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20外媒速覽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李萌 編譯 [第3420期 2018-06-15發表]

 特金會成果有待後續檢驗

 
近期圍繞美朝歷史性的首腦會談風波不斷,可看出雙方都有意願不失去這次機會。分析認為特金會的成功關鍵,主要在於如何管控雙方的期待鴻溝,讓美朝溝通的習慣機制化和常態化,保持緩和緊張的勢頭,而這個過程中,中國和韓國將扮演極為重要的作用。
對於金正恩來說,特朗普是一把難得的“雙刃劍”,一方面具有極大的不可確定性,另一方是不可能放棄的機遇。而對特朗普來說,需要藉外交得分來獲得國內支持以改變當前支持率較低的狀況,以保證秋天的中期選舉的順利。特朗普同意與朝鮮領導人見面,一方面體現了“反奧巴馬”的政治立場。另一方面,也希望藉朝鮮問題達成“大交易”,吸引全球目光,贏取“競選活動”的最大收益。所以,“特金會”對二者而言都是剛性需求。
 
但不可否認,雙方也有分歧。特朗普在朝鮮問題上基本上沒有長遠的戰略,主要是國內政治利益推動的短期行為的需要。這決定其目的是達成某種“大交易”,例如朝鮮承諾無條件,單方面,永久性的棄核,一次性解決問題。而朝鮮的期待和定位則非常不同,他們把這次峰會看成是今後幾年艱苦的外交談判的起點,而不是一錘子定音事情,強調朝鮮半島的無核化要“階段性,同步走”實現。
 
因而,金特會能舉辦當然是好事,但是這件好事是否真的會有好結果,以及能否可持續,最大的挑戰就是要很好管控雙方上述的期待鴻溝,而中朝與朝韓之間保持密切溝通,對此有重大意義。
 
首先,中韓與朝鮮的緊密關係,有助於美朝雙方準確地認知對方的立場以及降低期待值。中韓對無核化路徑的態度與朝鮮類似,向美國傳遞了降低期待值的信號。
 
第二,中韓與朝鮮的緊密關係,將為美朝會談不成功提供寶貴的保險。中朝和朝韓一直保持緊密溝通,可保證即使美國因素發生變動、特朗普走強硬路線,也可以維持和平談判的勢頭。
 
第三,中韓與朝鮮的緊密關係,也可以起到抑制美國國內政治對外交產生負面影響的作用。特朗普在峰會上的反覆,與國務卿蓬佩奧和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代表的兩股勢力的求衡有直接關係。中朝和朝韓的緊密溝通過程中,可以讓朝方及時發出積極信號,給美國總統下台階,讓對話的大門保持暢通。
 
朝鮮問題不只是美朝的事情,更是東北亞國家的事情,需要進一步保持和強化中韓對朝鮮的積極外交勢頭,讓美朝峰會成為東北亞永久和平的一個重要起點。
 
―《聯合早報》 2018/6/6
 

特朗普在G7峰會上的離經叛道

 
在加拿大舉行七國集團(G7)峰會前,外界對此的期望並不高,但現實會議的結果比預期還要糟:唐納德·特朗普憤怒地抨擊盟友國,建議該組織應該接納俄羅斯,並變本加厲地威脅要挑起貿易衝突。
 
通過如此徹底地孤立自己,特朗普已經義無反顧地決定讓G7變成“G6+1”。一個曾經是世界經濟“指導委員會”的論壇,如今只是特朗普總統在錯誤思想指導下發起的貿易戰的另一個戰場。
 
事實上,G7的其他成員國之前或現在幾乎不可能再做別的什麼了,此前數週的外交斡旋都以失敗告終。特朗普又一次重申了他的錯覺,即美國被其貿易夥伴欺騙,其中包括荒謬地指責歐盟是一個歧視美國出口產品的保護主義集團。事實上,歐盟的平均關稅與美國相差無幾。
 
特朗普顯然不把G7當作一個民主發達經濟體俱樂部來尊重。相反,他違背了G7在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後達成的共識,希望邀請俄羅斯重返該組織。事實上,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已經變得行事無常了。
 
沒有美國,G7將不復存在。當下,G6和其他志同道合的國家必須盡可能地聯合起來抵制保護主義,嘗試通過達成將美國排除在外的貿易協議來繞過特朗普,並在白宮萬幸恢復理智前,盡可能地保持全球合作機制的正常運行。世界陷於一片混亂,美國已放棄了它肩負的責任。全球其他地區應該弄清楚這種後果。
 
―《金融時報》 2018/6/11
 

經濟衰退指標表現正常

 
沒有人真正知道如何預測經濟衰退,但有一些潛在的經濟衰退迹象值得參考。
 
目前,經濟運行良好。自1970年以來首次出現工作崗位多於求職者的狀況。就業市場指標回歸200年水平,出口和投資穩健增長。 《福布斯》勞爾·伊麗莎白認為,這預示經濟轉折點已經臨近,“當每週申請失業救濟的人數低於30萬人時,經濟衰退就要來了”。但如她所言,2015年美國經濟就曾會有衰退。
 
伊麗莎白還建議國債期限利差作為經濟衰退的一個重要指標。美聯儲的經濟研究員支持這一說法,期限利差對提前預測12至18個月後的經濟衰退是一種好方法。當長期利率相對短期利率出現下跌時,表明投資者認為短期風險更高。極端形式是當收益曲線倒置,或短期利率高於長期利率。目前,期限利差仍相對較低,但未出現負值。
 
同時,美聯儲正慢慢地提高利率。聯邦基金利率的中值現在是1.7%,央行預計2019年將升至2.9%,2020年將達到3.4%。一般而言,加息與經濟衰退有前後關係。就歷史而言,2.9%甚至3.4%的基數並不高,但需注意每個經濟衰退前的利率峰值,​​自1980年代以來都比往年要低。
 
另一個指標就是油價。經濟學家詹姆斯·漢密爾頓認為,油價急速上漲會導致經濟衰退,並表明1970年代到2008年間的每次油價飛漲都有經濟衰退緊隨。 2011年,漢密爾頓發表觀點後不久,該模式就被打破,一場油價飆升並沒有使經濟陷入衰落。不過,油價的確可能是一個重要的參考指標,自去年以來,油價已上漲了1/3。這是個令人擔憂的迹象,但如果經濟能夠預示幾年前100美元每桶的石油價格,那麼它也能控制好當前70美元每桶的油價。
 
當然,特朗普的貿易政策導致的貿易戰也是一個潛在威脅。超過2/3的經濟學家預測,因貿易戰,2020年將爆發經濟衰退危機。此外,金融部門也是一個重要因素。美聯儲的經濟學家發現,當信貸人氣旺時,往往預示着低風險債券的利差超過安全債券,而這將帶來兩年後的利差逆轉、信貸緊縮。信貸息差目前仍處相對較低水平,尤其是較2016年而言。當然,若這一模式成立,那麼2020年信貸收緊很可能出現。
 
期限利差下降、信貸息差低、油價上升、信貸利率利率上升,都預示2019年末或2020年將會有一場經濟衰退危機。當然考慮宏觀指標預測經濟的不確定性,這一預測也有可能被推翻。
 
―《彭博社》 2018/6/8
 

意大利、民主與歐元牢籠

 
5月31日晚,意大利重迎孔特政府。分析認為,新政府上台是歐洲民粹主義的最新“爆發點”,將讓歐洲一體化面臨更多挑戰。意大利新政府的政策取向必然讓歐盟頭疼,但民粹主義政黨的妥協也讓意大利“退出歐元區”甚至“脫歐”的可能性大為降低。民粹主義政府被迫回歸歐盟正統,在歐洲歷史上並不少見。唯一的新穎之處在於,這一次甚至發生在意大利新政府宣誓就職之前。
 
長期以來,特別是伴隨歐元區危機發酵,關於歐盟在本質上並不民主的批評不斷。可以預測,辯論必然還會在意大利再現。即便意大利政府不採取任何脫離歐元區的措施,其在財政政策和移民問題上仍可能與歐盟當局發生衝突。
 
一方面,聯盟黨領導人、意大利新任內政部長馬泰奧·薩爾維尼承諾將加快對多達50萬非法移民進行驅逐和拘留,此舉可能引發柏林的擔憂,且有可能違反歐盟法律。
 
另一方面,聯盟黨還希望對收入實行15%的單一稅率。與聯盟黨組成聯合政府的五星運動則支持普遍基本收入。這些政策加在一起,必將令意大利突破歐盟3%的國家預算赤字上限。
 
但就減稅和增加支出的自由而言,意大利面對的最大制約因素是該國的債務水平,而非歐盟的規則。意大利的債務存量超過了國內生產總值的130%。按絕對值計算,意大利的公共債務水平高居全球第三,僅次於美國和日本。只要外界覺察到一絲意大利正在拋棄財政紀律(或計劃重拾里拉)的迹象,都很可能引發意大利的債務危機,無論歐盟作何聲明。
 
歐元區成員國身份確實限制了意大利管理本國經濟的自由。加入歐元意味著,意大利喪失了讓貨幣貶值以恢復競爭力、或者通過刺激通脹來縮減債務價值的能力。雖然是陋習,但對經歷了10年疲弱經濟增長的意大利,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然而,這些政策只有在意大利退出歐元的情況下才能重新出台。任何退出歐元、重拾里拉的努力都可能引發意大利資本外逃,進而爆發一場金融危機。從這個意義上講,歐元是一個“牢籠”。但是這個牢籠是這一貨幣最初設計中的固有特徵。歐盟的財政規則只是一個附加特徵。
 
此外,德國人也與意大利人一起被關在這個牢籠中,決定一旦產生的經濟災難,很可能不僅摧毀單一貨幣,還將摧毀歐盟本身,以及德國堅持了50多年的外交政策。
 
―《金融時報》 2018/6/11
 

特朗普外交政策我行我素

 
特金會、美中貿易協定、伊朗問題,這些成績在美國總統史上是令人矚目的。因為特朗普打破的外交禁忌,當代美國將成為卓越的一代。但分析認為,特朗普試圖通過破壞盟友與國際規則達成目的,將給美國和世界帶來失衡。
 
特朗普的自我陶醉和細節理解的缺失真的能帶領美國走向更好嗎?是的,前提是他的衝動能提供一種解決老問題的新方法。如前總統奧巴馬一樣,特朗普厭倦了充當世界警察的角色,並承受來自中國日益強大的挑戰。
 
對此,奧巴馬的解決方案是號召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來幫助修復和擴展這個世界秩序。而特朗普不然,他以維護國際規範的名義對敘利亞使用神經性毒氣後發動空襲,將所有對外關係視為競爭,認為遵守外交規則、考慮盟友感受對談判是作繭自縛。
 
美國長期以來在軍事、外交、科學、文化和經濟方面的實力,為其外交策略提供了依託。但沒有哪屆總統像特朗普一樣對此明目張膽、樂此不疲;沒有誰如他一般對盟友行為惡劣,忽視聯盟主要領導國的想法;更沒有誰如他一般,如此明目張膽地不賦予全球公益行動強制權力的申請。
 
短期內,特朗普的一些目標可能會實現。但從長期來看,他的方法是行不通的。因為他的起點就是錯誤的:認為凡有贏家必有輸家,貿易逆差就是“糟糕”的;認為美國承擔全球領導地位和服從規則帶來的成本,使美國成為輸家。須知,這些規則有助於阻擋侵略者、規範國家行為、維護美國的國家利益、創造新機制幫助解決貿易和氣候變化等問題。
 
置世界規則於不顧,特朗普的行為將無足輕重。在其任期的四年,美國將陷入無政府的混亂和敵對狀態,貿易系統將無法執行舊規則或建立新秩序;外交關係上,歐洲盟友將不再願意追隨其步伐,亞洲友國將轉而示好中國或武裝自己;各國將更隨意地採取行動而不受懲罰,而美國將因此遭殃。最糟糕的是,特朗普的衝動意味着與中國關係的解決將在衝突中結束。
 
今天的美國優先,可能導致明天的美國孤寡。美國三權分立的權利體系決定了獨特的領導思想,由此擊敗蘇聯,成為世界霸主,其設計的世界秩序是強有力的武器。特朗普如今的衝動作為,可能帶來新的地緣政治,但這並不會長期服務美國或世界。畢竟,規則不能簡單地被制定,它只能被廣泛接受。
 
―《經濟學人》 2018/6/7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