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香港財經 > 正文
中美角力對港影響有多大?
How will the China-US trade war impact Hong Kong?
劉瀾昌 [第3421期 2018-06-29發表]
中美貿易戰,香港只是觀眾?自美國總統特朗普三月發難,揚言對中國產品加徵關稅以來,香港各界一直在思索這個問題,而市場則率先敏感反應,連番下挫。香港是一個細小的經濟體,而且中美貿易有相當數量經香港轉運。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接受媒體訪問時指,擔心中美貿易戰最終會波及並損害香港經濟,而美國與歐洲之間的貿易爭議,也會為香港帶來“無法估量的衝擊”。筆者認為,一旦中美貿易戰升級,其實就不僅限於經濟層面,將可能是全方位的角力。香港也就不單是思考如何在貿易戰中獨善其身,而是要警惕從不吝嗇打香港牌的“外部勢力”發起新一波亂港攻勢。
 
▲在中美進出口貿易當中,目前大概有17%中國内地貨品,是經香港出口至美國,而在中國內地進口的美國貨品中,有9%是經香港從而輸入至內地。據統計,中美貿易額超過5,000億美元,因此中美貿易戰對香港的影響是實質性的。圖為香港葵青貨櫃碼頭。
 

貿易戰對香港有實質性影響

 
邱騰華在隨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訪問法國時,就中美貿易戰議題接受媒體訪問。他指出,在中美進出口貿易當中,目前大概有17%中國内地貨品,是經香港出口至美國,而在中國內地進口的美國貨品中,有9%是經香港從而輸入至內地。據統計,中美貿易額超過5,000億美元,因此中美貿易戰對香港的影響是實質性的。
 
邱騰華還擔心中美貿易爭議會持續惡化,兩國多年來建立的關係正在走下坡,他對此感到十分可惜,擔憂貿易戰最終會導致兩國日後只會在乎自身的利益。言外之意,擔心忽視了香港的利益。
 
香港對中美貿易戰所帶來的影響,也有一個認識的過程。早期,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令計劃對1300項中國貨品加徵關稅時,邱騰華在出席電台節目時說,涉及1300項中國貨品加徵關稅清單中,主要針對原部件及機械器材,例如數據處理器部件、攝影器材及錄影設備等,當中有經香港轉口至美國的貨品,涉及600億港元貨值,局方正研究有多少貨品涉及香港商界直接投資,初步相信對香港的影響並非想像中大。他又指1300項貨品種類零散,好處是不會令單一產品的製作成本大幅提高,壞處是涉及範圍廣闊。
 
邱騰華還強調,香港並非美國今次的直接制裁對象,局方已透過駐華盛頓經濟貿易辦事處與美國政商界聯絡,了解及評估美方措施對香港的影響,但強調任何貿易戰都不會有贏家,最終只會令雙方消費者受害。
 
另外,邱騰華還公開表示過,香港是一個獨立貿易關稅地區,香港打開門戶做生意,沒有貿易壁壘,而美國一直以來都尊重香港作為一個獨立貿易關稅地區。因此,香港政府在此方面不能退,一定要據理力爭,也已透過雙邊關係交涉,指出徵收關稅無任何原因及不符合世貿會議安排,香港不應該被列入有關名單。同時特區政府透過多邊關係,要求以協力廠商身份參與中美之間的磋商。
 

香港與祖國是命運共同體

 
另有商家觀點認為,鑒於香港是獨立關稅區,貨幣、金融體系與內地分屬不同制度,美國對華商品徵稅對香港的影響或會有所不同。美對華加徵25%的關稅,按照原產地規則,經香港轉口的內地商品也在加徵關稅之列,香港對美轉口貿易難免受到影響,只是短期內受衝擊應該不大。如果貿易戰進一步升級,達到特朗普宣稱的2,000億美元加徵10%關稅水準,香港所受到的衝擊才會放大。但是,另一方面看,貿易戰推高關稅壁壘,香港作為自由港的優勢反而凸顯。從歷史上看,上世紀50年代,香港的國際貿易中轉作用,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西方對華禁運的影響,推動了香港國際貿易中心的成長和鞏固。中美若爆發貿易戰,貿易商會選擇更加迂迴的方式規避關稅,比如出口東南亞國家再轉口等。香港的航運優勢可發揮作用,幫助企業對沖貿易戰的影響,發揮風險規避作用。
 
顯然,香港對中美貿易戰認識有許多幼稚成份。邱騰華作為特區政府官員,他維護香港利益的心情和立場不容懷疑。但是,特朗普一旦死心與北京打貿易戰,又怎會對香港打開一扇豁免之門。試想,特朗普對中國貨品加徵關稅,又怎會赦免經由香港的轉口貨品?豁免香港不就等於豁免中國內地?而那種認為中美關係不好香港反得利的想法,就更加離譜。今時不同往日,香港已經回歸祖國,不再受英國殖民統治,過去美國可能會照顧夥伴英國的利益,而今美國總統特朗普所表現的不確定性就是為自己或者美國利益可以不惜拋棄國際條約、國際慣例和國際公理,所以對其抱有幻想的心態極端離地。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既然回歸祖國了,就完全納入了全中國的命運共同體之內,就要與國家共呼吸共命運,就不能留有英治時的與國家分離和區隔的思維,更不能依然抱守那種“走精面”的心態,否則弄巧反拙,或者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警惕美國打“香港牌”

 
事實上,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前,香港對中國内地經濟起着重要中介作用,是內地對外貿易的主要中轉地,也是外資進入中國內地的重要管道。改革開放初期,內地的經濟跟國際市場仍未接軌,香港成為了內地對外的主要門口,全中國對外經濟的聯繫幾乎都由香港扮演角色。而且,在美國予以中國最惠國待遇(MFN),在中國加入世貿組織過程中,香港也曾擔當游說角色,為國家爭取最大利益。
 
但是,自2001年中國加入WTO之後,國家發展步伐一日千里,如今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而香港作為內地經貿發展的中介地位漸趨式微。香港在金融、物流、航運等方面,在內地對外經貿交往中雖仍然充當橋樑角色,但重要性已不斷下降。從這個意義看,在中美這場貿易戰中,香港也幾乎沒有角色。在經濟層面而言,由於香港作為原產地的貨品出口美國的數量有限,因而影響也是有限的。另一方面,則因為香港的金融業在全中國經濟中還有相當角色,那麼,中美貿易戰在這方面的影響不能低估。除了香港股市的波動之外,香港港元幣值會否受到衝擊,是需要警覺的。
 
需要強調的是,在政治層面上做文章,也許是美國的鷹派智囊人物認為是成本效益更高的招數。香港已有論者說,支持香港“民主化”、撐藏獨和疆獨等流亡人士,都會是“備用”招數。一旦美國用這些方法,貿易戰就會演變成政治角力,香港也會捲入中美互鬥的漩渦。論者還指,北京高調反港獨、表明零容忍;然而單靠本地力量,港獨成不了氣候。如果美國兵行險著,以支持港獨作為跟北京討價還價的手段,港獨才會成為真正的威脅。
 
實際上,在中美角力的大棋盤上,美國從不放鬆打“香港牌”。回顧香港回歸21年所發生的風風雨雨,市民大眾都心知肚明有一隻黑手時而公開出聲,時而暗地裏發功。據報道,被譽為顏色革命高手的夏千福2013年7月30出任美國駐香港總領事履新的第一個月,“到香港基層探求民意的密集程度,比特首梁振英還要多。”美國駐香港總領館的社交媒體上經常報道夏千福活動和言論動向,包括在他做了一個民意調查,詢問港人“你的夢想是什麼呢?”接着又刊登調查結果稱,有90%受訪者表示最希望“香港獨立”。接着,美駐港總領館又呼籲港人留意網上首播紀錄馬丁·路德·金的《向華盛頓進軍》。如所周知,也就是他在任期間,香港發生了“佔中”,出現了“旺角暴動”。日前,梁天琦就是因參與“旺角暴動”被判刑六年。香港回歸以來,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風波嚴重阻礙了香港正常的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其破壞力其實大於純經濟面的波動。
 
事實上,早在香港進入回歸祖國的過渡期,美國就介入香港事務,有計劃有部署地逐步接管和取代英國的勢力。1989年和1990年,美國參眾兩院先後通過了《增加香港向美國移民配額的修正案》,為香港親美勢力的“護身符”。1994年至1995年,美國國會相繼通過3個法案,公開干涉香港政治事務。其中《香港政策法修正案》要求國務院定期向國會報告有關香港《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的執行情況、香港立法會選舉的開放程度、行政長官的選舉公平程度等情況。1996年至1997年,美國國會還通過了一系列法案,要求加強監督“中國政府對香港的所作所為”。香港回歸後,美國參議院通過第38號共同決議案,要求中國重申“確保香港自治,保護人權,民主選舉特區政府”。美國各等人物還借“民主”、“人權”等議題,更頻繁地介入香港事務,干預方式由香港回歸初期的小心翼翼逐步轉向高調介入、公開插手。比如2003年上半年,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包潤石、駐港總領事祁俊文等先後對香港落實《基本法》第23條立法提出“批評”。2003年7月8日,眾議院共和黨政策委員會主席考克斯推動眾議院通過《表達對香港自由的支持》議案。有媒體粗略統計,2011年上任的美駐港總領事楊蘇棣在其3年的任期內,最少10次公開發表對香港內部事務的不恰當評論,當中6次受到外交部特派員公署以及外交部發言人的嚴厲批評。楊蘇棣和接任的夏千福更是對香港特首普選的政改,公開指手畫腳。至於資助“特殊人物”,也是公開的秘密。
 
當下,香港的港獨以及其他的破壞行動,受到嚴厲的打擊,一些頭面人物逃亡海外,一些被判了刑。但是,值得警惕的是,這些力量並非土崩瓦解,消聲匿迹,而是低調寂伏,等待喚醒,伺機發難。應該說,從香港的小氣候看,力圖興風作浪的勢力還有社會基礎;而從國際的大氣候看,中美的角力應不限於貿易戰層面,亦可能向多層面方向發展,因而警惕有人再度強化“香港牌”好過麻痺大意。有備而戰,必然勝於後知後覺,倉促應戰。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2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