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雅論道 > 正文
《什麼驅動創新》之五 鍛造國家創新戰略所需的企業家精神
The entrepreneurship that needed for forging national innovation strategy
藝衡 [第3405期 2017-11-13發表]
企業家精神是企業的人格化,對企業的運作和發展有着重要的提升和導向作用。國家之間的經濟競爭、企業之間的市場競爭,表面上看是產品、科技、勞務、資源等物質要素之間的競爭,但實質卻是企業家及其精神力量之間的比拼。因為企業家是企業競爭的指揮者,企業家精神是企業競爭的靈魂。只有優秀的企業家精神才能引領企業持續不斷地發展強大。 
 
▲第十四屆世界華商大會9月16日在緬甸召開。本屆世界華商大會由緬甸中華總商會主辦,共有世界各地2000多名嘉賓參加。(新華社圖片) 
 

一、企業家是創新的中堅力量

 
作為概念的企業家精神,大致是西方發展到19世紀時產生的。企業家精神被概括為企業家具有的某些特質,在英文表述上,企業家精神(Entrepreneurship)是企業家(Entrepreneur)的抽象化,兩者在用法上常可以互換。20世紀後,企業家精神的影響日益廣泛深刻,特別是二戰後,日本和德國經濟的崛起、美國經濟的發展進一步顯示了企業家精神的重要價值。與此相適應,企業家精神在學術定義上日益延伸拓展到了行為學、心理學、文化學、社會學等領域。
 
在人類歷史上,企業家是一個創新型群體。縱觀近現代工商業發展史,大凡成功的企業家,無不充滿創新精神和創新實踐。企業家精神的英文“Entrepreneurship”,其本身意思就是從事某種行業,通過開辦工廠和創新實現自身目標,並滿足社會的需求。僅從字義上看,企業家精神與創新就是密不可分的。正如熊彼特指出的那樣,企業家的職能是實現創新。這就是說,創新實際上貫穿了資本主義發展的全過程,是企業存在和發展的常態。
 
但是,創新也並非只限於企業家,有一些社會群體,如科學家、藝術家、思想家、改革家乃至革命家等等,也都是創新的佼佼者,那麼,企業家的創新有什麼特殊意義?
 
概括地說,企業家的意義,就在於企業家在社會生產方式中的地位和作用。企業家是近現代工商業發展的產物,是社會生產的代表,也是社會需求的代表;企業家是社會需求與社會供給的連接者,是供需市場的組織者,是生產、分配、流通、消費的指揮者、引導者,是市場的軸心和槓桿。企業家的創新就是通過高效的市場運作和優化的資源配置,集中應對解決一定歷史條件下的社會需求問題,不斷提高人的生產生活水準,這是近現代工商業才有資格提出和擔當的使命(自然經濟是不可能提出的),體現了企業家活動的基本特色,是深刻理解企業家獨特性的關鍵所在。試想,企業家究竟有什麼特殊、有什麼過人之處呢?在科學研究方面,企業家遠比不上科學家的水準,他們一般都不是科學家或學術權威;在技術上,企業家也比不上技術尖端人才;在社會關係上,企業家無法與政界人士相比;在財力上,企業家在創業之初大多捉襟見肘,他們一般不是依靠財產繼承;在審美方面,企業家不如藝術家;在精神境界方面,企業家不如思想家,如此等等,但是,反過來講也是一樣的道理,科學家也好,技術工匠也好,政界人員、大款大富、藝術家、思想家也好,幾乎都無法單獨做成企業家的事業,尤其是成功的創新型企業家的事業,而不管他自己是多麼希望做成。企業家就是這樣的一個群體,看似處處不如人,但實際上卻有神奇之處,其可貴之處、神奇之處就在於其定位,就在於其活動的綜合性、盈利性、創新性。
 
企業家的創新是其他社會群體不可比擬的。科學家的創新因其超常性、尖端性而遠離大眾生活,有的甚至變得似乎並非眼下所必需;藝術家的創新因其主觀性、新異性而難以替代物質生活,也不可能成為人們的日用消費;思想家的創新因其理想性、批判性而受到一些階級或群體的制約和抵制,也難以為社會普遍接受。相比之下,企業家的創新把需求與供給有效結合起來,把人類的普遍願望與當時的技術、資源、條件有機結合起來,在性質上因其必需性、盈利性而最為實在,在範圍上因其普適性而最為廣泛,在時間上因其持續性而最為恒常,在形式上因其無限性而最為豐富。從這個意義上說,企業家的創新植根於全人類的社會需求,把市場的價值與科學的成果、技術的精湛、藝術的美感、思想的境界有機連接和統一起來,是滿足和發展人類需求的集中體現,是人類各種創新成果的編織、轉化和利用。  
 
企業家的這種地位、使命和本質特徵,決定了企業家群體(階層)與眾不同的能力特徵。企業家按市場運作和市場規則生長和發展,在市場裏摸爬滾打,與市場同呼吸共命運,鍛造出了其特有的市場生活本能和職業能力特色,成為市場的人格化體現;企業家的價值發現能力、產業引領能力、綜合集成能力、市場拓展能力,是市場運作的基本要求和天然元素,是創新素質和創新能力的基本構成;發現能力開啟了企業家創新的航程,引領能力標註了企業家創新的高度,集成能力凝聚了企業家創新的能量,拓展能力展示了企業家創新的跨越。企業家的這種創新能力,與市場作用一樣無所不在,與市場力量一樣無與倫比。
 
▲7月18日,首屆“中美企業家峰會”在華盛頓特區聯邦商務部舉行,會後,由馬雲(左四)率隊的八位與會中國企業家舉行記者會。(中新社圖片)  
 

二、創新型企業家的特徵

 
企業不僅是生產組織,而且也是精神載體。在現代社會中,企業家的創新活動常常面臨各種矛盾和挑戰,經歷着渴望、探求、曲折、失敗、奮起、成功的人生顛簸和大開大合。企業家個人的願望、信心、毅力、勇氣、智慧和熱情,在社會需要和市場需求的激勵和刺激下迸發出來,在實踐中形成了獨特的群體性精神特徵。這種群體性精神日益顯示出其廣泛的價值和意義,成為社會經濟文化發展的一種可貴資源。    
 
一個國家要實現創新戰略,最重要的文化支撐是企業家精神。企業家是市場經濟和社會化生產的產物,企業家精神是市場和企業的人格化。一般認為,企業家精神的核心是創新。而熊彼特更是把企業與創新等同起來,把以實現新組合為基本職能的人們稱為企業家,他認為企業家的職能就是實現創新,就是進行“創造性的破壞”。但是,企業家的創新精神是同企業家的價值觀、理想追求相聯繫的,或者說,它本身就是企業家人生哲學的一部分。如果離開了企業家的價值觀、人生觀而孤立地談論創新,顯然是膚淺的、細枝末節的,因為創新不同於花裏胡哨,不同於異想天開,更不是朝秦暮楚。在許多情況下,創新型企業家並不是時髦的潮人,也不是嘩眾取寵的走秀,甚至並不把“創新”掛在嘴上。如同其他傑出人物的修為一樣,企業家的創新來自於價值的追求、人生的嚮往、個人的稟賦,來自於他們的整體素養和思想品質。 許多世界上著名的創新型企業,都始終把企業的價值觀作為保證企業長盛不衰的根本動力。這些企業的價值觀並不限於經商、賺錢、投機等狹隘目的,而是把經商、做事、做人、報效社會融為一體,強調服務社會的基本精神。松下幸之助是著名的創新型企業家,他指出:“企業經營不能單純考慮利害關係和企業的發展,其根基還是必須樹立正確的經營理念。而且,這個經營理念必須深深紮根於正確的人生觀、社會觀、歷史觀上。從這裏才能產生真正正確的經營理念。因此,作為經營者,在日常生活中培養自己正確的人生觀、社會觀和世界觀是非常必要的。進一步來說,正確的人生觀、社會觀和世界觀必須符合真理,也就是說符合社會的發展規律和自然規律。如果違背它,那就不可能說是正確的人生觀、社會觀和世界觀,而由此產生的經營理念,也會欠妥當的。”這就是說,企業家的經營管理與企業家的價值觀是一致的,企業家的創新精神與企業家的思想情懷、品行素養是分不開的。
 
創新是品質的砥礪和綻放。創新精神是人的綜合素質的演展和昇華,隨實踐而變化,因實際而多彩,具有鮮明的開放性特徵;即使是創新者自己也很難給創新精神設一個框、劃一條線。創新精神並不是一個封閉的邏輯問題,也不是一個可以預定的推理程式或理論證明;創新者一開始往往並不自恃為創新者,甚至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工作就是創新,他們更關心的是企業的生存和發展,是為了生存、發展而不得不進行創新,而不是為了創新而故意擺設創新精神,因為創新的過程是異常艱辛的,企業家不會花大力氣去做沒有價值的“面子工程”。創新不是企業的直接目的,而是企業發展的伴生物。而且,創新精神也不是一個狹隘的偏執的範疇,不應簡單等同於冒險偏好、投機主義等等。企業家的創新精神,只有在有血有肉的生活化表現中,才能呈現出其真諦和意味。
 
如果說創新是以大量探索實踐為基礎的,那麼,企業家的創新精神則是以基礎性的品質為主要支撐的。這些深藏於企業家精神根底的基礎性品質,是企業家創新精神取之不盡的力量源泉。   
 
一是勇於競爭的拼勁和鬥志。 創新是有志者的事業。創新者的競爭意識、比拼意識是創新精神的基本元素。企業的生存法則就是競爭;企業家的生活旋律就是競爭的進行和展開。競爭的結果是優勝劣汰、適者生存, 這就要求企業家必須具備強烈的競爭意識。企業家是否具有競爭意識,是企業能否奮發圖強、取得業績的關鍵。不敢競爭的人或者在競爭中不能取勝的人是沒法當企業家的,企業家的首要資格就是敢於競爭。 
 
二是捨得付出的創新決心。隨着知識經濟的興起和智慧財產權保護制度的完善,核心技術已成為企業的命根子;企業靠這個競爭,靠這個贏利,靠這個生存發展。核心技術只能靠自主研發,不可能靠合資引進。企業的自主研發能力和精神,決定了企業的創新前進步伐。
 
三是勇猛無畏的寂寞堅守。業務的專精是以人生的孤獨寂寞為前提的。無論技術的突破、難題的專研還是事業的執着,都需要心神的專一刻苦,需要犧牲大量的人際應酬和攀附,需要按得住各種誘惑和短視行為。耐得住寂寞、坐冷板櫈,是技術創新、企業創新的一個基本功,是創新型企業家在長期奮鬥中養成的生活習慣。
 
四是壓不跨的韌性和強勁。企業的創新發展一般屬於跨越發展、超常發展、快速發展,其所面臨的困難和挑戰也是非同尋常的,這就需要創新型企業家必須具有百折不撓的精神、堅韌不拔的意志和勇往直前的信念。企業家精神與工匠精神的堅韌、追求卓越是一致的,因為偉大的企業家,也是在不斷地面臨新問題,他要不斷訴諸理想的實現,就必須得有堅韌的態度。 
 
四是光環中的冷醒和憂患。改革開放以來,許多顯赫一時的企業家如走馬燈一樣紛紛登台、瞬息即逝。固然,他們的衰落有各種各樣的原因,但有一句警言卻在他們身上屢試不爽,那就是“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相比之下,創新型企業家,對社會經濟法律的突破更多,因創新造成的問題也更多,因而也更需要冷靜、警覺和憂患。
 
五是放長眼量的妥協與合作。在市場經濟中,任何企業家的成功都是市場上多種力量合作的結果。沒有合作、妥協、開放包容精神,就沒有市場發展的通道和空間,因此,任何創新都需要市場或合作者的支援,都需要企業家對合作者負責,甚至對競爭對手負責。這種負責任的企業家形象,往往會成為市場上巨大的無形資產,為企業帶來源源不斷的利益。
 
六是永相伴隨的善良心靈。辦企業應該是人世間的一樁善舉,固然,一個企業家為自己的企業發展而殫精竭慮無疑是正當的、必需的,但並不是為了攫取社會財富於私人,而是通過發展企業進而增長社會的便利和幸福。一個企業家總是造福人類的,因為企業家所創造的與他所獲得的以及使用的是不成比例的。因此,企業家對世間的事物一定具有仁善的願望,具有一種寬厚而博大的情懷。

 

三、創造條件發揮企業家作用,同時對企業家提供支持和引導

 
從國家和社會層面講,培育企業家精神、發揮企業家作用是經濟社會充滿活力的核心要素,需要體制機制的改革和完善,需要文化環境的建構和優化,需要頂層設計的心胸、眼量和智慧。
 
(一)保證市場秩序開放公平
 
我們只有了解了企業家精神產生的淵源,才能把握企業家精神成長的條件和環境,從而有效地培育和弘揚企業家精神。從淵源關係上講,第一,企業家精神是市場鍛造的結果,是經過市場競爭的反覆鍛造才形成的;第二,是文化涵養的結果,一個國家的文化價值觀對企業家精神形成具有至關重要的意義;第三,是需求催生的結果,企業家是解決經濟上的具體問題,改善着人類的生活品質;第四,是企業家綜合能力的昇華和寫照;第五,是時事造就的結果,一代一代的企業家所產生的東西以及品質不同,他們所體現的精神具有時代烙印。
 
在市場運行過程中,政府要以法治框架為基礎,形成對各類企業的信任、一視同仁。比如,國際上註冊公司本來就是很簡單的手續,我們經過商事登記改革,這個審批現在被打破了,但再融資的時候又要重新的審核和批准,而香港就不存在這樣的問題,再融資的手續也是非常簡單的,當然都在監管之下。因此,我們對企業家首先要信任,這種信任不是私人之間的信任,而是制度自信基礎之上的國家信任。如果我們對企業家首先是不信任,先用懷疑的眼光看他,他就變成了被審查的物件。當然,一個企業家必須得遵守有關的制度,如果不遵守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國企要進一步深化改革,真正的強大不表現為攤子大、壟斷性,真正的強大應該表現為人才競爭力上。那麼,用什麼方式去扶持和支撐企業家階層? 最重要的是人力資源開發和管理上的改革,能不能在國企中逐步推進經理人市場制度?國企是不可替代的,有它的優勢。我們現在進行國家重點經濟領域的突破乃至重大科技領域的創新,關鍵可能還要依賴於國企,他是中堅力量。但在市場化的競爭活力上,民企優勢可能更多一些。
 
(二)倡導文化包容流動
 
如上所述,企業家精神是文化涵養的結果。中國的企業家精神是改革開放以來逐步培育和發展起來的,近現代中國也很難說有很完善或很強盛的企業家精神,原因何在呢?就在於近現代的中國社會處於急劇變化的階段,文化並不成熟,並沒有定型。改革開放之後,為什麼會迅速形成一個企業家群體?一是市場的作用,一是中西文化的交流所釋放出巨大的能量對企業家的影響。
 
在美國休斯頓宇航中心,一進去就有一個頂天立地的標語:只要我們想到的,我們就可以做到。這就是美國文化,充滿理想主義的色彩,又充滿不斷創新、戰勝各種困難的意志和勇氣。這些東西恰恰是和美國立國時候的民族精神相一致。美國精神有兩點對企業家貢獻是很大的,一個是冒險意識,他以冒險為樂趣,作為人生常態去看待;第二個規則意識,因為是移民國家,有各種各樣的宗教、各色各樣的人種,各種各樣的語言,所以要強調規則。美國企業家精神裏最值得我們尊重的是冒險和規則 。
 
相比之下,德國精神比較嚴謹,其企業家也特別重視產品品質;法國精神比較浪漫,其企業也特別重視創新創意;而日本企業家是東方型的,松下幸之助深受東方傳統文化影響,強調道德和責任,這是純粹的東方智慧。
 
企業家精神是人類精神的一束鮮花,與一個國家的文化環境有密切聯繫。任何文化環境都有自己的個性特徵,既有優勢,也有不足。培育企業家精神,應注意營造適應企業家成長的文化環境,勇於敞開心胸、揚長避短、拿來我用。

 

四、倡導“鼓勵創新,寬容失敗”

 
強調“鼓勵創新”,是大家普遍認同的;但要“寬容失敗”,卻並非所有人能接受。2006年3月,《深圳經濟特區改革創新促進條例》在深圳市四屆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上高票通過,率先體現“鼓勵創新,寬容失敗”觀念 。對“寬容失敗”一說,各地各界反應不一,爭議頗大,但隨着實踐的發展,人們愈來愈意識到“寬容失敗”在中國新一輪改革創新和社會文明進步中的特殊意義。
 
“在資訊時代,創新與失敗互為條件、互為因果、相互滲透、不分彼此,凡是創新的成功者無一不是曾經的失敗者。收集、處理和開發資訊的創新能力取代資本,成為資訊時代最關鍵的生產要素。與土地、資本等生產要素不同,創新始終與風險如影隨形。……在資訊時代,資訊的快速傳遞和技術進步的日新月異,使市場風險和技術風險顯著加大,遠遠超過工業時代。面對如影隨形的創新風險,形成創新文化的關鍵不是如何激勵成功,而是如何寬容失敗。形成寬容失敗的創新文化,關鍵是通過深化改革,為其提供必要的制度保證。”  
 
寬容、包容,是一種心態,是一種文化。記得我在一篇文章中這樣寫道:“一方面,開放的觀念,開放的社會,開放的資源、要素、人才市場可以不斷凝聚文化的能量;另一方面,開放的城市品格和良好的開放心態,可以為觀念、文化、技術的交流提供自由的空間。開放的思想加上開放的市場和開放的社會,可以使一個國家或一個城市保持始終勝人一籌的智慧。”“只有真正具有開放心態,一個國家或一個城市才能形成多元並存的文化格局,才能影響和塑造出具有寬容意識的國民或市民。”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