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特別專題 > 正文
藝術授權發展迅速 中國文化需“走出去”
Art authorization develops rapidly & Chinese culture needs to go abroad
本刊實習記者 王陽 [第3410期 2018-01-15發表]

▲四川成都華珍藏羌博物館編織挑花刺繡傳承人楊華珍發言。(李春雨攝影)

1月8日下午,以“文化品牌授權合作與發展”為主題的2018內地與香港文化產業合作論壇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順利召開。眾所周知,文化產業與文化授權在當今世界發展進程中已起着舉足輕重的作用。中國現在的首要發展目標就是將高增速的發展轉變為高質量的發展。這種高質量意味着捨棄過去浪費資源的粗放型狀態,向着一種更科學的、集約的、增加勞動附加值的形式去發展。
 
在論壇上,中國文化部港澳台辦公室副主任李健鋼和香港貿易發展局副總裁葉澤恩兩位作為主辦單位分別回顧了中國近年來在藝術授權產業的重要進展,同時前瞻了此領域蘊含的巨大的商機。並鼓勵與會的藝術家、非遺傳承人和企業抓住機遇,不僅維護好文化產業聲譽,也要提升文化軟實力。
 

文創現象表現突出

知識產權管理成熱點

 
近年來,故宮博物院已經成為一個現象級文化現象。陳英年副主任在故宮博物院工作近30多年時間,親身經歷故宮博物院發展創意產業各個階段,見證故宮博物院創意產業從小到大,從大到強。會上她就經營佈局、產品研發、銷售管道三方面介紹了故宮文化事業、文化產業展迅猛的過程與原因。
 
陳英年從經營佈局開始講述,經過兩年多的努力,故宮建設完善了四個文化服務中心:端門服務區、後三宮御花園服務區、神武門服務區、冰窖服務區。值得一提是故宮文創館,作為展覽的延續,在館內無論是否購買商品,都能感受到文化和藝術的氛圍。其次是產品研發。現在故宮推出的產品數量繁多,因此工作重點已經從追求商品數量的增長轉變為品質提升。陳英年說道:“故宮所有的產品都具有元素性、故事性、傳統性,非常注重產品品質和文化內涵。其可以歸納為特殊環境開發、特定群體開發、主題展覽開發和具備故宮元素的貴金屬保值產品這四類。《石渠寶笈展》和《千里江山展》都是其中成功典範。”
 
陳英年介紹故宮已經實施品牌化產品管理,一則是避免同質化:對所有產品進行登記、造冊、拍片、留檔,防止劣質產品氾濫;二則是三級管理:淘汰品種單一,銷售不理想,不具備實力的合作商,對於合作良好的廠商和兄弟單位,盡可能給予更多的合作機會。包裝也會有我們的要求,每個產品都有條碼,實現標準性和可追溯性。
 
故宮是中華5000年文明的重要載體和象徵,是中國文化自信的根基,故宮豐富的館藏是文化傳承和創新應用的重要資源。陳英年表示故宮文化服務中心必將立足開拓創新,追求為大眾創造更好的產品與服務。
 
藝術文化產業興起帶動了藝術授權等相關問題,中國許可貿易工作者協會香港分會理事梁丙焄律師在論壇上就商標、知識產權和藝術授權包括文博授權等概念作出詳細介紹。梁丙焄解釋了藝術授權的出現原因:一是現代藝術的普及;二是教育目的,以期推動文化藝術;三則是公眾對博物館紀念品需求增加,博物館與企業合作達到經濟利潤與宣傳推廣的雙贏局面。其次,梁丙焄單獨提出對博物館知識產權管理的建議:“一是內部審計,分兩部分:與博物館收藏品相關的知識產權,與博物館管理有關的知識產權;二為許可授權策略,方便追蹤和進出博物館的權利,還有約定續約談判的時間;第三則是利用數字版權管理,確保公眾能在有限制的情況下使用任何受版權保護的內容。在用作教育用途時,可考慮一些消費者的需求設為免費使用。”
 

推動中國文化“走出去”

 
“一定要第二次創作,傳承祖輩的傳統文化要與時代相結合”,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藏族編制挑花刺繡傳承人的楊華珍在論壇上強調。作為四川工藝美術大師聯合國教科文民間藝術組織委員,她的作品曾被新加坡總理、坦桑尼亞總統等多國元首和博物館收藏。楊華珍以一位“沉默的、精於技的手藝人和傳承人”的身份講述了自己的創作理念和對民間非物質文化遺產轉變提升的理解。
 
提及創作,楊華珍說道:“我的靈感來源於自然,而自然如同天氣一般千變萬化。我一直講平時的學習視為難得的積累過程,學習的時候就注意跨民族,不僅限於藏羌兩族,不排外,多跨界了解別人的理念。因此創作時,我總是先要將祖先賦予的東西進行搜集、整理,要用的時候再注意舉一反三,針對性的滿足不同受眾群體的需求。祖輩流下的傳統文化是創作的根莖,而在把握根莖基礎上進行創新,與時代相結合才是非遺傳承人所該做的。”楊華珍認為,民族、文化、藝術都是沒有界限的,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要推動中國文化走出去,為大眾服務,不僅需要搜集傳統文化元素,“二次創作”才是傳統文化得以推廣的關鍵。她補充說道:“藝術作品是能夠反映時代的,是能打破語言隔閡進行跨國交流的,文化與藝術是相通的。”
 
作為非遺傳承人,楊華珍認為自己對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義不容辭,只有堅持把握傳統、與時俱進,積極進行“二次創作”,這樣才能推動中國文化“走出去”。
 
深圳非遺生活文化產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魏素英就將創意設計與非遺授權相結合,並在這方面卓有建樹。論壇上,她與來賓分享了20年來對中國非遺的研究、保護、搶救以及創新踐行的實踐記錄。對於現在非遺傳承難的現象,魏素英提到“人走藝絕”是主因:目前非遺傳承人呈現高齡化趨勢且後繼無人。而解決這一問題只要通過傳統資源IP化。魏素英說道:“所有傳統工藝如果想代代相傳下去是需要憑藉一種載體,不能將技藝只僅限在一個傳承人身上。再生動的故事都會隨時間流逝被人忘卻,而載體是一直存在的。所以我們應該整合資源,將非遺IP化,IP產業化、數據化。”
 
關於近期公司正在發展的非遺創新化,魏素英認為集中在這幾點:“首先是產品創新,製作符合時代使用的商品,以國際品質和標準承載工藝;二是價值創新,例如將剪紙元素應用於箱包手袋上,這在市場上大受歡迎,無疑反映了基於傳統上創新可大有作為。”
 
香港朗智集團創始人黃僖偲也肯定了創新對推動中國藝術走出去的重要意義。作為公認的亞洲授權行業的先鋒及成功經營的典範人士,她講述了以梵高博物館為代表的非物質產業鏈,黃僖偲說道:“我們一直在努力將大師的藝術品帶進生活,帶進我們的商業領域。”
 
然而對比國外藝術大師授權現狀,中國傳統藝術家、畫家授權還仍有很大潛力沒有展現,對於當下中國文化走出去的代表仍是文化設備、文化工藝品佔主體,而真正藝術作品或藝術作品衍生品數量較少的形勢,黃僖偲認為不願意進行“二次創作”是主因。她說道:“之前宣傳推動中國畫走出去是較為困難的,多數中國傳統藝術家不願意進行二次創作。但是如果所有藝術家都能接受二次創作,打進市場是可以期待的。設計作品是藝術家的靈魂延續,如何讓普通群眾接受自己的作品,將美的東西給所有人欣賞,這是我覺得藝術家應該要做的。中國藝術與文化產業作品如果想要打進國際市場,創新和再創作是必不可少的。”她提出建議:中國很多畫作有很多延伸的可能性,比如茶杯,局限於中國畫或茶杯的樣式,缺乏大膽的突破,這其實是設計師的問題。如果尋找優秀的國際設計師找到藝術品的亮點,再結合中國傳統的元素,這就提供了融合大同世界的良好機會。
 
總結來說,推動中國文化“走出去”就是要敢於跨界,敢於創新,拒絕墨守成規。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12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