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博雅論道 > 正文
營造國家創新戰略所需的“鼓勵創新、寬容失敗”氛圍
Building an atmosphere of encouraging innovation and tolerating failure is necessary for national innovation strategies
藝衡 [第3410期 2018-01-15發表]
在中國,“鼓勵創新、寬容失敗”,曾是深圳發出的一聲召喚、一個承諾,許許多多的深圳移民,就是因為聽到這聲召喚與承諾,不遠千里,背井離鄉,懷揣對現狀的不滿與未來的夢想,來到這個夢開始的地方,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城市發展史上的奇迹。從一個口號到一種觀念,從一種制度到一種氛圍,“鼓勵創新、寬容失敗”從深圳走向全國,成為一種普遍的價值共識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關注與認可。在當前國家大力實施國家創新戰略的關鍵時期,“鼓勵創新、寬容失敗”多次明確出現在國家戰略文件及國家領導人的重要論述當中,成為國家創新戰略文化支撐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近年來,安徽省合肥市依託高校、研究機構建設,發展出一條科技創新立城的建設之路。2017年,合肥繼上海之後,成為國家正式批准建設的第2個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聚焦信息、能源、健康、環境四大領域,開展多學科交叉和變革性技術研究,在國際前沿科技研究和新科技應用等方面取得令人矚目的成果。圖為在中國科大多光子糾纏實驗室,研究員黃合良(左)和羅弋涵進行量子計算和量子實驗。(新華社圖片) 
 
“鼓勵創新、寬容失敗”是創新精神的一體兩面,寬容失敗就是鼓勵創新,鼓勵創新就要寬容失敗,二者互為一體,不可分離。在任何富有創新精神的社會中,往往會形成的對於創新的激勵機制以及對於失敗的寬容氛圍,我們可以將其看作是創新行為或創新生態不可或缺的文化氛圍,如果缺失這種文化氛圍,任何創新所需要的風險行為都會因為人們對於因此可能產生的失敗後果無法容忍而受到無情的扼殺,創新思維和創新意識也會失去賴以生存的土壤和環境。
 
“鼓勵創新、寬容失敗”是對創新者的基本態度。這種態度相信一般人不會反對,但在實際生活中做到這一點又是異常艱難。不是難在鼓勵創新上,而是難在寬容失敗上,因為長期形成的社會法則決定了人們在意識裏根深蒂固的那種優勝劣汰、成王敗寇的思想,往往在一種封閉式的社會裏面和保守性的文化或者文化積澱很深而不流動的地方,創新者得不到鼓勵而被視之為異端,失敗者則可能更被很多人唾棄和鄙視。這在古今中外,特別是中國的發展中是很殘酷的現實。
 

一、如何鼓勵創新

 
從根本上來看就是要營造能夠激發創新精神、促進創新活動、保障創新成果的環境和土壤,即讓創新成為全社會普遍崇尚和追求的價值堅守,讓創新者能夠獲得足以支持其勇往直前、無懼無畏、大膽革新的勇氣與力量,讓創新成果能夠更加便捷的進入市場收獲合理公平的價值回報。
 
1.在精神層面培育鼓勵創新的價值觀念。
 
應該把鼓勵創新作為一種國家、民族、社會各層面廣泛認同的共同價值導向持續加以塑造和培育。雖說中華傳統文化中不乏創新思想,但長期以來中華傳統文化過分追求穩定與秩序,形成了很多“反創新”的文化因素。現代創新理論之父熊彼特把創新視為一種“創造性的破壞”工具,這從根本上與中華傳統文化當中等級秩序思想相悖。文化上崇尚穩定和諧,懼怕變革衝突的整體思想意識延續至今,在很多方面深刻影響着當代中國人的國民性,成為影響國家創新文化重構的主要障礙。
 
面對這一障礙,一方面需要進一步提煉和彰顯中華傳統文化“自新”的價值取向,從國家、社會、文化的戰略層面,確立“鼓勵創新”的文化價值導向,正如深圳將“鼓勵創新”作為一種城市觀念,應該讓創新成為一種國家觀念,成為國家文化戰略的重要構成。另一方面,應該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繼承與發展的基礎上,在廣泛吸收世界優秀文化成果的基礎上,著力構建具有中國風格與氣象的創新文化。對於中國這樣崇尚和諧秩序,具有悠久文化傳統國家,既要消弭過分強調穩定、“槍打出頭鳥”等傳統社會心理對於創新者造成的無形心理阻礙,也要承認和依託這種文化心理定勢傳統探索具有中國特色創新文化,在激勵創新的同時充分關照人文傳統。
 
2.在制度層面形成鼓勵創新的體制機制。
 
鼓勵創新是一項系統工程,這不僅需要強烈的文化心理共識,還需要完善系統的政策制度設計,這既包括在國家、城市戰略層面確立鼓勵創新的頂層設計,又包括在具體產業層面的微觀設計。創新本身是一項風險極大的行為,唯有將創新的價值通過國家頂層戰略設計予以明確和彰顯,同時通過詳盡細致的配套政策和機制,激勵和保障創新活動與成果,營造友好的創新環境與氛圍,降低和分擔創新有可能失敗造成的風險和成本,才能讓創新的光芒從理想照進現實,讓創新從一個個“思想的不安分”轉化為改變現實世界的強大力量。
 
3.在微觀層面完善鼓勵創新的具體政策與機制,要做好創新公共產品的供給。
 
具體而言,一是要建立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為創新成果轉化為市場價值提供暢通的渠道。二是要建立良好的教育系統和基礎科研系統。基礎教育和基礎科研是創新活動的重要源泉和基礎,需要政府和社會加大建設和投入力度。三是建立完善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法規措施。知識產權領域相關法律法規不完善是長期以來阻礙中國建立良好創新環境的重要因素。要鼓勵創新,就要讓創新者充分享受到創新帶來的價值,保障由創新成果帶來的各項收益,維護創新成果權利人的權益。
 

二、如何寬容失敗

 
寬容失敗既要以人類歷史發展的宏大視野,總結、梳理、提煉和彰顯傳統文化中的包容精神,又要重新賦予“厚德載物”、“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等傳統寬容精神以新的時代精神與價值,形成與國家創新戰略相匹配、相適應的包容型文化。
第一,寬容失敗要有包容的心態和性格,認同不同的文化享有同等的發展機會和地位,要有海納百川,厚德載物的氣度與自信。在文化心態上,既表現為對各種異質文化的兼收並蓄,表現為對人和事沒有排外意識,也表現為包容有差異的文化觀念和思維方式,不打壓觀念上的新奇,不歧視生活上的獨特,更不會苛責探索與失敗。
 
第二,寬容失敗要堅定承認差異和多樣。寬容失敗要以承認和寬容差異為前提,正因為有了差異,才會有豐富多彩的文化多樣性,差異的直接結果就是多樣性的新生,而多樣性是創新的基礎和前提。文化因多元而可愛,不因單一而高貴,尊重文化的多樣性,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就可以讓想像力和智慧充分迸發,而這是一切創新的必要條件。多樣性有利於智慧的凝聚與成長,可以提高一個城市創造和吸引智慧的能力。因此,一個城市或國家的文化越具有多樣性,對知識、創意和人才就越具有吸引力,就越能形成智慧、創新、城市與人之間的良性循環。
 
第三,寬容失敗要寬容的是創新中的失敗,而不是所有失敗,或其他失敗。日本失敗學會會長、東京大學教授火田村洋太郎在《失敗學》一書中,將失敗的原因分為十類,包括無知、不當心、不遵守程序、判斷失誤、調查探討不夠、制約條件變化、規劃不良、價值觀不良、組織管理不良和未知。這其中除了未知引發的失敗,大部分失敗是可以避免的。因未知引發的失敗恰恰就屬於創新中的失敗,他說“未知而引起的失敗是人類創造文化最重要的方式。”屬於“好的失敗”的範疇。在創新過程中,相對於浩瀚的未知領域,我們掌握的知識往往如滄海一粟,因此引發的失敗更是常態,但這往往是我們通向真理的必由之路,這種失敗是應該受到寬容的。
 
但往往很多失敗與創新無關,是不能被寬容的。比如失職、瀆職等行為,或者那種經驗的、常識性的錯誤,或者因對規則法律的無視與挑戰,這些失敗往往屬於因無知、不遵守規則程序、缺乏必要的調查探討、價值觀不良、組織管理不良等原因造成的,這種失敗往往是可以避免的,屬於“壞的失敗”的範疇,是不能被寬容的。對於那些因“壞的失敗”造成嚴重後果,重大損失,損害公共利益的行為,不僅不能寬容,還應制定嚴格的責任倒追機制,形成強大的輿論批評氛圍。對“壞的失敗”的寬容,不是真正的寬容,而是縱容。創新決不能與疏忽大意、不遵守規則、莽撞冒失、價值觀錯位等混淆一談。寬容失敗一定是有的放矢,是有着清晰的定位和邊界的。
 
第四,更加寬容理論、制度、社會創新過程中的挫折和失敗。應該說,從新文化運動高舉“科學”精神大旗至今,科學精神歷經百年艱難傳播歷程,已經成為中華民族邁向未來的重要精神支柱。與此相適應,我們開始更加認同和接受科學創新當中面臨失敗風險的普遍性規律,科學家的失敗經歷往往成為砥礪人們不懼挫折,勇往直前的精神指引。他們的失敗不僅容易受到寬容,甚至成為日後成功時的精神勛章受到全社會的追捧與膜拜。反之,因更為複雜和艱難的理論創新、制度創新與社會創新造成的失敗往往不易受到寬容。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理論創新、制度創新或文化創新的成果和效益往往是間接的、隱性的、不易衡量和量化;另一方面,科技創新面臨的失敗風險僅需要直接創新的主體,如企業、團體或個人來承擔,而非社會承擔。而理論創新、制度創新和文化創新則和每一個社會主體直接相關,創新失敗的後果需要全社會共同承擔,往往難以獲得社會寬容。因此,與科學、技術創新相比,理論、制度、政策等社會創新領域的創新者往往承擔着更大的個人風險與社會風險,從商鞅變法到王安石變法再到近代的康梁變法,再到深圳經濟改革被稱為“殺出一條血路”,從一個制度的改革者、創新者無一不承受了巨大的政治風險,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深圳經濟特區的創立在當時被稱為要為改革開放“殺出一條血路”,一方面說明改革創新者不畏艱險,勇往直前的創新精神,另一方面也側面說明了這種制度和體制創新背後是何等兇險與悲壯。“改革者流血又流淚”的現象在中國歷史上的舞台一再上演,成為重大制度和理論創新揮之不去的社會心理陰影。
因此,在這樣的文化背景下,要形成寬容失敗的寬鬆氛圍,從根本上就是要為創新者,特別是制度、理論等社會創新者形成一種保障機制,釐清“好的失敗”與“壞的失敗”,通過法律、政策、制度等手段保障改革創新者的合法權益。2006年通過的《深圳經濟特區改革創新促進條例》就是國內第一部通過立法形式明確對因改革創新而失敗的寬容與保障。2016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作政府工作報告時強調,要“營造敢為人先、寬容失敗的良好氛圍”,“健全激勵機制和容錯糾錯機制,給改革創新者撐腰鼓勁,讓廣大幹部願幹事、敢幹事、能幹成事”。這一積極表態,無疑讓真正的改革創新者在放手闖、大膽試的同時吃下了一顆“定心丸”。建立容錯、糾錯機制,就是要給予改革創新者一定的鼓勵和保障,讓他們切實感受到創新創業“有依靠”“有奔頭”,從而釋放出更多除舊布新的活力。
 

三、培育以“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為內核的文化形態

 
在國家大力實施創新戰略的背景下,我們倡導“鼓勵創新、寬容失敗”,不僅要將目光投向具體的政策舉措與制度設計層面,更重要的是要着眼於國家文化創新的戰略高度,塑造和構建以“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為核心特徵,對國家創新戰略形成重要支撐的主流文化形態,這種主流文化形態可以概括為創新型文化、智慧型文化、包容型文化和力量型文化。
 
1.“鼓勵創新,寬容失敗”是創新型文化的根基。
 
營造“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的文化氛圍,從根本上就要建立一種創新型文化。創新型文化是指一種弘揚科學理性精神,以倡導創新、鼓勵創新、支持創新為價值取向的文化,體現的是一種敢於冒險、勇於探索、寬容失敗、開放包容的剛健文化精神。創新型文化與好奇心、想像力、創意和發明等密切相關,其核心特質包括:以開放的思維解決文體的能力;勇於承擔知識風險、嘗試以新的方式探討問題、具有實驗的精神;具有反思與不斷學習的能力。唯有形成創新型文化,“鼓勵創新,寬容失敗”才不會流於一句口號,才能真正流淌於城市文化的血脈之中。創新型文化的形成過程,是一個動態發展的過程,是“鼓勵創新,寬容失敗”在物質、制度、精神三個文化層面創新過程中價值不斷沉澱與彰顯的過程,是“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的價值觀念由破土而出到枝繁葉茂的過程。
 
2.“鼓勵創新,寬容失敗”是智慧型文化的重要表現。
 
任何具有生命力的文化,必然是充滿智慧的文化。智慧型文化是一個城市或國家凝聚力與人文精神的重要體現,是一個城市或國家充滿生機活力,創造新的傳統、活的文化的重要表徵。智慧型文化為城市和國家創新提供知識與理性的基礎。智慧型文化的一個基本特徵就是崇尚知識,追求理性。知識與理性是智慧型文化的關鍵詞。“鼓勵創新,寬容失敗”是崇尚知識、追求理性的重要路徑與方式,鼓勵創新的過程,就是崇尚知識與追求理性的過程;寬容失敗則是對求知與求理過程中失敗與風險的正確態度。“鼓勵創新,寬容失敗”就是要在全社會形成崇尚知識,崇尚理性的智慧型文化氛圍。
 
“鼓勵創新,寬容失敗”作為智慧型文化的重要表現,就是要強調:一方面,在科學技術創新領域形成全社會崇尚知識,崇尚科學的價值共識。弘揚科學精神,提升科學素養,尊重知識產權,不以成敗論英雄,尊重科學探索與發展的一般性規律,承認、善待、寬容科學探索過程中的必要失敗,形成“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創新探索局面。
 

▲這是FAST工程全景。2017年10月10日,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台宣佈,被譽為“中國天眼”的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FAST)經過一年緊張調試,已實現指向、跟蹤、漂移掃描等多種觀測模式的順利運行,並確認了多顆新發現脈衝星。(新華社圖片)  
 
另一方面,在文化理論創新領域要進一步彰顯理性精神,更加強調人的價值、人的發展與人的幸福,在廣泛汲取和繼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精神的基礎上,將更廣闊的視野投向人類文明對理性的不斷追求的優秀成果當中,百舸爭流,海納百川,讓來自於不同世界的文化價值、文化傳統、文化精神成為中華民族實現文化創新、理論創新、制度創新的重要精神源泉。
 
3.“鼓勵創新,寬容失敗”是包容型文化的題中之義。
 
正如“鼓勵創新、寬容失敗”一體兩面,不可分離一樣,創新型文化與包容型文化往往同時出現,互為因果。“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就是對創新精神與包容精神的經典表達,創新與包容,一陰一陽共同構成了人類文化的生生不息,歷久彌新。營造“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的文化氛圍,從本質上而言就是要塑造和形成一種包容型文化,從而為國家創新戰略提供以開放、多樣、寬容、對話為特徵的文化環境。
 
具體而言,一是包容型文化具有強烈的寬容意識,“寬容失敗”是對這種寬容精神的核心表達。“鼓勵創新,寬容失敗”最終的目標就是要激發和培育社會形成強烈的寬容意識。這種寬容意識既表現為對各種異質文化的兼收並蓄,又表現為沒有排外意識,不打壓觀念上的新奇,不歧視生活方式上的獨特,容忍和鼓勵懷疑、批判、求異、創新等文化觀念和思維方法。
 
二是包容型文化主張和重視文化間的對話,包容不是一個簡單的多種文化的共存過程,而是各種文化的好奇、傾聽和對話中相互欣賞、相互學習、相互交流乃至相互吸引、相互交融的過程。一方面,鼓勵創新就是要鼓勵不同文化、思想間的對話、碰撞與融合。在移動互聯網、大數據、雲存儲等新興技術的推動下,創新越來越多的發生在不同行業、領域的交叉區域一樣,正是這種不同文化間的碰撞、交流、融合構成了創新的源泉。另一方面,“寬容失敗”的過程,往往需要不同立場、利益主體基於創新發展的對話與妥協。
 
4.“鼓勵創新、寬容失敗”是力量型文化的彰顯。
 
創新是挑戰傳統,破舊立新,往往意味着新生命的開始,正所謂“周雖舊邦,其命維新”,象徵着蓬勃向上的生命力,它體現着文化當中奮然卓起,剛健向上的一面,呈現的是文化的力量之美。“鼓勵創新”既是要形成一種創新型文化,同時也是要造就一種力量型文化,它是剛健與創新的內在統一。
 
“鼓勵創新、寬容失敗”固然需要通過健全完善支持創新體制機制、營造利於創新的環境氛圍、形成針對創新失敗的風險補償機制等等一系列舉措,免除改革創新者的後顧之憂,從而達到激發創新,鼓勵創新的目標。但當我們在極力為創新者營造所謂“一流”配套環境和設施的同時,往往可能會陷入另外一個誤區,即過分強調和看重創新所倚重的客觀環境,而忽視創新者的主觀勇氣和精神,這種勇氣和精神往往生長於荊棘滿佈的叢林,而非四季如春的溫室,它是創新文化中珍貴的“血氣”精神。改革開放中深圳人“殺出一條血路”、“敢闖”、“敢試”、“敢為天下先”那種在改革征途上義無反顧,勇往直前,將個人榮辱前途置之度外的犧牲精神正是這種“血氣”力量的彰顯。“鼓勵創新,寬容失敗”就是要構建和塑造一種融入血性精神的力量型文化,面對荊棘滿佈、風險叢生的創新征途,唯有那些真正的勇士才能抵達勝利的終點。
 

四、結語

 
“鼓勵創新、寬容失敗”要求我們既要重視文化中的寬懷博大、至善若水的一面的,也要不能忽視文化中血氣方剛、血性勇猛的一面;既要重視文化中崇尚知識,追求理性的淡定與從容,也不能忽視文化中敢於亮劍、不畏犧牲的勇氣與豪邁,以上二者構成了我們文化當中一陰一陽、一柔一剛、一靜一動、文化在這種陰陽互補、動靜相宜之中才能孕育出強大的生命力、創造力、競爭力和影響力,才能彰顯與時俱進、剛健有為、自強不息的時代價值,才能鍛造一種健康向上、積極活躍的文化生態,並使之成為國家創新戰略的重要文化支撐。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3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