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香港財經 > 正文
美加息減稅對港影響幾何?
Federal Reserve raised US interest rates and cut tax. What is its impact to Hong Kong?
本刊記者 何潔霞 [第3409期 2017-12-29發表]
美國聯儲局一如預期,於香港時間去年12月14日凌晨加息25個基點,把聯邦儲備基金息率範圍提升至1.25%~1.5%水平。面對近期美國接連公佈出經濟數據,加上特朗普政府的稅改方案,由於美國是世界最有影響力的經濟體,這加息及減稅必將產生外溢效應。有分析指出,美國減稅及加息對香港經濟影響較大,香港是經濟發展外向度很高的經濟體,美國減稅及加息必然會對香港經濟產生影響,特區政府需要積極應對,詳細分析其中的利弊關係,儘量減少對香港經濟發展的負面衝擊。
 

▲美國加息對港樓市影響微。(何潔霞攝影)  
 

預計今年還會三度加息

 
美國為期兩日的會議於香港時間去年12月14日凌晨2時結束後,美聯儲局主席耶倫召開新聞發佈會,宣佈加息25個基點。這是她今年年初結束4年任期之前的最後一次。
 
而耶倫的繼任者、聯儲理事鮑威爾近期在參院確認主席提名聽證會上表示,他不認為經濟有過熱之虞;此番談話初步顯示,在有證據證明工資增長及通脹加速之前,他可能不願加快加息的步調。聯儲局在2017年已兩度加息,預計2018年將三度加息。
 

導致資金由港元流向美元

 
香港金管局陳德霖於美國宣佈加息後會見記者表示,美國一如市場預期加息四分一厘,而香港貼窗利率亦增加四分一厘,而港美息差因而再擴大,最終會導致資金由港元流向美元。
 
渣打大中華及北亞洲地區金融市場主管陳銘僑也預期,美國今年3月及6月加息,今年下半年則有50%或以下的機會再加息。他提到美國去年11月核心通脹按年僅升1.7%,因此加息壓力不大。再加上,美國減稅對經濟刺激作用已在息口反映,因此他認為,短期資金不會由新興市場流向美國。
 
他又說,近期港元一個月同業拆息升破1厘,但在新股資金回流之後,隔夜拆息回落至0.1厘低位,因此一個月拆息要維持在1厘以上有困難。美國加息與香港加息刺激作用不大,預期一個月拆息將慢慢回落,不排除今年降至0.8厘水平。
 

樓價走勢未見放緩

 
經絡按揭轉介市場總監劉圓圓則預期,香港銀行今次仍將繼續不跟隨美國加息,維持最優惠利率(P)不變,預料今年第二季才會上調利率。她又指出,去年市況暢旺,一手、二手市場均表現理想,但一手樓盤大賣消耗不少市場購買力,加上加息、縮表等外圍因素,預料今年樓市雖持續升勢,但升幅稍為放緩,整體約有5至10%增長。
 
她表示,雖然由2015年12月以來美國已累計加息1%,但香港銀行並未有很大的加息壓力,因銀行體系資金仍充裕,而且銀行間對按揭貸款的競爭激烈。
 
她繼續說,雖然銀行體系結餘由最高峰時的4,000多億元,回落至現時近1,800億元水平,但仍然是相當充裕。她估期,當銀行體系結餘降至約1,000億元,銀行才會有較大的加息壓力。雖然港元和美元匯價掛鈎,但以往美國的加息週期中,香港亦非緊跟美國加息。在2004~2006年的加息週期中,美國當時累計加息4.25%,但香港僅加了3%。
 
另外,劉圓圓還表示,根據土地註冊署資料顯示,去年首11個月一手私人住宅註冊宗數為17,364宗,比前年同期的16,340宗上升6.3%;而首11個月二手住宅註冊宗數為40,918宗,比前年同期的37,207宗增幅接近10%。樓價走勢亦未有放緩的迹象,去年11月的平均呎價為12,005元,比前年11月的10,740元上升11.8%,可見價量齊升。而據金管局的數據,首10個月新取用按揭貸款金額及宗數比前年同期分別增加89.9%及64.4%,貸款金額成歷年第二高位。而由於去年拆息偏低,加上銀行紛紛調低按息,導致轉按誘因大增,轉按金額較前年大升82.6%,更創出歷史新高。
 
中原按揭經紀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王美鳳也表示,美國今年加息三次,反映加息步伐維持溫和,至於香港最優惠利率(P),預計加幅約0.5厘至0.75厘,料2018年平均按息約於2.5%水平,延續低息環境。
 
她繼續說,2017年按揭貸款量達8.35萬宗,金額則按年增加42.6%至3,100億元,樓市繼續暢旺,預期今年住宅按揭宗數升3%,達至8.6萬宗,金額升至3,300億元。
 

稅改對港有利也有弊

 
至於美國減稅方面,美國是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它的一舉一動對全球經濟均會產生重要影響,更何況是號稱美國31年來最大的稅改法案,當然對香港有影響,分析認為對香港有利也有弊。
 
陳德霖說,美國減息令香港資金外流並非唯一導致港元利率上升原因,新股活動增加令到資金抽緊,亦拉動拆息上升。而美國很快推動稅改,亦可能對香港利率走勢有影響。他認為,美國減稅對市場及資金流有一定影響。美國減稅帶來三方影響,包括減稅刺激當地經濟及就業,以及對通脹可能造成影響。而美國因減稅吸引資金回流,而收緊全球資金流,影響新興市場經濟體供應,此外,美國減稅令美政府財赤上升,因而增加發債,令債息上升。
 
他又指出,美國通脹及利率上升速度可能較市場預期為快,基於聯匯制度,香港會逐步跟隨美國利率正常化,香港利率處於很低水平,但隨着利率趨升,呼籲公眾要謹慎處理利息走勢及有關風險管理。
 
陳銘僑也認為,美國稅改之後下一步將大力推動基建,因美國過去基建投資較少,若要大推基建,資金則會由其他地方流向美國。但因現時政治阻力不少,他相信推行速度不會太快,相信要在今年落實亦不容易。
 
退休香港大學教授曾淵滄表示,美國參議院於去年12月2日通過特朗普的稅務改革法案。較早時,美國參議院也通過了這個法案,不過,參眾兩院在官議法案時都做過修定,因此,產生兩個不同的版本,兩者若有一點點的差異,還需要參眾兩院的協調委員會再開會討論制定一份統一的版本,然後再送到參眾兩院表決,不過,一般上都認為問題不大,特朗普已經說會在去年聖誕節前正式通過,當成一份聖誕禮物送給美國人。
 
這是一項驚天動地的稅務改革,是大大的減稅方案,企業稅將從35%減至20%,海外的利潤匯回美國所交的稅也從35%減至15%,個人所得稅率同樣獲得調低。
 
他指出,一向以來,美國被認為是一個高稅國,美國企業、個人千方百計地避稅,避稅的方法之一就是將盈利現金留在海外不匯回美國,將來美國變成低稅國,估計會有大量現金由海外回流美國,所造成的影響非常大,隨時可以泡製出一場金融風暴。
 
過去許多年,西方政治人物都不敢倡議減稅,因為減稅被認為是政治不正確的。減稅最
大的得益者是企業,是有錢人,窮人從來就不必交稅,減稅對窮人而言沒有任何好處,減稅使有錢人更有錢,社會上的貧富縣殊會更明顯,但是,特朗普決定如此做,的的確確是一場革命。

 
曾淵滄繼續說,美國減稅所產生的影響不單單是美國,也影響全世界,因為世界上還有許許多多的高稅國,高稅國會擔心美國減稅之後,資金流向美國,為了與美國競爭,高稅國是不是也應該跟隨美國減稅?問題是,減稅後即出現的是財政赤字,誰來付這筆賬?
 
美國政府從來不擔心財政赤字,美國政府沒有錢可以隨時印鈔票,因為美元是國際通用接受的貨幣,可以想印就印,但是,其他國家就沒有條件隨意印鈔票,非洲國家津巴布偉就曾經出現過1張1萬億元的鈔票,但也不夠買一個麵包。因此,美國參議院當通過特朗普的減稅法案後,各地強烈批評美國損人利己,打算發動“稅務戰爭”,逼其他國家也跟隨減稅,製造財政困難。
 
他更指出,美國減稅對香港影響頗大,香港屬於國際型經濟體,在經濟發展外向度很高的經濟體中,大量的財富從其他地區的流入,亦會很快從香港流出。在如今的世界經濟中,全世界都已經成為了一個整體,一個國家的經濟政策,尤其是像美國這樣的一個超級大國的經濟政策的調整必然會影響到其他國家,中國作為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受到的影響更是不容小覷。而香港經濟與內地經濟息息相關,內地好,香港好;內地不好,香港也不會好。
 
他繼續說,美國減稅對香港直接影響有:一是影響香港的資本走勢。美國減稅讓美國的投資環境有了顯著的改善,從所得稅稅率來說,美國將所得稅從35%降到了20%,這比中國企業所得稅的25%還低了5個百分點,但香港利得稅率只有16.5%,大部分商品沒有進口稅,在國際上仍具有競爭力,而且香港將另設“利得稅兩級制”,紓緩不少本港中小企負擔。短期內未必對香港經濟有即時影響,長期仍需要觀察。
 
二是影響香港的股票走勢。美國政府的減稅在某種程度上就是對所有企業的一個大利好,所以減稅政策一出現,對於美國的股市來說將會形成一輪新的刺激,在這種刺激下,美國股市有可能走出一輪新牛市,那麼對於香港的股票來說,美股的走好有可能導致大量在香港或內地股市當中的熱錢流出,在某種程度上帶來股市的下跌壓力。
 
三是影響香港的樓市。美國政策的影響,特別是減稅+加息的聯合影響,將引發香港息口上升,讓香港樓市趨淡。
 
永豐金融資產管理董事總經理涂國彬認為,此次減稅對美國而言,有利有弊。如果對美國全是利好,那美國參議院投票贊成的應該更多,而不是51比49的險勝。這也表明,稅改法案對美國未來的影響,還需要時間進行觀察。
 
他解釋說,一直以來,稅收主要強調的是籌集收入功能,但近年來,國際稅制改革的趨勢顯現,其激勵功能的重要性更為突出,美國減稅立意在此。從理論上說,美國此次減稅有利於企業增加投資,吸引資金、人才等經濟要素從世界其他市場的回流,此外,還包括招徠嚴重外流的製造業回歸美國等目標。不過減稅並不必然導致這些結果,必須有一系列其他條件的助力,減稅理論上的作用才能釋放出來。總之,稅收激勵是對經濟的間接刺激,刺激的效果有一定的時滯性,也存在不確定性,例如作為特朗普減稅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的“匯回稅”(repatriation tax),歷史上就曾有不太成功的經驗。
 
他繼續說,再從目前披露的減稅方案來看,這種減稅是不管金融資本還是產業資本,都在減稅之列。產業資本收到生產要素價格的影響更大。美國的大規模減稅措施,首先刺激的,帶來規模效應的,應該是金融資本。也就是金融資本會加速的回流到美國。產業資本還需要觀察觀察風向,畢竟還要受到生產要素成本、交易成本的制約。
 
金融資本回流,的確是美國優先了,各個小國或小地區就慘了。而美元依然在加息通道,特朗普就是要促進資本回流美國。美元加息疊加減稅,美元應該跑步回流美國。世界各個中小經濟體,面臨持續的失血。
 
從最近一段時間來看,特朗普的減稅政策預期對美國資本回流和外資流入美國已見成效,如富士康正計劃把蘋果手機生產線轉移到美國,日本最大的高科技企業軟銀集團計劃在美國投資500億美元、創造5萬個工作崗位。主觀上而言,歐元區、日本等全球主要發達國家在財政和債務負擔沉重的環境下,並不願意跟進特朗普的減稅政策,然而,一旦面臨國際資本大量回流美國,各國政府勢必被動減稅留住外國資本。因此,將可能引領新一輪全球減稅潮。
 
他強調,在全球經濟舞台上,香港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經濟體,抵禦能力有限,過去引以為傲的簡易稅制,16.5%的企業利得稅率,與以往被喻為“萬稅國”的美國相比,優勢明顯。可是,當稅改通過,差距將會即時收窄,競爭優勢不再,綜觀香港土地問題一向遭詬病,貴絕全球的資產價格及寫字樓租金,猶如變相徵稅,大大加重海外企業來港營商成本。美國稅改巨浪將至,香港擁逾10萬億元盈餘,有條件在稅務政策上作出應變,當局不應故步自封,無視危機繼續食老本!
 
美國加息及稅改共冶一爐,資金流向已露端倪,近一季港元走資情況明顯,標誌水浸情況的銀行體系結餘,由去年8月時近2,600億港元輾轉跌至1,800億元以下,拆息升至海嘯後新高,預料對香港股樓及經濟的負面因素將逐步浮現,若不及早籌謀,到巨浪湧至方意識問題嚴重,恐怕就已太遲。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