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特別專題 > 正文
應對貿易戰 中國應更強化“一帶一路”發展
China should strengthen the "B&R" development to deal with the trade war.
劉瀾昌 [第3415期 2018-04-09發表]

▲美國是世界主要牛肉生產國。隨着中國牛肉消費量的逐年增加,進口美國牛肉可以一定程度上彌補國內牛肉供給的缺口。從美國牧場到中國餐桌,中美經貿往來的成果越來越多地惠及百姓生活。圖為中國上海的一間冷庫,工作人員裝卸美國牛肉。(新華社圖片)  

3月23日凌晨,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正式簽署了對華貿易備忘錄,將有可能對從中國進口的600億美元商品加收25%關稅,並限制中國企業對美投資併購。無論怎樣看,美國對華貿易戰正式發起。中國商務部第一時間接招“針對美國進口鋼鐵和鋁產品232措施的中止減讓產品清單”,對約30億美元自美進口產品加徵關稅。
 

中國有能力應對貿易戰

 
筆者認為,這場風雨遲早要來的,是中國崛起不可避免的一道坎,必須要過的。而當下發生,從時機來講,對中國並不是太差,也許有人認為再遲三五年,等中國第一個一百年的目標“全面小康社會”實現再來打要好些,可是反過來說,如果人家再早些時候幹你怎樣?當下,可已是“厲害了我的國”,國家綜合實力穩穩當當坐在世界第二把交椅之上,中國是誰也撼動不了的經濟巨人,而且特朗普最想恢復的製造業已被中國搶佔鰲頭,高鐵、橋樑、超高壓輸電、高速公路、碼頭等基礎建設領域世界超一流,在最先進的人工智能和互聯網5G領域中國和美國也幾乎是叮噹馬頭。事實上,中國在科技研發領域已經開始形成自己的體系,美國根本不可能遏制得住,美國對中國進行科技封鎖完全是徒勞的。在軍事上,中國新武器井噴式發展,美國十一次南海“自由航行”都被中國軍艦軍機第一時間搜證、驅離;解放軍具備有效的核還擊能力。在此,筆者最想強調的是,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已經從構想變為現實。特朗普發起的貿易戰,事實上也起到倒逼中國減少對美經貿的依存度,更積極發展面向全球的多元化發展格局,在“一帶一路”經濟大舞台演出更加絢麗多彩、壯麗輝煌的史詩。
 

美國從未停止

對中國設置障礙

 
事實上,中國改革開放40年,美國從來沒有停止對中國設置障礙,從開始的對華最惠國待遇就打過人權牌,在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問題上更是處處刁難,設置關卡,至於貿易摩擦其實就沒有停止過。上世紀90年代301調查,是美國對中國發動301調查最頻繁的時期。所謂“301調查”,源自美國《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該條款授權美國貿易代表可對他國的“不合理或不公正貿易做法”發起調查,並可在調查結束後建議美國總統實施單邊制裁,包括撤銷貿易優惠、徵收報復性關稅等。1990年,美國就將中國列為智慧財產權“重點觀察國家名單”,並分別在1991年4月、1994年6月以及1996年4月三次使用“特別301條款”對中國智慧財產權實施“特別301調查”(分別歷時9、8、2個月),最終通過談判分別達成了三個智慧財產權協定。90年代還是中國剛剛加入國際市場,中美貿易規則極不完善的時期,兩國衝突在所難免。而進入21世紀之後,美國對中國的301調查就只有一次,而且歷時很短,只有2個月,其範圍也僅限於新能源裝備製造領域。最終,中國與美國在WTO爭端解決機制項下進行磋商,同意修改《風力發電設備產業化專項資金管理暫行辦法》中涉嫌禁止性補貼的內容。
 
可以看出,美國發動301調查的目的,都是想在其他談判博弈中佔據優勢。這次,特朗普也再次祭出301武器,亦是如此。但是,歷史上讓美國略顯尷尬的現實是,歷次301調查期間,中國對美貿易增速反而更高。以1991年4月到1992年10月為例,調查期間前後18個月的增速平均值顯示:在中國遭受“301調查”期間,美國自中國進口平均增速為34%,同時高於調查前18個月的平均增速29%及調查後18個月增速23%,而美國自其他經濟體進口增速也未有顯著變化。再以1994年6月至1995年2月為例,在中國遭受“301調查”期間,美國自中國進口平均增速為24%,分別高於調查前10個月的20%及調查後的18%。由此,從數據上觀察,中國在遭受“301調查”期間,均出現對美出口不降反升的現象。另一方面,“301調查”對於美國增加向中國出口卻起不到什麼明顯作用。其中,90年代前兩次的連續調查期間,美國對中國出口增速由此前-7%跳增至28%,隨後回落至19%。第三次調查期間,美國對華出口增速由前期19%下滑至9%,隨後上升至30%。數字的變化主要取決於中國的應對策略。
 
嚴格來說,中國推出的第一批加稅名單,其實只涉及到30億美元貿易額,同美國的600億無法相提並論,更不是中國進口美國產品的主流。這次只是對美國針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徵稅的反擊,而不是應對這次600億美元的“301調查”。由於這次“301調查”緩衝期有60天,也就是說,中美間在未來還有二個月的談判空間。
 

美國發動貿易戰的

戰略目的

 
那麼,到底特朗普為何要與中國打這場貿易戰?多數意見認為,其直接的目的是為中期選舉勝算,進而為連任打下基礎。其次,就是為其重振美國製造業的戰略服務。這兩點質疑聲不大。那麼,特朗普是否還有其他戰略目的呢?有人認為,其執政團隊四分五裂,至今沒有隊形,何來戰略構想?但是,也有人認為不能小覷特朗普,他的許多戰略其實在競選美國總統之前及競選期間就成型了,當下不過是付諸實現。例如,之前他就說過要加中國商品45%的關稅。他終於發動貿易戰,至少還有兩個戰略目的,第一,挑戰和阻礙“中國製造2025”計劃。而這一計劃,被認為是中國最新的強國計劃,是中國實現大國崛起的關鍵步驟。而特朗普首批下手的就是中國相關的高科技產業。特朗普執政的核心國家戰略是重振美國製造業。既然要重振美國製造業,就不能容忍中國製造業的超越。
 
第二,美國本輪貿易戰的操盤手、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是30多年前幹倒日本之人。當時,日本經濟總量也是第二,人均GDP超越美國,日本製造橫掃美國市場,美國對日本的貿易逆差也是佔到美國總逆差的五成以上。對日貿易戰結果,著名的《廣場協定》出台,迫使日圓對美元在三年內升值50%,直接戳破了日本瘋狂的資產價格泡沫,並對日本出口,造成了毀滅性的打擊。如今的中國,和當年的日本,極為相似。因此,有預測美國在貿易戰之餘必然還會配合金融戰的。筆者相信,這一切也都在中國政府預料之中。需要指出的是,中國和日本也有根本的不同,除了制度的不同,除了中國不會放鬆對金融的管控,還有重要的是,中國還是政治大國,而日本二戰是依附美國的政治弱國。再就是,中國還有過萬億美元債券在手並會將其維護中國利益的作用發揮到極致。還有,特朗普還有致命弱點:其家族在中國有生意。他做美國總統頂多八年,而其家族在中國的生意則可能是幾十年的。
 
 分析至此,中美貿易戰的大牌局輪廓基本如此。所以,國際輿論似乎都較為冷靜,認為此次爭端可能最終走向“雷聲大,雨點小”的情況。國際三大評級機構之一的惠譽認為,600億美元相當於中國對美商品出口總額的2.5%左右,或中國GDP的0.5%,對中國GDP增速的拖累不會超過0.1%。穆迪則表示,中國企業的評級不會受貿易爭端影響。根據初步評估,美國政府迄今為止宣佈的措施對中國經濟影響有限,但如果有大範圍的保護主義措施出台,對其評估就可能有變。渣打銀行維持中國2018年國內生產總值(GDP)同比增長6.5%的預估不變。
 

“一帶一路”分散風險

 
不過,筆者認為對這次貿易戰評估尤其需要加入“一帶一路”元素。筆者看到,已經初見成效的“一帶一路”倡議,在這次中美貿易戰開打之際,是如此彰顯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戰略預判性和正確性。也正是“一帶一路”的發展,為中國在這次貿易戰中預先分散了風險,不但為中國在這場貿易戰取得最後勝利埋下伏筆,更為中國作為新興大國克服守成大國的阻撓而達至復興的宏大目標打下堅實基礎。
 
筆者認為,中國最早提出“一帶一路”,也是因為美國實行“重返亞太”的戰略。特朗普之前的奧巴馬執政八年,先是提出“重返亞太戰略”,後來覺得太露骨,改為“亞太再平衡”,說到底,目的就是一個:制衡中國的崛起,保住美國在全球的霸主地位。起初,奧巴馬政府也說不清這些亞太戰略的內涵,筆者一直跟蹤這個問題,認為奧巴馬的亞太戰略實際上是兩個支點,第一是軍事上的,就是將美軍的六成兵力部署亞太。第二個支點是TPP,這是經濟上的行動。奧巴馬政府執政一段時間後,才認清並確立。美國與中國在亞太之爭,重要的是經濟之爭,軍事上的保駕護航最終還是落實到經濟上。於是,奧巴馬政府要加入到其他國家已經開始的TPP談判,並主導其為排斥中國在外的高級的經濟商貿組織。對於奧巴馬重返亞太進逼的戰略行動,中國的戰略選擇是“返身向西”,避免直接對抗。當然,中國最終形成的“一帶一路”倡議,站得更高看得更遠,從新世紀人類發展的高度,以各國人民共同構築“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高度看“一帶一路”的合作發展。
 
如今,從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重大倡議以來,已從理念轉化為行動、從願景轉變為現實。4年多來,中國已經同80個國家和組織簽署“一帶一路”合作協定,同30多個國家開展了機制化產能合作,在沿線24個國家推進建設75個境外經貿合作區,中國企業對沿線國家投資累計超過500億美元,創造了近20萬個就業崗位。這一成果,已經事實上分散中國對美國經貿的依賴。可以預見,當美國築起貿易壁壘,只會更加堅定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發展意志,而中國和全球更多國家的經貿活動也將更加活躍。
 
(作者為香港資深傳媒人)



2018全國兩會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1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