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雅論道 > 正文
閱讀:潤物無聲 靜水深流
Reading: spring rain lubricates plants soundlessly & still water runs deeply
藝衝 [第3394期 2017-06-05發表]
 
▲深圳書城是深圳出版發行集團旗下享譽國內外的現代化大型綜合購書中心和知名文化品牌。

今天,全民閱讀活動在中國已漸成聲勢。這種聲勢的形成,有專家的宣導,有政府的支持,有輿論的推動,有個別傑出城市的示範和高貴的堅持,但最重要的威力還來源於民間日益高漲的熱情,而其背後則是中國傳統文化根深蒂固的影響,是國民素質面對世界潮流與挑戰的提升。因為縱覽古今中外,無論對於民族、對於城市、對於個人而言,閱讀,都是可持續發展的關鍵。
 

強國自國民始 教育自讀書始


具體到個人而言,閱讀是可持續發展的關鍵,是快樂的可持續。

所謂可持續發展,包括許多方面,如環境、能源、食品、衛生等,但最重要的可持續在於人的可持續,在於人類在文明進程中的承續相接與不斷創造,而人的可持續最根本還是來源於讀書學習。在中國,我們可以找到無數個因為閱讀而改變命運的人。每個人的夢想無論如何產生和實現,閱讀都是很重要的途徑,而且這種可持續不是痛苦的可持續,當你真正把讀書看成生活一部分時,你是快樂的。只有通過閱讀,才能真正培養人的科學精神和人文精神。

強國自國民始,提升國民自教育始,教育自讀書始,熱愛讀書的民族必將自強於天下。
中華民族文明何以歷久不衰並且日益壯大?這與中華民族形成了一種對學習、閱讀的推崇有關。《論語》以“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為發軔之辭,絕非偶然。沒有一個民族像中華民族這麼重視讀書,這麼刻苦。“忠厚傳家久,詩書繼世長”,中國人一直把閱讀當作和生命一樣重要的東西。中華文明源遠流長,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其自強不息的學習精神。幾千年來,中華民族傳承下來的書籍典藏汗牛充棟,勤學善學精神更是一脈相承。從孔子的“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到杜甫的“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從于謙的“書卷多情似故人,晨昏憂樂每相親”,到蘇軾的“發奮識遍天下字,立志讀盡人間書”;從“鑿壁借光”到“囊螢映雪”,對書本的熱情、對閱讀的推崇以及讀書之刻苦,從中可見一斑。

非獨中國,世界上任何優秀民族無不熱愛閱讀。以色列人、美國人善於創新,德國產品最經得起考驗,日本是最善於接納外來文化的民族。為什麼這些國家和民族都擅長創新,當我們了解到他們的閱讀指數,人均讀多少書時,你就知其所以然了。猶太人每年人均讀書64本,俄羅斯人均讀書55本,美國人均讀書50本,日本人均讀書40本,法國人均讀書20本,韓國人均讀書11本,匈牙利每500人就有一座圖書館。在創新和發展的背後,是默默無聞的閱讀在發揮着根本作用。由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康奈爾大學和歐洲工商管理學院共同發佈的2016全球創新指數中,排名前十的依次是瑞士、瑞典、英國、美國、芬蘭、新加坡、愛爾蘭、丹麥、荷蘭、德國。前十強的排名基本穩定,瑞士連續六年名列第一,並且除了美國和新加坡,其餘均為歐洲國家,北歐更是佔了三席。國家創新能力和閱讀息息相關,歐洲國家年人均讀書量約為16本,北歐國家達到24本。由此可見,國民閱讀率決定了國家創新力。

對於城市而言,閱讀是城市前行與發展的重要動力。閱讀,潤物無聲,卻靜水深流,是涵養城市創新的源泉。

 
▲凌晨,讀者在書店讀書。(新華社圖片)
 

深圳是全民閱讀的 樣板城市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代表羅西在談到深圳的閱讀與城市發展時有這樣一個觀點,“對於一座城市而言,閱讀是最有價值的投資之一。閱讀之所以是一筆極其寶貴的精神財富,是因為它無法被任何東西所取代,也無法被外界的任何力量奪去,它代表這座城市的氣質和心靈,也是這座城市發展的支柱和動力”。深圳近二十年來堅持推動全民閱讀,這是對人文價值的一種高貴堅守。而深圳之所以能夠創造經濟奇迹和文化奇迹,是因為人們保持着對閱讀的巨大渴求、對知識的巨大熱情,一座城市積累的豐富知識一定能轉換成強大的創造力。

深圳強大的學習能力、創新能力、創意能力、創造能力,都與閱讀密切相關,無數大膽的設想和創意都來源於持續閱讀與勤學善學。這是一座生機勃勃的城市,但一開始確實很浮躁。近二十年來,深圳人帶着理想、感情、追求和擔當,腳踏實地推進全民閱讀,以大氣壓制浮躁,以優雅驅逐粗俗,於無聲之中潤化心靈,讓許多躁動的心因為讀書而充滿寧馨歡愉,為這座年輕城市注入了沁人心脾的詩書之氣,為城市的發展加注了充足後勁,創造了一種高尚的城市文明樣式。

閱讀,是可持續發展的關鍵,而全民閱讀的可持續發展,需要我們在變化中堅守,在堅守中創新,以精彩創意來持續推動。深圳是“全球全民閱讀典範城市”,全球唯一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此殊榮的城市。在全國首創的深圳讀書月迄今已舉辦17屆,在全民閱讀推廣中,深圳一直在做那些別人還在想或者別人想做而未做的事。

催生深圳讀書月的,是深圳人在閱讀上的“先知先覺”。

早在上個世紀80年代,商潮湧動的深圳經濟特區就有了濃郁的讀書氛圍,圖書館總是座無虛席,年輕人都排著長隊進去讀書。而1996年11月在深圳舉行的第七屆全國書市更是創下了短短10天書城銷售額高達2177萬元的全國紀錄。當時我在深圳市文化局工作,市民的讀書熱情和求知渴望,引發了我們的思索—作為政府主管部門,我們應該在市民閱讀行為中發揮怎樣的作用呢?也許,舉辦專門的讀書活動,正是一條絕佳路徑。這時,深圳市圖書館館長、市政協委員劉楚材的提案上來了—《關於建立“深圳讀書節”的提案》,與我們的設想不謀而合。考慮到設立“節”需要人大審批通過,設立“讀書週”吧,時間太短,還沒熱起來就閉幕了,我就建議把“讀書節”改為“讀書月”。

2000年11月,首屆深圳讀書月啟動。讀書月在深圳經濟特區的率先誕生,體現了深圳人在閱讀上的“先知先覺”,一種高度的文化自覺。從創辦讀書月那一天起,我們希望,深圳民間蘊藏的巨大讀書熱情可以通過讀書月得到充分釋放,市民的閱讀權利可以通過讀書月得到充分滿足,城市的想像力和創造力被讀書月持續點燃。

從首屆讀書月開始,“實現市民文化權利”的觀念,進入深圳人的視野。當時,我提出,要保障市民實現基本文化權利,並且在首屆讀書月閉幕不久,在《深圳特區報》發表《實現市民的文化權利—對首屆讀書月的若干思考》,道出舉辦讀書月的價值宗旨:實現市民的文化權利。2001年2月28日,第九屆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式批准中國加入聯合國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而深圳在2000年就對文化權利做出了回應。
閱讀權是市民最為基本和最為重要的文化權利之一。從這個意義上講,深圳讀書月的舉辦,是有效實現市民文化權利的一種途徑、載體和方式。“圖書館之城”的建設,充分保障了市民的閱讀權利。目前,深圳已有600多座各級公共圖書館,建成200多台自助圖書館,形成了星羅棋佈、互聯互通、虛實結合的無邊界圖書館網路。隨着讀書月的開展,深圳市民閱讀權利得到了充分實現。與此同時,市民享受文化成果、參與文化活動、進行文化創造等各種權利,都通過閱讀得以體現、激發和推動。深圳從閱讀出發,不斷實現了市民的文化權利。

2010年“實現市民文化權利”以及讀書月理念“讓城市因為熱愛讀書而受人尊重”雙雙入選深圳十大觀念。“深圳十大觀念”評選活動是由深圳市委宣傳部、市網信辦策劃,線民宣導發起的。當時正值深圳經濟特區成立30週年,評選活動緣起於深圳新聞網論壇的一篇帖文:《來深十八年,再回憶那些曾令我熱血沸騰的口號》。發帖的網友呼籲將30年來由深圳土壤孕育產生的口號進行收集、總結,讓更多喜歡、熱愛深圳的人可以借此總結過去,展望未來。這篇帖文的跟帖和點擊量很高,引起了媒體的注意。隨後,由深圳報業集團主辦的評選活動漸次展開,前後經歷了網路徵集200餘條觀念、評選出103條候選觀念、“103進30”、“十大觀念評選”4個階段。最後由學術界、文化界、媒體代表、線民代表等組成評委會,結合市民投票權重和專家投票權重,最終評選出十條最具影響力觀念。深圳十大觀念的評選,完全由民間發起、參與,充分尊重和體現了市民意願,反映了民間呼聲與市民追求。“實現市民文化權利”以及“讓城市因為熱愛讀書而受人尊重”雙雙入選,看似偶然,絕非偶然,而是充分說明了市民的理性判斷和集體遠見,充分說明了閱讀在深圳人心目中的地位。

“實現市民文化權利”從讀書月出發,逐漸擴大影響,成為指導深圳文化發展的重要理念。2003年,深圳在全國率先提出實施“文化立市”戰略,而實現市民文化權利是這一戰略的核心價值之一,並由此推動深圳駛入文化發展快車道。

觀念,是一種力量。在“實現市民文化權利”理念指導下,深圳讀書月創意迭出。

2003年,從第四屆讀書月開始,政府主辦變成政府委託承辦制,企業開始成為讀書月的承辦運作方。2004年起,深圳出版發行集團(即原深圳市新華書店、深圳發行集團)乾脆拿下讀書月的總承辦權,市委市政府有關部門、社會團體、新聞媒體、企事業等30多家單位共同承辦。政府每年確定讀書月活動主題,具體活動策劃及運作全部交由企業完成,企業又與眾多社會團體和機構合作,為讀書月帶來了更專業的服務、更有效率的運作、更充足的資源,使讀書月的各項活動更加精彩紛呈、引人入勝。據不完全統計,17年來,深圳讀書月共舉辦各類讀書文化活動6000多項,市民參與人數由首屆的170萬人次上升至今年的上千萬人次,直接和間接參與總人次達1.2億。

 

用立法保護市民的 閱讀權


2015年,在全民閱讀中一直先行先試的深圳,再次創造了一個具有標杆意義的“第一”:2015年12月24日,《深圳經濟特區全民閱讀促進條例》獲市人大常委會議通過,並於2016年4月1日起實施。這是國內閱讀推廣領域第一部運用特區立法權制定的法規,將深圳閱讀活動“深圳讀書月”法定化,並將每年4月23日世界讀書日確定為深圳未成年人讀書日。

閱讀立法,是保護每個市民的閱讀權利。深圳率先實現閱讀立法,這個“第一”,是深圳在創造無數個“第一”之後又一個輝煌的表現,是永恆的、與城市共存的傳統。閱讀立法不是限制市民的閱讀權利和閱讀行為,而是為權利的實現提供保障和條件,是對每個市民閱讀權利和城市閱讀活動的法律保障,是為市民閱讀提供更多更好的資源、產品和服務,其所明確和規範的是政府在全民閱讀活動中的行為。

今日回頭看,深圳的閱讀立法經歷了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當很多人還不理解閱讀立法的意義時,深圳沒有受影響,而是全力推動。早在2005年第六屆深圳讀書月時,深圳讀書月獨創的“政府宣導、專家指導、社會參與、企業運作、媒體支援”模式已日益成熟。企業、媒體以及創意推動著讀書月高效運作,政府慢慢地退後。但政府退後不是政府職能缺位,我就萌生了推動地方閱讀立法的想法。有了閱讀立法,與閱讀有直接關聯和間接相關的部門都必須提供政府資源以促進城市閱讀,而這種促進是以每個市民的閱讀權利為依歸的。閱讀立法的實質,就是保護每個市民的閱讀權利、文化權利。

經過近二十年的發展,深圳讀書月已經成為實現市民文化權利的重要載體,成為中國全民閱讀的“深圳奇迹”和“深圳樣本”。與此同時,在深圳,越來越多的民間閱讀組織破土而出,茁壯成長。短短幾年,深圳湧現出100多個民間閱讀組織,其中,青番茄、深圳讀書會、三葉草故事家族、彩虹花公益小書房、後院讀書會等在深圳乃至國內都頗有影響。從更廣泛的全民閱讀來看,深圳應有更廣闊的空間,努力推動民間閱讀組織獲得長足發展,使不同民間閱讀組織自由健康成長。

放眼未來,深圳讀書月也有望從“企業運作,全民參與”發展成為“閱讀組織運作,全民參與”。在未來,越來越多的閱讀組織將成為各種讀書活動的組織者,而政府則成為全民閱讀的“守夜人”。作為“全球全民閱讀典範城市”,深圳在全民閱讀中的探索還可放眼全球,參與國內外交流,縱覽更波瀾壯闊的閱讀圖景,站在更高處看到城市的閱讀發展方向,也為中國全民閱讀進一步做出貢獻。

一日不讀書,胸臆無佳想。一月不讀書,耳目失精爽。現在,大力推動全民閱讀已是國家的戰略,全社會的共識,全民閱讀漸成星火燎原之勢,但依然任重而道遠。

深圳讀書月創辦以來,很多人問讀書和讀書月是什麼關係,我常以比喻作答:“‘錢塘八月潮、壯觀天下無’,八月的潮水使錢塘江聞名於世。八月潮水,是錢塘江一個壯觀的景色,而錢塘江水是無聲無息、浩浩蕩蕩、從古至今地一直流淌,正如我們的讀書和讀書活動一樣。”閱讀推廣活動是壯觀的錢塘潮,民間閱讀和私人閱讀就是一直流淌的錢塘江水。有社會各界的共同參與和大力推動,必將使全國讀書大潮更加澎湃壯觀。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