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博雅論道 > 正文
《深圳“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研究報告》之五:深圳雙創的前沿趨勢:扁平化、互反饋的雙創與制度創新互動
Research Report on Shenzhen's Mass Entrepreneurship and Mass Innovation V: The trend of Shenzhen's Mass Entrepreneurship and Mass Innovation: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flat , interactive mass entrepreneurship and mass innovation and the innovative syste
藝衡 [第3421期 2018-06-29發表]

總論:
 

雙創的過程是傳統經濟向新經濟結構性轉變的過程。這一過程伴隨着:生產要素加快從傳統經濟企業家手中向新經濟企業家手中轉移;新興的產業不斷湧現促使行業的競爭結構不斷強化;代表發展機會公平的水平和垂直的社會流動逐步加快;新的行動集團逐步形成並成為推動創新變革的主導力量。展開這幅澎湃的雙創圖景需要深度解剖微觀層面推動深圳雙創的力量、感受中觀行業層面深圳雙創的結構變革、了解宏觀制度層面深圳雙創環境的演進。
 
課題組基於UN的(環境)支撐—(資源)能力—(績效)價值框架,從五個維度考察深圳雙創的趨勢:雙創主體、雙創要素、雙創過程、雙創績效和雙創環境。本章重點從雙創環境的供給特徵、雙創主體的體系性、雙創活動的行業特徵三方面考察深圳雙創的前沿趨勢,下一章將著重考察深圳雙創的經濟社會績效特徵及經驗啟示。
 
課題組在2016年提出的“塔形雙創體系”基礎上,進一步探索深圳推動塔基的制度創新(改革)到塔尖的新興產業發展(雙創活動)循環累積發展的微觀機制,觀察發現:在制度環境層面,深圳市形成了雙創與制度創新互動的良好模式;在雙創主體層面,深圳市形成了包容性發展的良好態勢;在雙創活動層面,深圳市形成了引領知識經濟和品質生活的良好業態。

---------------------------------------
 
 
雙創不僅要“價值共創”,還要實現“利潤共享”。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實現應以“共同富裕”為導向,“貧窮不是社會主義”,所有參與經濟和社會價值創造的主體,都應該公平的獲得回報,否則就會造成資源配置的扭曲和社會的不平等。顯然,雙創的發展需要解決“利潤共享”問題,個人在追求收入的同時,必然追求社會公平,制度創新不斷解決雙創資源配置機制和分配機制中的制度性障礙,激發雙創主體的主動性和活力,這就意味着:雙創促進發展的公平。
 
好的雙創制度環境,是實現所有制深層涵義的制度,不僅在合法性層面明確勞動、資本、管理、技術、土地等資源要素所有權的歸屬,在處置權和交易權等雙創活動過程中給予充分自由,而且要求所有權能夠獲得資產收入。離開了價值實現,制度環境所支撐的要素法律歸屬和雙創過程本身就毫無經濟意義,因為所有的主體都並不珍視這種制度創新。這就意味着:雙創提升發展的效率。
 
綜上,雙創與改革的互動是實現發展的公平與發展的效率協同的有效路徑。
 

一、“五鏈協同”構建雙創與制度創新聯動體系

 
諾斯把制度創新過程分為五個階段。第一階段,形成第一行動集團;第二階段,第一行動集團推出制度創新方案;第三階段,第一行動集團進行制度選擇;第四階段,形成第二行動集團;第五步,兩個行動集團共同努力實現制度創新。按照諾斯的制度創新五階段解釋深圳雙創與制度創新的互動關係,可以分解如下:第一階段,深圳市大力發展高新技術產業、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大量新興雙創主體湧現,形成第一行動集團;第二階段,新興產業雙創主體在發展中遭遇制度性障礙,並嘗試打破傳統制度限制,推出新的非正式制度方案,在這一階段新興產業發展的關鍵技術和風險資金開始介入,助力新興產業的發展;第三階段通過嘗試獲得成功的企業被廣泛模仿,新興產業雙創主體選擇能夠幫助獲利的非正式制度形式;第四階段,正式制度創新者—政府— 從新興產業中獲得稅收,支持將非正式制度納入合法範疇,一系列政策文件出台,支持第一行動集團的活動,第二行動集團形成;第五步兩個行動集團共同努力,推動上層次立法或正式制度調整,新的產業發展生態形成。
 
深圳正是通過產業鏈、資金鏈、服務鏈、政策鏈、生態鏈“五鏈協同”,構建了雙創活動與制度創新的互動體系,以最小的制度創新成本、最大程度聚合資源、最大限度激發“雙創”活力,加快培育發展新動能,打造創新驅動型經濟、創新服務型政府、創新友好型社會。
 

1、培育“產業鏈”,推動“四新經濟”加快成長

 
早在上世紀90年代,深圳市就出台了系列文件推動高新技術產業發展,2005年深圳又出台了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相關文件,2007年深圳市陸續出台發展新興產業的政策文件,聚焦重點產業發展方向,有效整合資源,加大對技術創新、協同創新、應用示範、產業化等創新活動支持力度,推動向產業鏈和價值鏈高端邁進,構建現代產業體系。
 
2009年以來,深圳率先在國內出台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四大未來產業發展規劃和配套措施,同時推出《工業及其他產業用地供應管理辦法》等配套政策文件,實行產業用地彈性年期供應,降低產業用地成本,集中資源發展新興產業,累計扶持項目1萬多個、投入資金約200億元,佈局建設23個戰略性新興產業基地,實施5G、金融科技、微納米等十大重大科技產業專項,建設人工智能、石墨烯等十大製造業創新中心和生命健康、海洋經濟、航空航天等十大未來產業集聚區,全力打造成為世界新技術、新產品、新業態、新模式的重要策源地。
 

 
深圳市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從2012年的3,878億元增長到2016年的7,848億元,培育科技型企業超過3萬家,其中國家高新技術企業8037家,市高新技術企業2771家,湧現出一批高增長性的“明星企業”。
 

2、完善“資金鏈”,助力雙創主體獲取創新資源

 
深圳不斷加快完善多層次金融服務體系,大力促進科技資源與資本有效對接,拓寬“雙創”融資渠道,破解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助力雙創主體順利從傳統生產方式中獲取創新所需資源。
 
大力發展VC/PE集群。深圳瞄準打造全國創投中心的目標,出台促進創業投資企業和股權投資基金發展的政策,大力發展天使投資、風險投資、股權投資,目前深圳VC/PE機構5000餘家、註冊資本約3萬億元。改革財政扶持方式,設立市政府投資引導基金,引導社會資本投向創新創業、新興產業發展等領域,截至2016年6月底,已實際到位873億元。成功爭取國家中小企業發展基金首支地方子基金落戶深圳,設立總規模100億元的市級中小微企業發展基金,吸引社會資金更多地投資於早中期中小微企業。
 
推動科技金融升級發展。以建設國家首批促進科技和金融結合試點城市為契機,出台促進科技和金融結合若干措施、中小微企業貸款風險補償金等政策文件,改革傳統科技資金投入方式,通過銀政企合作貼息、風險補償、股權有償資助、保費補貼、搭建創業創新金融服務平台等方式,構建完善覆蓋創新全鏈條的科技金融服務體系,鼓勵各類社會資本投向創新創業。截至2016年底,金融機構向高新技術企業貸款餘額2,886億元,增長51.8%;累計投入5,600多萬元財政資金用於貸款貼息,撬動40多億元銀行資金投向科技型中小企業。設立知識產權質押融資風險補償基金,全市專利權質押登記金額近29億元,佔廣東省質押總額的八成。支持創新型企業通過掛牌上市、再融資、併購重組等方式籌措資金,目前,境內外上市企業374家,新三板掛牌企業達到788家。
 
▲上圖為建設中的深圳羅湖區(資料照片,新華社記者李長永攝);下圖為2018年5月23日無人機拍攝的深圳羅湖區(新華社記者毛思倩攝)。(新華社圖片)
 

3、優化“服務鏈”,支撐雙創技術和市場提升

 
深圳主動服務企業,積極建設共性技術服務平台、科技資源開放平台、雙創展示交易平台等各類平台,提供全鏈條、高質量服務,為激發雙創活力、培育新動能提供了有力支撐。
深圳不斷加大核心關鍵技術攻關支持力度。2016年投入21.7億元實施1235個基礎研究和重大技術攻關項目,推動從應用技術創新向基礎前沿技術創新邁進,深圳無人機、柔性顯示等技術處於全球領先水平,華為短碼方案成為全球5G技術標準之一。近年來,深圳共獲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等84項。其中,華為、中興、宇龍三家深圳企業參與的“第四代移動通信系統(TD-LTE)關鍵技術與應用”項目獲2016年度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
 
加大對創客和創業資助力度。將創客專項資金提高到5億元,在創客空間建設、創客人才培育、創客文化營造等方面給予支持。培育了62家創客服務平台和237家創業孵化載體,孵化場地面積500萬平方米,在孵企業9000餘家。在科技計劃中設立創業資助,2012年以來共投入近10億元對1621個創業資助項目予以資助。在移動互聯網、機器人、數字生命等領域建立產學研資聯盟45個、專利聯盟16個、技術服務平台147個。
 

4、構建“政策鏈”,打造制度創新合法平台

 
深圳在已出台科技創新促進條例、創新驅動發展“1+10”文件、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建設方案、加強創業帶動就業工作的實施意見、促進創客發展的若干措施及三年行動計劃等一系列法規政策的基礎上,2016年以來,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又出台大力推進“雙創”實施意見、加快國際科技產業創新中心建設總體方案和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基礎研究機構、重大科技產業專項等“十大行動計劃”、促進科技創新、支持企業提升競爭力、促進人才優先發展、完善人才住房制度、加快高等教育發展等“一攬子”政策,制訂了《深圳市關於創新管理優化服務培育壯大經濟發展新動能加快新舊動能接續轉換的實施方案》,堅持問題導向,更加強化政策前瞻性、引領性,在科技成果轉化、促進人才流動、加強協同創新和開放共享等方面不斷完善體制機制,形成了精準化、差別化、組合型的政策供給,推進“雙創”工作向縱深發展。
 
通過正式制度改革,大幅度降低了企業稅負成本、運營成本和生活成本。2016年僅研發費用稅前加計扣除一項,就為企業減稅83.5億元;累計向3200多家中小微企業發放科技創新券近1.5億元,支持購買各類科技服務;對入駐政府主辦孵化載體的初創企業,前三年依次按不低於80%、50%、20%比例減免租金;將新引進人才一次性租房和生活補貼標準提高至本科每人1.5萬元、碩士2.5萬元、博士3萬元;並成立註冊資本1,000億元的人才安居集團,計劃五年籌集建設各類保障性住房40萬套。
 

二、“六個結合”打造特色型“雙創微生態”

 
加快營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創新創業環境,順應創新活動日益開放、協同、跨界、融合等新趨勢,打通政、產、學、研、資、用等各領域“六個有機結合”,打造更有活力的綜合創新生態體系,充分調動全社會參與“雙創”工作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
 

1、示範基地“雙創微生態”

 
以南山區雙創示範基地為例。形成了以“一個平台、三類主體、一個模式”為特色的“雙創微生態”,以市場引領、創新驅動推動雙創工作質量持續提升。
 
“一個平台”:龍頭企業開放平台。以騰訊眾創空間為代表的互聯網+產業型眾創空間,通過為創業企業開放包括應用寶、QQ空間等應用平台,微信、騰訊視頻等內容平台,廣點通、騰訊雲等能力平台在內的各項產業資源,幫助創業者快速成長。以TCL、德賽科技、卓翼科技等為代表的企業專注垂直領域打造“小而精”的眾創空間,為雙創主體提供從研發打樣、小批量試製到大批量生產的全鏈條供應鏈及製造平台的精準服務,帶動中小微創業者發展壯大的同時推動傳統製造業加速轉型升級。
 
“三個主體”:譜系創業、海歸創業、大學生創業。通過對接華為系、騰訊系、華大系等離職創業互助平台,形成了一系列“創業系”和“人才圈”。依託騰訊離職員工孵化平台“單飛企鵝俱樂部”,有超過1.5萬名“單飛企鵝”成為深圳創新創業大軍,誕生了英威諾、拉勾網等典型科技企業及3W咖啡等創業服務機構。落實南山區人才發展“領航計劃”,通過安排專項產業發展資金,支持獲得認定的“千人計劃”人才、海歸人才開展創業活動,通過有效激勵機制建立,促進人才、技術、成果等資源的良性互動。依託深圳大學、北大(深圳)研究生院等高校,建立面向大學生的創業平台和基地,開展創新創業大賽,加強創業實踐與創新教育。
 
“一個模式”:“1+1+3+8”的南山科技金融新模式。以“南山科技金融在線平台”為依託,“政企聯動、銀保聯動、投貸聯動”相結合的科技金融生態圈,並推出了以“知識產權質押貸”為代表、專門面向科技型中小企業的8項貸款融資產品。2014年至今,已有30家金融、類金融機構加入南山科技金融服務體系,累計服務轄區雙創企業1251家次,提供74.3億元的貸款支持。
 

2、 產業園區“雙創微生態”

 
▲上圖為深圳科技園(資料照片,新華社記者黃鑒秋攝);下圖為2016年7月27日無人機拍攝的深圳科技園片區(新華社記者毛思倩攝)。如今的科技園不僅科技公司雲集,周邊也形成了與世界500強企業對接的深圳灣超級總部基地、前海金融總部等。(新華社圖片)  
 
以深圳灣科技生態園為例。形成了“一個孵化高地、多元化服務平台、綜合創新金融支撐體系”為特色的“雙創微生態”,充分發揮公司在產業空間載體、產業資源和科技金融資源整合、體制和機制創新等方面的優勢,打造高品質雙創集聚區,形成了“國企引領、中小型企業聯合”實施雙創的可複製、可推廣、可持續的發展模式和典型經驗。
 
“一個孵化高地”:“四創聯動”孵化高地。依託深圳灣園區的無利空間資源,深度探索項目孵化機制創新,正在籌備與清華深圳研究院、北汽集團、海航科技等知名企業和科研機構在深圳灣園區合作設立高水平孵化器、加速器,各方優勢互補、強強聯合,在園區開展深度雙創孵化。
 
“多元化服務平台”:產業生態運營平台、商務服務平台、公共技術服務平台、人文社區交流平台。以服務科技創新為核心,按照人工智能、智能製造、IT信息等園區重點細分產業鏈深入開展產業服務和產業交流,並聯合華為推出基於雲平台的軟件開發專業服務,有效降低園區企業運營和研發成本,形成開放式、多業態、具深圳灣特色的產業生態運營系統。打造科技金融、公共技術、企業管理、人文社區四大服務平台,構建起集“專業孵化+創業投融資+種子交易市場”三大核心功能和“創業交流+創業展示+創業媒體+創業培訓+公共加速+創業公寓”六大重點功能於一體的創新創業運營服務體系。
 
“綜合創新金融支撐體系”:強化國資優勢,整合政府、金融機構、投控系統以及社會在產業基金、投資擔保、證券保險、科技孵化等方面的金融資源,多渠道開展科技金融服務業務。
 
目前,深圳灣園區孵化各類互聯網、智能硬件創新創業項目團隊279個,其中獲得投資的項目192個,其中28個項目團隊已取得Pre-A輪融資,49個項目團隊獲得A至C輪融資,誕生了思必馳(C輪估值20億)、悅動圈(A+輪估值10億)、COWAROBOT(騰訊雙百計劃項目,入選中國創業企業新苗榜)、愛範兒(新三板上市)、多有米、新眾玩、安煋車聯網、美吧秀、譯元成等一批明星創業項目。
 

3、新型研發機構“雙創微生態”

 
以清華大學研究院為例。作為第一家新型研發機構,形成了“五新”發展模式。
 
一是運作模式新。突破普通科技研究和院所科研與產業化“兩張皮”,打通基礎研究、應用研究、開發研究、產業化以及在創新之間的通道,體制機制更靈活,獨立性和自主性更強,實現“產學研用協同創新”。二是投入方式新。不依賴政府投入,而是通過研發與資本緊密結合,實現經費來源多元化,資本從源頭到末梢介入全過程。按照各個主體提供的土地、資金、智力、貢獻價值確定股權和收益比例。三是治理機制新。採用理事會制度,形成“出資人—理事會—院長”三方治理模式,擁有獨立經營管理權和人事管理權。四是選人用人新。“養事不養人”的原則,根據研發需要和市場導向,自主組件團隊,通過聘用、兼職、諮詢、技術合作等“柔性”方式,集聚高端人才。五是激勵機制新。採用合同制、年薪制、動態考核、末位淘汰等競爭性績效管理制度,打破“鐵飯碗”。
 

4、創客空間“雙創微生態”

 
以華強北國際創客中心為例。形成了“從搖籃到上市”全程服務體系。
 
一是從辦公到培訓服務體系。企業家和創業服務機構等為主體,構建集早期辦公、投融資對接、創業培訓等一體化創業生態體系。
 
二是從設計到生產服務體系。打通了從設計到打樣、檢測、小批量試產、生產的全產業鏈生態。創客可以在1小時內獲得生產所需的所有零件和服務。
 
三是從融資到上市服務體系。以天使投資人、眾籌、銷售渠道、融資、上市諮詢等為一體的服務體系,創業者可以獲得天使投資、營銷眾籌、投融資等資源和資本的無縫對接。
 

5、海外創新中心“雙創微生態”

 
▲上圖為工人在深圳一家計時器廠生產一款電子手錶(資料照片,新華社記者李長永攝);下圖為2015年5月22日,在深圳科技園的大疆創新總部,創始人汪滔(中)和研發人員交流(新華社記者毛思倩攝)。(新華社圖片)
 
以深國投海外創新中心為例。構建“踐行‘創新中心+科技園區+科技金融+上市平台+產業集群’商業模式”為特色的“雙創微生態”。著力打造國外孵化、國內產業化的產業鏈條。
 
創新中心為海外創新中心。目前承擔海外創新中心建設任務,美國、法國、比利時等6個海外孵化器項目穩步推進。
 
人才高地是採用市場機制引進人才。施行學科帶頭人、核心研發人員以及新招錄的高層次人才和碩士以上學歷人才,其薪酬不納入企業當年和次年的薪酬總額;對高層次人才實施聘期管理、市場化薪酬、股權激勵和相應工作生活條件予以激勵。將持股比例上限放寬至30%。
 
園區體系是“一區多園”管理機制,在國內建設多個產業園區,為孵化企業提供空間載體。
科技金融服務資源體系,打造擔保、保險、證券、評估、抵押登記、創投等金融服務於一體的現代科技金融平台,為科技企業提供多元化、多層次、多渠道金融服務。
 
上市平台是國有企業中所有上市公司,將上市公司作為投資和併購購孵化企業的重要平台。
 

三、“放管服改革”

增強創新市場的競爭性

 
經歷近40年的發展,深圳已經在國內商品生產和要素市場建設上,形成了具有競爭性的市場機制,但面對新的國際化發展挑戰,深圳市必須“讓信息多跑路,讓企業少費時”,擴大創新市場供給能力,增強創新市場的競爭性。
 

1、實施簡政放權的“減法”,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

 
2014年以來,共先後開展3輪大規模的全面清理,涉及行政職權事項581項,其中取消(含暫停實施)329項、轉移92項、下放148項、其他調整12項。目前,深圳市市級行政審批事項為223項,與2012年的391項相比,減幅達43%,與全國其他大城市相比較為精簡。
 
全力推進“強區放權”。深圳進一步明晰市級決策統籌、區級執行落實、街道治理服務“三級定位”,全面下放審批管理權、駐區機構管理權、人財物配置權等“三種權力”,增強區級政府的經濟社會發展、城市建設管理和公共服務供給等“三種能力”。強區放權改革共下放144項事權,有效提升了政府管理服務水平,審批效率大幅提升,政府投資明顯加快,全面營造了良好的營商環境。
 
有效減輕企業負擔。2015年,編製出台了行政事業性收費目錄清單、政府性基金目錄清單、實行政府定價的涉企經營服務收費目錄清單等。2011年至今,先後取消、減免或降低收費基金134項,累計減輕社會和企業負擔超過30億元。
 
簡化審批流程。2014年印發深圳市社會投資項目准入指引目錄及核准、備案管理辦法,率先取消52類860項鼓勵類和全部允許類項目的核准,僅保留8類外商投資限制、6類基本生態控制線內項目實行核准。建立“備案為主、核准為輔、屬地管理、一網受理、全城通辦、網上拿證”的社會投資管理新體制,企業可通過互聯網24小時網上申報、查詢、領證。
 

2、做好加強監管的“加法”,營造公平發展環境

 
完善政府監管體系和監管規則。2014年,深圳在全國率先印發了商事主體行政審批事項權責清單和商事登記制度改革後續監管辦法工作方案,按照“誰審批、誰監管”的原則,就25個部門涉及商事主體登記的129項行政審批事項逐一制定格式一致的監管辦法,明確每個事項的監管主體、監管依據、監管對象、監管方式和工作措施等,切實彌補由“先證後照”向“先照後證”轉變過程中的監管缺漏,在“寬進”的同時實現“嚴管”。
 
全面加強和改進事中事後監管,推動政府管理重心轉變。2017年出台《深圳市加強事中事後監管、進一步轉變政府職能工作方案》,明確要求市區各部門釐清監管職責、編制監管清單、完善監管標準、改革監管體制、創新監管方式、搭建監管平台等,著力構建起權責明確、公正公平、透明高效、法治保障的事中事後監管體系,努力做到監管職責全覆蓋,監管成本合理適度。
 

3、完善聯合執法機制,謹防出現“玻璃門”

 
完善聯合懲戒制度,推動信用監管體系建設。2015年,稅務、海關、法院等17個部門聯合簽署了合作備忘錄,通過實行稅收“黑名單”制度,重點對稅收違法案件當事人實施聯合懲戒。2017年,出台《深圳市貫徹落實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制度的實施方案》,明確提出了“加快健全信用法制和標準規範體系”、“大力促進誠信行為褒揚激勵”、“著力加強失信行為約束懲戒”、“全面強化信用聯動獎懲”等6個方面28項具體舉措,大力推進信用信息的記錄整合、公示公開及共享應用,全面構建多層次、全方位的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機制,推動形成“守信者一路暢行,失信者寸步難行”的誠信社會環境。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0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