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台灣觀瀾 > 正文
江宜樺批台“封閉”
Jiang Yi-huah criticizes: Taiwan is “closed” to the world
本刊記者 何潔霞 [第3419期 2018-06-04發表]
在過去兩年間,香港與台灣相關的論壇講座,次次都有個靜靜坐在前排的“壓台人物”。而這位壓台者,已於5月24日的告別演講後返回台灣,可能不會再在香港出現。
 

告別演講分享所見所思

 
台灣前“行政院長”江宜樺結束在香港城市大學的教授生涯,返回台繼續任教。5月24日晚,他以一場告别演講,分享自己這兩年在港的所見所思。
 
2008年台灣地區前領導人馬英九上台後,江宜樺獲馬英九招攬開始從政,歷任台灣研考會主委、“內政部長”、“行政院”副院長、“行政院長”,2014年12月辭任公職後以訪問學者身份遠赴美國,2016年7月再被香港城市大學聘任為人文社科學院教授。當晚演講,江宜樺從治學、生活,再到政治、歷史,以多角度道出了他對港台兩地的感受。
 

會否東山再起引關注

 
江宜樺告別香港城市大學教職,他的到香港和離開香港,都引起關注。兩年前到香港引來諸多方面關注,是他在香港要講什麼,因為還沒有像他這種有前台灣“行政院長”身份的人,到香港來做研究和開班講課。兩年後的離開,更多方面關注他返台灣後做什麼,特別關注的當然是他會否披甲上陣,東山再起。
 
江宜樺說,過去的兩年,除了在香港享受上課、逛街、運動的自由,最不捨的可能是香港城大的一動一靜。那一靜是城大為他提供了一個相當安靜的研究環境,而那一動是他上課和學生的互動。
 
他承認兩年教學,他從香港本地學生那裏也學到不少,包括了解到香港的自主追求、本土認同等。更由於香港的大學校園國際化比例高,他的學生來自不同國家,他又從國際生那裏學到,他們是如何認識香港,又如何去看中國大陸,以及體驗西方和中國大陸的新關係。
 
▲江宜樺認為,台灣仍處於較為封閉的狀態,導致其多年停滯不前,從領先香港到逐漸被反超。(何潔霞攝影)  
 
與大多數人一樣,在江宜樺眼中,香港薈萃東西文化,是一座既現代又傳統的都市,雖摩天大樓林立,對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視卻又在生活中隨處可見。人們常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而江宜樺說“香港最美的風景也是人”,可以在茶樓與人拼桌,聽陌生人敘說家常;可以在週末的熱鬧市區,看見外籍勞工在草地野餐;可以在地鐵出口欣賞三五成群的年輕人高歌。不了解香港的人可能認為它只重效率,缺乏溫情,甚至帶點勢利,但江宜樺卻認為香港體現了華人社會將心比心的包容善良。在人口稠密、變動快速的香港,正是這種包容,成就了這座城市的偉大。
 

某些政黨令台灣更封閉

 
談及政治時,江宜樺提到在香港,不同的政治觀點互相摩擦碰撞;接着話鋒一轉,說起台灣年輕人。他感慨,台灣年輕世代並沒有所謂的“天然獨”,只有“天然台”:對台灣的天然熱愛與認同;只是在成長過程中,被某些政黨或者政治人物的理論“綁架”,以另一個詞“天然獨”取代了他們對台灣的這份淳樸感情。
 
他更強調,青年多交流是值得鼓勵的,他非常贊成台灣年輕人和海外年輕人彼此加深交流。
 
江宜樺生於台灣,長於台灣,在港兩年任教生涯的體驗,誘發出對台灣未來出路的思考。他認為,台灣仍處於較為封閉的狀態,導致其多年停滯不前,從領先香港到逐漸被反超。
 

不能再蹉跎

 
他說,台灣越來越封閉,不敢真正打開大門迎接挑戰,導致其多年停滯不前,從領先香港到逐漸被反超。歷史已經證明,閉關只會造成落後,在經濟發展如此迅猛的時代,台灣必須以更加包容開放的姿態面對世界,不能再蹉跎。
 
江宜樺被問及回台後是否考慮重返政壇,帶領台灣向前。他笑言,暫時沒有從政念頭,還是會繼續治學。比起政客,他更願意以一名知識分子,凝聚民間力量,為台灣未來出謀劃策。
 
他連說了幾遍,他不會從事政治活動,不會與不同政治勢力結盟,不會介入黨務和參與選舉。江宜樺說,“沒有參與選舉的念頭”。
 
不過,江宜樺強調他會切入公共甚至政治議題,他強調,作為政治學者和公共知識份子,也作為長風基金會董事長,他仍會就公共事務發言,正像最近馬英九案、台大拔管案一樣,他未來還會直抒胸臆。
 
至於被問到蔡英文就任屆滿二年,但不少改革都引發社會分歧。江宜樺直言,因為蔡英文把自己信仰的政治價值當成至高的意識形態,認為阻礙者都是頑固保守必須被徹底改革的對象,讓社會不同意見沒有辦法溝通對話。
 
江宜樺說,若無法真正聆聽反對聲音是否有值得思考之處,不管是能源、年金或兩岸政策,若仍都認為只有你對,這會讓台灣愈走愈偏執,無法聽到不同聲音,無法創造對話氣氛。
 
他舉例,像蔡英文去年10月10日講話,肯定歷任負責人對台灣民主發展作出貢獻,甚至提到要邀朝野領導人坐下來好好談,就展現高度,但很失望的是,半年多過去了,卻完全沒有做到。
 
他質疑,蔡所推動的改革標的,有些問題確實是長期發展下來必須面對的問題,例如年金因過去制度設計錯誤,導致繳少領多面臨破產;但這些政策都用改革之名推動,反對者就被說成是反改革,或是威權人士,這就是撕裂社會原因。
 
江宜樺說,台灣追求民主自由是必要的,但現在的做法是要殲滅反對黨,用不當不法方式,掌握絕大多數權力的變得越來越專橫、專制方式處理,難以抗衡,台灣法治基礎與民主文化都會發生質變。
 
(責編:沈雨青)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