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23 外媒速覽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編譯 李萌 [第3423期 2018-07-30發表]
 

 

誰丟掉了“我們”的美國

 
唐納德·特朗普在對威脅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後,再次威脅要進一步對歐洲汽車徵收關稅。經濟學家普遍認為,保護主義會傷害實施保護主義的經濟體。分析認為,特朗普的貿易戰將以三種方式損害美國:進口商品漲價帶來的直接成本(特別是工業金屬等製造業的重要投入品);其他經濟體推出報復性關稅的可能性;如果其他國家相互自由貿易,那麼美國出口商就處於不利地位。

面對這種局勢,英國《金融時報》認為:各國應該努力實現相互自由貿易,在抵禦特朗普貿易政策的同時讓自己獲利。應對“美國優先”的最佳策略就是丟掉美國。那麼,是誰丟掉了美國?要永久地丟掉了嗎?

長期以來,美國一直被視為西方世界自由和繁榮的保證人,是民主、自由和法治事業的化身,這種特殊的吸引力,使它看起來似乎是“我們的”,而不僅是美國人的。但如今,這位美國總統似乎對民主、自由和法治這些美國核心價值觀心懷敵意,他對盟友毫無誠信,他拒絕公開市場,他鄙視國際機構。他相信強權即公理。

分析認為,特朗普當選,始於是一個美國可能無法克服的政治失敗,是意外,也有其必然性。首先,中國的崛起和全球化的意外衝擊,深刻地影響了美國對自身及其全球角色的看法。美國不再認為自己佔據絕對主導地位,也不再認為世界無比友好。特朗普認為全世界都在欺騙美國的觀點獲得普遍認同。其次,美國經濟的局限性越來越明顯:極少造福絕大部分美國民眾。收入分配格外不平等;壯年勞動參與率格外低;家庭實際可支配收入中位數與二十年前相同,而平均數卻大大提高;美國(非西班牙裔)中年白人的死亡率自2000年以來不斷上升了;美國恐怖主義的暴行越加頻繁,比例達到了歐盟的五倍。

這一定程度上是金權政治的產物:持續而系統地維護富豪的利益。按文化和種族區別分化低收入人群等方式讓低稅收、低社會支出和高度不平等的政治可持續,這種“金權民粹主義”、“貪婪與不滿”的政治政策讓共和黨人吸引許多白人工人階級,這點在投票制度的結構性偏袒體現得很明顯。共和黨選民想要民族主義和保護主義,特朗普當選是服務富豪利益政治合乎邏輯的結果。

誰丟掉了“我們的”美國?美國精英,特別是共和黨精英。特朗普當選是億萬富翁為減稅付出的代價。他們播撒了風;全世界正在收穫旋風。我們有理由相信,“我們的”美國已經回不來了。

―《金融時報》 2018/7/19


 

英國或舉行二次退歐公投

 
新的英國脫歐計劃在第一次與現實接觸時就失敗了,然而比預期更快的是,議會中認為特蕾莎·梅可能無法為英國脫歐贏得多數席位的想法開始佔據主流。在這種情況下,英國首相可能採取三種方式打破僵局:一是利用不達成協議就退出歐盟作為威脅,讓議員妥協;二是要求選民選舉一個能夠勝任這項任務的新議會;三是進行第二次公投。無疑,這三種方式都有局限性,但如若英國退歐順利,則二次公投是損失最低的辦法。

7月6日,英國內閣在首相別墅召開會議討論脫歐計劃,讓英國走上了“軟脫歐”的道路。如果歐盟同意,英國將獲准留在單一的商品市場,雖然不是服務市場。這意味着它將受到歐盟標準和法院裁決的約束,除非政府能想出一種不用邊境檢查就能徵收關稅的辦法,否則英國將繼續留在關稅同盟。

這被視為兩黨權力鬥爭的結果,其結果只能導致梅在秋季又一次失敗。如果沒有獲得多數保守黨的支持來通過該計劃,梅將無法在不失去留歐派支持的情況下,獲得硬退歐一方的選票,反之亦然。目前,工黨中持軟退歐觀點的議員佔多數。但在近日的投票中,支持梅的少數工黨卻表明在她蹣跚的時候,他們將被迫停止支持,以觸發選舉。

如果梅試圖以災難性的“不達成協議就退出歐盟”來威脅議員們,那前景是不容樂觀的:新的邊境檢查將會拖垮海關,貿易將受到關稅和非關稅壁壘的打擊,這將損害如藥品和化學製品這樣的大型出口行業,以及汽車製造商的利益;隨後因缺乏安全機制,飛機可能停飛,城市商業受阻,與歐盟的安全合作將被迫終止。這是項危險的策略,選民對危機的認識是前提,但現實卻是在最新的民調中,39%的人支持不達成協議就退出歐盟,是支持契克斯計劃人數的兩倍。

而選舉也無法解決這一問題,去年梅提出提前大選的結果也只是對其個人權威造成了損害,而歷史是極有可能重演的。更不用說,一場選舉也只是給了選民一個二選一的機會:支持全面妥協的梅,還是寄希望工黨。

由此,二次全民公決是最後的選擇。對英國而言,這是推翻舊公投或接受英國脫歐最純粹的方式。但因公投需要數月的立法時間,這在當下很難實現。公投是一種絕望的補救辦法,因為退歐派未能提出一項可被歐盟和英國國民信任的計劃,要承擔大部分責任。大眾將不可避免地將公投視為一種背叛,將其描述為一場騙局:梅先是否定了英國脫歐的可行性,然後又策劃給留歐者第二次機會。即使作為最後的手段,公投也會導致英國分裂和不滿。如果國會能下定決心,那就更好了。

―《經濟學人》 2018/7/19

 

 

歐洲在谷歌問題上的無能

 
歐盟7月18日以商業壟斷為由,對Alphabet旗下的谷歌處以43億歐元(合50億美元)的創紀錄罰款,這是業界等待已久的決定。委員會在對抗大型科技公司方面贏得了一些讚譽,但分析認為,這個決定是錯誤的,不僅對消費者有害,而且在目標實現上幾乎完全無關緊要。

首先從所指控的罪行開始。谷歌將其安卓系統授權給手機製造商免費使用,條件是捆綁安裝谷歌的套件產品,如搜尋引擎和網絡瀏覽器等。這是一種相當流行的商品交換:目前全球約80%的智慧手機都在使用安卓系統。

再說歐洲的監管對象。歐盟競爭事務專員瑪格麗特·維斯特格表示:“這些做法剝奪了競爭對手在業績上進行創新和競爭的機會。”“他們否認了歐洲消費者在重要的移動領域進行有效競爭的好處。”這種說法幾乎在每個方面都是錯誤的。

首先,谷歌並沒有過度抑制競爭。安卓用戶可以在應用商店的300多萬個應用程式中進行選擇,其中包括許多可以替代預安裝的產品。正如維斯特格所說的那樣,可能確實沒有幾個用戶會“足夠好奇而去尋找另一個搜索應用或瀏覽器”。但培養好奇心可能不是反壟斷監管機構的工作。

更重要的是,這個決定對競爭的理解過於狹隘。安卓可能是主要的操作系統,但這是因為它的免費性和和開放性擴大了消費者的選擇範圍。世界許多以應用軟件開發為生的開發人員,包括160萬歐洲人,都使用安卓系統開發產品,且經常免費將產品提供給消費者選用。然而,所有這些都是以最初的妥協為前提的:製造商獲得了一個免費的操作系統;消費者可以買到便宜的手機和免費的應用;谷歌得到結果數據和廣告費用。如果歐盟讓谷歌的廣告服務難以持續,將破壞這一循環,隨着歐盟開始對安卓系統收費,其必將導致手機價格上漲、創新減少和消費者選擇減少。

這一決定帶來的損害還不止這些。谷歌對這個生態系統進行質量控制的一種方式就是如果製造商想要繼續在谷歌平台上提供應用軟件,則必須禁止使用“分叉”或定制機。歐盟希望為了停止這種競爭做法,這必將損害安全生態,使不同版本的安卓機的“碎片化”或不一致性問題更加嚴重。而此二者都不符合消費者的利益。

但即便如此,歐盟遲到了十年的決定,仍不會實現其宣稱的目標。谷歌的應用程式得益於網絡效應和大數據的力量,它們在用戶體驗中變得越來越好。反之,它們越好,人們就越想要使用它們。在谷歌佔據多年的主導地位後,幾乎沒有消費者願意放棄它的應用程式,也沒有製造商願意生產排除它們的產品。歐洲官僚們再多的干預也不可能改變這種局面。

因此,歐盟施加這種公認的、武斷的懲罰,是在威脅消費者、阻礙創新、限制開發人員、破壞應用程式的安全性和可用性,所有這些都是為了追求完全不可信的目標。如果它用這種方式解決問題,那只能是無效的,且不說它還沒解釋如何解決問題。

―《彭博社》 2018/7/19


 

“偽共享”模式的敗局

 
一個月之內,新加坡本地三家共享單車先後宣佈停止運營。而在危機公關處理時,三家企業不約而同把原因指向政府即將實施的共享單車執照框架。但分析認為,任何企業的失敗,都是從企業本身內部開始的。相關業者融資能力欠缺,管理不善,導致“燒錢更比賺錢快”的資金枯竭窘境。另一方面,當初搭上“共享經濟”投資風口的無車樁共享單車,其核心商業模式只是一種“偽共享”模式,也就注定了今日之敗局。

共享經濟起源於開放式實體社區內點對點分享物品及服務。隨着網絡科技的進步,消費者可以透過網上虛擬社區或交易平台,直接向所有者租賃物品,向兼職者獲取部分時間的服務。可以說,在網絡時代,共享經濟規模實現了從狹窄地理社區“熟人經濟”,邁向全球無國界“陌生人經濟”的量級飛躍。

隨着如優步、愛彼迎等共享業者在資本市場成為獨角獸,“共享”一詞就成為創業界的聖杯,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共享雨傘、共享籃球等,一夜之間,似乎所有不涉及轉讓所有權的商家及服務業者,都成為最時尚的“共享經濟業者”。

在市場實踐中獲得成功,並真正帶給社會創新及改變的共享經濟模式,具備一個關鍵特徵:相關業者致力於提供一個公平公開的交易平台,撮合消費者及資源擁有者,最終實現三方共贏。相對於傳統市場,消費者付出更低價格,擁有者的資源得到更大程度的價值釋放,服務平台獲得傭金回報及營運業績。網絡私召車的“順風車”場景,就是這一共贏模式的最佳體現。

 
圖為在新加坡拍攝的停放在規劃“格子”裏的共享單車。(新華社圖片) 

而共享單車的商業模式,相關業者既是單車的擁有者,也是交易平台的運營者,充其量只是利用了網絡科技的租賃業務模式。這樣的“偽共享”導致了共享單車業者的經營方向失焦。一方面,作為交易平台,必須為消費者尋找低於傳統市場價格的產品及服務,且須持續投入資金促銷,以保持市場佔有率及顧客粘性;另一方面是重資產模式,又必須追求更高租金價格回報,且須應付龐大的日常設備維修及運營維護開支。這樣“一根蠟燭兩頭燒”的資金使用模式,必須有高利潤的資金回報去支持。

然而,共享單車作為都市出行“最後一公里路”的選擇,本身就是一種低價、低頻次使用的交通工具。租金回報不理想,更不存在平台撮合服務的傭金回報。為了說服資本市場的投資人,部分共享單車業者就通過收取用戶押金的“變相賣單車”方式,來粉飾創業資產表,殊不知“借來的,終究要還”,用戶押金也成了壓倒“偽共享”的最後一根稻草。

新數碼科技及網絡技術,極大程度地降低了創業門檻,創業公司也獲得了在更短的時間內,成長為新經濟獨角獸的時代機遇。但硬幣的另一面,創業者失敗的概率更大,頻次更高。如何從扶植經濟,向創新產業提供政策紅利及試錯空間,如何控制及減低企業失敗的社會成本,這是新時代政府領導團隊的挑戰。而作為創業者及企業人,也必須有大我精神,在努力經營企業獲利的同時,承擔起更重要的社會責任。

―《聯合早報》 2018/7/16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