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17外媒速覽
李萌 編譯 [第3417期 2018-05-07發表]
 

拿雙邊貿易大做文章猶如“打地鼠”

 
美國與全球其他地區的貿易逆差的確存在,其領導人希望縮小這種逆差也無可厚非。但要實現這一目標,美國必須減少與貿易夥伴國的集體貿易順差,而這在美國近期的減稅和增加政府支出政策導致其國內支出和進口激增後,變得更加困難。這種僵局可能會破壞全球經濟當前的增長,特別是如果有更多國家效仿這種貿易限制措施的話。
 
貿易平衡過度偏向哪一邊,自然值得關注。但長久以來把一國從貿易中得到的好處等同於其總的貿易順差是錯誤的,認為一國對某個貿易夥伴國存在雙邊逆差就代表着吃虧就更是大錯特錯。
 
貿易逆差往往發揮着重要的經濟作用,如逆差能幫助各國獲得進行長期生產性投資所需的資金,並增加國民收入和財富。總的貿易平衡是所有或正或負的雙邊貿易平衡的總和,但從貿易中得到的好處不只來自於順差關係。實際上,如果一國因尋求縮小總的貿易逆差而錯誤地架設起進口壁壘,將導致其雙邊的順差和逆差都縮小。
 
一國總的貿易平衡是一種宏觀經濟現象,反映其支出少於或多於收入。相比之下,雙邊貿易的結構反映的是基於各國競爭優勢下的國際勞動分工。如美國進口鋁,這增加其對中國的貿易逆差。但較為廉價的鋁進口有利於美國規模最大也最有特色的出口項目飛機出口行業的發展。限制鋁進口不僅會損害飛機出口,還會降低全球勞動分工的效率,更不用說改變美國支出超過收入這一造成美國總體貿易逆差的根源。
 
美國政策制定者正試圖通過談判縮小與特定貿易夥伴國,如墨西哥、韓國和中國間的逆差,以修復雙邊貿易關係中的政策扭曲並擴大美國總體貿易順差。這的確可能會有助於糾正不公正做法並提高全球生產效率,但美國不太可能改善其總的貿易平衡,即便它成功縮小了與某些國家的雙邊逆差。
 
舉例來說,假設韓國同意限制其對美國的鋼鐵出口,同時降低針對美國汽車進口的壁壘。美國減少從韓國進口鋼鐵和增加對韓國出口汽車的同時,很可能會伴隨着從其他國家如加拿大進口的鋼鐵增加、出口到澳大利亞的汽車減少。或者,如果美國最終選擇擴大國內鋼鐵和汽車產量,那可能導致其他出口商品的產量下降,特別在像美國這樣的處於充分就業狀態的國家,這種可能性是很大的。美國對韓國貿易逆差一旦有所減少,取而代之的將是它對其他貿易夥伴國的逆差擴大或者順差減少,這就像“打地鼠”遊戲一樣。
 
雙邊貿易的變化未必會改變一國支出與收入的失衡。糾正這種失衡需要採取政策使支出水平更加貼合收入水平。而過分側重於雙邊貿易可能會嚴重扭曲國際勞動分工,從而減少各國從貿易中獲得的好處。即便雙邊行動反映出合理的抱怨,也可能會招致報復。堅持基於規則的現行爭端解決機制採取多邊策略更為可取。這是互利共贏的做法,並可避免誰都沒好果子吃的貿易戰。
 
―《金融時報》 2018/4/25
 

退出關稅同盟,一場更大的退歐戰


英國退歐後是否接受歐盟關稅同盟,已成為一個出人意料的政治導火索。梅政府反對這一想法,但擔心議會持異議,因為上議院在4月初的投票結果認為英國應該留在關稅同盟,而這一狀況極可能被下議院效仿。
 
這的確是一個更大的問題。梅現在進退兩難:一方面希望讓保守黨放心,堅持退出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的紅線,為監管分歧和獨立貿易政策創造空間;另一方面也希望達成一項可行的協議,滿足商界人士的要求,並阻止愛爾蘭邊境問題的惡化。不難理解為什麼大多數企業和工會想要關稅同盟。通過消除關稅和原產地規則的檢查,將促進英國和歐洲市場之間的貨物貿易,而這幾乎佔了英國出口的一半。畢竟,承諾與像美國這樣的第三國達成自由貿易協定有不確定性,也不能彌補失去歐盟貿易的損失。即使在過渡時期後,英國也可能缺乏在港口實施海關管制所需的人員、計算機系統和物理空間。
 
然後是愛爾蘭邊境問題。政府承諾將通過“海關合作”來避免基礎設施、檢查或控制,在此基礎上,它將代表歐盟徵收關稅,或使用快速而未經測試的新技術。但即使效仿歐盟與瑞士或挪威的處理方式,但英國卻缺乏實施的邊境基礎設施。
 
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歐盟不相信梅政府的解決方案,而堅持將北愛爾蘭留在關稅同盟中,並與愛爾蘭保持緊密的監管同盟關係。雖然梅在去年12月原則上接受的條款中提到,所有處理方式都必須適用於整個國家,以避免愛爾蘭海的邊界問題,但英國退歐事務大臣戴維·戴維斯稱,這種想法只是一個備用降落傘,並不一定會被採用。他認為,歐盟堅決抵制英國提出的兩種選擇只是一種談判策略。
 
除了與第三國的自由貿易協定,關稅同盟也有不利之處。正如土耳其在與歐盟的關稅同盟中出現的問題一樣,它不包括佔英國經濟80%的服務貿易。這意味着,未來歐盟貿易協議將向第三國開放英國的市場,而不讓其相互接觸。此外,單獨的關稅同盟也無法避免愛爾蘭的邊境問題,這要求對大多數商品,尤其是農產品實行單一市場規則。
 
內閣和議會一樣,在關稅同盟問題上仍存分歧。退歐支持者們擔心梅的海關夥伴關係可能演變成另一個關稅同盟,將關稅同盟貼上保護主義的標籤,並錯誤地認為這意味着對非洲農產品出口徵收高額關稅。同時另一方面,歐盟暗示可能會在未來的貿易協定中對英國提出一些建議,以使關稅同盟的選擇更加鮮活。
 
無疑,梅政府會推遲達成有約束力的投票時間,預計要等到秋天;戴維斯也曾暗示,愛爾蘭邊境問題可能不會在10月前解決。但無論如何,2019年3月29日的最後期限是不能輕易推遲的。
 
―《經濟學人》 2018/4/28

 

全球經濟正猶豫不前

 
全球市場步入2018年時就在揣測,十年來步調最為一致的全球經濟擴張可能會出現過熱,但今年以來的經濟增長表現實在是乏善可陳。
 
雖然導彈襲擊和全球貿易戰威脅的消息佔據着媒體的頭版頭條,但真正嚇到投資者的是經濟動能意外下降,尤其是歐洲經濟。多年來,投資者對政治風險一直都看得比較淡,始終堅定地專注於良好的經濟增長形勢和企業利潤增加。
 
近期油價上揚,使得通脹也成為需要考慮的經濟因素,這或許會讓市場進一步承壓。市場正在評估經濟放緩是否已經降臨,抑或第一季只是暫時疲弱、過後將恢復強勁增長。
與此同時,有迹象表明,經濟週期可能正在觸頂。
 
美國和歐洲的信心調查結果仍處於高位,但已略有降溫。最能反映增長擔憂的表現是西方國家的政府債券走勢,短期和長期利率之差全年都在收窄,這是衡量增長悲觀情緒的相對可靠指標。
 
油價上漲加劇通脹擔憂、推高長期收益率之後,收益率曲線趨平勢頭有所逆轉。但美國兩年期和10年期收益率之差比今年觸及的高位仍低近30個基點。 
 
作為航運市場晴雨表的波羅的海乾散貨運價指數4月降至八個月低位;倫敦金屬交易所三個月期銅現已從2017年底所及四年高位回落;花旗的經濟驚喜指數在2017年底觸及七年半高位之後,一直處於負值區域;股市在經歷過15個月連漲之後,較1月底高位已下滑7%。但大多數人依然認為,雖然經濟以斷斷續續而非奔湧的成長勢頭進入2018年,但卻仍在繼續着強有力的擴張。漫長且寒冷的北半球冬季、提早到來的復活節假期、以及中國春節假期,根據這些季節性因素而加以調整,或許也是造成這種表現的原因之一。
 
現在斷言經濟週期轉折在即還為時過早。話雖如此,近期的動蕩確實凸顯出投資者和政策制定者有必要做好準備,以防市場下跌。美聯儲也應有鋼鐵般的意志,繼續堅持緩慢而平穩的加息節奏,不受政府噪音的影響。
 
―《路透社》 2018/4/25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0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