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北京視角 > 正文
國企高管“商而優則升”同步落馬
Senior executives of SOE removed from both the positions in government and business
辛夷 [第3411期 2018-01-29發表]

▲山東省副省長季緗綺曾任山東商業集團董事長。


▲江西省副省長李貽煌曾任江西銅業董事長。


▲原甘肅省副省長虞海燕曾任酒泉鋼鐵董事長。

1月11日至13日,十九屆中紀委二次全會召開,部署了2018年的反腐工作。全會指出,要鞏固發展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聚焦十八大以來不收斂、不收手的領導幹部,重點查處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相互交織形成利益集團的腐敗案件,著力解決選人用人、審批監管、資源開發、金融信貸等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的腐敗問題。
實際上,從2017年10月,新一屆中紀委產生以來,已經查處了原中宣部副部長魯煒、遼寧省副省長劉強、河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張傑輝、陝西省副省長馮新柱、山東省副省長季緗綺、江西省副省長李貽煌等6位省部級老虎。論數量,已超過了5年前十八大閉幕後同期查處的腐敗高官的數量。
 
值得注意的是新年以來先後查處的兩位高官。1月4日,山東省副省長季緗綺落馬;17日,江西省副省長李貽煌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審查。兩人的晉升及落馬軌迹乃至時間,都驚人地相似。2013年1月,同時從本省重點國有企業一把手直接升任副省長,江西銅業集團董事長李貽煌、山東省商業集團總公司董事長季緗綺,分別升任江西、山東兩省副省長。如今,5年之後,又在新年伊始,兩人在短短兩週之內相繼落馬。
 
季緗綺、李貽煌的落馬的這一共同點,引發了對一個特殊群體的關注。那就是由地方國企老總直接升任副省長的高官。通常而言,在省級層面,副省長多由資深的市委書記或者省直機關的廳局長、委員會主任提任,抑或由國家部委空降。省屬國企的董事長、總經理,雖然級別與市委書記、廳長等平級,同為正廳級,但由於缺乏地方黨政施政經驗,所以通常先調任市委書記或廳長歷練之後,再進行提拔,由國企老總直接提拔升任副省長的例子並不常見。
 

國企老闆直升副省長

 
像季緗綺、李貽煌這樣,由省屬國企一把手提拔為副省長的,從2008年至2013年,即十七大之後至十八大閉幕後,全國範圍內只有7人。而更令人驚訝的是,7人中有6人在十八大至今的反腐風暴中被查辦。
 
2008年1月,太原鋼鐵集團董事長陳川平,升任山西省副省長;同月,香港津聯集團董事長任學鋒,升任天津市副市長。2011年1月,相鄰兩省的兩大煤企巨頭掌門人獲擢拔,山西潞安礦業集團董事長任潤厚、河南煤業化工集團董事長陳雪楓,分別升任本省副省長。2011年5月,酒泉鋼鐵集團董事長虞海燕,升任甘肅省副省長。2013年1月,山東省商業集團總公司董事長季緗綺、江西銅業集團董事長李貽煌,又在各自省份晉升副省長。
 
這些國企大多數是煤炭、鋼鐵、冶金等支柱型重化工業,在本省內有着舉足輕重的重要地位,這是其企業老總得以直升高位的重要原因。如陳雪楓所在的河南煤業化工集團,2013年與義馬集團合併組建河南能源集團,是河南最大的企業。李貽煌曾執掌的的江西銅業,也是全省最大的企業,2016年總營業收入近2,000億元,在全國五百強中排名第29位。虞海燕主政的酒泉鋼鐵,則是甘肅省第二大企業。江西鷹潭市和甘肅嘉峪關市,當年之所以設市,即主要為江銅、酒鋼服務。任潤厚所在的潞安集團,是山西七大煤企之一,目前已躋身世界五百強企業行列。以煤立省的山西,全省前七大企業全部是煤炭企業,而第八位就是陳川平工作了26年的太原鋼鐵。
 
這種龍頭國企,不僅在經濟上與全省經濟息息相關,且具有重要的政治影響力。這批高官中不少人在擔任副省長之前,整個工作生涯都在同一家企業,深耕多年,樹大根深。李貽煌是重金屬冶煉專業科班出身,從1982年到2013年,在江西銅業集團(及其前身貴溪冶煉廠)工作了30多年,從車間工程師、段長、副主任、主任、副廠長、廠長、副經理、總經理、董事長,經歷了逐個台階晉升。季緗綺同樣是從1980年至2013年,在進入省政府之前,一直在本省商業系統工作,擔任過山東省五交化公司副總經理、省商業綜合公司總經理、山東世界貿易中心總經理、山東省商業集團總公司總經理、董事長。
 
有的由國企升任省領導後,還再次受到重用。陳川平、虞海燕、陳雪楓擔任副省長後不久,都躋身省委常委,又都分別兼任太原、蘭州、洛陽等本省中心城市的市委書記。
目前,除了任學鋒步步受重用之外,其餘6人已經相繼落馬。在山西的塌方式腐敗中,兩位前國企老總都沒有逃脫。2014年8月23日,時任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書記陳川平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2016年12月20日,江蘇省徐州市中級法院以受賄罪、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判處陳川平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
 
陳川平落馬後6天,2014年8月29日,山西省副省長任潤厚落馬,但僅僅過了一個月,任潤厚於9月30日因病死亡,成為十八大後在反腐中第一位於被查處期間病亡的高官。2017年7月25日,江蘇省揚州市中院對任潤厚受賄、貪污、巨額財產來源不明違法所得沒收申請一案公開宣判,沒收任潤厚違法所得折合人民幣2,000多萬元以及物品135件,上繳國庫。 
 
從2016年到2018年,中紀委每年1月開年即打虎,而恰好是這批國企老闆出身的高官皆有人落網。2016年1月16日,時任河南省委常委、洛陽市委書記陳雪楓落馬。2017年1月11日,時任甘肅省委常委、副省長虞海燕落馬。而今,連續第3年的1月,再有季緗綺、李貽煌兩位國企老闆轉任副省長的高官落馬。
 

政治經濟腐敗問題交織

 
由於國企的特殊性,本身既擁有與市委書記、廳長等同等的政治級別和待遇,而又掌管支配數以千百億級的國有資產,可謂財大氣粗。在中紀委對陳雪楓的查處通報中就批評其“嚴重違反組織紀律,為謀求職務升遷在民主推薦中拉票,篡改年齡”,足見其以金錢開道,為自己謀烏紗。
 
2017年5月31日,湖北省荊州市對陳雪楓受賄、貪污、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一案,數罪並罰,判決其無期徒刑,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在這幾位落馬官員中,陳雪楓經濟犯罪情節尤為惡劣,造成的損失尤其嚴重,故而被判處的刑罰最重。
 
經查,陳雪楓利用職務之便,為相關單位和個人在煤礦機械銷售、煤炭經營、工程承攬、職務晉升等事項上謀取利益,直接或通過特定關係人受賄共計折合人民幣1.25億餘元。2004年至2011年,陳雪楓在永城煤電集團、河南煤業化工集團一把手任內,違反相關規定,濫用職權,在國有企業增資擴股中,擅自決定不對相關資產進行評估,在股權收購中,擅自決定收購項目、收購價格,造成國有公司重大損失高達2.24億餘元。
 
另外,這批落馬官員普遍存在利用職權為親屬經營活動謀利,收受賄賂,在幹部選拔任用中收受禮品禮金等行為。作為由國企老總升任副省長的陳川平、陳雪楓、任潤厚、虞海燕、李貽煌、季緗綺等人,身上都存在着中紀委要求重點查辦的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的腐敗情況,權錢交易,以錢攬權,用權斂財。2018年的打虎,強勢開局,力度不減。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3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