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特別專題 > 正文
貿易戰兵臨城下 中國如何減少“傷亡”?
How can China reduce the impact in the US-China trade war?
萬廣華 [第3415期 2018-04-09發表]

▲針對美貿易代表辦公室公佈的對華301調查徵稅產品建議清單,商務部新聞發言人第一時間發表談話,表示中方堅決反對,並將於近日依法對美產品採取同等力度、同等規模的對等措施。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新華社圖片)

由美國總統特朗普直接挑起的貿易戰爭,經過一段時間的籌劃和“調兵遣將”,包括戰前的談判和輿論準備,已經基本就緒。雖然中美貿易戰已經兵臨城下,但是直到今天還是有人懷疑其真實性,還是有人認為有周旋的餘地。
 

美國貿易戰

為何直指中國?

 
毋庸置疑的是,這場貿易戰的真正目標是中國,這從美國政府之前一系列針對中國的舉動、以及近期對加拿大、墨西哥和澳大利亞免除鋼鐵和鋁關稅的做法中可以得到證實。其實美國針對中國的原因也很簡單:中美貿易自1990年代初開始失衡已經很久。不管是按照中國的統計數據,還是美國的統計數據,中國對美國貿易一直存在大量的順差。
當然學者們,包括美國的經濟學家會說,中國是世界工廠,很多出口商品是在中國組裝的,中國實際得到的增加值很少。換句話說,中美貿易不均衡反映的是美國與眾多國家的貿易逆差,中國不應該背這個黑鍋。問題是,美國政府,包括美國很多選民不認可、也不理解、更不會花精力去詢問其中的彎彎道道。這就跟多年來美國說人民幣被人為貶值一個樣,即便大量的研究,包括國際貨幣基金會的研究都證明,人民幣匯率沒有被壓低,但美國政府就是不認。

 

特朗普打響貿易戰的

個人考量

 
判斷針對中國的貿易戰爭是否會打響,不能只從貿易的角度看。要知道,特朗普一直强調他執政的最終目標是讓美國變得更偉大,而且認為美國經濟乃至國際影響力的下降都是因為受到其他國家拖累。對美國的同盟如日本歐洲,他不願承擔那麽多的防務開支。對美國的貿易夥伴,他認為自己在生意上吃了虧,所以單方面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並威脅退出NAFTA(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更不要提退出巴黎協定一事了。這些舉動早就說明特朗普絕對是動真格的,而且是一意孤行。指望這樣一位總統改變其作風和做法,是不可能的。
 
其實,特朗普發動貿易戰,與他宣揚要讓美國變得更偉大只是間接關係,更為直接的和根本的是與他個人切身利益緊密相關。特朗普在大選中勝出主要是因為得到了眾多藍領選民的支持,而他已經開始尋求的連任無疑也需要這些人的支持。對特朗普來說,當前最迫切的是贏得11月份的議會中期選舉。此次選舉非常重要,其中參議院的三分之一席位要更替,眾議院的所有席位要重選。他必須拼命保住藍領票倉。
 
這些藍領選民支持他,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們感到,自己的利益在全球化浪潮中受到了損害,至少沒有得到保護,而正在興起的民族主義浪潮把這個全球化的負面影響的責任强加在了中國的頭上。當然說美國沒有從全球化中受益是錯誤的,普通老百姓從價廉物美的進口産品受益(這個利益看不到,或不願意去接受),精英階層從投資和金融市場的全球化中受益。問題的關鍵所在是美國不斷拉大的貧富差距:藍領階層看得到的利益受到了全球化的損害,而精英階層得到的利益沒有與藍領選民分享。
 
所以說,作為美利堅的第一貿易逆差大國,特朗普是不可能放過中國的。放過中國就是要特朗普放棄連任的可能性,甚至動搖他繼續做總統的基礎。從這個視角看,劉鶴一個月前的美國之行沒有取得預期的成果就不難理解了。基於同樣的邏輯,中美貿易戰幾乎不可避免。
 

中國絕不能大幅度讓步

 
從根本上說,貿易戰是美國聯合歐洲、日本和澳大利亞等遏制中國發展的戰略的一部分。這在本質上與誰做美國總統或特朗普個性關係不大。據此推斷,除非中國做很大的讓步,否則中美貿易戰不可避免,甚至可能導致全球貿易戰,畢竟美國已經逼迫歐洲、日韓等國家站隊了。
 
美國政府的遊戲是這樣玩的:先是强詞奪理地叫囂不公平,然後把大炮架在相關國家的門口,接着下戰書。因為美國的强大和强勢,而這些被威脅的國家又無法聯合起來,各自紛紛基於本國利益與美國展開雙邊談判。因為美國的真正目標是中國,所以除了中國的其他國家都可以通過站隊、答應一起圍攻中國,從而避免與美國攤牌。這不,歐洲、墨西哥、澳大利亞、韓國的鋼鐵和鋁的關稅都已經給免了。當然,在這場無理取鬧的遊戲中,不排除美國在撤兵的同時從盟友或朋友那裏順手牽羊。
 
對於兵臨城下的中國而言,只有兩條路可走:以戰求和或大幅度讓步。要想通過讓步避免這場貿易戰,中國需要做出相當的犧牲。美國目前開出的價碼是將貿易逆差减少1,000億美元,這對中國經濟的衝擊以及因此帶來的成本將是巨大的,有估計說可能拉低中國經濟增長0.3至0.4個百分點。更為嚴重的是,歐盟、印度和日本等國家有可能跟進,效仿甚至結夥來威逼中國。儘管這個可能性究竟有多大從經濟貿易的角度看具有爭議,但如果加上地緣和國際政治方面的考量,這個可能性是無法排除的。而中國政府和中國經濟可能無法承受大幅度讓步,何况這次讓步了,還有下次、下下次。顯然,中國絕對不能大幅度讓步。
 

中國如何應對?

 
而對於以戰求和來講,中國該如何應對呢?
 
第一,美國自1980年代末開始就一直禁止向中國出口高科技産品,中國完全可以據理力爭,要求美國包括歐盟取消這個不公正的禁令。
 
第二,打蛇打七寸,在選擇和執行反制措施時,認真考慮其對美國及其盟友國內不同群體的影響,包括就業、收入尤其是對地方和全國選舉的影響,要爭取關鍵群體、部門和企業的支持。當然,反制措施不能僅僅局限於經濟貿易領域,要通盤策劃金融教育外交外援等領域的反制措施。雙邊和多邊的舉措都要考慮。
 
中國與亞洲國家的貿易在不斷上升,也與不少國家存在逆差,而且這些逆差是中美逆差的來源之一。所以中國在繼續擴大與這些國家貿易的同時,可以爭取這些國家的支持,以抗衡美國的逆全球化舉動。
 
第三,充分利用目前的混亂形勢,在對美國作出有限讓步的同時,無可奈何地也是極不情願地高調調整貿易政策,以分化美國的陣營。比如,從美國多進口飛機及其零部件,同時减少從歐洲的進口,或從美國進口半導體以替代韓國和台灣的半導體。
 
第四,中國需要大幅度提升內需,這也是中國自身持續發展的需要。中國的人均産值仍然低於世界平均水平,還是一個貧窮的國家。人均不到1萬美元的産品,除去投資,剩下的也不是很多,為什麽自己不能消費?問題出在富人已經消費够多,而窮人消費不起。這就是中國貧富差距居高不下帶來的後果,直接影響中國的增長,影響世界經濟的均衡,是導致可能的貿易戰的最為根本的原因。其實,前美聯署主席BernankiBen Bernanke甚至說中國的消費過低是2007/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的根源。所以中國仍需大幅提升內需。
 
進一步講,特殊時期必須下決心果斷採取重大舉措,在不大量增加財政負擔、不進行大規模刺激的前提下,儘快出台全面市民化政策,讓3至5億農村移民(近3億農民工+1億家屬+1億留守兒童老人和家屬)在他們已經或計劃居住、工作的城鎮安居樂業(不一定立即提供與當地城鎮居民相同的福利待遇,但可以分階段、有選擇地提供),這可以大幅度增加內需,在短期、中期和長期都具有效率和公平兼顧的雙贏效果。同時,在各省市至城鎮一級,根據市民化人口總量,以及將來人口的遷移量,適當增加住房、教育、培訓和醫療方面的公共投入。必須指出,全面市民化是早晚的事情。
 
第五,被動應對和主動出擊相結合,化“挑戰”為“機遇”。不管是談判還是迎戰,都要以儘早結束摩擦或貿易戰為目標,但同時要以將來主導國際事務、長遠上構建全新的國際經濟貿易政治秩序和全新的國際治理框架做鋪墊和準備。
 
第六,必須在國際輿論上佔領道德高地,不斷表明由美國和特朗普政府掀起的反全球化浪潮對世界經濟的惡劣影響,同時强調中國所有的應對都是被動和無奈的。這是為眼下或將來進入貿易戰爭取同情和支持。
 
同時,適當調整對外宣傳,減少强調中國怎麽强大。從人均GDP來看,中國仍有巨大的發展空間。這樣的宣傳只能招來更多的嫉妒猜疑和對中國的狙擊。
 
第七,中國要繼續加大對外投資的力度,包括對外産業轉移。加大産業結構調整力度,尋找和擴展國外新市場。這不是短期能做到的,但上述六項可以為中國贏得時間。
 
最後做一點說明,儘管有人會說貿易戰還沒有開始或貿易戰不會發生,但如果以“有沒有犧牲”作為衡量指標,這場戰爭已經確確實實打響了,世界各地很多股民的損失就是證據之一。現在中國能做的只是减少“傷亡”,壓根無法避免“犧牲”。
 
(作者為復旦大學世界經濟研究所教授、所長。)



2018全國兩會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1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