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台灣觀瀾 > 正文
低薪讓台灣的家庭陷入負債比重惡化困境
Taiwanese families face the worsen high debt percentage dilemma because of low salary
戴肇洋 [第3409期 2017-12-29發表]
在全球政治紛擾氛圍中,已送走2017“金雞”年,邁入2018。不過,由於去年以來全球經濟回溫,已逐漸擺脫景氣低迷之陰霾,美國、歐盟、日本等先進國家在持續寬鬆貨幣政策支持下,經濟增長表現均較去年為佳,是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以來,首次呈現同步擴張格局。此外,中國大陸近年在積極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下,雖經濟增長幅度略為減速,但今年仍然可以達到6.8%,略高於去年的6.7%;至於東亞地區新興國家方面,在擴大公共投資投入下,經濟增長力道也是十分强勁。因此,最近國際貨幣基金將2017年的全球經濟增長預測,從之前所估計的3.5%調整為3.6%。
 
面對全球景氣熱絡帶動需求擴張,台灣經濟增長表現亦不例外。依據最新統計數據顯示,出口持續呈現14個月增長,創下歷年新高,估計2017年出口將重回三千億美元之大關,除官方部門再度上調今年台灣經濟增長幅度,從之前所預測的2.11%提高為2.58%外,民間經濟預測單位也是認為,雖2017年台灣經濟增長幅度不如國際貨幣基金(IMF)所預測的全球經濟增長平均水準,但在擴大公共投資帶領下,經濟將創下最近三年以來之新高。
 

家庭負債比重惡化

 
雖公私部門樂觀認為經濟開始復甦,但台灣社會各界似乎並未有所感覺,其中一項關鍵因素是,長期以來未受重視非屬政府正式統計指標之一的“家庭負債比重”卻又呈現惡化趨勢。不久之前,德國安聯金融集團在最新出版的“全球財富報告”中特別指出,最近三年台灣家庭負債金額不斷增加,從2014年的新台幣14.18兆元,增長到2016年的15.16兆元,如果以目前台灣9百萬戶家庭來計算,平均每戶家庭負債達到新台幣168.5萬元。若以2016年其佔GDP之比重達到87.5%來看,不但超過全球平均的64.6%,而且超過亞洲平均(不含日本)的46.6%,在亞洲僅次於韓國,名列全球前茅。
 
儘管,部分台灣學者專家以上述2016年德國安聯金融集團的報告來看或許認為,台灣家庭金融“淨資產”增長9.6%超過“淨負債”增長4.8%,尤其人均資產高達340萬元,在亞洲國家之中僅次於星、日兩國,顯示目前台灣家庭承受債務壓力緩衝空間頗為充足。然而,在此無法忽略的是,近年以來台灣家庭負債比重不斷攀升,未來如果持續惡化,恐將讓其成為壓抑經濟增長的“阿基里斯腱(the Achilles heel)”,亦即致命傷,已“逆襲”銀行體系的財務表現,甚至導致金融危機。
 

面對薪資凍漲與高房貸雙重困境

 
近年為何台灣家庭負債比重持續增加,2016年其增長率甚至是經濟增長率的兩倍以上。追根究源其癥結在於,1990年代初期之後,台灣隨着政治的解嚴、民主之開放,雖引導台灣社會朝向更加自由,但却又同時引發許多非理智性、非經濟性社會紛擾。由於這些層出不窮的社會糾葛事件,波及企業投資意願,導致台灣從1990年代末期起投資增長開始陷入低迷,在影響産業結構升級轉型脚步,進而造成薪資增長陷入停滯之同時,一直被民眾認為是最主要財富,同時是最主要負債之房屋價格,在市場投機不斷炒作下大幅上揚,使得民眾“房貸”負擔急劇上升。雖2015年之後,台灣房屋價格因“房地合一”稅制完成立法,而呈現下修趨勢,但房貸佔家庭負擔之比重仍然頗為沉重。
 
依據台灣聯合徵信中心數據統計顯示,至2017年7月底,個人貸款共計13兆7531.7億元、貸款人數達到460萬5610人,人均貸款298.9萬元;其中,房屋貸款7兆7,043.6億元、貸款人數200萬0483人,人均房貸384.1萬元,兩者均創下2012年5月以來之新高。再者,從2017年第2季房價負擔能力指標調查統計中亦可發現,目前台灣民眾房貸負擔佔其月可支配所得之比重(中位數住宅價格貸款每月攤還金額/家戶月可支配所得中位數),達到38.9%。也就是說,台灣一般家庭每月所得收入之中,接近四成必須負擔房貸,在有形房貸壓力下,無形之中也降低了內需消費能力,甚至波及年輕族群“婚育”規劃。
 
其實,從政府歷年所公佈的人力運用調查報告之中可以發現,台灣受僱者平均每月收入從1980年至1998年期間是呈現上升的趨勢,尤其從1988年至1998年期間,呈現快速增長。不過,隨着既有産業不斷出走,加上高值新興産業引進却又因社會糾葛而發展遲緩,使得台灣受僱者平均每月收入自1999年起開始陷入停滯,從2000年至2004年期間,更是呈現逐年微幅減少狀況。雖2004年之後平均每月收入轉為微幅上升,但其增加幅度有限,甚至不如此一期間經濟增長幅度,呈現無感增長現象。
 
在此同時,若利用上述人力運用調查報告,將1999年之後台灣受僱者每月主要收入的金額更進一步以5,000元級距區分不同之階層加以比較,則可以發現,從1999年到2016年期間收入增長陷入凍漲,受僱者之中絕大多數每月主要收入沒有超過新台幣4萬元。例如:在1998年時,受僱者每月平均收入在新台幣2萬元到3.5萬元等3 組級距人數比重最多,從1999年到2016年18年期間,每年幾乎都是維持類似分佈情形,沒有太大差異。至於收入超過4萬元以上各組級距人數比重分佈情形,則是並未明顯變化。
 
如果以2016年為實例,台灣受僱者之中每月收入超過4萬元者僅佔全部之32%,相對每月收入4萬元以下者則佔68%;尤其年齡越輕,每月收入4萬元以下者人數比重越高,例如:2016年從25到29歲年輕族群每月收入4萬元以下者比重,高達82%。亦即說明,1999年以來,台灣受僱者每月主要收入不但呈現凍漲,而且整體薪資分佈狀况沒有變化,新台幣4萬元已成為了台灣許多受僱者難以突破無的障礙。
 
不可否認,前揭乃是近年隨着全球化、自由化潮流,在國際專業分工、比較優勢利益架構之下,引發台灣既有生産體系外移之同時,民間投資增長却又持續低迷,新興創新産業發展遲緩,造成勞動需求减少,勞工議價能力下降,導致薪資增長停滯。此外,加上台灣現行租稅法規的扭曲及工時制度之僵化,使得受僱人員報酬佔GDP之比重,從1995年的50.1%下降至2016年的43.8%;相對企業盈餘,則是從30%上升至35%。亦即說明,此一期間台灣受僱人員未能分享經濟增長成果。

 

解決低薪出路何在?

 
為能解决低薪現象,之前利用行政命令為軍公教族群加薪,或是採取道德勸說喚起企業為受僱者勞工加薪,亦即希望透過公私部門加薪,藉以擺脫薪資停滯困境,進而帶動消費及投資,達到促進經濟持續增長。不過,前者調薪與否,得視涉及政府財政收支情形,至於後者調薪與否,則是涉及産業發展趨勢、企業獲利程度、個人績效表現等狀况,均都難以掌握其調薪動向。
 
很顯然地,1990年代末期之後,台灣經濟增長力道呈現長期脆弱,不但造成“低薪”陷入泥沼,而且使得家庭負債比重增加。因此,台灣若要促進經濟持續增長,藉以擺脫薪資停滯困境,進而輕减家庭負債壓力,未來在産業發展上必須採取,包括:“不要將國際已經邁入成熟的産業複製作為發展方向、不要將薪資成本較低國家的産業引進作為發展標的、不要將完全依賴價格競爭的産業扶持作為發展選擇”等“三不”策略思維,同時朝向建立“高端化”、“獨特化”與“异質化”等方向升級轉型。
 
然而,最為重要的關鍵是,在面對今後極激烈的國際競爭下,從市場規模、運輸成本與交易機會等三個因素考量下,台灣産業在産業發展上,根本無法迴避與中國大陸之連結,所以唯有化解2016年5月以來兩岸關係所陷入的僵局,讓台灣得以儘速與重要的貿易夥伴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協定》,特別是加入16個成員佔台灣出口貿易之比重過半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別無他途。雖這些是頗高難度的挑戰,但却又是影響台灣的生存,若未來無法有效突破,則台灣經濟恐將呈現“前途無亮”。



習近平主席出訪越南老挝新聞專題
聚焦十九大
共築中國夢
香港回歸祖國20週年專輯
回歸20載內地與香港合作成就薈
世界遺產地 絕版武陵源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10期
往期雜誌查閱
按期數查閱
按年份期數查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廣西《北部灣》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報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