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北京視角 > 正文
軍隊將領新年調整潮
The army general adjustment trend appearing in the new year
辛夷 [第3386期 2017-02-14發表]
 
中國軍隊在新年之初展開一輪高級將領大調整,軍委部門、軍種、戰區等多個崗位主官履新。綜合來看,這輪調整呈現出兩大突出特點:一是海軍、空軍等將領獲重用,打破“大陸軍”格局;二是不拘一格擢拔,出現多位“黑馬”。
 
聯參政工二部“降格”
 
軍委部門方面,聯合參謀部參謀長助理馬宜明、政治工作部主任助理禹光分別升任本部門副參謀長、副主任。中部戰區副政委兼政治工作部主任侯賀華調任軍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南部戰區副政委兼戰區空軍政委安兆慶晉升軍委裝備發展部政委。一批超齡將領如軍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杜恒岩、裝備發展部政委王洪堯等退役。
 
值得注意的是,升職後的馬宜明、禹光級別為副戰區級。這從一個側面說明:軍改之後軍委部門的原有級別實現了新調整。在原四總部時代,總參謀部、總政治部要略高於總後勤部、總裝備部。總參、總政的副職即副總參謀長、總政治部副主任,是標配的正大軍區級(現稱正戰區級);而總後、總裝的副職包括副部長、副政委,則是副大軍區級。總參謀長助理、總政治部主任助理則是標配的副大軍區級,與總後、總裝副職對齊。
 
改革之後,四總部制改為了軍委15部門制,各部門及內設機構級別普遍“降格”。所以,新的軍委聯參、政工二部人員任職也出現新變化。原總政治部宣傳部部長禹光出任政治工作部主任助理之後,仍為正軍級,今次升為副戰區級的副主任。馬宜明在擔任總參謀長助理及聯合參謀部參謀長助理時即為副戰區級,今次升任副參謀長後卻仍為副戰區級,升職不升級。
 
海軍總部及三大艦隊換帥
 
本輪調整中,海軍成為一大焦點,海軍總部及三大艦隊司令員全部更換。南部戰區副司令員兼南海艦隊司令員沈金龍晉升海軍司令員,是第一位由艦隊司令員直升海軍司令員的將領。沈金龍擔任副大軍區級職務僅兩年,就升任海軍主帥,時間之速創下海軍史上新紀錄,他也成為解放軍海軍第八任司令員。
 
海軍三大艦隊亦集體換將。曾任南海艦隊副司令員、南部戰區副參謀長的張文旦北上,擔任北海艦隊司令員。南部戰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魏鋼調任東海艦隊司令員。海軍副司令員王海南下,接替沈金龍擔任南海艦隊司令員。按照軍改後的新體制,三位新的艦隊司令員還將分別兼任北部、東部、南部戰區副司令員。原東海艦隊司令員蘇支前調任海軍副司令員,成為沈金龍的副手。現年60歲的沈金龍早年在北海艦隊服役,曾任驅逐艦第10支隊支隊長、旅順保障基地司令員、大連艦艇學院院長、海軍指揮學院院長。2014年,沈金龍擔任中國海軍艦艇編隊指揮員,率隊首次赴美國夏威夷參加了環太平洋軍事演習。
 
2014年7月,沈金龍調任南海艦隊副司令員,同年12月晉升廣州軍區副司令員兼南海艦隊司令員。2016年初軍改,撤銷七大軍區,組建五大戰區,沈金龍擔任南部戰區副司令員兼南海艦隊(南部戰區海軍)司令員。在沈金龍執掌南海艦隊的兩年內,多次組織編隊赴西太平洋遠海進行實彈訓練。該艦隊的武器裝備水準也大幅提升,導彈驅逐艦合肥艦、銀川艦,導彈護衛艦宿遷艦、曲靖艦,綜合補給艦洪湖艦、駱馬湖艦、瀘沽湖艦等陸續入列,提升了戰力。
 
三大艦隊司令員中最年輕的是“60後”的南海艦隊司令員王海。他曾長期在南海艦隊工作,擔任過驅逐艦第9支隊支隊長,後歷任海軍參謀長助理、南海艦隊航空兵副司令員等。遼寧艦航母部隊組建後,王海出任首任司令員。而後2014年擔任北海艦隊參謀長,2015年7月直升海軍副司令員,此番“回爐”南海艦隊。
 
海空將領擔任戰區部門主官
 
海軍空軍將領出任以往傳統由陸軍將領擔任的職務,是本輪調整的亮點之一。譬如,海軍北海艦隊司令員袁譽柏升任南部戰區司令員,成為第一位擔任戰區司令員的非陸軍將領。南部戰區空軍政委安兆慶晉升軍委裝備發展部政委,也成為裝備系統史上第一位非陸軍的主官。
 
在舊體制之下,四總部代行陸軍職能,七大軍區主要領導指揮陸軍,四總部及七大軍區主官基本由清一色陸軍將領包攬。本輪軍改的一大方向是破除“大陸軍”體制,單獨組建陸軍領導機構,與海軍、空軍等地位平等,而不再是以往陸軍為主、其他軍種為輔的格局。新成立的戰區統一負責區域內各軍兵種的聯合訓練、聯合作戰。
 
與之相適應,軍委機關各部門及各大戰區打破壁壘,實現了多軍種聯合任職。比如南部戰區組建時,就調海軍後勤部部長魏鋼擔任戰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是首位擔任戰區參謀長的海軍將領。按照軍改部署,未來將重點發展海軍、空軍、火箭軍等作戰力量,壓減陸軍。今次,袁譽柏、安兆慶等人的履新,是進一步破除大軍區、大陸軍體制思維的重要標誌。
 
生於1956年的袁譽柏,出身於潛艇部隊,在北海艦隊服役了整整30年,歷任潛艇第1基地參謀長、司令員、北海艦隊參謀長、副司令員。2014年,提升濟南軍區副司令員兼海軍北海艦隊司令員。軍改之後,改任北部戰區副司令員兼北部戰區海軍(北海艦隊)司令員。2013年袁譽柏曾擔任中國海軍第14批護航艦艇編隊指揮員,赴亞丁灣海域護航,並編隊參加了“和平-13”海上多國演習,創下了護航時間最長、護航批次最多、與外軍聯合演習場次最多等多項紀錄。
 
袁譽柏執掌南部戰區,凸顯出捍衛南海戰略安全和海洋權益,日益成為南部戰區的任務重心。在2016年初的軍改中,劃設五大戰區,其中,南部戰區負責指揮駐廣東、廣西、海南、湖南、雲南、貴州六省區範圍內的武裝力量以及駐港、澳部隊,扼守中國南大門,主要因應兩大戰略方向的安全任務:一是在正南方向維護南海主權和安全;二是應對東南亞方向特別是中緬邊境時常發生的緊張局勢。尤其是南海,周邊毗鄰國家眾多,又是重要的戰略通道,美國等域外力量的插手介入,更加劇了角力博弈的複雜性。此番由海軍將領擔任南部戰區主帥,發展方向更為明確。
 
戰區將領跨區調整
 
五大戰區多位將領跨區域調整,尤以中部戰區變動幅度較大,中部戰區副政委兼戰區陸軍政委吳社洲升任西部戰區政委,中部戰區副司令員兼戰區陸軍司令員史魯澤調任軍事科學院副院長,中部戰區副政委兼政治工作部主任侯賀華調任軍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生於1958年的吳社洲,成為目前最年輕的戰區主官。吳社洲曾長期在廣州軍區服役,歷任第42集團軍政治部主任、湖北省軍區政治委員、廣州軍區政治部副主任、廣州軍區聯勤部政委。2014年底調任濟南軍區政治部主任,2016年初軍改出任中部戰區陸軍首任政委。
 
吳社洲、史魯澤、侯賀華調離後的3個遺缺,全部從其他戰區選調將領升補。北部戰區陸軍第39集團軍軍長張旭東、東部戰區陸軍第12集團軍政委周皖柱分別升任中部戰區陸軍司令員、政委。南部戰區陸軍所屬第13集團軍政委鄭璇接任中部戰區副政委兼政治工作部主任。南部戰區陸軍司令員劉小午,調任西部戰區副司令員。
 
此外,國防動員系統多位將領得到提升。統管省軍區的中央軍委國防動員部政委朱生嶺升接武警部隊政委。三位省軍區主官晉升要職,雲南省軍區司令員楊光躍晉升武警副司令員,四川省軍區政委劉家國晉升陸軍政治工作部主任,甘肅省軍區司令員劉萬龍升任新疆軍區司令員。
 
與大多數省份的省軍區由軍委國防動員部領導不同,新疆軍區是由陸軍領導的副戰區級單位。劉萬龍曾長期在新疆服役,擔任過南疆軍區副司令員、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軍事部部長,今次由甘肅重返新疆,擔負起鎮戍西北邊陲重任。
 
▲南部戰區司令員袁譽柏


▲武警部隊政委朱生嶺


▲海軍司令員沈金龍


▲西部戰區政委吳社洲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5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