,即亞投行或者“一帶一路”對許多國家産生的突然的吸引力,吸引其他國家參與這些項目的主要是中國提供的龐大的發展融資。對於中國來說,避免、减少、控制“銳實力”才能以增加或者擴大“軟實力”。
 
其次,可以衡量下中國最近幾年的語言文化項目—全球的孔子學院體系。中國在短短十多年在全球構築起的孔子學院體系,是一個了不起的全球語言與文化工作(“硬實力”);中國主要語言官方語言漢語及其代表的中國文化對直接或者間接參與孔子學院的學生等人員産生吸引力(“軟實力”);但建設孔子學院也存在着“銳實力”問題,即試圖依靠短期之內的巨大投入産生中國語言、文化對世界的影響力(“銳實力”)。
 
在教育領域,中國在向世界各國提供越來越多的獎學金鼓勵國際青年才俊大規模地來華學習(“硬實力”),這對亞非拉地區千千萬萬的個人和家庭産生了强大吸引力,但這種吸引力在多大程度上是因為獎學金(“銳實力”),還是中國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一流高等教育(“軟實力”)?
 
最後,在中美關係領域,兩國的各種交流、對話機制,已經很多、很雜,但是這些機制首先是“硬實力”,即不管哪個方面的機制,其存續靠的是政府的物質上增長中的投入。面對中美關係中的消極面,中國更需要真正的“軟實力”,因為“銳實力”增加中美衝突的風險,而“軟實力”則一定能化解與降低與美國的衝突。
 
當然,美國也有“銳實力”的問題。美國建立的一些吸引中國學者和學生的獎學金項目,不能認為其就自動就是美國的“軟實力”。公允地說,它們首先也是美國“銳實力”。中國也要對美國的“銳實力”進行評估,包括提出和使用“銳實力”這樣的不具有建設性却有着對抗性的概念。
 
―《聯合早報》 2018/2/27                                           
  

特朗普的經濟格局

 
特朗普正在考慮對進口鋼材徵收24%、對鋁徵收10%的關稅,目的是保護國家安全,並迫使中國改革其貿易做法。但是否有人或地方表示支持呢?
 
分析認為,這種實現雄心的方式是可怕的,帶來的結果可能是提升物價、阻礙經濟增長、危及就業、加重納稅人負擔、誘發大規模示威、以及加速破壞不穩定的全球貿易體系。這並不是危言聳聽。這一點,罕見的得到了特朗普的大多數內閣、幾乎所有主流經濟學家的共識。
 
最直接的,鋼鐵製造商就不可能對這種額外的保護心存感激!雖然不會立即啟效,但最終的結果是肯定的:生産商將擔心通脹加劇、輸入短缺和供應中斷等問題,因為鋼鐵製造業的前景正在改善,大規模的基礎建設正在進行。
 
美國國防部也忽視了國家安全的基本原理。儘管從表面上看,特朗普擬議的關稅措施針對的是中國,但美國直接從中國進口的鋼鐵或者鋁極少,因此美國採取的任何行動將主要打擊加拿大、德國、日本和韓國等軍事盟友。同時,美國對鋼鐵和鋁的總需求只佔國內生産的3%,這意味着對進口的依賴並不是一個明顯的危險。雖然特朗普的國防部長巧妙地表示,徵收廣泛的關稅可能會對我們的主要盟友産生“負面影響”。
 
與此同時,中國也不會受到這些措施的影響。它已經收到了二十多起針對基本鋼鐵産品的反傾銷和反補貼稅的投訴,而美國在其中的進口額佔比不到3%。關於廣泛徵收新關稅、不對任何國家豁免的機制,其唯一實際效果,只能是遭到美國出口商的報復,歐盟官員們警告稱,歐美面臨發生跨大西洋貿易戰的風險。
 
實際上,要解决這一問題,有一個更好的方法。特朗普關注貿易爭端的焦點應放到知識産權、以及中國對企業技術轉讓的態度上。
 
―《彭博社》 2018/2/28     
 

英國退歐的正確方式

 
關於英國退歐的爭論一直問題不斷、進展緩慢。英國政府正摸索着“硬”退歐,讓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並存。特雷莎·梅似乎認為,這是慶祝公投結果的唯一途徑。在這一觀點上,一個“軟”的退出,與挪威更接近的安排是不可接受的,因為它不能確保法院的獨立性、達成新的自由貿易協定以及限制移民的能力。這將使英國成為一個“附庸國”,更糟的是,它將不得不向歐盟支付高額的年度稅收。
 
然而,仔細觀察一下挪威,就會發現,這種對“軟”退歐的描述完全是錯誤的。事實上,挪威式脫歐是個不錯的起點。
 
首先,關於單一市場與歐洲大陸的自由貿易。根據政府預估,退出單一市場意味着英國脫歐後15年的GDP將比留在英國的GDP低3%至6%。而挪威則在同意遵守歐盟的大多數規定、向歐盟移民開放邊境、支付高額的年費的基礎上建立了制度,以保障農業和漁業等重要産業的發展。
 
其次,關於歐盟法律。梅曾表示,英國必須擺脫歐洲法院的管轄。挪威與歐洲的貿易由歐洲自由貿易協會(EFTA)管轄。作為一個原則問題,EFTA法院的裁决是一種諮詢,它缺乏對不遵守的成員國的權力。英國可能會提名一名法官到法院,但法院無法對法院進行判决。實際上,英國出口商必須遵守單一市場的規則,即使他們不在其中。而“諸侯國”一說,對挪威更是不準確的。它參與起草歐盟法律和法規,特別是在能源等領域。它在歐洲議會或議會中沒有席位,但是大多數的法規都是未經正式表决通過的,在委員會中的談判更重視的是專業知識。這點挪威和英國都有各自的優勢。
 
再次,關於人的自由流動。從理論上講,挪威是可能被允許停止接收難民潮的。而英國也可以根據歐盟的規定採取措施,如限制購房或驅逐6個月後仍未找到工作的人。同時,在邊境問題上,挪威不屬於歐盟的關稅同盟,因此與瑞典和芬蘭邊境的車輛將受到檢查。但對英國而言,國內企業與歐洲供應鏈關係密切、貿易更加頻繁,特別是北愛爾蘭地區,若真如英國政府的態度不接受與歐盟的關稅同盟(針對貨物貿易、不限制服務貿易)、阻止與第三國簽訂貿易協議,將帶來危及和平的問題。
 
也許一個類似挪威式的、由海關協定强化的機制也許不能完全達到英國退歐的每一項承諾,但它能在達到擺脫歐洲的政治目的的基礎上,保障經濟的穩健發展。
 
―《經濟學人》 2018/2/22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