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21外媒速覽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李萌 編譯 [第3421期 2018-06-29發表]

美國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口水戰

 
在所有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已經離棄的國際事務中,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是值得同情的。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黑莉6月19日在美國國務院對媒體宣佈,美國決定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並稱之為“濫用人權的保護傘、政治偏見的污水坑”,引起國際社會輿論的一片嘩然。舉例目前47個成員國中的剛果和委內瑞拉是人權濫用者,在以色列問題上的做法不恰當,這不可否認。但美國的退出只會使原本就存在缺陷的體制更加混亂。同時,這也代表了另一個雖然並不明顯但引人關注的事實:美國的國際領導地位已經被削弱。
 
人權理事會成立於2006年,前身是後期名譽掃地的人權委員會。人權理事會被設計為更小、更有序、更負責任的機構。其成員由聯合國大會每三年選舉產生,也可以在獲得三分之二的多數投票的情況下,移除那些被視為 “嚴重和系統違反人權的行為”。雖然這種情況並不常見。但理事會的確表現出了運行價值。
 
分析此次退出的緣由,就美國而言,只有指責人權理事會才能獲得國際社會對其“退群”正當性的理解。但是,冠冕堂皇的理由背後,或明或暗道出了美國退出的真實原因,那就是美國在人權理事會中的影響力正在下降。
 
一方面,人權理事會內部結構改變,亞洲和非洲區域會員國達到47席中的26席,北美和西歐國家的席次由10席降為七席,提高了發展中國家在事會中的發言權,削弱了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影響力。另一方面,美國人權政策遭到聯合國的公開批評,典型事例就是因美墨邊境1995名移民兒童被強行從父母身邊帶走的移民政策,美國政府被指責虐待兒童。由此,希望扭轉上述不利局面的美國提出人權理事會的改革方案,但結果並未得到其他西方國家贊同,繼而萌生去意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美國退出人權理事會,更多表現出的是特朗普對國際機構的厭惡,畢竟他還曾揚言要退出聯合國。但分析認為,這一行為只會削弱美國在國際人權領域的話語權,導致美國國際領導地位的削弱和國際道義形象的受損。
 
―《經濟學人》 2018/6/21
 

中國應對貿易戰的七個選項

 
美國對幾個主要貿易夥伴徵收懲罰性關稅後,又威脅中國會進一步對其2,000億美元商品課稅,讓這場引發多國展開報復性措施的貿易衝突持續升溫。分析認為,在全球最大的幾個經濟體之間醞釀的貿易戰正在打壓企業信心,並可能迫使各央行調降對前景的展望。
 
美聯儲、歐洲央行、日本央行及澳洲央行都對貿易衝突升級持悲觀看法,認為後果已然顯現。在這一特別敏感的時期,主要央行正在嘗試退出危機時期的非常規舉措,並為當前商業週期結束時可能出現的低迷建立政策緩衝。同時分析認為,美國可能是自家政策的受害者,預計經濟成長將下降大約0.2到0.3個百分點,企業獲利也將受到衝擊,增幅減少1到1.5個百分點。
 
而對於中國可能採取的應對措施,分析認為可從以下幾方面入手:
 
一、關稅戰。中國在威脅對500億美元美國產品加徵25%的關稅後,可能提高包括飛機等更多美國商品的關稅,並擴大加徵關稅商品的規模。但分析認為,這一做法效果有限,因為中國進口美國商品的價值一直維持在1,000多億美元之間,而美國進口中國商品價值超過4,000億美元。為推動貿易戰升級,中國必須採用非關稅措施。
 
二、製造瓶頸。中國可能給來自美國的進口商品製造代價高昂的瓶頸,如加強對來自美國的商品的檢驗,對美國產品與企業實施新規,減少美國企業在中國的准入等。
 
三、併購交易限制。獲得中國對美國企業併購交易的許可也可能變得更加困難。
 
四、匯率手段。中國可以允許人民幣兌美元貶值,以使美國商品變得更加昂貴,並使中國出口商品變得更加便宜,但必須小心避免人民幣兌美元大幅下滑造成資本外流。
 
五、國債減持。中國還可以削減持有的大量美國公債。截至3月,中國共持有1.188萬億(兆)美元美國公債,創2017年10月以來的最高規模。但分析認為,中國可能會為避免投資價值大跌而放棄這種自傷的方式。
 
六、美貨抵制。美國商品可能會遭到中國消費者的抵制;中國人赴美旅遊可能也會受到打擊,因旅行社已減少赴美旅遊產品。數據顯示,每年有約300萬中國人去美國旅遊,在美支出數以百億美元計,且2015年美國對中國的服務出口中,旅遊服務幾乎佔到三分之二。
 
七、對美商品禁運。中國可能作出的一個極端回應,對一系列美國商品實施貿易禁運,但分析認為中國會採取此舉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雖然美國在1950年至1972年期間,曾對中國實施過貿易禁運。
―《路透社》 2018/6/22
 

難民危機再度威脅歐盟

 
一艘載有630個難民的民間救援船“水瓶座號”日前被意大利和馬耳他拒收,救援船抵達西班牙東部的瓦倫西亞港口,最終西班牙沒辦法,只好伸出援手收留這批難民,而意大利民眾則發動示威,抗議政府拒收難民的決定。難民問題,在歐盟成員國間分歧已久,但在目前歐盟主要成員國多由疲弱少數派組成聯合政府執政,在該狀況下,難民問題再起,必將使幾近四分五裂的歐盟倍感壓力。
以德國為例,在陷入半年無政府狀態後,今年3月終於由中右中左主流政黨聯手組成“大聯合政府”,但在難民問題上,仍面臨巨大壓力:雖然過去三年接收最多難民,但國內民意反對聲越來越大。如何解決這個“歐洲團結的決定性因素”,是目前德國政府及歐盟迫切關注的。
 
歐洲難民危機始於2015年,戰火漫天的中東和北非地區局勢日趨惡化後,超100萬難民湧向歐洲,形成二戰結束以來最大規模難民潮。2017年通過海上進入歐洲的難民數量,雖比2016年的36萬多人減少一半,但考慮到難民處理帶來的問題,歐盟成員國多不願再承擔社會、政治和經濟風險,難民在海岸和邊境被推來推去。難民危機仍在折磨歐洲,也造成歐盟分裂。
尤其是在西方媒體鋪天蓋地報導大量難民投奔怒海的慘況後,歐洲國家陷入了人道救援和國家安全的兩難之中,加上各自的經濟難題和政治壓力,難民問題已對歐洲政治生態造成嚴重影響,更不說難民的數目仍在增加,國內民意反彈激烈,張手歡迎難民政策變得不可持續,成員國之間對接收難民數目無法妥協,已嚴重威脅到歐盟的團結。
 
貧窮、戰亂是歐洲難民危機的根源,在國際社會的協助下解決戰亂區的政治和經濟問題,對自顧不暇的歐洲而言,是困難的,由此拒之門外成了最直接的做法。但在歐盟內,多國執政黨仍希望推行保守移民政策,同時宣揚人道主義精神的“雙面”做法,暴露了歐盟現有難民政策的顯著局限。
 
“水瓶座號”事件再次暴露歐洲難民危機遠未結束,持有反對移民立場的右翼政府,更不願意介入並處理難民問題,類似“水瓶座號”事件繼續發生的話,將促使歐盟不得不進一步改變移民政策,而這也同時對難民發出一個信號:顛沛流離逃難到歐洲之路已不通。
 
―《聯合早報》 2018/6/19
 

戴姆勒和寶馬或成美中貿易戰輸家

 
美中貿易戰中令人扼腕嘆息而又諷刺的是,德國汽車製造商寶馬(BMW)和戴姆勒(Daimler)可能最終成為這場貿易戰中的最大輸家。而按出口價值計算,這兩家企業已經成為美國最大的兩家汽車出口商。
 
分析認為,一旦中國報復提高關稅付諸行動,寶馬在南卡羅來納州的工廠和戴姆勒旗下梅賽德斯(Mercedes)在阿拉巴馬州的工廠生產的運動型多功能車(SUV)從7月6日起將面臨40%的高額關稅。
 
與此相對的是,美國主要汽車製造商的影響卻不大。以福特(Ford)和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為例,中國市場極其重要,但它們在中國銷售的汽車絕大多數都是通過合資企業的模式,在中國本土生產的。
 
而戴姆勒和寶馬的德國同行—保時捷(Porsche)和奧迪(Audi)可能成為主要受益者,因為從歐洲出口到中國的汽車將只面臨15%的關稅。
 
由此,貿易戰帶來的新壁壘將使在美國設廠的品牌處於“非常不利的地位”。數據顯示,在很大程度上得益於這兩個德國品牌的貢獻,美國去年對中國的汽車貿易實現116億美元順差,且中國是美國在汽車貿易方面唯一實現順差的大型市場。
 
另一方面,歐盟表示對美國產品徵收報復性關稅後,美國標誌性摩托製造商哈雷戴維森(Harley-Davidson)可能成為又一個意外犧牲品。若果真如此,這可能會損害特朗普在威斯康辛等地區獲得的政治支持。
 
此外,美國加徵關稅給中國汽車行業帶來的風險卻不會很大。數據顯示,中國去年向美國出口汽車5.3萬輛,僅佔中國汽車產量的0.2%。
 
―《金融時報》 2018/6/22
 

俄羅斯投巨資舉辦世界杯回報何在?

 
世界杯並不是一場單純的足球賽事,它身後更有一筆複雜的經濟賬。在全球矚目的足球盛宴背後,同樣湧現着資本的狂歡。
 
數據顯示,作為全球第17大經濟產業,足球產業年生產總值達5,000億美元,超過世界不少國家和地區。在福布斯發佈的全球最具價值體育品牌中,世界杯排名第三。因此,對於主辦國而言,舉辦世界杯賽事就意味着收割紅利。以2014年巴西世界杯為例,其上座率達到近20年的最高水平,為巴西創造了高達150億美元的經濟收益。
 
當然,主辦國並不是每屆世界杯都會大賺,高收益背後往往是高投入,各個國家對世界杯的投入不同,世界杯對經濟的拉動也有高有低。今年,在俄羅斯舉行的國際足聯世界杯足球賽是有史以來最昂貴的一屆。有關官員表示,總費用將會達到150億美元。其中將近30億美元被用於新建或升級體育場館,還有至少80億美元被用於基礎設施建設,包括新建道路、鐵路和機場。現在,專家們質疑俄羅斯納稅人是否會得到很好的回報。
 
對此,俄羅斯官方持積極態度,預測從2013年到2023年,俄羅斯的GDP有望因為世界杯取得260億至308億美元的增長。除了旅遊業和修建設施佔據至關重要的地位,政府方面的相關投入也會起到助推作用。
 
但與之相反,國際評級機構穆迪對此顯得謹慎許多。穆迪研究報告顯示,俄羅斯的經濟並不會因此成為大贏家。本屆世界杯為俄羅斯帶來的附加紅利將非常有限,並且時間短暫。對多數賽區而言,由海外球迷帶來的地區生產總值增長可能只有一到兩個百分點,這與150億美元的總投入相比,世界杯為俄羅斯帶來的經濟刺激略顯無力。雖然食品零售企業、酒店和交通的收入將出現增長,“但這些效果僅是一次性的,並不會帶來實質性的改變”。
 
俄羅斯聯邦政府分析中心經濟學家列奧尼德·格里戈耶夫認為,這種投入是必要的。雖然它確切的經濟效益無法在美國式季度財務報告中體現出來,但它的影響是長遠的,俄羅斯仍希望成為一個冰球國度、足球國度。俄羅斯這150億美元投資旨在改善該國形象,即使它正面臨國際制裁,這有助於增強國民的信心。
 
但現實可能是國民在興奮過後,即感受到財務困難的壓力,尤其是期望退休的中年人,因為在世界杯開幕當天,俄羅斯政府宣佈提高退休年齡,男性從60歲提高到65歲,女性從55歲提高到63歲。當然,不排除俄羅斯官員期望藉世界杯的關注降低退休政策的負面影響,因為對於退休政策的公佈,大多數俄羅斯人並不感到驚訝。
 
―《VOA美國之音》 2018/6/25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0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