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香港財經 > 正文
邊緣化還是正常化? —香港經濟回顧與前瞻
Marginalization or normalization?
香港貿易發展局研究總監 關家明 [第3419期 2018-06-04發表]

從超常態回歸正常

 
回歸20年,香港與內地在經濟上的差距大幅縮少。香港人均產值從1996年全國平均的35倍減到只有5.4倍,香港的產值(GDP)從20年前相當於全國的18.4%縮小到去年的不到3%。即使與全國最大的城市上海比較,香港的產值從回歸當年為上海的4.5倍一直下滑,到2009年平起平坐,而去年已下降到只有上海的四分之三。
 
在個別行業方面,香港在全國的地位也日漸式微。香港的對外貿易額從20年前等於全國的1.3倍,下降到去年的26%。香港港口集裝箱的年處理量排位已經從全國第一下跌到第四,位列上海、深圳、寧波之後。香港的外匯儲備1997年底相當於國家的三分之二,到2017年底下降到八分之一。香港股市的市值1997年底是全國股市的6.8倍,到2017年底只及全國的41.5%。如此種種,例子多不勝數,如此種種說明香港在全國經濟的地位日漸下降。而且,這種“邊緣化”的趨勢還在繼續,難以扭轉。  
 
香港的“邊緣化”固然是不爭的事實,但原因何在?是由於香港發展落後,是國家超速增長,還是二者同時發生所致? 
 
過去20年,香港產值平均每年實質增長3.3%,遠低於中國內地9.2%的實質年增長率,但與全球先進國家同期平均每年增長2.0%相比,香港的增長率是同組的1.7倍。即使剔除人口增長的因素,按人均產值算,香港每年2.6%的實質增長率也比先進國家的1.4%高1.2個百分點——接近1倍。
 
那麽中國發展的速度究竟有多快?以產值算,中國的9.2%實質年增長率正好也是發展中國家平均5.4%的1.7倍。按人均產值算,中國過去20年的年均8.5%增長率更是發展中國家平均3.8%的2.2倍。由此可見,與全球發展程度相若的國家比較,香港過去20年的發展並不落後,只是中國的發展超快,把香港比了下去而已。
 
從另一個角度看,香港過去20年的“邊緣化”趨勢,也可以說是一個相對“正常化”的發展過程。以香港人口只佔全國0.5%的比例(這個比例20年來基本並沒有改變),香港當前在全國的經濟比重仍然是超重的。本地產值佔全國的比重是人口比重的6倍,對外貿易比重是人口的26倍,外匯儲備是人口比重的22倍。
 
2016年香港人均45,000美元的產值是全國平均的5.4倍,雖然這個比例是從20年前的35倍一直降下來,但與世界主要都會城市相比——紐約相對美國全國的人均產值比例當前是1.4倍,東京是日本全國的1.06倍,上海是3.5倍——香港當前的比例仍然是超高的。只是20年前全國的水平太低,比例太不正常,這個差距通過國家高速發展逐漸減少,也就是一個“正常化”的發展過程。
 

香港與新加坡

發展路徑之比較

 
回歸20年,香港與新加坡在經濟上的表現各有長短,但兩地的經濟增速相差頗大。香港產值(GDP)平均每年3.3%的實質增長,雖然已是先進國家同期2.0%增長率的1.6倍,但與新加坡的5.1%年增長率相比,卻差了一半有多(1.8個百分點)。當然這只能說明新加坡的超常表現,而不能說是香港的不濟。但以兩地頗為相近的經濟發展程度、總量和結構,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香港是否也應該可以高速增長?為甚麼新加坡能而香港不能?特別是香港有中國內地超速增長的支持,是不是香港本身出了什麼問題?
 

 
要解答這個問題其實不難,關鍵在於數據的解讀。新加坡過去20年的產值年增長率雖然比香港高1.8個百分點,但它的人均產值實質增長率只比香港高0.3個百分點(2.9%與2.6%之比),也就是說兩地增長速度的差異主要來自人口的增長。在過去20年,新加坡人口從367萬增加近200萬人到560萬,增幅達52.6%。而香港同期的人口只增加了14%,或90萬人。上述差異的來源主要是兩地的人口政策。新加坡人口的增長主要來自非居民(non-resident),20年間從60.2萬人增加到167.4萬,加幅1.7倍,佔總人口的比例從1996年的16.4%跳升至2016年的29.8%。
 
雖然新加坡的經濟增長主要受惠於人口的增加,但以其人均產值的較高增長率看,新加坡生產力的提高還是比香港快。但這個論斷也不無疑問,問題在於兩地人口結構的差異。新加坡的總人口雖然比香港少,但參與勞動的比例高。1996年新加坡的勞動參與率是55.2%,比香港的49.1%高6.1個百分點。也就是說,1996年新加坡每100個人有55.2個人參與工作,而香港只有49.1個人工作。到2016年,新加坡的勞動參與率更提高到65.5%,遠超香港的53.4%,差異達12.1個百分點,是20年前的兩倍。從另一個角度看,在2016年,新加坡每一個工作人口的產值只供1.5個人平分為人均產值。而在香港,每一個工作人口的產值要與1.9個人平分,那香港的人均產值自然較低。如果按每一個工作(就業)人口的平均產值算,新加坡過去20年的(就業)人均產值年實質增長率是3.7%,比香港的4.2%低0.5個百分點,差八分之一強。
 
總括一句,過去20年,新加坡的勞動生產力比香港的增長慢,只是它勞動人口增加比香港快,參與勞動的人口比例高(這可能是人口構成中包括大量非居民勞動力,而他們的家屬很多不在新加坡居住所致),推高了總產值和人均產值。這與深圳等新興移民城市的發展模式頗為相近。這樣的增長模式,在人口密度高、土地資源缺的香港可能弊大於利,難以適用。歸根結底,發展是為了提高生活質素,不是為了追求總產值的自我膨脹!
 
(責編:沈雨青)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2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