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雅論道 > 正文
追尋失落的“邊城”夢 —打造湘西古鎮旅遊集群之初探
Pursuing the missed dream of border town: the preliminary exploration how to construct the Xiangxi ancient town tourism cluster
本刊記者 康劍波 [第3395期 2017-06-19發表]
 
▲鳳凰沱江鎮是湘西古鎮旅遊的第一張名片﹙章維佳攝﹚
 

邊城采風


對於不少普通遊客,“鳳凰”、“沈從文”、“土匪”等為數不多的幾個關鍵詞構成了一種奇怪的湘西印象。

踏上湘西地界,記憶中往往會冒出個歷史名詞“土匪”。湘西歷史上匪患不絕,再加上一部《湘西剿匪記》的渲染,這讓許多人即便在今日太平光景,也仍多慮山民之所謂“匪氣”,又或者要刨根究底,追問當地人“匪患之來龍去脈”。

“匪”之外,就是“鳳凰”二字。鳳凰沱江鎮這座沈從文的故鄉小城,現在幾乎成了湘西古鎮的代名詞。熱愛沈從文先生的文藝粉們由此聯想到小說《邊城》,以及那裏可人又可憐的翠翠……可是,時光荏苒,歲月深處的邊城與眼前遊人熙熙攘攘、店舖鱗次櫛比的鳳凰,真的是同一座古鎮嗎?

又或者對民俗文化感興趣的,約略知道這裏是苗、土家、侗等多民族聚居地,知道吊腳樓、銀飾、苗歌苗舞、臘肉、巫蠱之術,甚至趕屍,那麼,這些色彩鮮明的文化符號足以囊括湘西的精神特質嗎?

了解湘西越多,就會發現自己知道得越少。5月下旬,記者參加全球商報聯盟湖南旅遊體驗採訪團赴張家界、湘西洲、懷化三地採訪,初見那一顆顆散落在雪峰山深處的湘西古鎮,其建築規模之大、地域特色之鮮明、文化氛圍之古樸,令人擊節叫好。採訪歸來,翻閱各類筆記散文,相關資料卻並不多見。在“古鎮遊”這個旅遊書目類別裏,除了張家界和鳳凰,湘西其他地方名氣不大。與江南水鄉西塘、同里、甪直、烏鎮、南潯、周莊相比,黔陽、洪江、里耶、茶峒、芙蓉鎮(王村)等湘西古鎮可謂“養在深閨人未識”。有的聞所未聞,有的即使收錄也被錯誤地歸併到“嶺南古鎮”、“江南古鎮”甚至“其他”類別。

對很多人來說,湘西就是這樣一個“一知半解”之地。

 

驚豔之美


了解湘西古鎮,還是讓我們先從沈從文先生的《邊城》切入。

把沈從文的故鄉鳳凰沱江鎮認作小說中描寫的邊城,是一個常見的誤解。其實,先生的書中,“邊城”有所專指,它位於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縣境內,名叫茶峒鎮。
《邊城》開篇對於當地的景色有如下一段描述:

小溪流下去,繞山岨流,約三里便匯入茶峒的大河。人若過溪越小山走去,則只一里路就到了茶峒城邊。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故遠近有了小小差異。小溪寬約二十丈,河床為大片石頭作成。靜靜的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卻依然清澈透明,河中游魚來去皆可以計數……

這大致可以看作對湘西很多古鎮自然環境的共性描述。

與旅遊熱點名鎮白天人群的喧囂和夜間燈光的“濃妝”不同,更多的湘西古鎮至今仍安靜而美好。雖然歷經千百年的滄桑歲月,雖然也曾遭遇戰爭動亂,雖然也有現代物質文明的浸染,但是從總體來講,湘西古鎮仍是現代都市人的絕佳尋夢之所:這裏的百姓日落而息,這裏的民俗古風尤存,這裏的建築原汁原味,這裏的山水明淨幽遠……

記者在小鎮出生,遊歷過很多國內外的名鎮小城,初見這樣一個絢麗多彩的古鎮群,恍惚間仿佛穿越到另一個時空,也不禁深深為之着迷:

芙蓉鎮(王村)—中國唯一“掛在瀑布上”的千年古鎮。它位於湘西永順縣,原名“王村”。1986年,著名導演謝晉在此拍攝電影《芙蓉鎮》,遂改名。古鎮地處酉水之濱,鎮上一條老街,一直延至水畔,形成一個小碼頭。沈從文曾在《白河流域幾個碼頭》一文中稱讚這裏:“夾河高山,壁立拔峰,竹木青翠,岩石黛黑,水深而清,魚大如人。” 最讓人驚豔的是穿過一片吊腳樓後,一帶銀色的瀑布從天而降,各式古民居沿着瀑布的兩側山坡,逶迤向上展開。瀑布的正對面,清澈的酉水河穿過青色的山巒,流向遠山。據說,當年謝晉尋找外景地時,遍訪湘西農村,最後才敲定了“王村”。由於交通閉塞、經濟落後,當年為了保證攝製組的用電,整個王村停電20多天。僅僅是3年前,這裏才統一劃入國家電網;

洪江古商城—中國保存最完整、規模最大、內容最豐富的唯一古商城。它位於懷化市洪江區,總面積近30萬平方米,這裏完好地保存著明、清、民國時期的會館、商行、客棧、青樓、鏢局、作坊、報館、煙館、寺院等古建築380餘棟。古商城依山傍水而建,行走其間,但見各類古建築依山就勢,或築於高坡,或座於深巷,或立於江畔,通過曲折迥深的青石板或高低錯落的石階碼頭相連,狀似迷宮,幽深莫測。

黔陽古城—國內最為完整的明清縣城原型。具有2200多年的建城歷史,城內的明清街巷格局仍保存完整。嚴謹整齊的丁字巷、封火牆間隔的窨子屋、具有地方特色的吊腳門樓、青苔侵石的古吊井、歷經戰亂的紅砂城牆、清雅幽靜的石板路、風姿卓越的古曬樓、莊嚴神秘的宗祠寺廟、富麗堂皇的會館戲樓,無一不彰顯着湘西古建築的大氣與內斂、穩重。發源於雲貴高原的兩條河流在此交匯,形成沅江,直達洞庭……

 
▲“掛在瀑布上”的千年古鎮——芙蓉鎮﹙章維佳攝﹚
 

解讀湘西


中國不乏古鎮,據說全國古城鎮共有2000多個,大部分都有兩三千年的歷史。但是它們中有的原有建築早已風化蛀蝕,只剩殘垣斷壁;有的完全被現代建築取代,古舊的特色盡失。即便是那些列入保護或開發名錄的古鎮,很多也是現代建築與古屋混雜,或仿古建築林立,商業味過濃。

像湘西保存得如此之完好的古鎮群落,卻不多見。由此,很多人都會問同一個問題:為什麼湘西能夠產生並保留這麼多搖曳多姿,蓬勃而有活力的古鎮?

湘西其實有兩個概念,一個是狹義的,即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一個是廣義上的,它涵蓋的範圍以湘西州、張家界市、懷化市為主體,是有史以來的地理文化概念。本文所稱的湘西即是後一個概念。

范亞昆先生在其主編的《地道風物·湘西》一書中有過精彩分析:湘西地處雪峰山之西,湘黔渝交界處,因為特殊的地理位置保留了與中原文化迥然不同的民俗文化形態。

雪峰山南起湖南與廣西邊境,北止於洞庭湖濱,整體縱貫湖南南北,將之做了東西二分。從大的空間範圍來講,雪峰山是中國二三級階梯的邊界,自此以東便進入江南丘陵地帶。民族學者發現,由於中國二三級階梯之間的地勢連山疊嶺、峽險流急,天然形成了歷史節拍比外圍地區舒緩的“文化沉積帶”,湘西便位於這條文化沉積帶的中部。

作為一個相對獨立的地理單元,山路崎嶇幾乎就是對湘西大部分地貌的描述。整個湘西在20世紀30年代中期還不通汽車,許多公路修建於20世紀50年代,一些險要之處近年才得以打通。由於整體屬於山區地貌,不易發展出大型文化中心,各個小區域的民族文化能夠保留得更完整。早在先秦時期,這裏就是三苗、百越、巴等早期族群的活動區域,後來又受到楚文化、漢文化和其他少數民族文化的滲透,成為文化多樣性的保留之地。

 
▲洪江古商城與山西平遙一起成為中國南北方目前保存最為完好、體量最為壯觀、商業特色最為鮮明、財富元素最為豐富的古建築群。﹙章維佳攝﹚
 
▲洪江古商城保存古建築380餘棟,總面積近30萬平方米。﹙圖片來源:洪江古商城網站﹚
 
▲“一個包袱一把傘,跑到洪江當老板”,當年之洪江堪比如今之深圳,到處湧動著年輕人創業的激情。﹙圖片來源:洪江古商城網站﹚
 

人神同治


如果把建築比作凝固的音樂,那麼湘西古鎮群就是一首氣勢磅礴的交響曲,它包含着多個色彩斑斕、各具特色的樂章。湘西有大山有大河,有市鎮有山村,有農耕有商貿,有王城有廟宇,有文人有邊民,有原始粗獷也有細膩溫腕,在水路和陸路的交通節點上,湘西古鎮各自荷載了悠悠歷史某個層面的文化源流。

在芙蓉鎮,你可以找到封建土司與中央王權政治角力的歷史印記。小鎮石板街上的“民俗風光館”裏,有一件被土家人視為“神物”的國寶—溪州銅柱。它高2米,重2.5千克,1961年國務院將其與北京故宮、長城等列為全國第一批重點保護文物。據史載,後晉天福四年(公元939年)統治湖南的楚王馬希范與土司王彭士愁為爭奪溪州爆發戰爭,彭士愁兵敗,派其子與馬希範議和,立銅柱盟誓。自此,彭氏臣服於楚,但其統治地位和管轄地域卻得到楚的承認,這就為唐、宋、元、明、清時期中國西南邊境的安寧奠定了基礎。

在洪江古商城,你可以尋覓傳統商業文化的根脈,體會中國內陸資本主義萌芽期的衝動。商城起源於春秋,成型於盛唐,鼎盛於明清,以集散洪油、木材、鴉片、白臘聞名於世,曾扼西南之咽喉而控七省。極盛之時,十八個省、二十四個州府、八十多個縣市曾在這裏設立商業會館。“一個包袱一把傘,跑到洪江當老闆”,當年之洪江堪比如今之深圳,到處湧動着年輕人創業的激情。漫步古商城,觀看“鏢局押鏢”、“小二迎客”、“把總斷案”、“青樓才藝”等一系列互動性表演,品味“吃虧是福”、“魚龍變化”、“義方恪守”、“外圓內方”的商道經典名言,儼然走進了一幅《清明上河圖》。

在如明珠般散落的湘西古鎮,你可以了解儒家文化、鄉村文化、苗文化、土家文化,內向的山文化、開放的水文化、神秘的巫儺文化,甚至中原失落的楚文化。沿着沅水邊的路,離洪江只有20分鐘車程就是黔陽古城。這裏被譽為“人神同治,夷夏同城”。自古以來,侗、苗、瑤、漢等各族人民世居此地,共同創造了底蘊深厚的五溪文化。其中,巫儺文化是五溪文化在民間日常生產生活中的集中呈現。2006年,“儺戲”被納入亞洲太平洋民族民間文化遺產數據庫,得到國際承認。

李白詩雲:“楊花落盡子規啼,聞道龍標過五溪”,龍標就是黔陽古鎮,龍標尉就是盛唐詩人王昌齡。王昌齡隱逸在此七年,留下了“一片冰心在玉壺”的千古佳句。如今,穿行於黔陽古鎮“五大門、十大街道、十二巷”,那古城牆、古宗祠、古店舖、古民居組成的大型建築群,其風水格局和建築空間結構,無不暗自訴說着“潛、藏、隱”的特徵,而誕生並延展於這方水土的隱逸文化,便是其多元文化的核心。

 
▲黔陽古城是湘西古建築標杆,現今仍完整地保存着原有的城市格局與街巷體系。﹙康劍波攝﹚
 

共享品牌


對比麗江、周莊等名鎮的喧鬧,湘西古鎮就像一塊未經打磨的璞玉,溫潤而沉寂,然而面對開放、發達、流動的現代文明,湘西古鎮也會有無法抑制的衝動,強度更大的旅遊開發將終是它們必然的歸宿。

其實,回顧周莊、張家界等熱點景區,當初也都是從寂寂無聞中走來:

70年代末,著名畫家吳冠中,在大庸縣北部的一個林場寫生時,發現了一片神奇的大山,後以一篇《養在深閨人未識》的美文發表在湖南省報紙上,這才有了今天的風景明珠張家界;

1984年春天,海外青年畫家陳逸飛到周莊寫生,把所作油畫帶回到美國展出,一時引起轟動,以周莊雙橋為題材的《故鄉的回憶》更是傳為佳話。周莊從此聲名大振,雙橋也成為了周莊的象徵。

如今的地球幾乎全部被旅行者覆蓋,人們再也不需要依靠探險家或名人的偶然發現來了解未知之地。借助互聯網,這世上再也不存在被遺忘的角落。

據了解,黔張常高鐵正在建設中,預計2020年建成通車,該段鐵路途經湖南省龍山縣、永順縣、桑植縣、張家界市、慈利縣、桃源縣,建成後從重慶坐火車到長沙,只需3小時,比走渝懷線省近7個小時。而在懷化,滬昆、包海兩條高鐵將在境內成“黃金十字”交匯,與湘黔、焦柳、渝懷鐵路形成“米”字形格局。隨著交通基礎設施的改善,可以預計,在不遠的將來,湘西古鎮遊將迎來一個空前的發展良機。

 
▲黔陽古城是现代人休憩身心、汲取营养、分享古趣的隐逸之都。﹙章維佳攝﹚

湘西準備好了嗎?

在此,記者提出三點建議,供當地政府部門參考:

一、借力鳳凰,對外打造統一的古鎮集群品牌。

與江南六大古鎮相比,湘西古鎮的旅遊開發各自為陣,極不均衡。直至今天,鳳凰仍是許多人唯一知曉的湘西古鎮,這導致了一方面鳳凰的接待能力幾近飽和,另一方面其他多數古鎮門前冷落車馬稀,嚴重影響了其旅遊開發的深度。

反觀江南水鄉,隨着周莊異軍突起、一夜成名,同里、烏鎮、南潯、甪直、西塘五鎮緊隨其後,紛紛閃亮登場,與周莊並稱為“江南六鎮”。它們借助於特殊的區位優勢(周莊離蘇州38公里,同里距蘇州僅18公里,甪直、周莊正處上海與蘇州之間,而西塘、南潯、烏鎮則位於上海與杭州之間),依附於以上海為中心的蘇杭旅遊商圈,以小橋、流水、石板路、青磚黑瓦、高門大院,觸動都市人的心靈深處,形成了一個強有力的市場概念—“天下水鄉看江南,江南水鄉在六鎮”。

統一品牌產生的疊加效應是驚人的。建議當地政府打破行政區劃界限,將各古鎮串聯起來,由點到面,做好湘西古鎮旅遊業整體的聯合促銷工作。在湘西古鎮集群中,鳳凰沱江鎮無疑是當之無愧的龍頭老大,以鳳凰帶湘西顯得尤為迫切。

二、深入發掘,塑造多姿多彩的“湘西邊城”文化。

古鎮開發是一柄雙刃劍。隨着古鎮旅遊開發的深入展開,迎合市場與遊客的種種行為似乎不可避免。而市場總是趨利的,短平快的盈利模式往往趨同於逛街購物、喝茶吃飯、參觀表演,隨之而來的就是大規模的重建,外來商販大量湧入,旅遊地產推波助瀾,店舖林立,千城一面。這無疑是古城開發的一個噩夢。

所幸的是,在洪江古商城,我們看到了對於千年古商業文明的現代演繹,生動有趣,代入感極強:進城時,手持的門票是一封拜貼,上書“掌櫃先生櫃下:貴埠碼頭乃財富聖地絕勝佳景世稱北平遙南洪江吾等久仰今日前來拜訪即奉紋銀壹百貳拾權為拜金以候驗查未敬處望諒。”走入古城,能說會道的店小二、咿呀說唱的戲子、公正嚴明的總辦、威武不凡的鏢師、外圓內方的掌櫃、剛正不阿的把總、紈絝墮落的煙民、才貌俱佳的風塵女子……保有着原來的歷史場景和生活氣息。

古鎮旅遊開發與一般商業開發的屬性不同,它只能深入挖掘,不能推倒重來。湘西各個古鎮需要貼近自己的特色做文章,寧可步子慢一些,也絕不能偏離了文化的本質。在發掘各自特色的基礎上,還需要提煉出一個湘西古鎮群的集體標籤。在沈從文先生的作品中,多處出現“邊城”、“邊地”的稱謂,並且廣為人們接受。記者建議以“湘西邊城”為名,吹響這一區域的旅遊集結號。

里耶之秦簡、茶峒之《邊城》、芙蓉鎮之瀑布、黔陽之古城、洪江之商貿,各具特色,相映生輝。我們相信,在“湘西邊城遊”的大旗下,這一古鎮集群產生的效果一定會是“1+1大於2”。

三、留住居民,守住千年古樸真實的精神原鄉。

美國學者馬康納指出,旅遊是一種現代朝聖,遊客旅遊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去發現當代社會中一些深層次的東西,去探索古老的、大眾化的人類主題。

 
▲湘西古鎮就像一塊未經打磨的璞玉,溫潤而沉寂。﹙章維佳攝﹚
 
▲湘西文化搖曳多姿,蓬勃而有活力﹙章維佳攝﹚

建築是死的,而人是活的。承載着、延續着古鎮精神內核的主體是當地居民。只有原住民保留在古城,透過他們的衣食住行、語言文化、行為方式,我們才能真正感受到一個有血有肉、有生命力的古城。因此,一個沒有或者極少當地居民的古鎮是不可想像的。
北京大學管理學院教授孔旭紅曾指出,古城鎮資源保存完好的地方大多屬於經濟不發達地區,這些地方政府無力承擔旅遊開發所需要的全部資金,因此一般選擇旅遊開發商來共同完成開發。然而開發商的根本目的是為了追求經濟利潤的最大化,當拆遷、補償以及後續管理、文物保護等複雜問題,使得很多古城鎮的政府部門採取把原居民遷出,認為保住了建築就是保住了古城鎮的全部時,古城鎮的空心化就出現了。

對比這種做法,黔陽古城需要給一個大大的贊。據當地官員介紹,政府充分尊重當地居民的原有生活方式,鼓勵當地居民參與到旅遊活動中去。現在居住於古城的居民90%以上都是原住民,對於外來商戶,政府嚴格規定其經營範圍,酒吧等場所一律只能在城外另闢場所經營。

對湘西百姓,沈從文有過一段貼切的描述:“他們是正直的,誠實的,生活有些方面極其偉大,有些方面又極其平凡,性情有些方面極其美麗,有些方面又極其瑣碎”。

離開湘西前的最後一個早晨,記者再次來到黔陽古城,出中正門沿河邊往右走,在防洪堤上放眼遠眺,只見薄霧繚繞,小舟輕泊,沅水、潕水攬古城入懷,恰似一幅惟妙惟肖的太極圖。大堤一側,學校高音喇叭裏輕快的音樂聲響起,孩子們背着書包紛紛走入校園,老街上古舊的窨子屋裏,居民們推開木窗木柵,新的一天開始了。

大美不言。時光在湘西仿佛故意放慢腳步,原生態、原住民的古鎮生活或許才是我們打開湘西文化的一把鑰匙。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