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雅論道 > 正文
讓世界傾聽中國聲音
Let the world listen to the voice of China
藝衡 [第3390期 2017-04-11發表]
21世紀以來,中國特色新44型發展道路和核心價值構建逐步深化,推動了綜合國力不斷增強和國際地位不斷提高,使國家文化主權在世界範圍內得到不斷拓展和提升,也受到世界各國尤其是西方世界的廣泛關注。
 

文化主權提出原因

 
與一個國家的領土主權、政治主權、經濟主權一樣,文化主權也是國家主權的重要組成部分,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重視。文化主權有自己的相對獨立性,它是一個民族、國家擁有的集體文化權利,是一個民族尊嚴和自我認同的必要依歸。只有獨立的民族意識的覺醒,才能有與之伴生的文化主權感。文化主權的提出主要來源於兩個方面:外部的世界大環境,以及中國自身的發展狀況。
 
首先,文化主權的興起來源於全球化浪潮的影響。經濟全球化使得世界各地無時無刻不發生聯繫,每個民族的文化都自覺或不自覺地捲入全球化浪潮。全球化對傳統的國家主權產生了巨大影響,也在文化主權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記,這一普遍性影響引起人們產生了一種對本民族文化及其世界影響和地位的文化焦慮,世界各民族都會面臨和提出文化主權問題。
 
隨着經濟與文化的一體化日益發展,國家核心價值的滲透都是以文化產品、信息傳播等方式來進行。在國際關係中,規則和標準的制訂通常會不自覺地按照話語權的大小行事。事實上,某些西方國家作為全球化的推動者和主導力量,在追求開放國際市場的同時,致力於西方政治和文化價值的推廣,通過改造大眾意識來建立文化支配權,把經濟全球化變成一場文化擴張運動。比如,西方發達國家通過電影、廣播電視節目、流行音樂、新聞出版物、遊戲軟件等強勢文化產品出口和信息傳播等方式,推廣其生活方式、行為準則和價值標準,從而達到不斷擴大文化話語權和主導權的目的。根據萊斯特·布朗的“世界觀察研究所”發佈的世界發展狀況報告,全球一體化正在造成一個20∶80的人類社會,即世界上五分之一的最富裕國家決定着全世界84.7%的社會總生產,佔據着世界貿易總額的84.2%,世界各國國內儲蓄額的85.5%。這些最富裕國家,在政治、經濟、文化領域,不斷擴充自己的話語權,最大程度實現本國、本民族的政治、經濟、文化訴求。
 
▲屹立於世界東方的中國,有着五千多年連綿不斷的文明歷史;喜愛中國文化的各國朋友越來越多。圖為在泰國曼谷,來自中國山東省雜技團的演員表演轉碟。(新華社圖片)  

文化支配權的建立導致世界文化存在着同質化的趨勢,必然也帶來了民族文化的焦慮。同質化是對文化多樣性的根本否定,是對各具個性的民族文化的摧毀,更是對國家文化主權與文化安全的侵略甚至顛覆。即使是作為發達國家的法國,面對美國的強勢文化,也產生了危機意識,最早提出“文化例外”和“文化多樣性”,認為文化涉及國家主權,必須加以保護而堅決反對把文化列入一般性服務貿易。
 
伴隨全球化的推進,世界各國開始有意識捍衛民族文化的自身價值,重新塑造自己的文化主體性,努力增強本民族的文化自覺意識。因此,在世界全球化的語境中,我們必須正視中國的文化身份問題,否則中國文化會被西方思想淹沒,這是我們提出文化主權的基本出發點。在現代化、全球化的背景下,文化主權承擔了中國文化自覺、文化自信的歷史使命。
 
其次,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現實要求文化主權的張揚。我們注意到,發達國家很少提文化主權,甚至有一些西方學者也不承認文化主權的存在,這是因為他們今天已經享有當然的話語主導權和傳播主導權。在中國提出和張揚文化主權,是因為作為一個崛起的大國,如果在世界上沒有文化主權,沒有自己的聲音,這種崛起是不完美的,甚至在某種意義上不能稱為真正的崛起。經濟並不是決定一個民族崛起、強大的最終和唯一因素,更為重要的是她的文明和文化尊嚴在世界能夠得到認可和尊重,以及文化話語權在國際上具有影響力。因此,包含文化尊嚴、文化話語權等在內的文化主權的張揚,是民族復興、國家崛起的核心要素和最持久、最深層的力量。
 
大國崛起的重要標誌是文化崛起,中國崛起在最終意義上是文化的崛起,是中華文明的偉大復興。可以說,文化話語權關係中國在世界文化格局中的定位,關係中國國際地位和國際影響力,也關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實現。偉大的復興需要偉大的文化,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不僅僅只是經濟的騰飛,更重要的是中華古老文明重新煥發生機,以新的姿態和形式走向世界。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改革與發展創造的“中國奇迹”,引發和推動了人們對文化主權的日益重視,逐步構建起文化的主權體系、話語體系和傳播體系。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更是以鮮明的文化主權主張,讓世界刮目相看,日益形成了中國更加和平、合作、開放和負責任的鮮明國際形象。這是中國大國崛起的必然,是文化自覺的高度體現,更是擁有幾千年中華文明所展示的強烈文化自信。
 
張揚中國的文化主權,核心的內容是傳播中華文明,告訴世界“我們主張什麼”,並以中華優秀價值引領世界,創造一種“和而不同”、“協和萬邦”的理想局面。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中國人自古就推崇“親仁善鄰,國之寶也”、“國雖大,好戰必亡”等和平思想,蘊涵着天人合一的宇宙觀、協和萬邦的國際觀、和而不同的社會觀、人心和善的道德觀,這些在今天依然是中國處理國際關係的基本理念。
 
中華文明復興的一個重要內容,是在世界範圍內推廣中國的核心價值,並使之得到世界的認可與尊重。這方面,深圳原創大型儒家交響樂《人文頌》,承載了這樣的期望。這幾年,《人文頌》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成功演出,還在馬其頓、保加利亞以及台灣、香港、北京等海內外舞台上奏響華夏正音,唱響世界和平的大同追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給予了高度評價,認為《人文頌》作品不僅體現出中國文化的核心價值,也是人類的最高準則,與倡導的新人文主義內涵、現代價值觀都高度契合。這表明,中國文化主權一旦形成,並通過適當方式傳播出去,就必定對世界產生巨大影響,搶佔文化交流高地,爭取全球文明話語權,提升中華文化在世界文化體系中的主導地位。
 

文化話語權至關重要

 
當今世界,國家文化主權的維護和發展,以經濟軍事實力為基礎,以民族傳統文化為支撐,以價值創新為動力,以文化話語權為主要標誌。在經濟全球化的今天,自我封閉、自說自話的文化傳承和文化生產已不復存在,不同文化之間全方位交流、碰撞和融合是發展大勢。在這種交流、碰撞和融合中,代表國家文化主權的文化話語權至關重要,這是全球化背景下保證國家和民族主體文化可持續發展的必要條件,捨此不能發揚光大國家和民族核心價值,不能保障民族的尊嚴和國家的神聖。
 
文化話語權表徵的是對國家利益、民族利益的拓展。文化主權拓展國家利益,任何主權主張實際上都和民族利益緊密相聯,維護民族利益,包括政治利益、經濟利益、文化利益等,都是通過文化主權拓展國家利益的題中應有之義。以美國為例,之所以經濟發達,參與乃至主導各種國際事件都有所謂的“正當性”、“唯一性”,與美國建立起強大的話語體系,具有比較完備的文化主權和主張,在世界上具有壓倒性的影響力有很大關係。可以說,在國際關係中,規則和標準的制訂通常會不自覺地按照話語權的大小行事。
 
美國等西方國家高度重視話語權,在國際傳播格局中佔據着絕對的霸權地位。據統計,全世界每天傳播的國際新聞中,90%以上由西方四大通訊社(美聯社、路透社、法新社、合眾國際社)發佈,而其中僅有10%~30%的新聞用來報道發展中國家,其中美聯社有3700多名工作人員,為世界130個國家1萬多家媒體提供稿件。全球流通的每100本書籍中有85本、每100小時音像製品中有74小時、每100套電腦軟件中有85套,是發達國家流向發展中國家。美國人口只佔世界5%,卻生產和製作了世界75%的電視節目;好萊塢影片放映時間佔全球的50%以上,電影票房佔90%以上,這還是各國加以限制情況下的結果。在互聯網上,70%以上內容是用英語傳播,全球互聯網服務器內存中,中文信息只佔4%(包括新加坡、台灣等地),而美國提供的一般信息佔80%,服務信息佔95%。這裏存在着強大的話語落差,也造成了國際上西方“一邊倒”的話語優勢和支配地位。
 
文化主權如果得不到張揚,國家利益就會受到巨大損失。譬如“烏克蘭危機”中,俄羅斯在國內雖然聚集了強大的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但在國際上,受西方話語主導權的影響,俄羅斯的聲音幾乎沒有什麼影響,更談不上“正當性”,被排除在世界主導體系之外,顯然與其大國地位不相匹配。有學者指出,俄羅斯最大的失敗在於文化主權,在國際事務中缺乏話語權,即使是普京的個人魅力也不能有效解決張揚文化主權的問題。雖然俄羅斯可以通過控制天然氣等經濟手段讓烏克蘭“就範”,其強大的軍事也具有一定的威懾力量,但由於沒有強大的文化主權,沒有國際話語權,就會變成一個失語的“龐然大物”。可見,經濟和軍事實力即使再強大,也無法彌補因文化主權缺失帶來的國家利益損失。
 
幾千年來,中國文化長期處於世界領先的位置,近代遭遇數千年未有之變局,徹底改寫了在世界上的地位。改革開放後,中國經濟迅速崛起、政治影響不斷擴大,目前已是第二大經濟體。但必須承認,中國在文化地位尤其是話語權方面還比較弱勢,國家文化主權仍正在建構中,到目前為止並沒有產生重大深遠的影響,與大國地位尤其是經濟地位還不相匹配。例如,對比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中國在文化貿易方面存在嚴重逆差。據統計,2015年中國圖書、報紙、期刊出口共1552.63萬冊(份)、5726.74萬美元,三類進口共2811.75萬冊(份)、30557.53萬美元;音像製品、電子出版物與數字出版物三類出口共9409盒(張)、136.76萬美元,三類進口共116213盒(張)、24207.67萬美元;在版權貿易方面,全國共引進版權16467種,輸出版權10471種。即使在這樣處於相對弱勢的背景下,中國文化“走出去”的正當性甚至還受到質疑,中國文化主權和主張沒有得到世界認可,更難談得上掌握話語權了。
 
中國能否在文化模式上有自己的建樹,向世界提供一種具有普遍價值的道德和文化理念,展示自己的文化力量和文化價值,是對正在興起的民族偉大復興的嚴峻考驗。中國的現代化如果不能在文化上為世界文明注入全新的價值理念,提供嶄新的文化經驗,中華文明復興就有可能落空,這樣的現代化就不能說是成功的。中國的大國崛起,不應只是經濟的強大,更應體現為以自己的文化主張建構文化主權,以文化軟實力凸顯國家話語權,在全球文化版圖中重新確立起中國的地位,參與世界文化價值體系的建構,為建設“和諧世界”作出應有貢獻。
 
 

如何建構文化主權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要努力提高國際話語權”;要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精心構建對外話語體系,增強對外話語的創造力、感召力、公信力。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不僅僅體現為GDP的迅猛增長,也不單純是國家實力的顯赫,更重要的是中華文明價值的建構,取得國際認同。當代中華文明的價值重建,不是古老文明的複歸,不是復古,而是在東西文明交融中再造新文明、新價值。因此,必須挖掘傳統文化、發展現代文化,並使兩者有機結合,共同構築國家文化主權。新的形勢下,如何建構文化主權?
 
首先,必須注重核心價值觀的弘揚。這是張揚國家文化主權的根本內容。核心價值觀為文化主權奠定了價值基礎。建構強大的核心價值觀,是維護和發展國家文化主權的精神支柱。從世界歷史發展看,價值觀的競爭,是引領歷史發展趨勢、掌握國際話語權、佔領道德制高點的爭奪。誰有了強大的核心價值,誰就能夠創造出代表歷史發展方向的政治制度,從而激發出社會無窮的創造力和生產效率。在實踐中形成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當代中國的精神寫照,是人類歷史上的新價值觀。
 
在弘揚核心價值觀過程中,必須着力避免“自說自話”和“盡說他話”這兩種傾向。“自說自話”,就是自己說、自己聽、自己學、自己評,許多話語在國內聽得懂,放在國際上卻叫人聽不懂。這樣的價值觀貌似強大,實際上並沒有廣泛的影響力和發展的可持續性。“盡說他話”,就是全部照搬模仿西方的價值觀,放棄自己的民族精神,本民族的獨立精神得不到尊重和認可,這樣也不能張揚國家文化主權。因此,“自說自話”不行,“盡說他話”也不行。
 
只有在發揚本民族優秀文化的基礎上,借鑒西方文明傳統,建構和張揚自己的核心價值,把民族精神對接到當今世界的語境和認知習慣中來表達民族的核心價值,才能建構起有生命力和傳播力的價值觀。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概念,這就是說,一個國家必須培育自己的核心價值觀,要有就世界或人類共同面臨問題創設觀念或話語的能力,沒有這樣的話語創設能力,我們就很難獲得國際社會思想論爭的話語權。
 
其次,必須注重傳播能力的建設。強大的傳播能力是價值觀傳播的形式體現,是維護和發展國家文化主權的重要保障。文化傳播力的核心是文化話語權。在傳播能力的建構過程中,一方面,不僅需要聚集一批在國際上有影響力、公信力的政治家與有國際聲望的專家學者,從而贏得廣泛的國際認同和學術理解,增強傳播的預期性、實效性;另一方面,需要培育和打造一批擁有強大影響力的知名媒體欄目和精品節目,準確把握世界文化脈動,增強文化號召力和文化輸出能力。與此同時,還必須強化以互聯網思維和互聯網方式推進媒體融合發展,加快變革生產和傳播方式,大力發展全媒體、融媒體,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的深度融合,打造一批形態多樣、手段先進、具有競爭力的新型主流媒體,形成立體多樣、融合發展的現代傳播體系。
 
構建國家文化主權是一個國家在經濟崛起、軍事崛起中同等重要的重大戰略任務,必須引起高度重視。伴隨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中國正迎來一個文化繁榮的偉大時代,“中國聲音”已經前所未有地響起,世界將會聽到越來越鏗鏘雄壯的中華偉大復興之聲。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7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