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15外媒速覽
No.3415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李萌 [第3415期 2018-04-09發表]

貿易戰無贏家?

 
針對貿易戰,經濟學家的普遍觀點是沒有贏家,結論正確與否很快就可以得到驗證了。就在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宣佈將對一系列中國產品徵收關稅的幾個小時後,中國報復性地對部分美國進口商品徵收了懲罰性關稅。可以肯定的是,兩國的企業、勞動者和消費者都將在這場針鋒相對的貿易衝突中受傷。但值得注意的是,這場鬥爭將會使某些發展中國家坐收漁利。
 
從表面上看,對亞洲其他國家而言,貿易中斷似乎是一場災難:對中國出口的打擊可能會波及整個地區的供應鏈,進而剝奪其他經濟體發展經濟和促進就業的機會。但另一方面,伴隨中美貿易戰蔓延到全球勞動力市場的低工資競爭中,這對許多新興經濟體而言,長期利益可能遠遠大於短期傷害。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國,長期以來中國一直是美國和歐洲企業,尤其是服裝、鞋類和電子產品等勞動密集型企業,選擇外包和離岸製造的首選目的地。然而,伴隨中國勞動力的工資水平上升至亞洲新興市場的最高水平,其他國家開始覬覦這一投資和就業機會。例如,服裝和電子產品製造商已經開始佈局生產多樣化,向越南和印度等國傾斜。
當然到目前為止,中國通過改善基礎設施和供應網絡的方式來抵銷高昂生產成本的策略是成功的,中國在低端製造業市場的份額仍居高位。但一場更廣泛的中美貿易戰可能加速這一轉變。為縮減生產成本,跨國企業和供應商將被迫重新設計供應鏈,選擇投產至其他生產成本較低的國家和地區。
 
這對中國來說是個壞消息。儘管中國正在謀求製造業產業升級,但這並沒完全改變其依靠廉價勞動力和低技能工人的現狀。服裝和電子產品的生產將加速向海外轉移,而這將對中國施壓,推動其加速向創新、高科技產業轉型。
 
在這場貿易戰中,真正的輸家只能是特朗普的貿易政策。雖然有小部分在中國的生產鏈“回流”到美國,但美國國內高水平的工資水平無疑對勞動力密集型的組裝企業而言,成本過高了。而這產生的結果只能是縮小貿易逆差的計劃破產,即使對中國的財政赤字減少,但這些逆差將轉移到其他發展中國家去。事實上,這一預測已經發生了:隨着越南成為供應鏈上的一個重要參與者,美國對越南的貿易逆差已經膨脹到了2017年的380億美元。在一個生產全球化的市場中,徵收關稅絕不可能是特朗普希望實現的目標。
 
―《彭博社》 2018/3/27    
 

中國原油期貨起航影響深遠

 
醞釀十七年,中國首個向境外投資者開放的期貨品種原油期貨3月26日上線交易,能源公司、交易商以及銀行等各方參與者對該品種均給予了高度關注。
 

▲3月26日,中國首個國際化期貨品種——原油期貨正式在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掛牌交易。這是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左)、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為開市鳴鑼。(新華社圖片)
 
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原油進口國及第二大消費國,原油價格一直受海外主導。原油期貨的上市,有望在國際原油市場發出“中國聲音”,更確切反映亞太地區石油市場供需關係。業內人士認為,中國取得原油國際定價能力之路任重而道遠,未來仍需循序漸進。他們還預期,若原油期貨在交易清算等環節取得一定經驗後,中國有望選擇鐵礦石等更多大宗商品期貨向外資開放。
 
進入21世紀以來,消費東移已成為趨勢,亞太地區從消費量上已超過北美和歐洲,成為全球消費量最大的原油市場。但中國和亞太地區還沒有一個具有廣泛影響力的期貨合約,還沒有形成能充分反映亞太地區原油供需基準的原油期貨。這次原油期貨的推出,對於中國的宏觀經濟、實體企業、期貨市場都有深遠影響,是有相當重要意義的。
 
當然,也有分析認為,以人民幣計價交易、交易時間較短、中國特殊的交易習慣、假期休市天數較長、以及新規定及監管規範等影響,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INE)原油期貨的交易或許要經歷一段“艱難時期”,才能循序漸進融入國際定價體系。
 
有預測認為,上海原油期貨市場要取得國際定價能力,其發展基本會經歷三個階段,首先是上海原油期貨的流動性和持倉量更上一個台階,交易、交割和清算等流程順暢;第二步,上海原油期貨成為國內市場的定價基準;第三步是影響力達到布蘭特和紐約市場水準,那時上海油取得國際定價能力將是水到渠成的。而隨着市場的逐步成熟,鐵礦石等更多期貨品種的對外開放,將促進人民幣在國際上的使用。
 
所以,儘管短期內人氣較為謹慎,中國原油期貨的創新空間還是很大的。
 
―《路透社》 2018/3/26    
 

西方對俄羅斯“鬥爭”剛開始

 
日前,特朗普向普京再次當選俄羅斯總統表示祝賀,這激怒了美國的議員們。如今,特朗普政府決定和歐洲多國聯手,驅逐60名俄羅斯外交官,這是自冷戰以來美國驅逐俄羅斯情報官員規模最大的一次,被視為美國對俄政策變得強硬的標誌。
 

▲3月18日,在俄羅斯首都莫斯科,現任總統普京在競選總部出席記者會。普京以高票當選連任俄羅斯總統。(新華社圖片)
 
對此,英國和歐盟等國認為,這是盟友間的協同行動,是“向俄羅斯發出了最強烈的信號,不容其繼續藐視國際法。”但更普遍的分析認為,美國這種忽冷忽熱的立場與特朗普對俄羅斯外交政策的不定性有關。“特朗普愚蠢地試圖堅稱,兩國之間存在一個恢復合作和信任的絕佳機會”,以為可以與俄羅斯建立夥伴關係,以解決敘利亞和朝鮮等日益麻煩的熱點問題。所以,這次大規模驅逐行動,美國並沒有採取一些更加有效的懲罰措施,比如切斷莫斯科與國際金融體系的聯繫,或對俄羅斯央行實施制裁。
 
所有主要北約盟友,包括法國、德國和加拿大,都加入了美國的行列,宣佈驅逐俄羅斯人員。這是英國首相特蕾莎·梅取得的重大外交勝利,此前她花了兩週時間動員國際社會支持她的斷言,即克里姆林宮是斯克里帕爾遇襲的幕後黑手。此舉也標誌着西方與俄羅斯總統普京之間的關係跌至新低。歐洲理事會主席唐納德·圖斯克表示,不排除歐洲各國政府在未來幾週將採取進一步協調行動。
 
―《經濟學人》 2018/3/27 
 

美國債為何總能放量“攤大餅”?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上任之初,面對着前任奧巴馬留下來的19.9萬億美元的巨額國債規模,曾信誓旦旦地對外宣稱,任期八年內(兩個總統任期)要徹底消除美國國債。然而,美國財政部發佈的最新數據顯示,日前美國國債已經首次突破21萬億美元。在發債問題上,美國的套路出牌已成定勢。
 
觀察近年來的市場表現,美國主權債務發行一直呈現樂觀慣性:不用擔心買家,過程中更從沒出現過流拍現象。這促使歷屆白宮主人在主權債務發行之路上越走越遠,直至成癮,美國國債的佔比也由最初的63%一路飆升至目前的104%,等於平均每個美國公民負債6萬多美元。分析美國發債的底氣,主要得益於以下幾大優勢:
 
第一,美聯儲一直是公債的最大買家和鐵桿買主。金融危機期間,美聯儲推出三輪量化寬鬆計劃,不斷地吃進長期美債,使其資產負債表規模擴張到了空前的4.5萬億美元。雖然自去年10月起,美聯儲開始“縮表”,但吐出的絕大部分是短期抵押貸款支持債券(MBS),這為擴大國債的購買騰出了空間。
 
第二,美元是全球化信用貨幣。“美元是我們的貨幣,卻是你們的問題”,美元作為不與黃金掛鈎的世界貨幣已建立了霸權地位,且被賦予了全球“信用本位”的職責。
 
這就意味着美國發行美元,其實就是向世界發行債務。而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促使全世界中央銀行被迫以其手中結餘的美元購買大量美國國債和其他金融產品,為美國國際收支赤字和國內預算赤字融資,從而維持了美國債務經濟的運行。據亞德尼市場研究公司公佈的數據,全球央行在過去一年中以月均1,300億美元的額度購買美元資產,目前包括各國央行在內的外國主要債權人持有美國國債的總額達到了6.2604萬億美元。
 
第三,發達的金融市場為美國的對外融資提供了寬闊平台。低儲蓄率和高消費是美國最具特色的經濟增長方式,而為了不斷刺激和支持借貸消費,美國必須有龐大的借貸資金,為此美國政府必然要發行國債將流出的美元置換回來,通過發達的金融市場來吸收大量海外短期和長期投資。
 
但這種方式也帶來了問題:大量經常項目逆差。資本項目順差是平衡的常用手段,而其中促成以東亞國家、石油出口國和其他新興經濟體為代表的貿易順差國對美國的資本輸出是主要路徑,這也使得這些有購買力的國家成為美國國債的主要外部持有者。最新數據顯示,目前中國持有美債規模為1.168萬億美元,為美國國債的最大債權國,緊跟其後的是日本,持有美國國債1.07萬億美元。
 
由此可以推斷,21萬億美元絕對不會是美國國債的終極規模。一方面,美國財政入不敷出、減稅計劃的推行都將加大赤字規模,有人推測2018財年美國聯邦政府赤字將達到4,097億美元,這種情況下,美國政府只能繼續走上發新債還舊債的道路。另一方面,美國黨派對於債務上限的問題在談判中不斷刷新記錄也加劇了問題。藉此,美國國際經濟研究所預測,2024年,美國國債佔GDP的比重將達到135%。
 
―《聯合早報》 2018/3/26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