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特別專題 > 正文
美國發動對華貿易戰緣由分析
An analysis on the cause why US starts the trade war with China
張介嶺 [第3415期 2018-04-09發表]

▲貿易戰的後果之一可能是美國與中國股市雙雙下行調整,儘管美國股市下行的概率與幅度可能更大。(新華社圖片) 

去年8月特朗普政府開啟對華301調查以來,中國尋求溝通未果。北京時間2018年3月23日凌晨,特朗普簽署備忘錄,依據“301調查”結果,將對從中國進口的1300種商品大規模徵收關稅,稅率為25%左右,並限制中國企業對美投資併購,涉及徵稅的中國商品規模可達600億美元。
 
中美貿易摩擦並不新鮮,尤其是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後,兩國雖貿易摩擦不斷,但都較好地駕馭了彼此的分歧,避免了重大危機的發生。然而,特朗普的民族主義和保護主義卻可能使中美關係陷入一場災難性的貿易戰爭。
 

兩大派別搏弈

影響美對華經貿政策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已成功從農業經濟轉型,成為名副其實的工業強國。中美貿易投資大幅增長惠及兩國工人、商界和消費者。很長一段時間,美國對華政策的立腳點是雙邊經濟關係蘊含着巨大希望,無論中美之間在人權和地緣政治等問題上有多少摩擦,貿易和經濟都應優先考慮,值得精心培育,其他敏感問題的重要性相對下降。
美國對華經濟政策本質上是兩大利益集團博弈的結果。一方面,美國遭進口產品競爭的產業和勞工組織一直試圖阻止中國產品向美國市場滲透,反對授予中國“正常貿易關係”地位,反對中國入世,呼籲對中國產品徵收關稅,實施配額和其他限制政策,施壓反制中國傾銷、補貼、操縱匯率、侵犯智慧財產權、強迫性技術轉讓、虐待勞工和破壞環境等貿易做法。
 
這群人希望孤立北京,減少美國對華經濟依賴。他們並不尋求,也不認為中國會作出重大讓步,而是期盼中美之間爆發一場貿易戰爭,樂見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之間貿易總量減少。
 
另一方面,美國跨國公司和出口企業主張對華採取謹慎和不對抗的方式,通過接觸推動中國融入全球經濟體系,進入更大的中國市場。這種主張得到了美國經濟學家、學界和智庫的支持。他們認為,對華貿易開放同樣符合美國的利益,尤其是惠及了美國的低收入人群。
 
可以說,美國的對華經貿政策通常在這兩大派別之間搖擺。
 

跨國公司情緒變化

使天平失衡

 
近年來中國經濟繼續以近兩位數的年率增長,超過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製造商和出口商,與世界最大經濟體的距離越來越近。聯合國計劃開發署《中國人類發展報告2016》披露,過去30年中國收入指數增幅全球排名第一,2016年人均國民總收入達8,260美元。
 
而過去20多年,美國中產階級的收入幾乎沒有任何增長。特別是2009年金融危機後,美國經濟萎縮、經濟復甦緩慢、失業率高居不下、政府債務失控,以及中國成為美債最大外國持有者,撼動了美國公眾的信心。一些人驚歎中國“開明專制”取得的成就,認為美國應學習中國成功的產業政策。
 
令美國不安的是,隨着中國國際經濟地位的提高,中國領導人一改過去三緘其口的習慣,在一些重大經濟問題上開始發聲。過去的小口角現在卻成了散發着濃烈火藥味的熱點問題,刺激部分美國人日顯焦慮,質疑美國最好的日子已經過去。
 
有些人開始反思美國對華政策可能存在的失誤。他們認為,中國不公平的經濟政策,以及美國反制不力是導致製造業就業崗位損失的直接原因。很長時間以來,中國以犧牲美國為代價“遊戲”貿易機制,現在又反過頭來挑戰美國的全球戰略和經濟優勢地位,已對美國決策構成特別的制衡。他們鼓吹美國對中國的崛起太過寬容,後悔在經濟上對華實施接觸政策,擔心中國產業政策企圖“借助”西方技術打造本國的國家領軍企業,呼籲加大對華貿易執法力度。
 
值得注意的是,長期以來一直反對對華施壓的美國跨國公司情緒發生變化,對中國貿易保護主義抬頭日益不滿。不少人認為,中國歧視美國在華企業、偏袒國有企業、監管缺乏透明度、巨額補貼一些產業、執法不一致、侵犯智慧財產權,以及網絡攻擊,警告中國市場自由化已停止並開始逆轉,認為中國威脅美國商業利益的觀點增強,而認為中國存在豐富的現實機會的觀點減少,客觀上助推了美國對華政策從圓通轉向好鬥。
 

特朗普自信滿滿

有何考量

 
貿易不平衡歷來是中美經貿摩擦的導火索。美國商務部數據顯示,1985年中美貿易出現6億美元逆差,2016年達3,470億美元。對美貿易順差成為中國外匯儲備的主要來源。
 
同時,美國製造業產能轉移中國造就了中國龐大的中產階級群體。據2015年中國家庭金融調查(CHFS)資料測算,中國中產階級的數量實際為2.04億人,掌握的財富28.3萬億人民幣,這一數字約等於過去30年4.36萬億美元的對美貿易順差。
 

▲貿易戰沒有贏家。美國逐漸升級的貿易保護主義和民族主義,引起了全球範圍內對貿易戰的關注和擔憂。圖為運輸貨車等候駛入美國洛杉磯港口的貨櫃碼頭。(新華社圖片)  
 
毫無疑問,中美貿易被視為當今中美關係的核心問題。特朗普認為,貿易是國與國之間的一場零和競爭。他入主白宮後,指責中美貿易不公平、不公正,中國一面操縱匯率,一面國家補貼虧損對美傾銷,中國一直在坐美國的順風車。
 
更有甚者,去年12月18日,特朗普發佈了《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他在戰略報告演說中將中國和俄羅斯定義為“競爭對手”和“修正主義”國家,中美關係對抗面凸顯。
 
在特朗普看來,美國對華貿易逆差很大,中國對華盛頓的依賴遠大於美國對北京的依賴,一旦發生貿易戰對美國而言是相對良性的,中方的損失更多。由此,特朗普理所當然地選擇了這一路徑,背離了美國奉行80多年來傳統貿易政策。
 
事實上,中美雙邊貿易已不再被認為是獨立於廣泛的地緣政治格局之外的問題,地緣政治分歧甚至放大了貿易爭端。美方對中國企業在美收購進行苛刻審查,歧視中國電信公司,拒絕將中國視為市場經濟體都折射了這種政治現實。
 

中國反制選項殺傷力大

 
特朗普的想法無可厚非,從局部看或許有理,但從全域看純粹是誤判形勢,開錯了藥方。3月上旬美國以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威脅國家安全為由決定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全面徵稅在經濟學上即是一步臭棋。
 
首先,恐致美國就業形勢惡化。特朗普認為,對進口鋼鋁產品全面徵稅有助於增加行業就業率,但汽車業、飛機製造業、啤酒和蘇打公司、能源企業和建築業僱傭的人數遠比鋼鋁產業要多。特朗普經濟團隊未能認識到此舉反而會增加其他經濟部門的成本,導致鋼鐵消費產業更多人的失業。2002年,小布殊對進口鋼材徵收8~30%的關稅,結果導致全美淨損失20萬個工作崗位。
 
第二,拿國家安全說事站不住腳。數據顯示,過去二三十年美國的鋼產量沒有什麼變化,美國軍方對鋼鐵需求僅佔全美鋼產量的3%,“國防相關產品”只需鋁產量的10%即可滿足。
 
何況,美國十大鋼鐵進口國中有六個國家與美國簽有共同防禦條約,全球鋼鐵徵稅無疑挑起了與戰略夥伴的衝突。難怪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對關稅可能對盟友產生的負面影響表示關切。
 
此外,統計顯示,2016年美國最大的鋁進口國是加拿大,其進口量比排列其後的11個國家的進口總和還要大。
 
不僅於此,有經濟學家警告,特朗普拿國家安全說事可能會破壞二戰後苦心經營的國際貿易規則。實際上,這有助於緩解中國的壓力。既然美國這樣做,中國為什麼不可以同樣以此為由為保護主義辯護,進一步限制來自美國的進口和投資?
 
第三,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中美經濟關係從未像現在這樣相互依存,雙邊貿易投資關係從未像現在這樣重要,對待貿易戰,中國不乏反制選項,如停購波音轉購空客,轉購澳大利亞和加拿大農產品。2017年,美國對華農產品出口逾190億美元。中國不僅可以限制進口美國小麥和大豆,還可擴而充之,將矛頭指向技術、智慧財產權等其他美國進口品。
 
毫無疑問,鋼鋁關稅引發的報復性關稅將重創美國其他行業,增加美企生產成本,壓抑美國的生產力,擠壓家庭以及農民和遭中國報復的出口依賴型行業的收入。美國人疼感很低,只要小試牛刀,便會帶來難以承受之重。
 

中美迫切需重啟

雙邊經濟對話

 
特朗普政府發動貿易戰目的明顯,意在重新平衡與交易夥伴,尤其是中國的經貿關係。
有分析指,特朗普有理由堅持要求短期的具體結果而不是簡單的中國新經濟改革的承諾,但中美迫切需要重啟被特朗普關閉的雙邊經濟對話,只有這樣才能建設性解決爭端,規避“修昔底德陷阱”。中美停止對話的時間越長,雙方誤解和作出破壞性回應的風險就越大。
 
中國是嚴肅對待中美貿易摩擦的。這次兩會期間,李克強總理承諾削減關稅、保護智慧產權、禁止強迫性技術轉讓,採取措施縮小中美貿易不平衡,同時希望美方能夠放寬對華高技術、高附加值產品的出口,不要丟了這個平衡中美貿易的重器。
 
全球經濟不穩定從未像現在這樣需要中美兩國融洽相處。要緩和中美貿易衝突,特朗普政府必須明晰闡明訴求,提供一個彼此都能接受的解決之道,以防危機嚴重失控。對美國而言,尋求的應該是與中國在更為公平的條件下繼續發展經貿關係,而不是與中國爆發更為廣泛的衝突。任何對中國實施長期關稅制裁的企圖,必將迫使中國別無選擇,只能反制報復,最終兩敗俱傷。
 
有分析指,特朗普政府正在努力重塑全球貿易關係,向加拿大、墨西哥、歐盟、韓國,以及其他國家發難,美中貿易衝突必須放在這樣的大畫面中解讀。然而,值得警惕的是,特朗普在中國問題上的負面措辭被視為是贏得中西部地區選票的關鍵因素。中美貿易摩擦很可能再度成為美國內政的犧牲品。
 
有分析認為,與美國的貿易糾紛訴諸WTO裁決可能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後果,如果特朗普輸了,他可以拒不接受,破壞WTO機制,或者乾脆像其一度威脅的那樣從該機構完全撤出。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美國參議員邁克·李提出了“全球貿易責任法案(the Global Trade Accountability Act)”,要求總統採取的貿易行動,包括提高關稅,都必須獲得國會的批准。
 
在特朗普不斷挑戰現有貿易規則的今天,美國的理性聲音回歸嗎?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2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