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香港財經 > 正文
“一帶一路”建設關乎香港未來
B&R construction influences Hong Kong’s future
本刊記者 何潔霞 [第3402期 2017-09-25發表]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稱,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在“一帶一路”倡議中扮演着爭端解決、投資融通、貿易聯通等多重樞紐角色,相信香港有資源、有能力滿足“一帶一路”金融需求。(何潔霞攝影)
 
在“一帶一路”倡議與粵港澳大灣區規劃之中,香港具有一定功能與角色扮演,只要善用“一國之利、兩制之便”的雙重優勢,可發揮“國家所需,香港所長”的作用,還有助發掘經濟新增長點。“一帶一路”建設關乎香港未來數十年經濟發展,有關當局要及時制訂一系列的政策措施,配合與對接“一帶一路”國策,才能搶先發展商機。
 

香港能夠成為“一帶一路”的橋樑

 
由香港特區政府和香港貿易發展局合辦的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於9月11日在香港會展中心舉行,來自世界各國的眾多政商界領袖到場,並以“化願景為行動”為主題,共同探討“一帶一路”的機遇與挑戰。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時稱,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在“一帶一路”倡議中扮演着爭端解決、投資融通、貿易聯通等多重樞紐角色,相信香港有資源、有能力滿足“一帶一路”金融需求。她還透露,特區政府已與中央就新的經貿合作協議展開討論,雙方將在CEPA框架下進一步確定實施細節。
 
林鄭月娥希望香港能夠成為“一帶一路”的橋樑,她指出,特區政府自7月起,已與中央就新的經貿協議進行初步商討,認為該協議將是繼《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後的另一重要協議,並指CEPA促進雙方不斷加強基礎設施、貿易聯通、投資融通、項目資訊分享、爭端解決等領域的合作,未來會在CEPA的框架下,進一步討論全新協議的細節,冀能夠早日完成簽署。
 
此外,特區政府與東盟在較早前達成一個自由貿易協定,擬於11月正式簽訂。林鄭表示格外關注與東盟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合作,相信該協定將有助於促進本港與東盟成員國的經貿交流和投資往來,並計劃在東盟再設經貿辦事處。她又引述亞洲開發銀行統計稱,自2016 年至2030年,亞洲國家基礎設施的投資需求高達1.7萬億美元,融資將成一大挑戰。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及亞投行成員,有資本和實力在金融領域發揮重大作用,以滿足“一帶一路”不斷增加的金融需求。
 
▲國家商務部副部長高燕表示,將持續支持及幫助香港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擔當更重要角色及作用。(何潔霞攝影)
 
▲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表示,發改委將從四方面支持香港全面參與“一帶一路”建設。(何潔霞攝影)
 

中央支持香港全面參與

 
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在論壇上表示,將從四方面支持香港全面參與“一帶一路”建設。
 
一是,結合區位特點,打造對接合作機制平台。支持香港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積極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對接,把粵港澳大灣區打造為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樞紐;支持香港發展高增值的航運業,打造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交通樞紐和貿易物流中心,國家發改委將與香港特區政府,建立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聯合工作機制。研究擬訂並適時簽署支持香港全面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文件。
 
二是,促進資金融通,提供金融支撐和國際化服務。支持香港在高度成熟的資本市場基礎上,探索建立綠色債券市場和綠色信貸規則準則,推動探索人民幣國際化,探索PPP等新型融資模式,撬動包括香港企業資本在內的社會資本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構建更多元化、更低成本的融資渠道。
 
三是,利用專業人才,提升服務專業化水平。支持香港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投資環境、風險評估、法律等方面的專業配套服務,支持香港建設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鼓勵香港為沿線國家的政府機關、投資機構和企業提供公共行政、城市管理、金融監管、公共關係、宣傳推廣航運航空及地鐵運營等專業培訓。
 
四是,建立人文優勢,促進與沿線國家民心相通,支持香港發揮中西文化交融的特色。面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發展特色旅遊,支持香港高等院校積極參與和沿線國家高等院校的合作,促進青年學生相互交流,支持香港的商會、社團、智庫等積極參與沿線國家多種交流合作,促進人文交往。
 
寧吉喆表示,國家發改委將一如既往支持香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支持香港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人民幣國際化等重大發展戰略中發揮優勢和作用,使香港在服務國家的同時,實現自身更好地發展。
 
外交部駐香港特區特派員公署特派員謝鋒指,“一帶一路”是中國、也是世界發展的新機遇,駐港公署將在外交部領導下,聯合更多內地省市與香港攜手駐港領團、商會和媒體,並依託中國在全球260多個駐外使領館的人脈及資訊等資源,為內地與香港併船出海、攜手沿線國家及地區共建“一帶一路”牽線搭橋。
 
謝鋒繼續說,“內地城市+香港+帶路沿線地區”的合作模式,冀發揮香港促成者和推廣者的獨特作用,“併船出海”,實現“一加一加一大於三”的效果。
 
“四年來,中國僅央企就參與建設‘一帶一路’項目將近1700個,大量公路、橋樑、港口、機場項目有利促進了沿線國家的設施連通,中歐班列開行突破5000列,開通了快捷高效的國際大通道。大型油氣、電力項目有效解決了沿線國家資源、能源短缺和輸出難題。各類產業園區在馬來西亞、老撾、蒙古、印尼等國落地。”謝鋒說
 
他更指出,總部在深圳、生產基地在惠州、海外業務通過香港的TCL模式,內地企業搞香港上市的騰訊模式,香港科技靈感在內地大展宏圖的大疆模式等等成功故事,充分展現了香港與內地優勢互補、合作共贏的光明前景。
 
國家商務部副部長高燕表示,將持續支持及幫助香港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擔當更重要角色及作用,包括加強交流合作,支持香港參與境外合作區建設、與內地各省市開展相關合作、降低兩地合作機制差異,擴大香港與內地共同參與對外商談自貿協定的範圍,亦支持兩地企業聯合“走出去”。
 
高燕亦希望擴大香港與內地共同參與對外商談自貿協定的範圍,幫助兩地企業聯合走出去。
 
▲各國參會代表帶來大量的投資項目,部分投資者在會上進行介紹及交流。(何潔霞攝影)
 

香港已做好充分準備

 
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稱,香港擁有健全的法治和營運的環境,吸引眾多頂尖金融機構及公司在港開業,“一帶一路”倡議對香港來說是不可或缺的成功基石,有利於促進香港的自由貿易、資金和產品的自由流動,以及人才和信息的交流。
 
陳茂波強調,香港已做好充分準備,在過去也發展了很多不同產品,今年港府成功發行AAA級別的10年期伊斯蘭債券,在金融化及人民幣國際化方面都起到了先驅作用。他續指,香港是一個資金和金融的中樞,可為“一帶一路”倡議帶來更多資金融通,同時可促進香港和亞洲各國的互聯互通。此外,香港是除了內地之外的人民幣流動性最大地區,約有70%的離岸人民幣支付都在港完成。
 
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強調,“一帶一路”倡議有宏大的願景,以建立人民之間的福祉和互信。對香港而言,它不僅為基礎設施建設也為專業服務帶來大量項目和投資機會。他指,並非只有大型公司才能加入“一帶一路”,中小企能否加入是看技術而非規模,其中最大障礙就是風險管理,“很多行業都希望在最大限度下降低風險,而這可以通過與不同政府簽訂協議”。邱騰華期望高峰論壇可成為一年一度的商業論壇,配合兩年一度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成為“政府對企業”和“企業對企業”的連繫。
 
香港貿易發展局主席羅康瑞在接受採訪時亦透露,正通過五大策略參與“一帶一路”建設,主要包括:制定路線圖,開展調查研究及建立資訊平台;聯繫世界各地對“一帶一路”有興趣的組織,組成聯盟,加強構建政商合作基礎;建立溝通合作平台;尋找投資商機,目前香港貿發局在全球有46個辦事處,其中28個辦事處設在“一帶一路”沿線的國家與地區;促成合作項目,通過一站式投資配對方案。
 
滙豐大中華區行政總裁黃碧娟認為,今次論壇群賢畢至,反映“一帶一路”倡議已成為沿線國家制定發展政策及企業策略的重要部分。香港是世界級融資及服務樞紐,尤其在加入亞投行後,進一步鞏固了離岸人民幣中心的地位,“對於青睞`一帶一路’相關項目的企業而言,香港無疑是設立企業財資中心的不二之選。”
 
中銀國際研究部工業板塊首席分析師李婷婷預測,到2030年,中國“一帶一路”地區合同總投資額將達到1.5萬億美元,中國企業在這些地區的市佔率將從目前的5.2%上升至25.1%。
 
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孟鳳朝表示,在“一帶一路”沿線的一共41個國家,近三年我們簽訂了50多億美元的合同額。我們在115個國家和地區有項目合作,在建項目的規模超過了900億美元,特別是近三年,在東盟地區,特別是相鄰的東南亞國家,我們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完成了鐵路、房建、地鐵、公路等項目。
 
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文崗表示,自從習主席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以後,我們跟東盟國家的合作取得了長足發展。目前,我們在東盟國家合作的項目總金額已經是230億美元,在執行的項目190多個,這些領域涉及了公路、橋樑、鐵路、城市市政、房地產、工業園區、工業投資,可以說涵蓋了所有基礎設施領域。
 
他坦言,“一帶一路”倡議發出以後,藉着國家在各個方面的政策,發揮自己的專業優勢,我們跟東盟國家各個層面的合作夥伴、利益相關方進行有機的對接,按照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則開展這些業務。
 
▲超過200家企業獲安排進行一對一項目對接。(何潔霞攝影)
 

港鐵軌道+物業模式出海

 
香港鐵路有限公司主席馬時亨表示,由於投資週期長、運營和維修成本高,世界上許多國家和地區的軌道交通運營都是政府沉重的財政負擔。然而,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港鐵)卻是一個例外。成立於1975年的港鐵,自1996年就開始盈利,是全球少數幾個實現盈利的城市地鐵公司之一。
 
他說,港鐵75%控股是政府,我們在香港是一個上市企業,在香港員工有1.8萬人,在海外市場超過2萬人。我們的模式成功之處在於將鐵路和房地產發展結合起來,從而可以在無須政府補貼的情況下,為市民提供價格合理的地鐵交通。
 
他透露,在香港,港鐵旗下擁有的商場面積有250萬平方尺,還擁有50萬平方呎的甲級寫字樓,並擁有所有地鐵站裡面的商舖,大概有1400多間,以及6000多個車位,“除了車票收入以外,這是港鐵可以持續盈利的重要原因。”近十年來,港鐵積極向外輸出軌道交通+物業的模式,並將這個模式引入了深圳“天頌”住宅項目。目前,港鐵在英國、瑞典和澳洲獲得了鐵路營運專營權,並且在澳洲投資了港鐵第一個國際公私合營項目。
 
然而,馬時亨坦言,並非所有的市場都可以簡單複製軌道交通+物業的模式。“比如我們去年訪問過緬甸,想看一下我們這個模式在那裏能不能做。由於宗教的原因,我們被告知某些地方是不能蓋房子的,沒有辦法完全展開運營。”
 
孟鳳朝亦有相同的意見,他說,海外項目風險無數,但是主要有三大風險:政治風險、經濟風險、安全風險。
 
他指出,政治風險就是有的國家權力更迭比較快,特別是在有些“一帶一路”國家,這一屆政府定的事,政府換屆之後,這個項目就變更了或者說部分實施或者不實施,這種風險是存在的。經濟風險就是,有的國家經濟欠發達,在項目運作過程中就遇到諸多困難,時間拉得比較長,經濟效益不確定性就依然存在。安全風險就是,對這個國家的文化、風土人情以及政局不穩這些情況了解不清楚,實施項目的時候就可能出現一些安全的問題。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07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